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來自別的世界線的我是聖子大人?

第01卷 金髮碧眼的變異者(聖靈之國) 第03章 在這個未知的世界線之中(聖靈之

書名:來自別的世界線的我是聖子大人? 作者:伊羽。 本章字數:14348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18日 00:00


我叫渡部雙熾,是聖靈國的聖子大人,然而我並不想進入這場被稱之為遊戲的世界。

但是我和我的妹妹渡部澪都被捲入了這場鬥爭之中。我比澪年長一秒鐘,是雙胞胎,卻長著銀白色的頭髮,而澪則是繼承了父母的楓發。之前的我從未意識到這個世界會崩壞,然後穿越世界線,可是當我意識到的時候,這個世界線的崩壞已經開始了。

哈。感覺時間還很早,究竟是什麼騷動把我給驚醒了呢?

這個人絕對不可饒恕。

雖然已經不記得昨天是怎麼睡著的,只是記得澪進壁櫥睡了之後就躺下了,畢竟昨天晚上發生了那種事,大腦還沒來得及接受這一個現實它就成為過去了。現實畢竟是一種令人討厭的東西啊。

話說今天好像要和克拉爾一起去聖學園報告的說,但是完全不像睜開眼睛啊。

可是就算是想睜開眼睛動起來身體卻好像被什麼附了身一樣的根本就動不了。

“誒?澪你怎麼又跑到我的床上來了啊?話說你壓到我的手了。”

依舊是半睜著眼,看著在我懷中熟睡著的澪,就像是剛出生的小孩子睡在媽媽的身邊一樣。呀!這些年過的還真是有感悟啊。

十六歲過完成人禮的澪依舊如小時候在孤兒院一樣,熟睡之後就自動打開壁櫥跑來我的身邊抱著我睡覺,雖然穿著的睡衣會經常性地敞得很開,小時候也因此而臉紅心跳過,可是從未有過像今天一般欣慰,還能有這樣的日子真的是太好了。

“哈嗯?!雙熾哥哥?不好意思,又壓到你的手了”

澪在我身邊蹭來蹭去,但只是把身體從我的手上挪開,並沒有要離開這張床的意思。富有彈性的在我的胸口前來回碰撞又彈回,可以清除地看見澪睡衣裡面的輪廓。

然後可以透過縫隙看到澪粉紅色的內衣敞得很開,還有迷人的肉色。

從各種意義上來說澪真的是長大了呢。

啊不不不,怎麼能對妹妹想這些東西呢。

見澪起來了,我也稍微準備可以起來了。

但不知為何另一隻手的麻痹感還在持續著,我在稍微往床裡面移動的時候,竟然觸碰到了和剛才澪的胸部一種性質的東西,下意識地用手去摸了一下,捏了捏還是軟綿綿的感覺。

然後我好像意識到了什麼,把被子一下子掀開跳下床,然後看著在床上一臉高潮而紅著臉的金髮少女。

雖然閉著眼睛,但本人其實已經睡醒了吧?

“哈啊?洛可,你竟然。”

澪也被從床上跳下來的我給嚇到了,雖然她也見到了穿著睡衣在我床上蜷縮著睡覺的金髮女子——洛可•克爾涅爾。

“竟然這麼狡猾,私闖我和雙熾哥哥的房間。”

“我要和聖帝陛下說!!”

“哈?因為雙熾Darling

以後也是要和我結婚的啦,所以還是提前適應這個環境比較好哦,澪妹妹。”

洛可也從床上爬下來,坐在床上說道,然後又好像意識到了什麼一跳跳到我的身上抱住我,拼命地用她的臉來回地蹭著我的臉。

“喂!你••••••”

話說剛起床的我可經不起這麼大的騷動啊。

“啊!你給我放開雙熾哥哥,快點。”

澪從另一邊拉這洛可的手使勁地想讓洛可脫離我的身體。

然而我早就看到結局了。

澪的兩隻手拉著洛可,而洛可的一隻手死死地拽著我的手,我根本就無法做出任何反應。

然後洛可的平衡再澪的持續拉力下消失,整個系統(也就是我,洛可和澪)朝著澪的方向倒去,澪也控制不住力量,於是三個人重重地倒在地板上。

我埋在洛可的身體中,而洛可埋在澪的身體上。然後隨著我的移動想離開這個系統,惹得洛可和澪同時發出迷人的諸如“啊~”這類的叫聲,三個人的臉紅紅地,然而我的全身卻是不斷地散發著熱量。

哈。從各種意義上來說真是一個忙碌的早晨呢。真讓人頭疼,但是我對於這種生活好像並不會太討厭。

畢竟接下來都要在聖靈國生活下去,還會遇到更多的魔能者和魔法使用者,而且我只是一個體內毫無魔力的聖子,對於他們來說我和一個普通的地陸人並沒有什麼兩樣。

要不暴露身份地在這個世界線上生存下去並且消滅地陸和聖靈國的差異從某種程度上來說真是強人所難呢。

但是在這個世界中也一樣,只有掌握力量多者才有資格生存下去,要想好好地活下去,只能去探索這個世界的各種規則了呢。

但現在也只能和澪,洛可和克拉爾這麼生活下去了吧。

澪和洛可仍舊是像托天那般,我的兩隻手又因為夾得很緊而導致變得僵硬了。

遠遠地就可以看見克拉爾站在皇城的門口了。

“呀,還是昨天的光景啊,真是令人羡慕呢,雙熾大人。”

話說克拉爾如果和我進行對比的話還是挺可憐的。身為哥哥,自己的妹妹不喜歡自己反倒要和別人結婚什麼的。

“呀,克拉爾請不要這麼說,因為這位雙熾大人是我未來的丈夫,所以我們現在只是為未來打下基礎罷了。”

“哈?你在說什麼呢?洛可,真是一個奇怪的女人。”

雖然只是認識了一天,一天都沒到,但是澪卻和洛可結下了不可消滅的恩怨。

澪仍是毫不留情地反駁洛可。

“話說以後說話的時候能不能請大家把大人兩個字給去掉呢。不然的話說起來太見外了,而且我們也是朋友,聖帝也告訴我們不要太引人注意不是嗎?”

“嗯,的確是這樣子的呢,雙熾大人果然細心。”

“••••••克拉爾。”

“不好意思,雙熾。請多多指教。”

說著,克拉爾伸出手。

“嗯,克拉爾。”

“我們之間還是按照以前的叫就好了吧?”

“嗯,這樣就可以了。”

可是澪仍舊是這在我身旁,對表示敬意的克拉爾和洛可還是很見外。

“沒問題的哦,澪。”

我附近澪的耳朵小聲說道,澪小心地點點頭。

“多多指教,叫我澪就可以了,克拉爾,洛可。”

隨後澪便站在克拉爾和洛可的面前,向他們問好。

“多多指教,澪。”

克拉爾鞠躬向澪表示敬意,果然有一國之相的氣質。

但是另一邊洛可確實一臉不情願的樣子。

“喂!洛可。”

好像克拉爾也看不下去了。

“不要任性。”

最後洛可還是妥協了克拉爾的命令,向澪伸出了手:

“多多指教,澪妹妹。這邊也是叫我洛可就可以。”

在不經意之間被風吹散開的金髮加上臉上的紅暈真是容易讓人著迷啊。

然後克拉爾便開始闡述接下來的計畫:

“根據聖帝的安排,還有聖學園院長西姆的調動,澪將會在一年級學習,而我和雙熾和洛可將會再二年級學習,因為澪身上剛剛開始擁有魔能,而一年級的教學可以讓澪能夠更好地學會控制魔能溢出的多少和使用基礎魔法,而因為雙熾體內的魔能呈抑制狀態,所以就直接進入二年級學習劍術和體術,而我和洛可將會再雙熾再學園的期間盡最大的限度去保護雙熾不受到傷害,大體的計畫就是如此。”

“那二年級學習魔法的時候我去哪裡?”

“雙熾可以去圖書館啊,那裡有一些這個世界以前發生過的一些事情和一些歷史,還有對學習劍術和魔法都有用的書籍,到時候雙熾就會知道的了。”

“要是實在無聊的話我可以請假來陪雙熾Darling哦。”

“我想和雙熾哥哥一起在二年級,我跟得上的。”

聽出澪的語氣中帶有一些在那個世界也感覺到過的惋惜與怨恨。

“澪你必須先學會魔力控制和基礎魔法使用才能進行劍術和體術的修行,不然能力會暴走而導致人的身心崩壞而死掉的。”

“反正洛可一定在嚇我,一定是下一句就告訴我:所以你還是回去吧之類的話。”

其實我也覺得是這樣的。

“為什麼會死••••掉。”

“這可是真的哦,如果不好好控制的話,身心都會因為魔能的暴走而窒息而死。”

竟然連克拉爾也這麼說。不禁嚇得我直冒冷汗。

我猜澪一定也在狂冒著冷汗。

然後稍微磚頭看了看澪。

她的眼中滿是遺憾和不情願。

“那樣的話我會在一年級好好地學習的,在雙熾哥哥之前我還不想死去。”

澪仍是拉著我的衣角。

“說好了的哦,澪要好好地在一年級學習,最後再一起回到我們的那個世界哦。”

“再這麼抓著我的衣角也不行了哦,因為澪已經長大了。但是如果發生什麼危險的話我還是會馬上出現在澪的面前的。”

我摸著摸澪的頭說道,始終都是要出現這一幕的。

“嗯,我和雙熾哥哥約定好的。”

澪的眼神告訴我,我們都會好好地遵守約定的。

“澪不怕我把雙熾Darling給奪走嗎?如果不好好地盯著我的話。”

洛可又一次抓住我的手臂,用胸部抵著手的關節處,向著澪笑著說道。

看來洛可的心思也不差呢,這份心意我和澪會好好收下的。

“那是當然的了,你休想獨自一個人霸佔雙熾哥哥,雙熾哥哥是我的雙熾哥哥!!”

看到洛可這樣,澪也故技重施,抵住我的另外一隻手的關節,我的兩隻手又一次陷入僵硬。

從遇到洛可開始到現在,臉紅心跳的感覺一直都沒有聽過。相信澪和洛可也是這樣子的吧?因為能感覺得到。

“好了,那就按照聖帝和西姆的計畫行動吧,大家都要好好地努力才行啊!”

克拉爾朝著我們中間的位置伸出了手。

我把手搭上去,然後洛可也搭上去,最後是澪。

然後往上一擺,再往下一晃。

“嗯,絕對會好好努力的。”

第一次和大家的聲音這麼同步。

雖然不知道地陸的能力有多強大,也不知道未來該如何在這個與我常識中不同的世界生存下去。

只是現在想起那個中二病大叔在那天晚上將我送到這裡的事也不是那麼介意了,反而倒覺得是一種刺激的體驗。

雖然有可能會把自己的性命給搭在這個未知的世界線之中,但是這個世界和那個世界相比,並不讓我有多討厭

踏進學園,可以明顯的感覺到周圍風的性質的變化,也隨處可見各種奇異的現象在我面前毫無吝嗇地上演,而這些現象,在原本的那個世界是可以稱之為怪談的,大概這就是聖帝口中的魔法和魔能的影響吧。

對於沒有魔力和不會使用魔法的我,在聖靈國連平民都算不上,更不用說保護聖靈國什麼的了,實在是太扯了,這種設定。

不過沒有受到別人的冷眼相待,這倒是值得欣慰的,但也不會受到別人的熱情以待,這也是預料之中的。

當然,洛可算是一個意外。

但是我們的聖相克拉爾確是在人群中意外地顯眼,尤其是女性學員之中,有一年級的,二年級的,三年級的,毫無例外都十分崇拜並且深深地喜歡著克拉爾。

呀,這種女人緣還真是讓人羡慕呢。不過仔細想想十九歲就當上了聖靈國的聖相又加上有十分帥氣的樣貌的話,受別人的歡迎也是很普通的事情吧。

倒不如說沒有人喜歡這個十九歲聖相才是比較奇怪的。

什麼嘛,這個世界線的人果然和那個世界線的人擁有一樣的性格啊。真的還是脫離不了人類的本性呢,無論是這個

世界還是那個世界。

但正是因為這個,這個世界變得更加令人憧憬了。

這間學園看起來真的很像個貴族學園啊。

由三座高塔分立三端,如果沒有錯的話,正中間的那座塔應該就是年級學習的地方,而左邊的那座塔看起來像是圖書館之類的建築物,而第三座塔和第一座和第二座都不同,應該就是學生宿舍之類的。

整個學園由一個大大的圓環連結在一起,在學園後方空曠的地方是一個正四方形的廣場,那就應該是練習場之類的東西。

在學園的圓環包圍以外的地方則是以一層看不見的東西將學園和外面分隔開來,大概就是結界。而在結界之外就是傳說中的聖靈國,外面是一條一條的商店街,排列沒有規矩,正好和學園內形成了巨大的反差,看來學園的建立也有些年份了,不然不會有這麼明顯的一眼就看穿的差距。

整個聖靈國和地陸的面積是多大我也不知道,對於皇城和學園之外的聖靈國國土也未曾到過,也許全部都被地陸侵略了,或是還在苟延殘喘,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我想大概是結界的原因吧,才能使皇城和學園保留繁榮的樣貌。

對於這個世界的各種設置,從各種意義上說我還是一無所知呢,以後還得多多依賴洛可和克拉爾啊看來。

但是現在我卻像一個陪忖一樣站在美少女洛可和聖相克拉爾的身邊,從四周傳來的目光給我的啟示就是:我就是一個畫外者,一個空氣一般的存在,亦或者,我就是給這兩兄妹當護者的吧。

不過哪有沒有魔能的護者。

完全沒有視野停留在我的身上,有的話,也只是有質疑或者是厭惡的眼神吧。

心裡在想:這個人是誰啊,從他的身上完全感覺不到魔能的存在,不會是地陸的人吧?那為什麼又跟在洛可和克拉爾的身邊,真奇怪。

之類的想法。

沒有澪在身邊,洛可也因為是第一天的原因被克拉爾警告不要做一些奇怪的事情而也和我保持著距離。

而克拉爾則是一臉嚴肅的表情走在我和洛可的前面。

“誒?!雙熾Darling覺得寂寞嗎?”

洛可突然間湊過來貼近我的臉說道,我完全沒有反應過來。

“哪•••••哪有寂寞啦。”

我將頭轉過另一邊毫不忌諱地說道:

“才不會寂寞呢。”

我流著冷汗臉紅地說著。

自己的情況自己至少還是會知道一點的。雖然說有點羞恥,但在這種時候我還是很希望洛可能牽著我的手的。

“沒關係的哦!呐,好好地牽著就不會過於太尷尬了,也不會因此而迷路了。”

說著洛可拿起我的一隻手牽住她的另外一隻手,然後又轉過身去,金黃色的長髮在空中閃爍著。

“很快就會到了。”

這時克拉爾朝著我這邊望了一眼,然後又很快地轉

過頭去了。

這時候克拉爾臉紅什麼啊。

誒,內心完全被洛可看穿了,雖然說牽著手氣氛是會緩和一點,可是總感覺這個樣子十分奇怪。

而且重點是,如果我牽著洛可的手的話,感覺周圍男性的眼光有點殘暴啊。並且空氣中總是縈繞著一陣不詳的風氣。

這些人都是傳說中的魔能者,每個人都會不同程度的魔法,而且每個人的體內的魔能我也不能確定,只要稍微惹了一下他們,說不定都會死無葬身之地。

無能力者身于這個全能力者的世界,說實話真的是很麻煩啊。

那特意告訴我我是這個世界上上最強的能力者只是讓我有自信生活下去嗎?

黑板後面是我用日本語寫的名字,不知道他們能不能看得懂,總之我就是這樣用十分難看的字體寫下了自己的名字。

能感覺到明顯的風氣的不同,這個教室裡的人都是二年級的學生,他們已經學會一定程度的魔法並且會控制魔能了。

雖然我是一個普通人,對於他們來說。

但是像“我的名字是渡部雙熾,請大家多多指教”這種話難以從口中說出來,所以,從我的口中出來的話就變成了“這邊是渡部雙熾,大家多多指教。”

敬語全部忘在另一邊了。

“就是這麼回事,這位渡部雙熾同學將會在我們的班級和大家一起學習。大家掌聲歡迎。”

老師倒是很熟練地接了下去,但是掌聲不是很熱烈罷了。

“請渡部同學坐到克拉爾大人前面的那個位置。”

這是教室裡面傳來了一陣議論聲。

都是在說克拉爾的。

也對,連教室裡最年長的老師也要稱克拉爾作克拉爾大人,真是奇妙得可以。

這個聖靈國。

然後只有洛可再搖晃著腦袋在下面邊微笑邊大力地鼓掌歡迎我。

然而克拉爾仍是害怕我找不到位置而一直在紅著臉在座位上招手。

隨著洛可的掌聲而起的是一陣議論聲和更大的掌聲。

雖然說不是很喜歡弄出多大動靜,畢竟我不是這個世界的人。這個世界上的任何人和任何物也不屬於我,我只是在這個世界寄居罷了。

但是還是讓我的自尊心比較過得去比較好吧。

即使他們二年級的學生已經察覺到了我身上一點魔能都沒有,和地陸人根本沒什麼兩樣。

不過這也算正常吧,反倒是像洛可一樣才不正常呢。

以前轉學的時候都是和澪轉入同一個學校,同一個班級,還有自我介紹也是一起說的。

即使經常被懷疑說一個白髮一個紅發肯定不是親兄妹什麼的,但我和澪都習慣了,也不會去介意什麼的,而且能這麼說的,一定都是注意到了我和澪的人,抱著這種想法才讓人比較安心。

我突然想到,如果我的自我介紹都這麼糟糕了的話,那澪的應該會比我更加糟糕吧。

畢竟在這個世界唯

一認識的克拉爾和洛可都不在同一個班級。

也在我意識離開的瞬間,洛可突然間發出了奇異的笑聲,然後舉手站起來大聲叫道:

“麥克斯威爾老師,我可不可以坐前一排呢,後面這排很難看清老師寫的字。”

黑板上寫的是咒語一類的東西,那種東西不看也可以吧?如果是洛可的話。

突然間有種不詳的預感。

“誒?洛可你還用得著看那種咒文嗎?”

“••••••••”

連克拉爾也注意到了啊。

“克拉爾你好好地聽課就好啦,不用管我和雙熾的。”

她在後面加了雙熾兩個字?!

“也不是說不可以哦。”

麥克斯威爾老師轉身看了她一眼之後又立刻轉回去繼續再黑板上板書咒文了。

不得不說老師你完全被騙了。

也許是那個叫西姆的學園長這麼叫他做的吧。

然後洛可從後面直接跳到前面一排來,金黃色的頭髮飄散在空中,穩穩地坐在了我身邊的位置上。

接著她一坐坐到了我的手邊,雙手又繼續拖著我那只脫離了僵硬沒多久的手。”

“謝謝麥克斯威爾老師!”

這時洛可的笑容十分燦爛。

可是老師沒有再回頭看她的功夫。

“這裡是學園啊,公共場合,而且還在上課,稍微注意一下啊。”

我在一邊靜靜地看著洛可流利的動作。

“洛可,你又想幹什麼?別對雙熾做些奇怪的事情啊,在學園。”

克拉爾這次倒是很明顯地指出在校園是不能做這些事情的。

“好啦好啦,克拉爾,只是一會兒而已。”

然後克拉爾歎了一口氣表示妥協。

很明顯他相信了洛可的話只是一會兒。

“呀,雙熾Darling不要這麼見外嘛。我們始終要成為一家人的。”

洛可的表情,絕對可以給滿分。

不過為什麼洛可對於聖子這麼崇拜我也是一頭霧水。

看來要徹底地瞭解這個世界的人還要知道更多的事情才行呢。

雖然說這只是時間的問題。

“呀,只是這樣會引起別人的注意對吧?看吧,聖帝陛下不是要說我們要保護消息不洩露嗎?低調一點也是可以的啦。”

與其叫他聖帝陛下,中二病大叔更加適合。

不過說實話,洛可的的確確是一個十分可愛的女

孩子。

從我現在所理解的洛可來說的確是這樣的。

“好好地聽先生的課啦,雙熾Darling。”

“就是因為洛可這樣才不能好好地聽先生的課的啊。”

洛可給了我一個燦爛的笑容。

然後在學園這麼長的時間裡面她就一直抓著我的手,從來沒放開過。

克拉爾也有提醒過。

但那只是一會兒而已。

“澪,今晚也是晚安,要好好待在壁櫥裡面不要出來了哦。”

臨睡覺前好好地勸說了澪一番。

其實主要是今晚我想弄清楚這個世界真正的規則是什麼罷了。

簡單點就是去找洛可問以前在這個世界發生過的一些事情而已。

結果還沒有等我動身,外面的走廊就傳來了細微的腳步聲,大致可以分清楚腳步聲的來源了。

我趕緊躲進被窩裡,將被子蓋過頭,不一會兒便傳來了開門的聲音,那個人依舊是邁著細微的腳步聲走進這個房間裡。

然後我感覺到床上有了些動靜,被子被掀開了,但很快又被蓋上了,動靜也就消失了。

突然間我轉過身去,看著闖進我被子裡的那個人。

“啊——”

那個人突然間大聲叫道,不過壁櫥裡沒有動靜說明沒有把澪給吵醒。

我用手把那個人的嘴巴捂住,結果她的雙腳就在被窩裡來回地抽動,弄出很大的聲響。

“是我啊!洛可,稍微冷靜一點。”

就算是在那麼漆黑的被窩裡,我還是能一眼就認出了洛可,因為那頭金黃色的頭髮實在是太顯眼。

聽到我的聲音之後她總算老實了一點,不再掙扎。

然後她緩緩地用手將我捂住她嘴巴的手挪到她的胸口那裡去,並且用很低的聲音說:

“雙熾Darling,你是在等我嗎?”

“嗯,可以說是吧。”

“趁著澪妹妹不在,我們趕緊吧。”

“誒?為什麼要等澪不在的時候,就算澪在也可以的哦?”

“那樣子我會害羞的啦?雖然說我也不是很介意。”

“為什麼會害羞?”

“雙熾Darling真是的,明知故問。”

“只是問問題而已啊,怎麼會害羞。”

然後我看到洛可的表情瞬間僵硬了,保持著一副“誒——”的眼神看著我。

倒不如說是盯著。

“洛可指的不是這一方面嗎?不然是哪一方面?”

“當然是那方面。”

“哪方面?”

“性••••••之類的。”

被洛可這麼說著,我的心臟跳的更快了些,臉雖然看不到但是可以感覺得到在發紅發熱。

“洛可你突然間在說什麼啊。”

“誒?!不是這樣的嗎?”

“那肯定不是啊。”

“誒?還讓我好好地期待了一番的說,雙熾Darling的。”

我可不想來這個世界線的第二天就發生這樣的事情啊。

“笨•••••笨蛋。誰會期待那種事情啊。”

我將被子掀開,將洛可也一齊拉起來,其實我也是第一次仔細地看洛可穿著睡衣在夜晚時的姿態,雖然說真的十分迷人,並且也很想讓人推到,但是我還是跟她說:

“對於這個世界以前發生過的一些事情,我想向你請教。”

“我就知道雙熾Darling遲早會這麼做的。”

洛可甩了甩她金黃色的頭髮,臉紅地拉著我原本拉著她的手朝著陽臺的方向走去。

“問吧?雙熾Darling大人,我會如實回答我所知道的事情的。”

“我對洛可的事情,比較感興趣,還有地陸。”

“誒?果然雙熾Darling是喜歡我的嗎?”

“好了啦。”

“嘛!就告訴雙熾Darling吧。雙熾Darling也知道,聖靈國的人都是從地陸分離過來的擁有魔能基因的人。在這個分離之後,地陸並不是就不產生變異者了。有環境變異者,也就是稱之為狩獵者的東西,不過已知的人數十分稀少。有基因變異者,但那些出生在地陸的基因變異者要不是就是魔能暴走而死,要不是從馬西亞來到了聖靈國。”

“可是因為長期的隔離,地陸逐漸不再產生變異者,而只有環境變異者,環境變異者雖然可以使用魔能,但是因為沒有魔能基因的原因所以沒有受到地陸的重視。我就是最後一個地陸的基因變異者。”

“也許就是因為這個原因吧,我的兩親本來就是科學家,發現我是基因變異者之後便將我送到了卡昂,做實驗。”

“這個實驗持續了十年,在某次機會中,我被克拉爾給救到了聖靈國,也就是說我到這個聖靈國只有五年的時間。”

“••••••”

“為了不讓聖靈國的人知道我是從地陸來的,所以就命令我和克拉爾以兄妹相稱,為的就是防止漏洞讓地陸的人知道進入結界的方法。”

“誒?洛可和克拉爾原來不是兄妹啊!”

“的確就是這個樣子的。”

“果然是因為地陸的人害怕聖靈國人體內的魔能基因所以才要趕盡殺絕嗎?”

“的確是如此,因為基因如果暴走是有那種能力的,但是暴走的話是要身心崩壞而死的。”

“這種事情•••••”

“也就是說,在地陸,只要有人培養出了新物種或者有了魔能的有關研究資料就會獲得至高的榮譽,甚至能當封地的王。對我的實驗已經到尾聲了,可是我卻被克拉爾給救了,這一定使地陸十分懊惱吧。”

這個世界線的地陸如此仇視聖靈國,這是十分讓人不理解的,因為他們完全可以聯手共建更好的世界。而且這幾天的接觸我也沒有發現聖靈國人有什麼壞心腸的地方,他們也像我那個世界線的人那樣善良,溫柔,自私,坦率。

現在的我完全不懂洛可的內心想法到底是怎麼樣的,她對地陸,對親人,對聖靈國和我是何種認識。

“我已經全部接受了哦,自從五年前被克拉爾帶到聖靈國,所以雙熾君不用擔心的啦。”

雙熾——君。

這是第一次擺脫了Darling 的稱謂,可是心裡還是有些抑鬱。

“我和澪在那個世界線沒有親人,所以不懂洛可你現在的心情是怎麼樣子的,實在對不起,但是從現在開始,我要保護這個聖靈國,以聖子的身份,既然已經來到這個世界了,我會好好保護在我眼中所看到的一切的。所以••••安心吧。”

“雙熾君不怕死嗎?死了的話澪妹妹又是孤單一個人了哦。”

“如果死的話不是還有洛可和克拉爾嗎?還有聖帝,如果是你們也許可以相信。”

其實我還是很害怕死亡的。

突然間洛可轉過身來,眼睛受著月光的反射閃閃發光起來,她一下子撲到我的懷裡,說道:

“雙熾Darling果然很帥氣呢。第一次有人這麼認真的說相信我保護我什麼的,雖然說一點都不可信。”

“這是真心話啦,怎麼會不可信。”

“真的嗎?”

“真的。”

“真的是真的嗎?”

“真的是真的。”

“誒,話說洛可你壓到我了,很疼的。”

“果然這才是雙熾Darling呢。”

於是洛可又用臉在我的胸口蹭來蹭去的。

洛可依舊是趴在我的身上,臉紅紅地看著我,我的臉也紅著的,這真的太羞恥了吧。

“嗯,洛可,可以再問你一個問題嗎?”

“可以哦,雙熾Darling儘管問吧。”

“為什麼洛可會這麼執著於聖子呢。明明以前只是傳說中的人,現在存不存在也不知道。”

對於一個從另一個世界線來的普通人來說直接說是那種傳說中聖子也太奇怪了吧。

可是她仍是有些遲疑。

“並不是傳說中的人哦,雙熾Darling不是就在這裡嗎?”

“雖然話是這麼說。但是身為聖子的我為什麼自己會不知道並且莫名其妙地跑到另一個世界線去呢。那不是沒有相通的地方的嗎?”

“這樣說起來還真的是很奇怪呢。但是聖子什麼的,雙熾Darling不覺得很帥氣嗎?聖母可是戰爭的時候孤身一個人拖住了全部地陸人並且建立了結界保護了全部基因變異者的人啊,如果是那位大人的後裔的話一定也會有那種力量然後去拯救世界什麼的。”

“只是因為這個原因?!而且現在我身體內有沒有那種力量還是個未知數呢。”

“嗯啊,我對雙熾Darling的感情可以說是從今夜才開始的。”

“•••••”

“而且雙熾Darling你體內的魔能是真正的哦。我都感覺到了,雙熾體內滾動著的那種隱藏的力量,每次靠近雙熾Darling的時候心臟還會跳個不停呢。”

然而我從來都察覺不到自己體內是否有如他們所說的那種力量,真的會有些懷疑真的只是為了讓我有在這個世界線活下去的信心而撒的謊言。

至今我仍未理解,世界線崩壞的真正原因。

“唉,這種力量說實話還真的是有些許麻煩而且令人為難呢。”

我歎了口氣說道。

“我並不覺得這種力量是累贅哦,因為這種力量,我明白了很多東西,才會認識聖靈國那麼多的朋友和雙熾Darling和澪妹妹。我的頭髮很耀眼是吧?這也是實驗的結果哦,從七年前開始由黑色變成這種顏色的,多虧了這些東西,我才能好好地在五年裡面就適應了聖靈國的生活呢。”

就連著閃耀著的頭髮也是洛可痛苦的根源。

“誒?這個也是實驗的結果嗎?”

“嗯,是有黑色逐漸變淺然後才變成這種樣子的。”

“這種事情••••”

“嗯,我決定了,從今天開始,要好好地瞭解雙熾Darling”

有種不祥的預感從身體中傳出來,而且我的身體早就在洛可身體的壓力和時間的推移下逐漸沒有知覺了。

“要好好地培養感情,然後在雙熾Darling成人的時候立刻結婚,就這麼約定好了。”

“別擅自做決定啊,笨蛋洛可。”

我臉紅者避開她的視線。

而她則是還給我一個燦爛至極的微笑,雖然發生了那麼多事,可是她還能樂觀地對待呢,相比起我一直抱怨那個中二病大叔真的是遜色極了。

“話說回來這個國家以前有出現過聖子嗎?”

“誒?我想想,好像一直都是傳說中的,並沒有出現過•••••”

沒等洛可說完,陽臺的門就被打開了。

我可以想像到如果打開門的是澪的話會是什麼後果。

但是那個房間裡面除了澪還會有誰啊。

然後那一頭紅發便出賣了打開門的那個人。

澪打了一個哈欠,揉了揉眼睛看著我和洛可。

我的身體處於僵硬狀態,根本什麼反應都做不出來,但是一個很驚訝的表情或者是裝死什麼的還是做得出來的,只是見到澪之後,洛可露出一副癡女的表情仍舊坐在我的身體上,看著澪。

“呀,你好啊,澪。”

我揮了揮手向澪打招呼。

大概是剛才和洛可的聊天把澪給吵醒了,又發現我不在床上,循著聲音的軌跡便找到了陽臺這種地方,然後澪在見到這一幕之前還處於模糊朦朧狀態。

在見到了這一場景之後澪的臉瞬間就紅起來,咬著嘴唇大聲地說道:

“喂!洛可,你在幹什麼。”

隨後我變想像到了澪會不斷地重複“雙熾哥哥是我的。”

“雙熾哥哥是我的。”

“雙熾哥哥是我的。”

“啊啊————————”

在一聲尖叫之後澪說了一句我聽不懂的咒語之後,從食指和中指之間搓出一團火焰看著洛可,然後朝著洛可這邊走來,一句話都沒有說,氣氛寂靜得恐怖。

這樣的澪我是第一次見,可我完全不想這是最後一次見。

結果沒有等我行動勸說澪,洛可便從我的身上站了起來,眼睛正視著澪。

必須阻止才行啊!必須讓她們冷靜下來!不然整個皇城都會騷動起來的。

我可不想再弄出什麼大的事情來啊。

聖母大人,救救我吧。

現在的我只能起來坐在原地祈禱著奇跡快點發生了。畢竟我是一個不會任何魔法的人。

“稍微冷靜一下啊!澪,洛可,不然的話可要出大事了。”

在我意識到非要自己出來阻止他們的時候不知道有沒有晚。

我跑到他們身邊,兩邊是兩戳大小不同的火焰,一個是洛可的大火團,一個是澪的小火團。外焰都在散發著紅色的光芒。

沒想到澪這麼快就學會了魔法,這時候我是該高興呢還是該懊惱呢。

至今位置我仍覺得洛可和澪對視的時候兩個人都不說話是最危險的事情,然而每次發生這種事情的時候我的內心是崩潰的,並且對自己的生命是極度不安的。

這個世界的崩壞原來也包括這一點嗎?

能力者真的是一個很不穩定的存在。

我看到澪和洛可都是淚眼朦朧的,眼睛都只是在半睜著,畢竟現在已經是淩晨了。

洛可和澪對峙了一會兒之後兩團火焰同時在我面前消失,

隨之而來的還有洛可和澪這兩個只穿著敞開的睡衣的女孩子。為了讓她們不重重地掉到地上我努力地用手去撐著他們。

在那個瞬間他們同時倒下來,壓在我的雙手上。

本來我的手就因為洛可剛才的壓力還沒有緩過來,現在又出現這種情況。

已經差不多是極限了。

但我還是努力地支撐著她們。

或許我這樣撐著她們對手的傷害更加巨大。

在極限的時候我的手徹底地頂不住壓力被洛可和澪同時壓在了地上,她們枕著我的手,而我卻是重重地摔在了地上,雙手仍是被壓著。

“啊————疼疼疼。”

我回頭看了看她們,都已經睡著了,只是眼角還在流著眼淚。

想到以後還會遇到很多比這個還要更糟糕的事情,畢竟也是決定了要生活在這個世界線上。

這種鬧鬧騰騰的生活似乎永遠都不會停下來,尤其是有洛可和澪的存在,無論是再上學的時候,還是午休的時候,還是上課的時候,還是放學的時候,都毫無例外。

再加上還有克拉爾這樣的聖靈國聖相。

放學後的時光我永遠是被拉著回皇城的。

“稍微幫一下我啊,克拉爾。”

我正在努力地想克拉爾求救,可是他一直走在我們的面前,一言不發。

克拉爾好不容易回頭看了我一眼,又微笑地看著澪和洛可,說道:

“這樣不是很好嗎?雙熾,而且這個忙我可幫不了你啊。”

“很過分啊,克拉爾。”

“這是雙熾自己的錯啦,而且這個也不在我的職務範圍之內。”

“克拉爾。”

我試著向克拉爾撒嬌以尋得他的幫助,只要他說的話澪和洛可一定會放開手的,但是他往往不這麼說。

“這也是沒用的哦,既然雙熾要在這個世界線生活就必須要忍受這些啊。”

“••••••”

“這也是修行。”

“洛可你握小力一點啊,不要弄疼雙熾哥哥了。”

“明明是後輩卻要對前輩指指點點太失禮了澪妹妹。”

“我是後輩,我

可是十六歲了,論歲數的話應該是洛可更加年輕,十五歲還沒有成年呢。”

說著澪朝洛可做了一個鬼臉。

這也是可以作為比較的標準呢。

“澪這樣說就不對了,我是雙熾Darling 的未來的妻子,而澪只是雙熾Darling的妹妹,如果論輩分的話應該澪還要年輕我一輩呢。”

“哪有這麼算的啦。”

我無奈地說道。

“那樣澪算的是對的嗎?”

洛可一臉不情願的樣子。

“也不能說對啦。不過一個人的輩分是要看閱歷的吧?如果閱歷深的話就算是很年輕也是可以稱之為前輩的哦?”

“像克拉爾那樣?”

“嗯,差不多就是這個意思。”

雖然克拉爾只有十九歲,但是由於各種任務的原因,聖靈國和地陸他都去過很多次,倒不如說他的閱歷像一個三十多歲的人呢。

“原來我是前輩啊,那樣的話應該是我站在雙熾身邊吧?”

“誒————————”

澪在發出些什麼奇怪的聲音啊。

“克拉爾你在說什麼奇怪的話啊。”

“哈?競爭對手還有克拉爾嗎?”

洛可著急地說道。

“怎麼可能會有克拉爾啊。”

“真是一個強敵呢。”

洛可無視掉了我的吐槽,自言自語地說道。

“哈哈,開玩笑的啦,開玩笑。”

“誒?原來只是個玩笑啊。”

洛可的表情告訴我她不希望這是玩笑,因為借這個茬她可以更加地粘著我。

“那樣的話就不用擔心了。”

連澪也像是松了一口氣一樣說道。

“對了,雙熾哥哥討厭這樣嗎?”

澪指了指她挽著我的手的手,稍微松了一下力氣。

“對啊,雙熾Darling討厭這樣嗎?說實話我以為雙熾Darling結果會喜歡這個呢。”

然而並沒有感覺到洛可的手有任何變化,她是真的想挽著我的手的吧。

“我只是不想那麼引人注意罷了。”

也許無論是澪還是洛可這只手都被賦予了不同的意義吧。

“我有個提議,洛可和澪可以一起來試試。”

“?!”

“如果誰能夠奪走雙熾,誰就可以在這段時間內獨自享受雙熾的手。”

奪走的定義是什麼。

“奪走??”

“也就是類似與拔河之類的東西,洛可抓住雙熾的右手,澪抓住雙熾的左手,然後往兩邊一拉,雙熾倒向那邊那邊就勝利。”

這哪是拔河啊,是車裂吧?

“最好兩個人都不要聽克拉爾的話,都好好地和平地回皇城。”

為了拯救我即將僵直而變得無知覺的手,我不得不採取行動。

雖然已經預料到了,但是真正到來的時候還是會措手不及啊。

洛可和澪似乎完全無視掉了我的話,眼睛像是著了火一樣對峙著。

半刻鐘之後手臂突然間有一種劇烈的拉扯感,由神經至皮膚而來的疼痛和麻痹將我的神經和

直覺消除了。

明顯感覺到兩隻手和兩個人的緊張感,然後就是拉扯感,就是將整個人從身體的中軸線拉扯成兩半一般,兩個人還興致滿滿地高喊著:

“交給我吧,我一定會贏的。為了這一點點獨自享受的時間。”

兩人之間好像起了一團火,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好好,接下來是勝利的一方,這次勝利的是洛可•克爾涅爾。勝利者明天可以獨自挽著雙熾的手,而失敗者只能站在雙熾的身邊。”

克拉爾宣佈結果也是笑著宣佈的,完全沒有管過差點被拉脫臼的手。

“太好了,贏了!!!!”

真的是太好了,贏了的話明天就不用被兩個人同時拉著了。

這無疑是十分讓人開心的事情。

諸如此類的事情克拉爾沒有少煽風點火過。

不過這種開心的日子就算持續下去也不是讓人很討厭罷了。即使我的手會經常性地陷入癱瘓,但總是很快地恢復過來,這也是魔能基因的體現,與此為代價的是身體會變得很疲勞。

看來生活在這個世界從各種意義上來說還是挺難的啊。

不僅有洛可和澪,還有克拉爾。

明明是一個聖相,卻那麼喜歡組織比賽之類的。

但是仔細想想,連自己的妹妹都因為遺物的原因擁有了魔能,沒有魔能的我,究竟還要何時才能發揮自己來到這個世界線的真正作用。

在這個世界待久了,對未知的東西也只會越來越感興趣。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