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幻想鄉之不存在之人

第一卷 失憶的少年,樂園的巫女 第二十七章 射命丸拓的決意

書名:幻想鄉之不存在之人 作者:皮卡丘死于小智之手 本章字數:6271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31


大峰前鬼茨是一隻地位高貴的大天狗,但同時也不是。

準確的來說,數十年前,大峰前鬼茨是被神隱的人類,而與其他人不同的是,他的身體在神影的過程中出了點問題,被抹滅了,而他的靈魂卻沒有轉世,而是在空間中徘徊,最終導致他的靈魂與名為大峰前鬼茨的天狗融合了。

在融合了靈魂,並且成功的佔據了主導的地位之後,他明白了自己的處境。

他變成了妖怪。

而妖怪的存在,這種神話本子裡才有的奇幻物種,真實的在他面前出現了。

這在一開始對於他是很大的折磨,他是一名天朝人,出洋留學歸來,本以為自己原本的那些封建迷信思想都是腐敗與落後的,唯有唯物主義,科學的力量才是正道。

他滿腔熱血的在歐美各國學習各種現代化思想和近現代科技,無論是資本主義還是共產主義均有涉獵。

在做了許多的準備後,聽聞天朝發生巨大變化,危急存亡之時,他毅然決然地準備回到天朝,用現代化,科學化重新建設國家,然而在從美國回國的路上,船在行駛到日本海域之時,他還在甲板上乘著風,抒發自己的遠大抱負時。

就變成了一隻妖怪。

就變成了一隻天狗......

一個在封建社會出生,出洋留學以後,用了十幾年時間將自己的人生觀價值觀重塑為新時代有志青年以後,變成了一隻妖怪。

這簡直就是把這位有志青年好不容易花了十幾年改造好的是非觀,強行碾壓粉碎,然後從新來過一樣。

“賊老天!我乃有識之士,一心救國,天將降大任於我,我的康莊大道啊!你這不是玩弄我嗎......嗚嗚嗚.....”

就這樣,莫名其妙的,一位也許能名留史冊的天朝近代人物,成為了一隻妖怪......

然而我們的有識之士君並沒有自暴自棄。

他很快的調整了過來。

或者說,人生早就被重塑了一次了,再重塑一遍也就熟練許多了不是?

於是一位全新的大峰前鬼茨出現了。

一夜之間,大峰前一族

原本氣質呆愣平凡的大峰前鬼茨變得開朗積極。

原本資質平庸無奇的大峰前鬼茨變得才思敏捷。

原本才學無知普通的大峰前鬼茨變得學識淵博。

而順理成章的大峰前鬼茨成為了大峰前一族,乃至天狗一族的閃耀新星,

原本想轉給大峰前鬼裂族長之位的大峰前鬼坊看到自己多年以來資質平庸的長子居然出落成的如此傑出人才,大筆一揮,大峰前鬼茨重新成為了大峰前一族的少族人,天之驕子。

就在剛才,如此一位年輕一輩的傑出人物又開始了針對大長老射命丸拓所展開的計畫,實在是令人欣賞不已。

-----------------------------------------------------------------分割線da☆ze---------------------------------------------------------------

在距離主殿不遠處,大峰前鬼茨的院子裡。

月色如華,一位少女正在亭子裡默默等待。

一雙如水的明眸靜靜地看著院門口,從她背後的烏黑翅膀不難看出她是一隻鴉天狗。

突然,她身後一隻手伸出將她攬入了懷中。

“呀!”

少女輕呼一聲,隨後感受到了熟悉的氣息,就這麼依偎在身後男子結實的胸膛中。

“叭”

男子一個響指,亭子邊上紅團團的花燈便亮了。

男子的嗓音裡無甚喜怒,緩著聲道:

“棠兒等了我怎麼久?不是說了今天有可能很晚才回來,等不到就別等了。”

少女嬌嗔一聲,不滿道:

“怎麼?我等你你還不高興了?”

男子輕輕一笑,從背後取出保留許久的海棠花,粉白的花瓣上還停留著幾絲細小的水漬。

“高興,我的心肝兒願意等我,自然是高興的,這個驚喜可喜歡?”

少女臉一紅,妖怪山深處吹來的微風,輕輕掠起了她柔軟的長髮,拂過白皙的臉畔。

“什麼心肝兒,油嘴滑舌的不知道和多少女孩說過。”

男子臉上似笑非笑,但眼波溫柔,道:

“此生除了棠兒卻也再沒有能讓我油嘴滑舌的女孩了”

被稱為棠兒的鴉天狗少女臉上閃過一絲幽幽的羞澀,道:

“討厭------”

“是是,我討厭,就你香,我就稀罕你。”

他這樣油鹽不進的,天狗少女也沒轍,只能隨他鬧。

一時間,在這無人的小院中,卻是滿園春色。

在一陣嬉笑打鬧之後,少女靜靜的坐在男子的腿上。

男子借著淡淡的光亮,偷瞧著少女如玉般的側臉,竟是有說不出的柔媚風情。

低低地,帶著一絲猶豫少女問道:

“鬼茨,你說拓爺爺真的做了那樣的事嗎,會不會有什麼隱情?”

男子想了想也沒有避諱這等緊要之事,開口道:

“嗯,禁藥肯定是真的,用山下的一些部族作為禁藥的實驗品也是真的,關鍵就在於大長老他有沒有傷害其他天狗,用其他天狗做實驗。這裡也有些不同,如果大長老對其他天狗造成了不可磨滅的損傷,或者說危害了性命,控制神智的話,是肯定要嚴懲的,但如果只是一些使用過後會脫力的藥劑,那還是不會有什麼大礙的。”

天狗少女轉了轉頭,換了個姿勢,作為天狗一族的一員愛護和團結是每位天狗的宗旨,就算大長老在少女的心中很是尊敬,可在男子帶她去看過那些證據以後,天狗少女也默然了。

少女問細微的聲音問道:

“那拓爺爺會怎麼樣呢?你們是要把拓爺爺拉下大長老之位吧。”

男子低吟片刻,開口道:

“如果是後者,大長老還是大長老,令人尊敬的前輩,只是他現在的思想已經有些腐朽了,我的想法其實是無論是哪位長老成為大長老都沒有關係,所有的長老中,的確大長老的才智手段都最為高明,但是你我都知道幻想鄉的局勢,大長老的做法無疑太過危險。為了天狗一族,大長老也必須下臺,就算繼任長老是與我大峰前一族關係不怎麼好的比良山次郎坊大人都可以。”

“但是,”

男子的語氣轉為低沉,道:

“若是前者,大長老真的傷害了許多天狗的性命的話,雖然大長老曾給天狗一族帶來巨大的貢獻,但恐怕也得從天狗高層除名,受刑是不會,但是應該會被關起來養老。至於你們射命丸一族,射命丸文大人無疑是最好的長老人選。”

射命丸棠點了點頭,道:

“希望拓爺爺沒有對大家做了什麼過分的事情吧。”

男子微微一笑,道:

“除了這件事,還有一些雜事也需要處理,你早點回去休息吧。”

射命丸棠輕吻了下大峰前鬼茨的臉頰,臉上的紅暈染得更濃了,所幸有著夜色的掩蓋。

“那麼你也早點休息哦。”

說罷護著海棠花慢慢離去了。

大峰前鬼茨目送著愛人的離開,回到了書房之中。

想著天狗少女,心中不免有幾分喜色。處理事情也快了幾分。

射命丸棠走後不久,大峰前鬼茨覺得眼前一暗,心想是哪位居然讓他毫無防備的接近到了身邊,抬頭一看,竟是大峰前鬼坊來到了書房之中。

擺出香茗,父子倆相對而坐。

大峰前鬼坊首先開口

“棠丫頭是射命丸一族的,你都把一切都給她看了,什麼事都告訴她,不怕她全告訴射命丸拓。”

大峰前鬼茨微笑道:

“父親大人多慮了,棠不是那樣不明是非的女孩,而我對於棠所說的話也從來不會有一句是謊言。”

大峰前鬼坊一口將香茗牛飲,打趣道:

“你倒是對著丫頭一心一意了?”

大峰前鬼茨卻是帶上了幾分認真,道:

“正是因為棠是值得我付出所有並且聰明而智慧的女孩,所以對於這件事大長老做錯了,她一定會支持我,至於大長老的政見,我與棠早就討論過很多次了,許多大長老政見的隱患和不足也都是棠告訴我的。”

大峰前鬼坊聞言,頓了頓,笑駡道:

“你這小子,為父又沒有說棠丫頭不好,不過你和棠要光明正大的在一起,還是需要很大的努力啊,反對你們的大天狗肯定不少。”

大峰前鬼茨灑脫一笑,道:

“若是推翻了大長老,下任的大長老又能夠對我天狗一族的發展有利,我也沒有必

要再爭什麼權,在這幻想鄉爭了也沒用,所幸和棠一起遊山玩水豈不快哉,您老人家若是累了,我再當個閒散族人,反正有您老人家在,大峰前一族就還是大峰前一族。”

大峰前鬼坊做勢要打,罵罵咧咧道:

“你這混球,倒是把為父當苦力了?”

大峰前鬼茨咧嘴一笑,還裝模作樣地做了一拘,道:

“豈敢豈敢,鬼坊大人說笑了”

父子倆相談甚歡。

自從成為了大峰前鬼茨以後,在瞭解了天狗一族那團結的特性與幻想鄉的建立。

滿腹謀略的有為之士表示,這謀略在這種政局下根本用不上啊。

天狗一族之間即使有政見的不和,但彼此之間都是相處的十分和諧的,哪怕前一秒還是互相對罵的政敵,下一秒也能成為戰場上把後背交給對方的戰友。

可以說這份團結正是天狗一族如此強大的關鍵。

其實大峰前鬼茨在說出去大長老射命丸拓在實驗禁藥,傷害同族的時候,就知道這件事是肯定會被大長老射命丸拓知道的。

天狗一族的政治向來就是這麼簡單

所以就算打敗了政敵,在天狗一族多半是不會有什麼仇怨的,大家都是為了天狗一族的發展,若是一方打敗政敵以後經營管理天狗一族的結果變得更差,反而會反過來邀請原本下臺的政敵,將權力讓給他來管理。誰能帶天狗一族好的發展就誰來。

現在在幻想鄉,可以說更加是沒有任何的壓力,天狗一族中所謂的權力調動也就顯得無比的和諧和單純。

甚至有的時候,許多掌權者如果不是後代還沒有足夠的能力,早就把權力給了別人,自己逍遙快活去了。

許多的政治鬥爭也完全是因為一方覺得令一方的管理方式會帶來什麼不好的影響,迫於自己的責任心才去管一管。

所以雖然大峰前鬼茨那麼相信射命丸棠大多都是因為他們兩人相互的瞭解以外,天狗一族一直以來的優良氛圍也有那麼點因素,畢竟射命丸拓可是射命丸棠最尊敬的長輩。

也正是如此,大長老那迫切擴張,甚至於研發禁藥,傷害同族的消息才顯得那麼的驚人。

不管是為了天狗一族還是別的什麼,大峰前鬼茨才頭一次運用了自己在人類社會所學到的謀權能力意圖讓大長老下臺,維護這個天狗一族。

大長老射命丸拓,沒有大妖怪的實力,也不過是等級低下的鴉天狗的一員,卻依靠一直以來的無數計謀做出的巨大貢獻而破例擔任大長老一職。

大峰前鬼茨翻閱過許多次大長老射命丸拓的資料,總感覺他的做法太過犀利與瘋狂,也正是如此大峰前鬼茨才決意出手的,因為他隱隱覺得這次大長老射命丸拓的做法可能真的是老了,偏執了,若是等到大長老射命丸拓所謀劃的事情塵埃落定以後,其產生的結果可能是巨大而慘烈的。

畢竟數十年過去,人類生涯也才短短二十餘年的大峰前鬼茨,早就對這個新的家族有了濃濃的感情,在和諧的天狗一族的生活之中,飽受人世間的爾虞我詐的有志之士早就喜歡上了現在的樣子呀。

更何況,他也從未想到自己會喜歡上一個妖怪,在數年前的晚會上遇到的那個名為射命丸棠的鴉天狗少女,她的智慧與性格徹底俘獲了他的心,這,也正是大峰前鬼茨要保護著天狗一族的決心所在。

-----------------------------------------------------------少女棠兒的分割線-----------------------------------------------------------------

妖怪山 天狗一族駐地

西南山腰處 射命丸一族駐地

與愛人約會結束回來的射命丸棠,先是小心翼翼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取出一個花瓶,面帶微笑的將海棠花一隻只地插入瓶中放到了床頭。

然後打開房門,前往了主殿當中。

偌大的主殿裡只有幾盞蠟燭,一位耄耋之年的老者靜靜地坐著。

射命丸棠毫不顧忌地闖了進去,做到了老者的對面。

“拓爺爺,鬼茨決定要聯合其他長老趕你下臺了哦,你的禁藥實驗也被發現了哦。”

眼前的老者正是剛剛天狗少女與大峰前鬼茨商量著要趕下臺的天狗一族現任大長老------射命丸拓!

老者眼角打開了一條小縫,蒼老的聲音傳出:

“你這小丫頭,情郎都欺負到你拓爺爺的身上來了,還這麼高興,真是沒心沒肺。”

天狗少女微微一笑,道:

“說是這麼說,但是拓爺爺也覺得鬼茨很不錯吧。”

老者有些疲憊的坐起了身子,射命丸棠連忙上去扶住了老者,卻被老者數落到。

“哎,你這丫頭,算了,也算你有心,大峰前鬼坊那個老傢伙自己不怎麼樣,生出的兒子倒是無比優秀,將天狗一族交到他的手上我也可以放心了。”

射命丸棠聞言,嘟了嘟嘴,道:

“鬼茨是準備把拓爺爺你趕下臺以後,就和我光明正大的在一起的,才不準備接你的攤子呢。”

老者卻是當做沒有聽見,繼續道:

“他天賦不錯,智慧更是不得了,再加上強大的血脈,將來修煉到大妖怪之境應該不難,你這丫頭要與他在一起,還需要努力修煉。呼.....本來我是沒有這個打算的,但是無論是他沒有因為你而在發現了證據以後掩蓋事實,還是他的手段謀劃,不過半天就收集到了決定性的證據,都令我驚訝,是個好苗子。”

射命丸拓喝了一口濃茶,緩緩道:

“大峰前鬼坊這個老來子,生的可真是妙啊。”

射命丸棠卻是帶著幾分擔憂的神色看著老者,道:

“拓爺爺,你想放權真的只是累了嗎。”

老者面對天狗少女的目光,卻是再也無法無視了,歎了口氣,道:

“你放心,雖然我也研發了那種後果嚴重的藥劑,但真正會留下後遺症的我也不會給那些天狗小子們用的,一些很危險的禁藥我都是用其他妖怪試用的,不過雖然我沒有給那些天狗小子們試用危險的禁藥,但我還是發下去了不少給戰鬥部隊的,畢竟要是遇到了生死關頭,這些藥雖然副作用嚴重,可是卻能關鍵時候救他們一命。這些禁藥研發的重要性想必講清楚了以後它們也會明白。”

老者有些憂慮道:

“幻想鄉的博麗大結界已經展開數百年了,維繫著我們的力量與存在。但誰又能保證它可以永遠存在呢?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外界要是有更大強大的存在要做些什麼,難不成我們就完全不管嗎?妖怪賢者與那傳說中的龍神自然是強大無比的,可再強大都不是永恆沒有疏漏的,所以或許我有生之年都看不到危險的出現,但為了後代的子孫,我不能不防啊。這也正是我需要像大峰前鬼茨這樣傑出有才能的,並且極有可能存在大妖怪的天狗啊。”

射命丸棠無奈道:

“您現在需要養好身子,鬼茨一時半會肯定是成為不了大妖怪,也當不上大長老的。”

老者不聽,拍了拍天狗少女的手,說道:

“抱歉了,是拓爺爺對不住你啊,現在我準備把位子讓給大峰前鬼坊那老傢伙,有大峰前鬼茨的幫助肯定沒問題,等將來,大峰前鬼茨也可以接過他父親的擔子,那我也就沒有遺憾了,這件事就拜託你和文了。”

點點水漬彌漫上了天狗少女的眼睛,射命丸拓是和射命丸文一個時代的存在,距今已經過去了上千年了,對於一些長壽的鴉天狗來說,這或許沒什麼,但是年輕時受過無數傷的射命丸拓在沒有能成為大妖怪的天賦下,能活到現在已經是高夀了。

以射命丸棠的智慧,自然可以猜到射命丸拓突然想要安排後繼者的舉動肯定有著什麼原因。

也正如天狗少女所猜測的那樣,在白天的大會上,射命丸拓突然在講話時,感到一陣淡淡的恍惚感,才明白自己可能時日無多,於是放出了些破綻給大峰前鬼茨。

而在這時,射命丸拓突然想到那被影所隱瞞的情報,那只暗兔身上所引動的詭異的黑暗屬性力量。

“上一代的博麗巫女的殘留嗎?影這小子太過小心了,說起來為什麼我會沒有與其相關的記憶,僅僅只是知道那股力量的來源呢?罷了,現在這些事也無關緊要了。”

一邊想著,射命丸拓一邊把本來意圖派出去調查這股力量的暗衛小隊的調令取消了。

而殊不知這亦是取消了少年可能存在的最後一絲生機!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