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幻想鄉之不存在之人

第一卷 失憶的少年,樂園的巫女 第二十五章 詭異的黑暗屬性力量

書名:幻想鄉之不存在之人 作者:皮卡丘死于小智之手 本章字數:7584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31


天地寥落,殘陽緩緩沉入遠方的山嶽之中,點點沉暮零星地透過樹葉的縫隙傾灑在一行人的身上,或者說一人二妖的身上。

放眼之間,仿佛就只剩下了雨林之中的潺潺流水聲與少年一行的行進聲。

小白在少年的懷中趴著,對於雷丸,她感覺很複雜,一方面驚訝於他對自己的感情,一方面她與雷丸之間的情況早已不是什麼簡單的愛恨情仇可以形容的了,小白不知道該如何面對親手屠殺自己族人的雷丸,同樣,雷丸也無法面對小白,或許時間會沖散一切,或許那份曾經的歡快時光永遠只能存在於記憶之中了。

小白有些膩煩了,在少年溫潤的胸口輾轉翻滾著,悄悄抬頭望著少年,只有靜靜的呼吸起伏聲傳於耳畔,安靜得好似一幅纏綿悱惻的山水畫。

少年好似也發現了小白的視線,低頭朝她望過來,目光似山澗輕風,水面漪瀾,清清郎朗,仿若遺世獨立。

小白防措不及,一時之間呆住了,等那清朗少年開口道:

“小白可是乏了?也是剛剛一場戰鬥想必也消耗了不少,夜裡或許還需要小白守下夜,不如現在先睡會如何?”

那聲音清而潤,亮而潔,如浩蕩明月直入小白的心澗。

或許只有他才能做到吧,小白在心中輾轉反復,作為族中地位尊貴而特殊的存在,小白的身邊從來不缺少著追求者,亦或是愛慕者。

溫柔者有之,狂放者有之,威猛者有之。

然而卻從來沒有哪一個能同少年一般,一舉一動,一顰一笑皆可牽動自己的心弦。

小白很清楚,自己是妖,少年則是人類,但不知道為什麼,小白不能克制住自己的心意,或許是靈魂的吸引,亦或者惡魔的糖果,只是,甘之如飴,僅此而已。

自有靈識以來,無論是何種妖怪,在修煉到一定境界之時,一定會學會化人這個技能,將自己的身體能化作人形的狀態。

從來沒有人知道,為何強大的妖怪乃至神明要化為體質弱小的人類。

除了因為許多妖怪和神明是由於人類的恐懼與信仰才產生的以外。

還有一些則是取決於畜生野獸的姿態太過低下。

隨著人類的發展,工具的使用也是其關鍵理由之一,若是沒有手一類的關節便是無法借助於外物提升力量。

其次,由於神明的人形,人形自然也變為高貴而強大的象徵。

再來,不同的妖族有不同的交流方式,而人類的語言卻是通用,哪怕是無數種不同的妖族也可以通過人形輕鬆的進行交涉。

而周圍的大妖都化為人形以人的姿態交流,若是唯獨你一妖不變豈不是顯得自慚形愧?

人類,是最具有社會形態的種族,也正是如此唯有變為人形的妖怪才能進去到人類的社會去體驗著生命的意義等高層次的東西,從而令自己上升到新的境界與高度。

故,人之形態,不知何時,變成為一種約定俗成的姿態了。

也正是如何,能化為人形的妖怪是看不上還處於獸類的妖怪,他們會下意識的覺得人類的文明程度比較高,故心嚮往之。

高級妖怪的結合看的更多的也是力量與人形的狀態,故妖怪之間所有的種族皆可以在一起。

人形,恰恰可以最好的反映出一個妖的各方面素質。

但同樣的,無論人形的妖怪之間會如何,人類與妖怪卻幾乎不在同一個檔次。

人類對於妖怪懷著恐懼、憎恨與排斥,妖怪對於人類也同樣如此。

故,人類與妖怪向來便是敵對關係無疑。

兩者的差距也是天差地別。

可不管是或許知曉這個點卻刻意維持著的少年,還是世代位於妖怪山腳少有見到人類存在的小白來說,這些都無關緊要。

小白只知道,眼前的這個存在,不論是妖是人,都是自己此生所心系的存在,毫無疑問。

--------------------------------------------------------------分割線的說-----------------------------------------------------------------------

舒緩的呼吸聲平靜地在胸口起伏著。

少年見小白已經熟睡,便有意向身邊的雷丸詢問些什麼。

以不會打攪到小白安眠的聲線低聲道:“雷丸兄弟,不知道可否告知我你與小白的族群之間發生的一切呢?現在我已經同小白成為了家人,也只有知道了一切我才能想辦法幫你呀。”

雷丸這次沒有沉默,眼神複雜地看了眼小白,低聲道:

“幫我?”

少年見雷丸終於是開口了,反而不急了起來,緩緩說道:

“我看你和小白之前也是熟識吧,想必你也不想就這樣隔閡越來越深,若是知道發生了什麼,我再對小白加以勸導,沒准可以化解你們之間的瓜葛。”

對於少年一口一個‘小白’的親昵稱呼,雷丸有些不自在,不過家人倒是放鬆了他的警惕,同時對少年的提議也有些心動,終於是開口將那夜的事情完完整整的複述給了少年。

雷丸閉上了眼,神色有些猙獰,終是歸於平靜,開口道:

“我雷狼一族與暗兔一族世代交好,暗兔一族的火焰正好克制雷狼一族懼火的特點,而雷狼一族強悍的體魄與暗兔一族的能力相結合一直以來,都為兩族在妖怪山下的生存提供了強有力的幫助。”

雷丸並沒有直接吐明昨夜的真相,而是從記憶中開始講起。

“那時候,兩族生活十分和諧,我是雷狼一族族長的兒子,而白自出生以來便具有著暗兔一族古老圖騰中所說的能操控黑色火焰的力量。所以,白被奉為暗兔一族的聖女,我們兩族之間幾乎是挨在一起的,暗兔一族因為白的能力一直把白捧的高高在上,白也從小就沒有體會過什麼疼愛和快樂,她只獲得過尊敬與他人的期望”

雷丸一邊說著一邊露出了懷念那時時光的辛福感。

“我經常偷偷的給她給東西,偷偷帶她出去玩。後來長大了,族長的擔子落到我身上越來越重,為了父親與長輩的期望,我拼命修煉,而我有時去找她的時候雖然不像小時候那麼歡快了,但也能聊上不短的時間,那時候,我以為一切都將是美好的。”

突然,雷丸的聲音變得有些悲愴,少年一聽終於到了關鍵的地方,連忙打起來了精神。

“某一天,天狗一族突然開始清掃山下的族群,要麼成為天狗的附屬,要麼就是被滅族,我們得到消息後,連忙一起舉族遷移,想來強大的天狗一族是不會在意我們的。”

雷丸的目光有些陰沉,不過他仍然低聲道:

“一開始,我們害怕天狗一族於是遷移到了很遠的魔法之森,我們意外的發現小白的特殊能力居然可以淨化掉這裡的障氣。”

“於是,我們在幾個不起眼的地方,通過白的能力開闢出了幾個隱蔽的小道,然後進入了魔法之森的週邊,並在其中偏遠的地方淨化出了一塊地方作為棲身之地。”

“魔法之森裡人跡罕至,我們悄悄的在這裡生活應該不會有什麼危險,我當時是這麼想的。”

一想到應該自己的決定帶來的滅頂之災,雷丸的心中就酸澀無比。

“我就不應該來到這個地方啊,昨天夜裡,我們剛剛把暗兔一族的駐地建好,然後我們回到了木材的選取處,準備再搬些木頭回去,暗兔則是留在駐地裡準備一些工具。”

雷丸哽咽了下,咬牙繼續說道:

“沒有想到在我們採集木頭的時候,不知道為何,突然有族人開始發狂,隨後仿佛連鎖反應一般,發狂的族人越來越多,體型暴漲,雙目腥紅,就連我也一樣,腦子裡嗜血的念頭越來越重,最後失去了意識。”

後面的話不用說,少年也知道了,在人跡罕至的魔法之森內部,一群嗜血的雷狼為了渴求殺戮,不言而喻,最為快捷的到達地點自然是暗兔一族的駐地。

雷丸有些嘶啞的繼續道:

“等我清醒過來以後,看到的是無數暗兔的屍體,與,被黑暗力量控制實力大增的白,白的身上散發出無盡的殺戮欲望與嗜血欲望,而我的族人大多還是處於嗜血的狀態,比起我們,白身上的邪惡力量強大無比,輕易的就毀滅了我的族人,我們少數清醒狀態的意圖勸阻也全部滅殺了,我只能和剩下的二十余名族人逃跑。”

“在之後,我們發現進入那種嗜殺狀態以後體力會嚴重下降,想到白身上有那麼強的力量,必定狀態一定很糟糕,雖然這件事全是由於那詭異的邪惡力量,但是我們與白的血海深仇,滅族之恨卻是無法瞭解了,於是我的族人們便意圖找出虛弱的白並殺死以絕後患。”

少年眉頭緊鎖似乎在想些什麼,雷丸沒有在意,繼續道:

“而白,我在找到你們的時候便發現了,但是不行啊,果然,我能做的,只是大家就此分別再也不見。我們縱然是不是出於本意,但親手殺害整個暗兔一族的是我們啊!而同樣的被那股邪惡力量控制的白也近乎滅殺了我們雷狼一族,誰是誰非早已不重要。”

雷丸露出了苦澀的笑容

“多麼的可笑,就這麼莫名其妙的,一切,我的一切,白的一切,都毀了。”

“然後,我們遇到了天狗一族的清掃部隊,活下來的應該只有我一個了。卻不想,又遇到了白。”

雷丸這麼一個身材高大的威猛漢子說起這些也不禁流下了淚水。

但是少年絲毫不為其所動。

少年關心的重點完全不在於這雷狼有多麼慘。

只不過,表面上少年還是做出了一幅安慰的表情把自己定為在一個安靜的聆聽者的位置上。

“我也沒有辦法去找出那股詭異的力量,之前我們一直去那片樹林一點事都沒有,就在昨夜突然出了事,而白更是在駐地裡被那股力量所控制。”

少年猛然抓住了一個點,詭異的力量,詭異,邪惡?兩者是一體?

還有天狗們明明是為了滅掉暗兔與雷狼兩族,以天狗們的能力肯定早就發現了暗兔一族駐地的遍地屍體,那遇到雷丸之時,是沒有必要提到與瞭解這件事呢?還是說......

以射命丸文的性格來看,她對於這件事肯不會一點都不與故人之子雷丸提到。如果提到,那麼到底是怎麼說的?該死,那個風之結界裡到底說了些什麼,就算問雷狂肯定也是不會回答,畢竟是特意為了不讓別人知曉才放置的。

不讓知曉的物件究竟是誰?我還是那只名為影的天狗?

少年大腦中無數種情況與預測湧出。

雷丸沒有發現少年的異樣,以強大的定力穩定了自己的情緒,繼續說道:

“現在一切已經塵埃落定,我能做的只有不辜負我那些族人,成為大妖怪的存在,令我雷狼一族不為任何存在所輕視。而既然再次遇到了知曉一切的白,贖罪也好,擬補也好,我想繼續保護被傷害的白。”

雷丸又像是想了很久一樣,猶豫了下,還是嚴肅的對少年說道:

“你是個人類,而我們是妖怪。壽元差距終究巨大,若是白與你的感情太多深厚,數十年後,你腐朽逝去,一定會對白的影響很深,若是可以的話,請你在我們到達人間之裡之後,漸漸與白分開,當個許久不見的朋友比較好。不然,相處數十年的家人去世,說不定到時候會對白的修煉產生巨大的影響。”

雷丸的父親也是因為情感的影響才早早老去,所以雷丸對這些事情十分瞭解。白對於族人雖然有感情,但其實沒有家人的感覺,因為白是暗兔的聖女。

可以說少年在白心裡最為脆弱的時候,佔據了白一直渴望的家人的地位。

雷丸如是想。

冷不丁的聽到這番話,少年微微眯了眯眼,倒是有些驚訝于雷丸的洞察力了。

“我不管你想要瞭解昨夜的事是為了什麼,但這終究與你不是一個世界的事情,我們是妖怪,而你是人類,你現在失憶了,但沒有關係,在人類中生活以後,你自然會明白我所說的話。”

雷丸從小與小白一起長大,雖然處於內心的複雜自從遇到以後就沒有與小白說過話。

但從小白的舉動中,憑著長久的瞭解,雷丸輕易就發現了小白對於少年異樣的依賴。

作為一個合格的妖怪,雷丸自然知道人妖殊途的道理,一時之間,畢竟少年以小白的家人自居,雷丸還沒有看出小白對少年的不單單是所謂的依賴,更是愛戀,若是如此,雷丸也就不會和少年這麼心平氣和的交談了。

而在雷丸如此說的同時,他忽然想起了在幼時遇到射命丸文的自己的父親,在去世多年後,那位當初如花似玉的少女模樣卻至今未變,不禁有些唏噓。

‘壽命’這個詞不禁令少年心中一怔,好像一瞬間有無數的無奈從心中流過,刻苦銘心,許多破損的東西零星散開。卻是什麼都看不清。

‘伊人已逝,只餘一聲空歎。’

輕喘一口氣,少年平息了心中的動盪。暫時放下心裡的異樣,根據腦海中的知識常識分析,雷丸所言並無虛假。

“壽命嗎......人類壽命不過數十年?數十年,數萬天嗎?”

少年淡淡望了眼晚霞的天空,火紅的絢麗色彩中帶著遲暮的光亮。

“這便是一天快要結束了嗎?”

數萬段如此間長的時間嗎?少年的內心突然湧動出一股不甘,數十年後,我便會身體老去,無法動彈的永遠沉睡嗎?不過片刻,少年便理智的放棄了深究。

而雷丸也在一旁看著少年有些微變的神色。

畢竟就算現在自己用力量讓少年離開白,的確可以做到,但這樣一來,他與白就是再也沒有可能存在緩和的餘地了。

不過一會兒,少年一幅像是想通的樣子。

“雷丸兄弟所言極是,我這一忘,卻是連自己的壽命也忘的一乾二淨了。還好有你的提醒,我初來到這裡,第一個遇到的就是小白,所以也就與遭逢大難的小白許下了家人的承諾,相互尋找安全感與依靠。”

少年露出了猶豫之後,下定決意的樣子開口道:

“現在知道了你們的故事,到了人間之裡以後,我會想辦法勸勸小白,然後我也將會有同其他人類在一起的新生活,對於小白,想必隨著時間的推移,生活的繼續,我們會漸漸成為普通的朋友吧,我會有分寸的,放心吧。”

少年繼而又是一副為別人著想的模樣道:

“小白族人的屍體還沒有掩埋,若是可以,等養好傷以後,雷丸兄弟你便和小白一起去掩埋了吧。以魔法之森的環境想必那些逝去的遺體不會怎麼樣。”

而後一副想起什麼來的樣子,道:

“說起來,雷丸兄弟你族人的遺體呢?我在暗兔一族駐地看到了許多巨大的黑色坑洞,不知道。”

雷丸聽到少年的話,一時間心中充滿了感激,對少年的善良也是十分欣賞,聽到少年的疑問,回答道:

“是的,那些坑洞就是小白攻擊的痕跡。我的族人屍骨無存,”

少年一幅不好意思的樣子,道:

“抱歉,對了,小白為什麼被那股力量控制以後會變得那麼厲害呢?身上和你們有什麼不同嗎?”

雷丸放下了心事,回答道:

“沒關係,我早就放下了,小白可能是親眼目睹了那副場景以後,心中飽含著怨恨與憤怒,所以才獲得巨大的振幅吧,同樣的後遺症也嚴重,到現在也不能化作人形。”

雷丸想了想當時的細節,思索道:

“當時我們族人各方面能力都獲得了提升,還能免疫火焰,所以才對暗兔一族造成了如此嚴重的後果,而白身上則是一股巨大的黑氣籠罩著。從白身上釋放出的黑色火焰幾乎是瞬息而至,完全沒有抵抗的餘地,就被徹底的磨滅了,只留下一個個的大坑,雖然沒有正面面對那黑色火焰,但與其說是燒光了,倒不如說的被吞噬腐蝕了。”

少年眼中一道微光劃過,露出一個淺淺的微笑道:

“我們就別提這些事情了,天色也不早了不如趕一會路,天黑了我們就找個地方休息一晚,爭取明天能到人間之裡吧,夜裡輪流守夜可好?”

雷丸聞言,沒有多想,贊同道:

“這樣也好,你身上的傷也不適合連夜趕路了,我背上傷口也有點重,不然我載著你們,前進速度應該快很多。”

少年倒是對雷丸又是提高了點評價,本來少年是以為他不讓其他存在騎在身上的。

一邊走著跳著,雷丸手中湧動出一股妖力球,隨後擊打在各處。

隨便也向少年解釋了下。

“這個妖氣球能散發出強烈的氣息讓我族人感覺到,如果真的有能剛好逃出來的族人,哪怕很遠也能感受到,順著這些氣息就能找到我了,雖然我知道他們存活幾率渺茫......”

少年拍了拍雷丸的肩膀以示安慰。

雷丸無不感慨道:“你這傢伙真是個好人啊,如果沒有你拖住那只後面趕來的天狗,說不定我也撐不到那只女天狗的到來,白的心或許早就奔潰,沒准也活不下來了。你對我們的幫助,我永遠也不會忘記,以後,你在人間之裡要是有事,我一定盡全力幫你,這是我作為雷狼的承諾。”

林間晚霞透過茂密的樹葉,點點滴滴灑了下來,有幾點落到少年與雷丸的臉上,竟是讓人感覺那麼的爽朗。

“雷狼嗎?比起小白應該更加有用,某種意義上更加輕鬆呢。”

一陣山風吹來,樹影晃晃悠悠地搖動著,攪亂了地上影子。

“小白身上的是邪惡而扭曲的黑暗屬性力量,雷狼們則是嗜血與身體素質的提高外加火焰抗性。”

“不對,不對勁,天狗很不對勁,那只名為影的天狗態度很不對勁,特別是他在看我的時候,關注于小白的目光有點多了呢。”

少年細細回想著腦海中的情節。

“治療術的釋放,是必須從我的胸口,小白的旁邊才能注入效果的嗎?是隨意而為之?還是刻意的為了不引起注意的觀察小白呢?”

“天狗一族。”

想到無論是小白還是雷丸對天狗一族的形容,向來都是無可匹敵,神秘而強大無比。

那麼是否會是這樣呢?把一切不合理皆看為合理的巧合。

射命丸文與雷丸說的話,還有救我的多此一舉全部都以巧合的可能性將其擬補。

假設:名為影的天狗,通過某種強大而神秘的力量,控制住了雷狼並以與暗兔一族的戰鬥來測試這份力量。

而巧合的是,小白在看到族人被殺以後,失去了理智引發了自身的力量或者說小白自身的黑色火焰恰好吸引了某種邪惡而扭曲的黑暗屬性力量。

這股邪惡的黑暗屬性力量被影所發現,但出於某種原因,影對它不感興趣。

射命丸文知道這一點,覺得特別對不起雷狼一族,想單獨和雷丸單獨說說,開解他的復仇心理,但被雷丸所誤解,於是所幸讓雷丸繼續誤解下去。

這樣一來,一切便可以說通了。

而那種力量現在依舊在小白的身體裡,少年想到白天突然被黑暗所包圍的經歷,越發理清了思路。

從小白攻擊大峰前鬼裂的力量中,少年並沒有感受到什麼邪惡與混亂。

那就是小白本身的黑色火焰的力量,而問題就在於那股幾乎殺光了雷狼的,有著邪惡象徵的黑暗屬性力量到底是小白自身的潛力引發,還是別的什麼被吸引過來的了呢。

所以,小白在面對大峰前鬼裂的最後關頭是打算釋放那股邪惡的黑暗屬性力量與大峰前鬼裂戰鬥嗎?小白可以使用那份力量?是需要什麼嚴重的代價?亦或是無法控制理智?

不管怎麼樣,那股邪惡的黑暗屬性力量是個不安定的因素,在關鍵時刻或者可以起到作用。

但是,還是不對。

無論這股邪惡的黑暗屬性力量如何,現在對於少年來說不是關鍵。

那麼關鍵到底是什麼,引發危機感的關鍵點?

熟悉感!

少年從白天突然包圍著自己的黑暗中感到了一種熟悉感。

一種不會忘卻的熟悉感。

可無論是小白還是天狗亦或是雷狼都不曾認識自己,畢竟一個人類出現在妖怪的地盤應該是十分罕見的事情才對。

難不成這股黑暗的力量和自己有關?也正是因為這股力量我來到了這個地方,並因為某種緣故失憶了?

難不成那種某名的危機感只是錯覺?不,少年對自己的大腦和身體有著盲目的自信,那股危機感絕對不是什麼錯覺,是因為牽扯到我的記憶而帶來的危機感?是關於自己的從前嗎,若是如此,現在的自己唯有快點趕到人間之裡才是最後的方法。

看著晚霞漸漸黯淡,少年的神色複雜了起來、

快速行進的少年已然知道了關於小白他們的真相,然而對於那股詭異的黑暗力量,與自己,少年仍是無法推斷。

到底,那股邪惡的黑暗力屬性量與少年有什麼關係呢?而少年所產生的危機感又是從何而來的呢?

一切,未嘗可知。

或者說,熟悉感可不止一件事,而疏忽了這一點的少年,自以為已經可以完全掌控自己的能力與感情的少年,也必將付出難以忘卻的慘烈代價。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