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來自別的世界線的我是聖子大人?

第01卷 金髮碧眼的變異者(聖靈之國) 第06章 在那邊的人也會是這樣?(科學的國度

書名:來自別的世界線的我是聖子大人? 作者:伊羽。 本章字數:16327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20日 15:57


當我注意到這個世界已經不是我所認識的世界的時候,世界線就已經崩潰了。

而我,因為這世界線的崩潰而越過了本不相通的世界線,從原本和平的世界穿過界限來到了我不認識的世界——聖靈國。

渡部雙熾,在聖靈紀年1026年七月四日到現在十月,在到達了這個世界數個月之後我終於瞭解到了這個聖靈國的全部規則。

當我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聖戰便準備再次打響了,這個崩壞的世界終於開始崩壞了。

從第一天見過聖帝之後,準確來說是神月世治,因為這才是他的本名,或者也可以說是中二病大叔,一直生活在皇城,但始終沒有再次見過聖帝。

可是現在聖靈國正處於崩潰之中。

“報告雙熾大人,有要事稟告。”

迷糊之中感覺有人在說話,可是不確定是誰,因為身體是沒有直覺的,所以發生了什麼事也不知道。

這種感覺••••••

不是說好不要再來了嗎?

真是的,洛可和澪。

然後我睜開眼睛,看到門口站著一個人,從來沒有見到過的人。

“雙熾大人。”

“哈?敵人嗎?”

我正想拿起枕頭一丟丟到他的身上讓他離開的時候發現自己的手腳並不能移動。

“••••••”

“什麼啊,真煩人啊。”

突然間從被窩中鑽出來一個金髮的少女,穿著睡衣揉著眼睛抱怨道。

她的反應還真的是比我早啊。

“對啊。”

突然間另一邊的被窩也有了動靜,一個赤發的少女從那裡鑽出來。

“是誰啊?發生什麼事情了嗎?洛可姐和雙熾哥哥。”

雖然說她們能夠和諧地相處我很開心。

到現在我終於知道為什麼我的手腳動不了的原因了。

明明最多只夠兩個人睡的床睡下了三個人••••••

那個人在看到澪和洛可幾乎同時起來之後用手遮住了眼睛,急忙轉過身去,說道:

“對不起,雙熾大人。”

我突然間閃過他是怎麼進來的的想法。

“聖帝陛下有事召集雙熾大人和洛可小姐和澪小姐,請等一會兒到聖殿。”

“我先走了失禮了。”

正在我準備問他發生了什麼事情的那個瞬間正如他的出現一般他又消失在空氣中,一點氣息也沒有留下。

“那個人是誰啊?”

“如果沒有猜錯的話,應該是聖帝陛下的隸屬的隱師(Hidsion)部隊,如果不是緊急情況的話他們是不會輕易現身的。”

“那樣的話是有大事發生了對嗎?”

“大概。”

雖然說是如此,但是這位洛可小姐仍舊是坐在床上,根本連移動都沒有移動過,絲毫沒有那種緊張感。

澪也是這樣。

“哈~我還想再睡一會兒。”

澪打了一個哈欠說道。

“贊成。”

“可是這樣忽略聖帝陛下真的沒問題嗎?”

“睡吧,雙熾。”

說著,洛可又閉上眼睛,用一隻手壓在我的胸口上讓我也倒在床上,然後將腿跨到我的身上,另一隻手也攬著我的身體倒在床上。

又是這種情形,剛解除無知覺狀態的我馬上又進入了無知覺狀態。

不過澪能和洛可和平地相處下去倒是真的讓人感到欣慰,不像以前那樣在床上一見面就吵架,在床下一見面就要說這使用魔法,作為不會使用魔法的人,這無疑是讓人十分為難的。

但是現在根本就不用再顧及這件事情了。

“不是說‘隱師’來了就會有大事發生嗎?稍微有點幹勁啊。”

我稍微提大了一點音量,用兩眼的餘光望著兩位楓紅色頭髮和金黃色頭髮的美少女,作為一個健康的十六歲男性,這樣真的很不妙呢。

“啊嗯——”

“哼嗯——”

“哈嗯——”

兩位美少女大人在睡著的時候發出了容易讓人誤會的聲音。

果不其然她們已經習慣了無視掉我的話了,只要是不是對她們說的。

我明明知道事態的嚴重性卻仍是在澪和洛可的懷抱下不知不覺就睡了下去,但沒有做任何夢。

等到我和澪和洛可三人衣著整齊地站在聖帝面前的時候,已經不知道是過了多久了,不過可以預料到我們已經睡了很久了。

“終於來了啊,雙熾大人。”

聖帝依舊是坐在那個皇位上面,觀察者四周的風景,雖然說周圍是看不見人,但是起床時的隱師已經暴露了,魔能是可以用來隱身的。

周圍一定充滿了像剛才那個人一樣的隱師。

但是聖帝仍是叫我雙熾大人。

“大人”兩個字怎麼說,與其說是對我的尊敬,倒不如說是對我有一種懼怕感,而這種懼怕感完全在“大人“兩個字中流露出來了。

“請問聖帝陛下有什麼要事嗎?”

我正視著聖帝說道,但腦海中還是擺脫不了中二病大叔的面容。

“狩獵者(Hunter)行動了,我希望雙熾大人小心一點。”

狩獵者,在學園的書籍裡面有所涉及,但不是特別清楚,只是加上了聖靈國的敵人和環境變異者的稱號,其他的就什麼都沒有說了。

想必他不僅僅是想告訴我要小心就出動自己隸屬的隱師。

“狩獵者是什麼?”

果然不出我所料澪所在的一年級是不會提及狩獵者這種高級情報的。

“狩獵者,是近百年來興起的一種人種,出身于地陸,專門獵奪那些聖靈國的能力者,然後賣給地陸的研究機構以賺取金錢,最近又似乎聽到說狩獵者和科學院相結合,合作來進攻聖靈國了,雖然聖靈國還沒有失蹤過人,但這樣下去也太危險了吧!聖帝陛下,難道說最近有人被?”

洛可有些質問的語氣說道,不禁讓人倒吸了一口氣。

“並不是這樣的,我讓克拉爾去巡查,可他卻聽說科學院和狩獵者合併已經是事實,而且還在收集地陸的狩獵者,發出了像是‘我們已經研究出切除基因的技術了,抓到聖靈國的人只是為了讓他們身上的基因消失’的話,以此來詔令地陸的狩獵者,這消息甚至傳到聖靈國來了。”

聖帝悲傷地歎了歎口氣,繼續說道:

“雖然說我們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但是地陸那邊的狩獵者並不知道,他們已經聚集地越來越多了。”

狩獵者擁有和聖靈國人差不多魔能的地陸人,但造成擁有魔能的原因是環境的變化,並非所謂的基因變異,是環境的變化讓他們永久性地擁有了能力,也就是說這種能力並不可以遺傳,對地陸和個人的危害幾乎為0,而與之相反的是魔能基因,如果控制不好還會暴走而引起世界的崩壞。

雖然說變異者也會因此而死亡,但對於聖靈國的人來說,狩獵者就像是完美變異者,只是沒有那一瞬的爆發空間。

“他們為了拉攏狩獵者,竟然這樣做。”

這樣只是單純地增加了我的危機感。

“••••••”

洛可只能咬咬牙,對於阻止的對策,聖靈國這邊完全沒有對抗的辦法。

也就是說,不久的將來將會打響戰爭。

不知道是出於對這個中二病大叔的懼怕還是對狩獵者的懼怕,低等魔能者澪一直站在我的身後,一句話也說不出。

“你們也閑了數個月了。”

聖帝突然間說道。

“我希望你們可以去地陸走一趟,以探清地陸的真正目的和重要情報,雙熾大人,這次就拜託了,還有洛可,一同前往。”

聖帝走到我們面前,緩緩地彎下腰給我和洛可鞠了一個躬。

然而這一切,都是始料未及的。

“是的,陛下,我會前往地陸一探清楚的,畢竟我沒有能力,不會輕易被別人發現,而且洛可也在地陸生活過,所以我想是沒有問題的。”

當聖帝再度直起身的時候,我半蹲著說道;

“還有,請聖帝陛下務必不要將澪加入這個佇列之內,她才剛剛擁有魔能,而且對地陸不熟悉,拜託了,陛下。”

“我的計畫之中也沒有澪小姐算上去,至於時間的話,明天雙熾大人就可以啟程了。”

聖帝將我扶起來,說道:

“孩子,辛苦了。”

對於這個中二病大叔的所作所為,我真的是討厭極了。

總是把我帶入和平的日常之中,又把我從這種和平的日常之中拉出來。

這種感覺,跟馬上就要死掉一樣。

“雙熾哥哥•••••”

澪的聲音有些低沉,但是我已經可以預料到原因了。

“很討厭我嗎?”

我回過頭的時候看到澪的表情,心中不由地痛了一下。

“果然還是不相信我嗎?”

再留下了這樣的一個問題之後,澪甩開了我的手,朝著聖殿外的方向跑開。

我嘗試著伸手能不能抓住她的手,但遺憾的是澪已經離開了我所能抓到的範圍,在我的視線之中,越跑越遠了。

剩下我伸著手呆呆地站在那裡。

“雙熾大人?沒事吧?”

聖帝這麼問道。

“沒事吧•••••••”

“大概。”

“雙熾,澪她沒事吧?回去之後要好好和她解釋啊。”

在分別之際洛可皺著眉頭和我說道。

“我知道的,洛可也安心吧。”

我摸著洛可的頭說道。

之後我們便分開回到各自的房間裡收拾明天去地陸的物品。

但是澪再也不出現在我的視線之中,從我向聖帝請示之後。

我不可能像和洛可分開的時候所說的那樣“沒事”。

平時這個時候都是澪和洛可拉著我的手在逛千那商店街的時日。

但現在走在街上,只有一個人,還是一個沒有魔能的人,是誰都會覺得奇怪。

不由得好像又回到了那個世界線。

我知道澪現在在哪裡,因為她每次鬧彆扭之後都會躲到同一個地方去,但是我現在不想去那個地方,心裡裝著無數件不能讓人放得下心的事情,就算是去地陸死了,也死的不安心。

先讓澪冷靜一下吧!

我想與此同時我也要冷靜一下。

想好怎麼去應對戰爭之後的每一件事情,甚至戰爭之時身為一個無魔能者該如何履行我的承諾從狩獵者手中去保護聖靈國和應該保護的人。

身為這樣的一個人是什麼樣的立場,我完全不知道。

那時候該睜大著眼看他們戰鬥還是自己投身進戰鬥之中送死。

這也是一個很嚴肅的問題。

第一次見到澪露出那樣的表情,以前從來沒有見過那樣的澪,心中稍微有些不安,不知道是對澪的不安還是對地陸的不安。

吃完晚飯之後回到房間,雖然說已經很久沒有見到過澪了,也是第一次那麼久沒有見到過澪,但是她應該就在那裡,就在那個壁櫥裡面,從小她就是這樣,一有心事,就躲在壁櫥裡不出聲。

“澪在的吧?”

雖然說猜到她在裡面,但是對於我的聲音她還是不說話,甚至一點動靜都沒有,讓人不禁懷疑她是不是真的在裡面。

聽到沒有回音,我便躺到床上,望著天花板,窗外的月光射不進房間裡面半點。

再閉上眼睛之前,我還是好好地和澪打了聲招呼:

“我睡覺了,澪今晚也要做的好夢哦。”

儘管知道裡面半句聲音都不會流露出來,但還是自言自語一般對著空氣說話。

從各種意義上來說當哥哥當成我這樣還真是失敗啊。

就在這麼想著不知道過了多久之後,床邊突然間有了一些動靜,雖然不知道是幻覺還是夢,但還是稍微看了一眼。

那頭楓紅的頭髮比我的白髮在黑夜中還要更加耀眼。

她就靜靜地坐在我的床邊,沒有睡到床上來,沒有往我

這邊蹭近一點,只是穿著比基尼的睡衣,坐在我的床邊。

“要來這裡嗎?外面穿成這樣會著涼的哦。”

看到澪之後我自己挪到床的一邊去,指著床的另一邊說道。

澪沒有說一句話,只是淡淡地將腳放到床上,睡到床的另一邊,但仍舊是背對著我,現在在我面前的只有澪的後腦勺。

“對不起,澪。”

為了讓澪 更加安心,也為了讓我更加安心,我還是打算和澪道一下歉並且解釋一下。

“沒事的哦,雙熾哥哥。我已經不介意這件事情了。”

澪的聲音很小,也許內心還在糾結著。

“果然是我的澪妹妹啊,哥哥會相信你的哦。澪。”

我摸著澪的頭髮小聲說道,希望一切都會向我想的那樣朝著好的方向發展,至少戰爭來的更加遲一點,再遲一點,最好不要發起最好。

這也是我到地陸去的第二原因。

“以後,我也會好好保護雙熾哥哥的,在這段期間我會好好學習,所以雙熾哥哥放心吧。”

說著,澪轉過身來正對著我,也用手摸了摸我的頭,像是母親在撫慰孩子一樣,溫柔地說道:

“我會聽的雙熾哥哥的話好好地學習的,最後我也可以保護雙熾哥哥。”

也許是這個世界線只有我一個雙熾哥哥的原因,澪也逐漸變得很可靠了。

“嗯,澪一定要好好地留在聖學園學習魔法,最後也好好地保護沒有魔能的雙熾哥哥哦。”

“絕對不會再讓人說出那種話,沒有能力保護雙熾哥哥什麼的。”

澪的表情突然間陰沉下來說道。

果然澪實在介意這句話。

話說她在和洛可剛見面的時候也說過這樣的話,也許在那個時候澪的心情就是那個樣子的了,只是我沒有注意到而已。

澪在每次放學後向我展示魔法的時候和洛可像那樣抓弄她還真的是很慚愧呢。

自從來到這個世界線或是在那個世界線的時候,澪就一直有這種心情,所以她才每天向我表演每天上課所講的魔法。

其實她的心裡也想著:太好了,又學會了多一個魔法之類的話。

“沒有那種事哦,我一直都在依賴澪呢,而且澪也很努力了,我都看到了哦。澪的努力。”

我稍微摸了一下澪的頭,但此時她的頭依舊是低著埋在我的胸口前。

“所以,澪從今以後也要好好地保護我哦。”

澪一直沉默著,有時還以為她已經睡著了。

直到澪再次抬起頭來看著我,眼淚已經充斥了整個臉,她哭著說道:

“那樣的話,就一定要活著回來啊,為什麼要去那種危險的地方啊。不是會沒命的嗎?為什麼要去啊。雙熾哥哥。”

澪的情緒突然間變得激動起來,她一直在重複著“為什麼要去”這句話,我的內心也變得抑鬱起來,是啊,為什麼要去呢。

澪緊緊地抱住我。

不是招來死亡的嗎?

“為了我們能夠回到原來的世界線哦,所以這個是必須的。”

回到世界線什麼的目標很渺茫,也很遙遠,但即使是謊言我還是把這句話流利地說出來了。

“雙熾哥哥。”

澪依舊是眼中含著淚光地看著我,蜷縮在我的身前。

“笨蛋。”

我將澪摟入懷中,抱著她說道:

“我們不是約定好了的嗎?大家都要好好地活著,我和洛可會平安無事地回來的哦,在這期間,澪要好好地學習魔法,還有,洛可姐不是會很多厲害的魔法的嗎?她會好好保護我的啦。”

“所以,請澪妹妹你放心吧,不然的話,作為哥哥再掉眼淚就沒意思了哦。”

“而且我們還不一定會死呢,對吧,只是去一趟而已。”

突然間從澪的眼中閃過一束光。

“謝謝,雙熾哥哥,我會努力的,努力成為保護雙熾哥哥的人。”

能夠感覺到澪的心跳跳動的頻率比我的心臟還要快。

“和洛可姐一起,平安地回來哦,我在這裡等你們。”

“嗯,洛可和我絕對會平安地回來的,安心吧。”

話語變得更加溫柔和輕快,我抱著澪,澪也抱著我,就算是男女生共處在一張床上而且澪穿著這樣的睡衣也沒有關係,總之,我和澪就這樣睡著了。

這樣的夜晚更加加劇了我要回到聖靈國的決心。

到地陸,必須得小心翼翼。

剛和澪睡下不久,門外就傳來了開門的聲音,但很快被另一陣聲音給湮沒:

“哈!澪,你過分,連最後一晚也不放過。”

她是怎麼拿到鑰匙每晚都到這裡來的啊。

聽到熟悉的音色,澪馬上從床上坐起來,抖動著她楓紅色的頭髮對站在門外的金髮女子說道:

“哈?洛可姐現在在做什麼呢?有心思說別人,自己還不是 過來了嗎?”

然而洛可好像並沒有理會澪所說的話,徑直朝著我的床上走來。

最後一晚又出現這樣的情形,我也只能坐在床上靜靜地看著這一幕幕的畫面了吧?畢竟接下來幾天都見不到了。

“誒?澪妹妹的眼睛是紅色的誒?”

洛可突然間這麼一問讓我把剛才的事情全部都想了起來。

“難道說是哭過了嗎?澪你真的是十六歲的人嗎?”

然而澪依舊是強勢地說道:

“本來就是紅色的瞳孔啊,有什麼好奇怪的。”

這個理由倒是讓人無言以對。

“那樣的話就睡覺吧。”

洛可毫不客氣地走上床,把我往中間擠了一擠然後用眼神暗示澪說道。

相信洛可也看出了其中的緣由吧?才會想到至少要好好地過完這最後一個日常的夜晚,以後的日子能不能有這樣的日常,那就十分令人懷疑了。

畢竟處在這樣一個動盪不安的世界,但至少可以確定的一點是:

既然有的話,就好好地享受吧?

“是,是,睡覺。”

像是屈服了一樣的,我也閉上了眼睛。

像是丈夫外出打仗,妻子的依依不捨一般地,澪站在皇城的門口依舊是握著我的手低著頭一句話也說不出。

就連平時最喜歡找熱鬧的洛可也是,望著前來送行的聖帝和澪,當然還有隱師們,像是真的要赴死一樣壯烈地望著我和洛可。

“哈。真的是很不吉利啊,別用這樣的眼神看著我們啊,又不是一定會死。”

最終還是忍不住把這句話說了出來。

“就是啊,我們會活著回來舉辦婚禮的。大家倒是務必要來捧場啊。”

就算是只面對著兩個人和那些看不見的隱師,洛可也是果然能說出“大家”之類的詞。

說實話我倒是挺緊張的的說。

“什麼結婚啊?雙熾哥哥是我的雙熾哥哥,絕對不會讓你單獨一個人奪走的。等你再回來的時候我一定會超過你的。洛可姐。”

澪像是解開了一個心結一樣,看著我和洛可開心地笑道。

“那樣的話就讓我好好期待一下吧?澪妹妹的魔法。”

“那就給我好好地回來看好了。洛可姐,還有雙熾哥哥。”

澪的眼神稍微往我這邊看了一看,對我笑著說著。

雖然只是去一段時間,但是我有一種預感就是如果能平安回來的話生活真的會有奇跡般的很大的變化,不僅僅是魔能,還有身材啊什麼的變化都是算在計畫之中的。

這個是十分值得思考的問題,而且澪現在還的的確確在成長,說不定以後真的會變化的。

“約定好了哦。”

我摸了摸澪的頭說道,同時也是道別的標誌。

“請雙熾大人務必要小心注意安全,尤其是對於狩獵者和地陸的基因武器。”

聖帝依舊是改不掉“大人”的習慣。

“我知道了,安心吧,聖帝陛下。”

我半彎著腰向聖帝說道:

“那樣的話現在我便和洛可啟程,前往地陸的都城卡昂。”

“這個魔法車是具有魔能的,不會損壞,只需要使用大魔法便可以使用了,再回來的時候就拜託你了,洛可。”

聖帝的手在空中一掃,也不需要什麼咒語之類的,便憑空出現了一輛魔法車。

雖然說是車,但是不需要人的驅動就可以開動,就是這麼一種存在。

“嗯,這個我聽克拉爾說過。”

洛可點了點頭說道。看來克拉爾也稍微有可靠的時候嘛,就算他人不在這裡。

“啊咻。”

“是誰啊。”在聖靈國北部的某個地方的某個人對著空氣說道。

“那樣的話一路走好,雙熾大人和洛可。”

希望這又不是什麼中二病大叔的陰謀才是。

“快點完成任務回來哦,雙熾哥哥。”

走到遠處時澪的聲音仍像是在耳邊一樣迴響著。

“再見了。”

皇城在視野中越走越遠,這輛魔法車會將我和洛可送到結界之外,也就是新地陸。

雖然說是聖帝的任務必須要到那裡去一趟,但是想到有可能會搭上自己的性命的時候還是挺害怕的呢。

實在難以想像克拉爾在我們見不到的時候都在面對著怎麼樣的敵人。

如果是我像他那樣頻繁地出現在敵人的眼裡的話,恐怕早就沒有性命了吧。

不過洛可倒是對於再次回到地陸這件事情一點感覺都沒有,一直坐在我的身邊開心地笑著。

大概是因為終於不用顧及澪的打擾無憂無慮地和我在一起了吧?

在她的想法中這次應該就像是新婚旅行或者蜜月履行之類的東西了。

也就是說,有可能在這位洛可小姐的意識中已經把我當成她的丈夫了。

無論我的想法是什麼,都無效。

“結界之外沒有地陸的人或者是狩獵者在埋伏著嗎?”

對於我們能否度過結界外的那段時間,我還是有很多疑問的。

“哈哈~雙熾果然太單純了。”

洛可笑了笑然後用手指著窗外示意我看過去。

雖然說是難以置信,但這輛車的的確確飛在空中,在天空中看到地下的結界和把結界圍得水泄不通的地陸軍隊。

值得一提的是,聖靈國的規模竟然比我想像中的要大,這個世界簡直是那個世界的兩倍有餘,不過除此之外全部都是海洋。

“我們會飛到地陸的哪個地方去呢?然後又怎麼降落。”

“安心啦,雙熾。這輛車在別人看來是隱形的,因為聖帝陛下在上面施加了魔法,至於降落的話到時候它會自己降落的,所以放心吧,雙熾。”

如果這樣說的話倒是挺能讓人放的下心來的,但心中仍舊是有種久久揮之不去的不安的感覺。

我們會飛往地陸的都城卡昂,那裡的科學院是全地陸的中心地區,而且狩獵者也大多數集中在卡昂。

如果在卡昂的話說不定會有什麼情報之類的話。

“嗯,與其說這個,雙熾難道不覺得像嗎?”

“嗯?什麼?!”

“新婚旅行啊,現在這種狀況。”

說著洛可越來越貼近了我的身體。

“在這無人的車裡面,到達卡昂還有一段距離,雙熾不想來一場激烈的運動刺激一下神經嗎?洛可的話可是很期待的哦,我們的孩子一定很優秀。”

我說啊。

從各種意義上來說,在這種無人的魔法車裡面的確是很容易誘發事故。尤其是對於對這方面特別擅長的洛可來說。

如果我逃跑跳下車的話以這種速度一定會因此而死掉的倒不如把眼前這個激萌的美少女推到算了,這是我的第二想法。

金髮碧眼的洛可•克爾涅爾,雖然知道了他不是那位十九歲聖相克拉爾的妹妹,但我始終覺得應該把

這件事情給忘掉,叫她洛可•克爾涅爾比較好。

“嗯哼?難道洛可也想要嗎?很痛的哦。”

在我的腦海裡想到了第三種應對方法。

我用一臉陰沉的表情看著她,用癡漢和病嬌的音色對她說道。

只是為了看她面對我這樣強硬的態度會不會一腳把我踢下車去。

“真的很痛的哦。”

為了使效果更加明顯,我特地用手捏著洛可的下巴。

可是她的手依舊沒有離開我的另一隻手。

她的瞳孔沒有移動,毫無疑問是以瞪的眼神在看著我,心中一定有疑問或者害怕,我這麼確定著洛可的心情。

然而她的沉默使我更加自信地認為我的計畫成功了。

為了使表演更加精彩,我把表情做得更加猙獰,更加淋漓盡致,以致我都想像不出我此時的表情是怎麼樣的。

“害怕了嗎?洛可?你不是我的妻子嗎?不是要做那件事情嗎?很痛的哦,要來嗎?”

從我的嘴中說出這些臺詞讓我自己都覺得有些心虛。

也許她是看破了在結婚之前無論如何也不會做過界的事這一點。

在沉默了一會兒之後,洛可突然間笑起來,說道:

“雙熾這樣我也覺得很可愛哦。”

這完全實在意料之外的。

“誒???”

我也為洛可的這句話給驚呆了。

因為我以為她已經中了我的計畫了。

“嗯,嘛,雙熾不用這樣的啦,我知道的。”

說著反倒變成了洛可用手摸著我的頭說道。

而我只能臉紅紅地低著頭一句話也說不出,頭上是一種十分溫柔的撫摸,讓人感到十分舒服。

洛可完全不介意我這銀白色的頭髮,微笑地摸著我的頭,這無疑是讓人十分心動的。

這讓我對剛才的行為感到十分羞恥,只是為了嚇一下洛可,而做出那種表情和說出那種話什麼的。

不過像這樣這麼容易就被澪和洛可看穿的話我的人生還真的是有些悲哀啊,雖然說只被兩個人看穿還是值得慶倖地說。

“雙熾。”

突然間洛可撲上來緊緊地抱住了我。

“稍微小心一點哦。”

詭異的微笑!!

“什麼意思?發生什麼事了嗎?還是洛可你真的。”

“啊啊,不不不,剛剛剛剛剛才只是開玩笑而已啦,洛可。”

“雙熾這麼緊張幹什麼啊。”

我朝這裡洛可的視線望了過去。

“到了哦,新地陸卡昂。”

然後洛可大聲地叫道,不知不覺心中有種不詳的預感。

本來我認為是要降落的。

當我看到這輛傳說中的魔法車正在消失的時候,也便明白了一切。

我和洛可的腳下正是空氣。

沒有錯,這輛車沒有降落措施,便因為魔能用盡而消失了。

自然我和洛可也難以逃過一劫,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和洛可的下落速度越來越快,從高空上千米的高度,以初速度為零地在下落著。

洛可依舊是用雙手死死地抱住我的脖子,而我卻因為恐懼啊或是什麼的竟然只是抱著洛可在往下掉,在我的公主抱的支撐下洛可完全沒有感覺到有任何危機感反而在我身上到處亂動。

仍舊是面帶微笑

的金黃色頭髮正在被風吹得往上飄的洛可。

我從未想過了洛可之前的那句安心竟然是這種結果,我靜靜地抱著洛可往下掉,在卡昂的正上方。

“哈哈哈哈哈,好舒服啊,真好玩。”

“當你站在我這個角度的時候就不會有這種感想了。”

“••••••”

“喂!喂!洛可你怎麼沒有告訴我會是這種情況啊,那種高度至少有八九百米了吧,這樣掉下去的話會死的。”

我大聲地對著洛可咆哮道,但她仍是微笑著看著我。

在我腦海裡閃過在我落地的一瞬間洛可一定會開展大魔法的,像魔法障壁什麼的,一定會有的。

至少在下落之前我的想法一直都是這個樣子的。

但是想像永遠不等於現實,我和洛可穩穩地落在地面。

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我確確實實是從千米的高空上空降到卡昂了,但是就算是這種撞擊好像也沒有能把我的生命奪走。

沒錯這就是傳說中的最強魔能者,就算是魔能基因被抑制了,但自愈功能永遠是魔能基因持有者的福利。

我只是流了一點血,但是洛可好像被這種衝擊感給震暈了,掉在地上的時候明明是我墊著洛可的的說。

果然洛可的身體能力很弱啊,雖然說是優良變異者,擁有特別的基因,但是也抵不住地陸的十年實驗呢。

但如今她只是受了一點撞擊就暈倒了,這是十分讓我意外的。

“好,到時間醒了哦。洛可。”

看到手上的傷口癒合得差不多的時候我拍了拍洛可的頭說道。

“呀,真是刺激啊。”

像是剛睡醒的一樣洛可從洛可的口中吐出的單詞還是有些模糊不清,但是依稀能夠聽得清楚。

“真想再試一次。”

“只是你想而已啊。”

我發牢騷似得和洛可說道,不過洛可依舊沒有離開我的身體,穩穩地壓在上面。

“誒誒——難道雙熾受傷了嗎?”

洛可似乎注意到了地面上的血,歪著頭問我。

我舉了舉剛剛癒合完成的手,對洛可說道:

“我的話已經沒事了哦,這個倒不用擔心。”

“那樣的話我就安心了的說。”

像是歎了一口氣一般,洛可將頭埋在我的身上,表示她還想再在我的身上待一會兒。

“但是洛可很過分呢。我還以為車自己會降落的說。”

我摸著洛可的頭說道。

“我可沒這麼說過,是雙熾自己這麼認為罷了。”

“•••••••”

就算是洛可這麼說我也完全沒有話來反駁她。

“但是能和雙熾這樣做我倒是並不介意的說,雙熾討厭嗎?”

洛可趴在我的身上,閉著眼睛輕輕地說道,不知道是為什麼,這種感覺比起以前總是一個人的感覺來說還是挺好的。

“我的話也不是那麼討厭啦。但是還是先做好心理準備最好吧。”

“我只是不想讓雙熾擔心罷了啦。”

“去找旅館休息吧?累了嗎?”

怎麼覺得洛可的音調有種越變越弱的感覺。

也許這就是洛可所說的能量固定化。

洛可沒有回答,大概是想睡覺了,不過今天折騰了這麼就,說實話我也有些累了,尤其是在從千米高空落到卡昂的時候。

於是我輕輕地從洛可下面鑽出來,然後把她抱起來,可以清楚地聽到洛可的喘息聲,大概她也很辛苦吧。

地陸的那個世界還要發達,這雖然在意料之中,可是進度卻是快得驚人。

在卡昂四周已經沒有那些普通的平房了,只有所謂的高樓大廈,連高樓大廈也進化成了高塔。

整個地陸最高的那座塔連結個許多座塔,大概就是科學院的中心吧。

也就是說我和洛可的目標就是那棟最高的塔樓,位於眾多塔樓的中心,藍色的。

地上有路,空中也有路,並且還有會飛的汽車在行駛。

不時可以見到有些軍隊在路上巡邏,也許是狩獵者或者是普通的軍隊什麼的也無從考證,但是我更偏向於是狩獵者,從他們的身體機能和所散發出來的氣質來看,應該不只是正常人的水準。

另外,在這個卡昂裡已經不存在所謂的綠色了,整個城市,都沉浸在藍色光芒的照射下。

“請問有什麼能夠幫得到您的嗎?先生?”

突然間從身邊傳來這樣的聲音,而且不是洛可的聲音。

我轉過身子去看那個聲音的來源,是在一個叫做Homtel的藍塔里傳來的。

還沒有走進去塔里面,便有人這麼招呼我了,是一個女孩子,藍色的短頭髮。

“這裡是全地陸最好的旅館,請問先生要借住嗎?”

在注意到我轉身看她之後她微笑著繼續說道。

可能是出於擔心我會離開,她又補上了這樣一句話,但我覺得她這麼一說的話才會引起別人對這家旅館的懷疑。

抱著有可能一天也找不到別的旅館的想法,我悻悻地抱著洛可走進了Homtel。

那個女生站在門口,目送著我們進入旅館,在一個桌台之後還有一個人微笑著看著我們,那個人的身後是Homtel六個大大的單詞。

“那個••••請問,還有空著的雙人房間嗎?”

我才知道原來那個藍色頭髮的女孩子原來只是招待員而已。

所以我直接朝著那個桌台後面Homtel前面的那個人走去。

“有的哦,還有不少,如果您想要住房的話在這裡交定金,然後身後這位白川依美小姐就會帶你們到那個房間。”

說著那個人用手指了指我身後的女子。

“她將負責您在這座旅館的全部事務。”

感覺同樣是接待員給人的差別好大。

“誒??我嗎?”

叫白川依美的女孩子好像特別驚訝。

“那就要一個雙人的房間吧,拜託了,白川依美小姐。”

付過錢之後我伸手

向那位驚魂未定的白川小姐問好。

“你好。”

在愣了一會兒之後,她也同時握住了我的手。

“叫我依美就可以,啊,對了請問該怎麼稱呼您呢?”

“我叫渡部雙熾,身後這位叫洛可•克爾涅爾,請多多指教。”

就在我這麼說著的瞬間,背後突然間傳來了動靜。

“單人房就可以。”

那位金色頭髮的女子依舊是用著模糊的音色說道。

說是這樣,其實剛才她都在聽著呢吧。只是在睡覺啊,白白以為她是因為暈厥了才倒下去的而擔心了這麼久。

“為什麼?”

“可以嗎?”

她沒有理會我說的話,反倒是把頭搭在我的肩膀上問道。

此時我看到了白川依美小姐和桌台前的接待員的眼神,心裡稍微有些不安。

但還好他們的眼神之中對我沒有殺意。

“好了啦,好了啦。就訂單人房間吧。”

在為了避免之後洛可用這件事情來威脅我的可能性我便答應了她。

“誒?!”

這是白川依美小姐和接待員的表情更是誇張,但是那位接待員還是指示依美把我和洛可帶去單人房。

那位白川依美小姐一臉詫異地把我和洛可帶上升降梯,一開始把我叫進Homtel的表情全然消失了。

而且洛可在要求了吧房間換成單人房之後就又攤到在我的背上睡著了。

依美只是把我們帶到了指定的房間之後便要為我們準備晚飯而離開了。

地陸的旅館的房間設置和那個世界的賓館簡直一模一樣,也就證明了果然這個世界線是從那個世界線分離開的。

我把洛可放到那張唯一的但是很大的床上,蓋上被子。

然後到浴室中洗澡,至少要洗掉身上的血漬,不然會被以為是殺人犯而被拘留的。

但我始終覺得洛可會這麼安穩地待在床上是不可能的,因為她根本就沒有暈厥,只是在睡覺,如果是睡覺的話,在我剛才把她放到床上時她肯定是有知覺的。

“雙熾。”

在我這麼想著的時候意料之中的事情發生了。

在一個詭異的影子在浴室外出現之後又是一陣開門聲,和一個金髮碧眼的女孩子。

在門開的那一瞬間真不希望她是洛可,但是事實並非如此。

“啊——”

我被嚇得直接跳進了浴池裡面,雖然不及皇城的那個大,但是對於我自己一個人來說已經足夠了。

“我要進來了哦。”

說著洛可朝著浴池的方向走來,衣服已經完全脫掉了,剩下普通的女孩子應該穿的東西。

“讓我瞭解雙熾的全部好嗎?”

你已經進來了好嗎?

“洛可你不是已經睡了嗎?啊,不,等等,洛可你別再過來了,等等,洛可。”

我仍是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去阻止她。

“我們不是夫妻嗎?這樣的話不是很普通嗎?”

洛可完全沒有聽進去我的話,一腳跨入浴池裡面,

就在我的面前幾乎是赤身裸體地跨進去,然後蹲下,和我面對著面地看著我,她的臉依舊是紅紅地。

“你的意思是我們要坦誠相待?”

“這是聖靈國的傳統哦。夫妻在結婚之前要坦誠相待。”

“這種傳統我怎麼沒有聽說過啊。”

“因為雙熾是別的世界線來的啦。”

“哪有這種傳統啊。”

“就是這樣。”

說著在我毫無防備地說話的時候,洛可一把把我抱入她的懷中。

“至少,我們是一起的吧?”

她這麼小聲地說道,聲音十分小,小到我都不能確認她是否真的有說過這麼一句話,但如果有印象的話就當它是真的吧。

原來洛可留著的能量就是這麼用的啊。

“要泡就一起泡吧,我也不是很介意。”

我掙脫洛可的懷抱,低著頭紅著臉對她受到,但沒有改變的是我依舊和她面對這面,看著她激萌高潮的表情,心裡稍微有些七上八下的。

“好的,雙熾。”

洛可微笑地看著我,然後安穩下來,和我一起面對這面和那次不同的一樣共同泡在浴池裡。

比起上次,這次的情況讓人感覺好了許多,雖然上次也不算是很差。

不禁讓人懷疑,難道是因為我習慣了的原因嗎?

“果然雙熾的身邊很溫暖呢,讓人有種想睡覺的感覺。”

“是洛可你的能量不足了啦。”

“不是這種原因啦。”

“那就是水溫的原因,還有天氣,在十一月份地陸的天氣是意外地熱呢。”

“也不是這種原因啦。”

洛可又將頭靠在我的肩上,小聲地說著。

“那樣的話是什麼呢。”

從各種意義上來說,能來到這個世界線說不定是一種意外的緣分呢。

說不定以後的我也會對這個世界線產生感情呢。如果一直有這種像洛可一樣的人在身邊的話,也許以後會對它戀戀不捨呢。

“渡部先生。”

“渡部先生。”

在隱約中傳來了這種聲音,洛可靠在我的肩上都快睡著了。

突然間我想起來依美說過要送飯過來的,然後便圍上浴巾,從浴池裡走出來準備去接應依美,然後提醒洛可說道:

“別泡太久了哦,對身體也是不好的。”

在我剛跨出浴池之後的一步,就感覺身後怎麼有種拉扯感,知道我轉過身看到了洛可正用那令人憐憫的眼神抓著我浴巾的一角,只要我稍微移動,整條浴巾就會因此而掉下來。

洛可就這樣死死地抓著我的浴巾。

“怎麼了?”

能擺出這種高潮的表情的洛可在這霧氣縈繞的浴室真是讓人著迷啊。

但是在房間裡依美正在端著晚飯等著。

“依美小姐把飯端來了啊,洛可也要一起來吃嗎?”

“不要,雙熾回來這裡,和我一起。”

洛可拍著水說道。

“泡這麼久對身體不好的啊,洛可,你也一起出來吧。”

“不要,再一起泡。”

洛可依舊是保持著剛才的姿勢和表情這麼要求著我。

“不要任性啊。洛可。”

像是聽到了浴室的動靜一般,依美用著試探性的語氣問道:

“請問您在浴室嗎?”

在浴室前已經可以看到依美的影子了。

“看吧,依美小姐已經在催了,快點出去吧。”

我正打算用力奪過浴巾然後沖去浴室外,但是我正準備用力然後跨出第一步逃跑的時候洛可突然間從浴池裡跳出來一撲撲到我的背上,壓著我。

這樣的話真的連動都動不了了。

洛可總是在不應該的時候體力異常地旺盛。

“洛可你還留有做這種事情的體力啊。”

“當然,花在雙熾身上的能量是必須要留下的。”

“因為雙熾是我的人。”

只是輕輕的一句,卻有令人汗顏的說服力。

“渡部先生你在這裡嗎?”

從影子裡已經可以看見依美已經把手伸向了浴室的門。

如果被她看到這幅情形,如果被她看到這幅情形的話。

一定會有不正常的想法吧,我可不想因為這個進地陸的監獄啊。

就這麼想著的時候,依美推開了浴室的門,手中端著加厘飯,站在門前看著我和洛可。

“誒?!”

啊啊啊啊————

在這麼一聲長長的尖叫聲之後,依美睜大眼睛看著我們說道:

“原來渡部先生和洛可小姐真的是這種關係嗎?”

從我這個角度正好可以看見依美的內褲,但是此時的重點並不是這個。

“呀,渡部先生,對對對對對對對不起,真的很對不起,打擾了你們。”

依美一臉高潮地說道,看到這種畫面,無論是男生和女生都會害羞的吧。

尤其是像依美這種正值青春期的少女。

“真的十分對不起。”

她低下頭來向我們道歉道,但她發現低下頭剛好和我的視線對到一起的時候她又馬上把頭給抬上去,總之就是儘量避開我的視線。

我還沒來得及說話,洛可便抬起頭來望著依美說:

“我們不會介意的,請安心。”

就是洛可這樣說才更加會引起別人的誤會的吧?

“不要誤會啊,依美小姐,我和洛可並不是這種關係。”

我還在嘗試著糾正依美的看法。

“對不起。”

也許是真的看不下去了,或者是太羞恥了,依美準備離開這種尷尬的處境。

突然間背上的洛可往上蹭了一下,抓住了準備離開的依美的腳。

這一蹭真是致命的一蹭,由於這個原因我也不明覺悟地往上跳了一下,在依美準備邁出下一步的時候我這一蹭打破了整個體系的平衡,使重心往洛可的方向偏,而依美的動作正好與這個重心相反,然後便朝著洛可這邊倒過來,直接坐在了我的頭上。

依美手中的加厘飯卻自然地往後拋落到了洛可的身上,整個浴室不僅被霧氣包圍著,還充斥著加厘的香味。

“對不起,真的十分對不起,渡部先生,洛可小姐。”

果然最慘的還是洛可和我。但是這種似曾相識的情景是什麼情況。

不過這也怪我和洛可就是了,如果平安地出去吃飯的話就不會有這種情況,偏偏弄成這樣還要拉上依美真的是我們自作自受。

從此之後我在依美身上留下的印象全部都消失了。

她會不會告我猥褻啊?

如果是地陸人的話肯定會的吧?

在處理完全部事情之後,依美再次下去端了兩盤加厘飯上來,而洛可則由於加厘潑在了身上的原因在我洗完澡之後她又自己一個人在裡面泡了一個多小時,泡完之後整個人都紅紅地,還有衣服從剛才的事情遺留下來的高潮臉。

現在想起來還會因為洛可在那個時候的一蹭而心跳不止,畢竟那是那樣的洛可的蹭,而且是這樣的美少女。

“真的很對不起,渡部先生和洛可小姐。”

看到洛可從浴室之中出來之後依美再次向我們道歉。

面前是兩盤香噴噴的加厘飯。

“不,不是依美小姐的錯,是我和洛可的錯,讓依美小姐看到了奇怪的東西真的是不好意思。”

“嗯,就是啊,明明是夫婦了還那麼害羞果然就是雙熾的錯。”

說著,洛可有黏了過來。

“話說渡部先生和洛可小姐的關係還真好呢。”

“叫我雙熾就可以了哦,我也會叫你依美,從今以後我們也要合作的對吧?”

我指的是她要對我們在Homtel的全部事情負責的這件事。

“嗯,雙熾。”

“另外,叫我洛可就可以。”

洛可邊吃著加厘飯便說道。

“嗯,雙熾和洛可的關係真好呢。”

依美改變了稱呼繼續說道。

“呀,也沒有你想像的那麼好啦。”

雖然是這麼說著,但是洛可一直挽著我的手的時候好像就已經出賣了自己。

“因為我們是夫妻,所以關係好是必然的。”

在我還在心虛剛剛說過的話的時候,洛可的話就已經完全打敗我了。

但是依美卻露出了我難以想像出來的表情,並不是我所能理解的,難過的和難為情的表情。

“啊,對了,雙熾有沒有興趣去遊樂園呢。”

在我吃著加厘飯的時候依美突然間做到我對面說道。

“作為謝罪,我明天還要去遊樂園那邊打工,所以便多出了兩張票,如果不介意的話,雙熾可以和洛可一起來啊,我在遊樂園隨時歡迎你們。”

說著依美向我遞來兩張票。

她說本來她是要和朋友去的所以買了兩張票,可是因為朋友臨時有事,所以就不能去了。

在那之後依美想起來自己還要去那個遊樂園打工,所以就自然而然地多出了兩張票。

在如此發達的地陸還有票據這類東西還是挺令人感到稀奇的。

“可以啊。”

既然有時間的話在地陸轉轉也是不錯的,

還可能會得到意外的情報,抱著這樣的想法我接下了依美的兩張票。

“洛可要一起去嗎?”

我將票從中間撕開成兩份,拿著另一張問洛可的意見,但是如果是她的話是不說我也能想到結果的。

“不要說奇怪的話,我會不在雙熾的身邊的時候不存在。”

“謝謝。今晚真的是打擾二位了。那麼依美就此告辭,失禮了,明天見。”

看到我和洛可已經吃完加厘飯之後依美邊收拾著餐具帶著微笑離開我和洛可的視線。

從各種意義上看,白川依美真是一個不錯的接待員呢。

“明天見。”

當我和依美到晚別再將視線再移到洛可的身邊的時候,看到洛可的身體依舊是紅紅地,仍是保持著在浴室的一樣的狀態,傻傻地笑著看著我。

“雙熾~”

她發出了幽魂一樣的聲音看著床。

她究竟還存了多少能量來和我在一起。

這種不詳的預感越來越嚴重。

“那個•••••我們睡覺吧,洛可,你睡床上,我睡地板就可以了。”

說著我急忙站起來,為洛可騰出床上睡覺的位置。

但在我站起來的那一瞬間洛可只是手一揮整個房間的燈便一下子全部熄滅了。

我處於完全的黑暗之中,什麼也看不到,只能隱約看到一個黑影站在我的面前,金黃色的頭髮在夜裡閃耀著。

“不要隨便使用魔法啊,在這裡。”

“嗯,但是接下來我們睡覺吧,雙熾。”

突然間迸發出來的聲音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眼前倒是有一陣金黃色閃過。

洛可便像在浴室的時候一樣撲了過來把我撲倒在床上,一隻手攬著我的脖子,一隻腳攬住我的兩隻腳。

在洛可這麼強大的禁錮術之下我完全不能動彈。

“好,好,睡覺了。”

這種情況也只能合上眼睛安心地睡到明天早晨了。

因為不確定洛可現在剩餘的能量還有多少,要是反抗著她突然間暈厥了就糟糕了。

不過經過了這麼一天的折騰,我也是真的實在使不上力氣反抗洛可了,但如果有我也不是很想反抗。

現在被這樣的美少女禁錮著,究竟算是怎麼樣的心情呢。

漸漸地連同這個世界線,這種心情聖子也不知道該怎麼樣去面對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