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幻想鄉之不存在之人

第一卷 失憶的少年,樂園的巫女 第二十二章 雷狂之逝

書名:幻想鄉之不存在之人 作者:皮卡丘死于小智之手 本章字數:4966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31


說那時遲那時快,轉眼之間,那鋪天蓋地的劍雨已然沖到雷狂的跟前,勁風吹的人面目生疼。而就在這電光火石之際,雷狂的身影忽然被血氣所包裹,融入了血水巨狼裡,竟是消失在濃濃血氣之中,反是那只變化出的血水巨狼渾身血色之氣大盛,轟然躍起,威勢雄壯威武,血腥之氣籠罩之下,更是顯得可怖之極。

只見那血色巨狼作仰天嘶吼之壯,刹那間好似風雲變色,影的耳際仿佛有無數怨毒之聲如魔音貫耳一般。風雲之中,血腥之氣翻滾湧動,那血水巨狼更是變大了數倍,而從它的身上,一團團血水噴射而出竟是化為一群血水冤魂,護其左右!

這時天空中的劍雨已然飛至,萬劍歸宗豈是等閒,週邊的血水冤魂湧了上去,未到跟前,瞬間便被劍氣破的一乾二淨,連痕跡也不留。

而身處巨狼體內的雷狂也不甘示弱,以體內精血妖力化為數不盡的血水冤魂迎了上去,血色之氣遮雲蔽日般擋住了氣劍的去路。

頃刻之間,整個方形劍陣便以一往直前的氣勢沖入了血氣之中,然而越是內部的血水冤魂,其品質絕不似适才週邊黑氣一般不堪一擊,無數血水冤魂將氣劍團團纏住,掙脫不得,氣劍逐漸變得黯淡無光,反而被化作一絲絲的妖氣供雷狂吸收。

可以明顯的看出,血水冤魂的不斷蒸騰,只是從血水巨狼身上,血氣卻似源源不絕地湧了出來,轉眼間就將損失的血水冤魂補足。不消一會兒,這百余支驚天動地一般的各色氣劍,竟然都被化解於無形了。

半空之中,影面色更是凝重,但又好像想起來什麼一樣,只見他冷冷一笑,右手緩緩揮動,伴隨著古老太刀上閃爍著的耀眼光芒,整個天幕之上,隆隆轟鳴之聲響起,氣勢萬千的萬劍歸宗竟然是一起轉動,尤其是中間那把巨大的紫色氣劍更是光芒大盛,不可以目相視。

血水之中雷狂的臉上血色更顯蒼白。一雙血瞳直視那恢弘劍陣。

天際只見劍芒流轉,彩光耀眼奪目,無數四色氣劍劃過天際,銳嘯而下。

仿佛天神之怒一般,氣劍奔騰而來,紫色巨型氣劍一馬當先,一眼望去不見邊際,比之剛才威勢不知變大了多少,而在紫色氣劍身後,四色劍氣彙聚飛來,奔騰呼嘯,洶湧澎湃,幾乎是毀天滅地一般的景象!

夾雜在巨大雷鳴和漫天尖嘯聲中的古拙歌聲,漸漸隱沒,便是那些許擂鼓怪聲,也早已不見。但那血水巨狼或者說雷狂,面對這恐怖的劍雨怒濤,卻是悍然不退,它更是厲聲狼嘯,桀驁之極。

緊接著血水冤魂與氣劍短兵相接,血水冤魂越戰越勇,雖然還是轉眼間被無數氣劍刺得千瘡百,但仿佛無休無止的血水冤魂轉眼間便補了上去,放眼望去,廝殺慘烈無比。

只是那把巨大的紫色氣劍卻是生生已將血氣壓了下去,但不過片刻,無數血水冤魂向其過去。饒是如此,仍無法阻擋其鋒芒。

蒼穹中只見那劍芒如黃沖一般密密麻麻,而隨著影加大妖力與魔力的雙重催動,紫色氣劍閃爍著詭異異芒,半空中越來越多的單色氣劍,一波又一波組成驚心動魄的巨大劍陣,轟然劈向那血水地獄之中。

在萬劍歸宗的悍然攻擊之下,血氣逐漸被壓迫縮小,而對著這一波強過一波,幾乎無止境一般的令人絕望的氣劍攻擊,血氣也逐漸不支。血水巨狼周身血氣已然漸漸薄弱,每一波的劍雨都更比前一波接近了它的本體,血氣漸漸單薄,血水冤魂也逐漸無力,抵擋著那漫天劍雨也越來越是吃力。

天地肅穆,劍氣縱橫!

如閃電般的無限氣劍將血水冤魂消滅乾淨之後狠狠地將半空之中的巨大血狼刺穿。

巨大的身軀瞬間迸裂,無數的猩紅血液揮灑開去,血色巨狼向著影發出了撕心裂肺之長嘯。

劍雨漸止。

閃耀著光芒的無數小劍,密密麻麻的插進了血狼的身體當中讓人倒吸一口涼氣。

血水隨風散去,但在血狼的軀幹之中仍有一團血氣凝而不散,在空中緩緩轉動,片刻之後,那血狼終於完全散去,而那團學氣也緩緩散開,露出其中景象。

赫然是雷狂的身影,但此時他顯得十分狼狽,身體上無數血洞密佈,被天空中勁風一吹,紛紛化作血水灑出。

他一雙眼眸凝望著前方那片氣象萬千的茫茫劍陣,隨後“哇”的吐出一大口鮮血來。

無論怎麼看都已經到了窮途末路的地步了。

影面無表情,仿佛早已預料到這個結果一般,道:“你的這血魂戰法將你所殺的魂魄拘束起來為你所用,實在是令人不恥的做法啊。這是當初在我族文獻中看到的秘法吧。”

雷狂聞言苦笑一聲:

“為了力量。為了能站在她的身邊,當時的我便是犯下滔天罪孽又如何?”

影搖了搖頭,凜然道:

“做個了斷吧,用你全部的實力!”

影說罷,他手持太刀,輕輕一揮,登時漫天劍芒如受感應,一起晃動起來,威勢凜凜。隨後他一聲清嘯,漫天劍氣顫動,竟是全部融入了紫色巨劍之中,

雷狂的眼中如火焰一般光芒閃動,奮然道:“好!”

隨後雷狂的身體各處炸出一團團的血花,頃刻之間渾身已再也找不到一片完好的肌膚,渾身血肉全凝聚於太刀之上,整個人的仿佛只剩一個骨架一般。

“如此便以我的戰魂為這最終一擊劃上圓滿的句號吧!”

“啊啊啊!”

“喝!”

兩名男子帶著自己強烈的信念在半空之中碰撞!

仿佛隕石墜落一般,劇烈的氣浪將地皮再一次掀飛了起來,劇烈的光在撞擊處發散。

片刻之後,雷鳴般的轟響之聲響徹天地。

而出現在剛剛走出雨林的少年與射命丸文面前的便是這一幅驚天動地的畫面!

劇烈的爆炸聲震的人耳朵嗡然做響,少年只覺得自己的心臟猛然跳動了一下,彷佛全身血液在剎那間全部倒流,世界好像靜止了一般,隨後半空中紫紅色的光團愈變愈大,仿佛覆蓋了整個視野。

下一瞬間,時間重新恢復流動,無數的塵土向著四面八方震飛出去,就在少年感覺自己要不由自主地被氣浪掃飛出去的同時,他下意識望見了一旁嬌小少女那安然自若的表情,不知怎麼的止住了自己下意識地想蜷起身子防衛的姿態。

淩厲風聲不斷從耳邊掠過,少年感到懷中的小白剛剛繃緊的身體也放鬆了下來,自己身體四周的植被包括地皮都被掀飛了出去,而詭異的是,少年卻連一根髮絲都未曾被吹動,好似那毀滅的氣流特意避開了少年與少女所在之處一般。

誠然,少年知道這並不是什麼幸運之神的眷顧,拜其所賜,少年更加現實地認識到了眼前的俏麗少女的恐怖實力。

而在那一個瞬間,少年想到的並不是對這力量的恐懼,對危險的害怕,更多的是少年感到了自身的無力與弱小。

還沒等少年仔細斟酌一

二,一旁的射命丸文好像發現了什麼一樣,將小手高高舉起向著前方揮舞著打招呼:

“好久不見了,影,你怎麼搞得這麼狼狽啊,這可不符合咱們的鴉天狗第一冰山美男的風範哦。”

煙霧中,一個高大的聲音步履有些蹣跚的走了過來,原本如絲綢般順滑的黑羽翅膀已淩亂不堪,一道道深可見骨的血痕覆蓋其上,右臂的衣甲完全破碎,右臂也以一種扭曲的角度反轉著,一絲絲血液從上面滴下。

在聽到少女玲瓏可愛的聲音時,原本有些眉頭緊鎖的影也露出了一個淡淡的微笑,道:

“文大人怎麼來了,那個稱號卻是繆贊了我啊。”

射命丸文聞言扯了扯嘴角不滿道:

“說了多少遍啊,不管有人沒人都別叫我什麼‘文大人’,文就可以了,要是不小心在新聞社附近被人發現你叫我這個不就暴露了嗎,真是的還是小時候的影最好了,一口一個姐姐大人多可愛啊。”

在少女老氣秋橫的說起自己小時候的事情時,影的眼中極快的閃過一絲無奈。隨後止住了眼前少女想繼續講下去的欲望。

“是是......好久不見了,文。”

說著,影的目光移到了少女身邊的少年,同時影的目光特意在小白身上多停留了一會兒。

“這是......”

感受到影的目光,少女控制了下力道拍了拍少年的肩膀。

“這個人類應該是被八雲紫扔進來的,我不管你們要做什麼,他一個人類也不會對你們造成什麼影響,等會你們和我一起回去,讓他平安離開這兒吧。說來他也蠻可憐的,還失憶了。”

文指了指小白:

“這是小白哦,族人被發瘋的雷狼屠殺的一乾二淨,與這位少年結為家人。”

又像是想起了什麼一樣,少女轉頭向少年介紹道:

“對了,這小子叫射命丸影,是我的同族哦。”

影微微思考了一下,的確沒有必要為難一個普通的人類,既然文要保他,就讓她保好了。

至於那只暗兔所蘊藏的奇特力量,罷了,不過是一隻暗兔而已,掀不起什麼風浪。

看著走到自己跟前的影,少年的心中有些複雜,一雙英氣的劍眉,高大而挺拔的身材,強大的實力,若是換個地方,自己一定不會討厭這樣一個存在。

但通過之前的瞭解,眼前的青年天狗應該是大峰前鬼裂的上級,而吩咐大峰前鬼裂將少年滅口的,也是他。

不過少年畢竟有著強悍的潛意識與記憶,很快調整好了情緒。

既然已經如此,就算和他較勁又有什麼用,誰叫自己只是個微不足道的小人物呢。

影站在少年的身前,淡淡的打量著少年。

因為之前劇烈的戰鬥,現在少年的身體並未用衣袍牢牢掩蓋,所以影很容易就能看出,眼前的人類身上傷痕比起自己還要嚴重三分,而自己有著強大的自愈能力尚且有些狼狽,這一眼看去不過略有英氣的少年人類居然好像完全感覺不到疼痛一般與文交談行走。

看了看傷口僅僅只是簡單用內裡的衣袍扯下來包紮了兩下的少年,影的心中倒是對這堅毅的少年郎有了幾分好感,於是對著少年的胸口處伸出了完好的左手,一個淡綠色的光球湧現。

而另一方面,少年並非感覺不到疼痛,但為了自己的目的,強行用記憶中的痛感轉移方法以加大身體負荷為代價將疼痛暫時消去。

看著影手上的綠色光球離自己越來越近,面對這超自然的力量,少年想到少女就在旁邊,卻未阻止,便忍住了逃離的欲望。

影面無表情,左手一伸,隨著綠色光球進去少年的體內,少年感到一絲清涼的感覺流入體內,而自己的身體愈合速度居然以一種非人的速度變快。

“具有治療效果的法術嗎。”

少年在心中猜測到,很快意識到自己的疼痛應該表現的稍微合理點,不過事已至此,變繼續裝下去吧。少年微微拱手,道:

“多謝射命丸先生緩解我的疼痛。”

一旁的少女聞言後面帶微笑地重重拍了一把少年的傷口處,道:

“我之前因為不會治療之類的方法,便準備和你聊天轉移你的注意力來緩解疼痛,你怎麼一點表示都沒有呢。”

少年苦笑道:

“倒是我疏忽了,還望文不要見怪。”

射命丸文撇了撇嘴,道:

“算了算了, 你這傢伙的反應真無趣。”

三人敘舊結束,文也沒有忘記正經事,面色認真的對影說道:

“和你交戰的,是雷狼一族的吧。”

影頓了頓,默然道:

“是雷狂。”

文有些恍然,緩緩道:

“是他啊,居然活到現在了呢,怪不得能讓你這麼狼狽,他人呢?.....啊”

話剛出口,文也明白了些什麼,止住不語。

隨著山風飄蕩,洗去一起凡塵,戰爭所產生的煙塵早已散去,眼前被戰鬥的餘波夷為平地傷痕累累的戰場一眼便可看到清清楚楚。

雲端下,一把身經百戰,傷痕累累的古老太刀孤零零的矗立在中央。

劍身上斑駁交錯著的傷痕好像在靜靜地訴說一個戰士的靈魂。

https://image.iqing.in/book/9877/19645/213656/a74eba82-e86a-422d-89b3-f1eab93f8159.jpg

影平靜的嗓音淡淡地響起:

“他用的是燃燒精血與魂魄的禁術,便是肉身也已化為.......”

影沒有說下去,文面無表情的看著那把熟悉的楓葉太刀,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喃喃細語:“魂飛魄散嗎?”

而遠處,通過極強的視力觀察著這邊的雷丸,在發現自己叔父的氣息和身影完全消失以後,跪倒在地,雙眼通紅,發出撕心裂肺的吼叫,而一旁的天狗們也停下了攻擊,在他們看來,雷丸已經是一具屍體。

“不!!!!!!”

鬥大的淚珠從雷丸眼中流下,雷丸的內心充滿的自責以及知道自己已經陷入絕境的哀寰。

“如果沒有我,叔父一個人以他的能力肯定可以逃出去,如果不是我的無能。如果......”

雷丸已經陷入瘋癲之中,宛如一個瘋子一般瘋狂的用拳頭砸著地面,口中的話語已是邏輯不清。

“都是我的錯,雷狼族滅的罪魁禍首,器量不足......”

少年感到懷中的小白動了動,低頭一看,小白的瞳子裡有著幾絲憐惜與同情,更多的是傷感,不知道是不是聯想到了自己也與雷丸一樣,天上地下舉族之中只餘自己一人。

“所幸,還有他。”

小白心中一絲溫熱劃過。

少年一下一下的撫摸著白的小腦袋,冷眼旁觀著一切。

而文也注意到了雷丸的動靜,眼中浮現出不耐煩的神情,瞬間消失在了原地。

與此同時,一道冷喝則突然出現在了雷丸的耳邊,震心動神。

“你便是雷熾的子孫嗎?”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