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來自別的世界線的我是聖子大人?

第02卷 三瞳的狩獵者(科學的國度) 第01章 序章 從遠處而來的危機(科學的國度

書名:來自別的世界線的我是聖子大人? 作者:伊羽。 本章字數:12997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16日 00:11


在地陸總是覺得有一種奇怪的風氣圍繞在身旁,不是這個世界線獨有的風氣,也是和日本那個世界線不同的風氣,只是有著單純的不安的感覺。

越進行著深入的調查,也伴有一定程度的風險,就是這些風險,構成了真相。

在地陸已經待了四天了,一點進展都沒有,只是陪著洛可和依美在嚇鬧騰。

“嗯~洛可你別老是往我這邊擠啊,感覺好難受啊。”

“哈嗯。”

洛可繼續移動著,不斷地在往我這邊粘,明明是一張很大的單人床,我卻總是要被洛可擠到只有一丁點的位置。

不僅如此,這點位置甚至小到不允許我再翻一下身體或者是動一下手腳,移動的話洛可的身體就會再往這邊一蹭,然後把我擠下床。

現在她也是幾乎整個身體都趴在我的身上,壓著我,而我的處境正是在床的最邊緣,已經有一部分身體懸在空中了。

“哈嗯。洛可稍微過去一點啊。”

不僅僅是洛可不想移動,我也不想,而且到現在我都是閉著眼睛和她說話的。

“要掉下去了啊。”

就算我這麼說著她仍是沒有任何動作。

從她的反應看她完全沒有聽進去我說的話,繼續在我身上蠕動著,時不時發出令人高潮的聲音。

最後我連說都懶得說了,只是閉著眼睛幻想自己處於放鬆的狀態。

畢竟出現這種事情我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面對著如此坦率的洛可。

但就算如此洛可仍是在發出著像“啊~”“哈嗯”“誒嗯”之類的擬聲詞。

從各種程度上來說都讓人覺得不可思議。

我大概永遠也無法擺脫這種狀況了吧,在日本的時候這種情況甚至連想都沒有想過。

雖然說我對回日本的期望不高,來到這個世界線也不會有什麼奇怪的症狀之類的東西發生在我的身上,但偶爾的話還是覺得很無聊的。

畢竟是沒有手機和網路的世界。

但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洛可和澪正好是給我帶來了在這個世界線上繼續生活下去的期望。

想著至少還有兩個做什麼事情都不行的人要我保護。

明明我在日本那個世界線是一點存在感也沒有的,不僅僅是因為這個白髮,但是正是因為這個我在這個世界線結果還是挺引人注意的。

洛可有連續地在我身上蹭了好幾下,弄得我的身體癢癢地,尤其是腹部以下的那個位置。

洛可就趴在那個地方。

這種情況如果給別人看到的話無疑是十分糟糕的事情。

只是抱著這種想法我便睜開了眼睛,用力把洛可移到床的另一邊,然後又卷起掉在地上的被子蓋上繼續睡覺。

這次特意選擇了離洛可最遠的地方睡,雖然說還是在床上。

畢竟如果在聖靈國和那個世界線都不能好好睡覺了,在這邊的地陸也不能好好地睡的話我的精神是會崩潰的。

而且身邊還有一個隨時都會弄出什麼新鮮的事情來的能量固定化的人。

還要擔心她隨時會暈過去。

在聽到洛可在那邊的翻滾聲之後我突然間慶倖自己這麼做,看來是正確的做法。

但在那之後的數秒突然間從腰部那裡伸出來一隻手,把我的腰摟住,然後往我這邊一蹭,用一隻腳像之前一樣攬住我的腳。

只是這次不同的是洛可用兩隻手抓住了我的脖子,感覺想離開這種束縛術也很難呢。

這種感覺和澪在那個世界線的感覺一樣,很熟悉,很難受,但是並不討厭。

“洛可好好睡覺不行嗎?”

我摸著洛可的頭說道,但願能說服洛可。

想想如果我是這種情況的話,在那邊的世界線應該會被稱為“傲嬌”之類的東西吧。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聲音太過於突然而把洛可嚇到了還是什麼的,洛可從我的身上跳起來,然後又一次重重地落在了我的身上。

不可避免的是這次是真正的平衡失控,我被洛可壓著滾下了床。

“洛可,定定地睡覺不可以嗎?”

隨後洛可從我的身上爬了起來,揉了揉眼睛之後摸著我的頭說道:

“不好意思啊,雙熾,只要想到身邊是雙熾的身體就不自覺••••••”

“不自覺??”

“就會不自覺地往那邊移動,雙熾是不會怪我的吧?”

在確認我是笑著和洛可說話的時候她也笑了起來。

“所以說才要開雙人房吧,兩張床的話就不會出現這種情況了。”

“不可以!明明一張床就可以睡下了為什麼要開雙人房。”

“所以才會發生像剛才那樣的那種事情啊。”

“那樣的話我先問你一個問題,再決定要不要雙人房。”

“無論洛可怎麼問道理都是我這邊的哦。”

我抱著必勝的信心。

“如果是雙熾和澪妹妹來地陸的話,雙熾會怎麼處理?”

從各種意義上來說洛可真是問了一個刁鑽的問題。

“當然是不會的啊,但是那樣的話我會挑有壁櫥的旅館,嗯,大概。”

“那樣的話,同理,雙熾和我一起來的時候卻怎麼做了呢?”

“•••••••”

“只是為了不引起別人的注意而已啊。”

“那就是差別,我是雙熾的妻子,而澪只是雙熾的妹妹,論地位和輩分的話我應該享有比澪更加好的待遇,可是事實如果不是這樣的話我可是不會滿意的。”

“所以我是不想讓雙熾為難才這樣做的,雙熾還真是遲鈍啊。”

她繼續說道。

“那個•••••這個邏輯•••••”

我似乎有點被洛可給繞進去了。

“怎麼了?有問題嗎?”

洛可此時用這麼可愛的表情無疑是再對我作弊,金黃色的頭髮即使是微弱的光芒也被反射的閃閃發光的。

出現這種情況的確是讓我很難進行選擇,也可以說連選擇的心情都沒有。

我是不是喜歡上洛可了?這個時候的我在這樣想著。

但我很快便否定了這個想法,因為如果是正常的十六歲男高中生都會有這種想法,如果看到了可愛的女孩子。

“呀!這樣的話是沒有問題的。”

我不得不這麼說。

“比剛才慢了0.01秒,雙熾,剛才在想什麼呢。”

洛可又一次趴到了我的身上,倒不如說從剛才開始就沒有起來過。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如果沒有澪和克拉爾我根本就對洛可一點辦法都沒有。

因為以前在那個世界線的時候很少和別人說話的原因,所以人際交往不是很好,自然語言表達能力也很差,在心裡說的話通常都不能很好地表達出來。

如果不是祭典的時候用了交流共心魔法的話,估計我聽不懂他們的語言他們也聽不懂我的語言就會被處以火刑了吧。

“雙熾,在笑什麼呢,我有那麼好笑嗎?”

表情倒是表現得一覽無遺,雖然說往往只能帶來負效應。

“沒有笑什麼,我只是想到了和洛可第一次見面的時候。”

“那個是數個月之前吧,我還記得那個時候差點把雙熾當成敵人給殺掉了呢。”

“這樣的話我會後悔一輩子的呢,還會成為聖靈國的罪人。”

“是?”

“把聖子大人給殺掉了什麼的••••••”

“哈哈哈哈•••••”

“但是幸好沒有殺掉。”

“那洛可你們是怎麼相信我和澪是從別的世界線來的人呢,說實話我一說你們就相信了讓人很意外呢。”

“聖帝神月氏的命令和占卜師的預言,把奇怪的人帶到他的面前什麼的。”

“但是克拉爾竟然說雙熾是聖子呢。真的是太帥氣了!聖子什麼的。”

洛可又露出了她那癡女一般的表情。

“所以雙熾是我的丈夫,誰也不能奪走。”

“我們的後代一定能好好地保護聖靈國和大家的,而且我也挺喜歡雙熾的。”

從洛可的眼中看不出一點點虛假的成分,倒不如說已經是癡狂狀態。

從睜開眼睛的第一眼看到的洛可就一直是那個樣子的,在我身邊的時候總是紅著臉做著羞恥的事情。

明明是在害羞卻一點也表現不出害羞的樣子。

在這一點我對這個世界線的人還是挺認可的,無論是洛可還是克拉爾。

他們都能很坦率地表達出自己的情感。

“洛可真的是一個很好的人啊。”

“那樣的話雙熾會喜歡嗎?”

“大概••••會吧,如果是那樣的人的話。”

“呐呐,雙熾喜歡我嗎?”

她的眼睛中閃過一束光芒。

“這個嘛•••••••”

“也不是說不喜歡啦,只是我對洛可有種別樣的感覺。”

“雙熾真的是一個一點都不好的人呢。”

“誒?!為什麼。”

“笨蛋雙熾,稍微注意一下啊,我的心情,不要老是和別的女孩子挨得這麼近啊。”

不知道她指的是依美,還是澪。

洛可從我的身上爬起來,站著轉過身避過我的視線,似乎是有點生氣了。

“誒?為什麼我是笨蛋啊?”

我也順道站起來,走到洛可面前看著她說道。

“笨蛋就是笨蛋啊。”

正當洛可這麼說著的時候我突然間看到了窗外的一束強光閃過,十分刺眼。

隨後而來的是窗被擊碎的聲音,在我意識到危險的時候並不算晚,我將洛可往那邊一推試圖將她推離那個軌道。

像子彈一樣的東西在落到地上之後便化為空氣消失了。

“洛可,沒事吧?”

在那個子彈一樣的東西消失了之後我馬上跑過去問洛可的情況如何。

“沒事,只是擦傷皮膚罷了,所以雙熾不用擔心的,稍微用治癒魔法治療一下就可以了。”

這種突然一邊的場面真的很容易讓人措手不及,在洛可治療的時候我趁機去尋找那線光束的軌跡和它打在窗上的痕跡大小。

完全沒有留下任何痕跡,只是窗上留下那個東西的直徑,像子彈一樣的彈孔,不過是地陸特有的會消失的彈頭。

“謝謝,雙熾。”

在傷口癒合之後洛可走過來我的身邊說道。

“好像是狩獵者發現我們了,得馬上回聖靈國才行。”

“但是我們還沒有找到任何情報。”

“但是如果再深入的話我和洛可的生命都有危險啊。”

“雙熾在的話我不害怕,再留兩天吧,如果再是什麼也找不到的話我們就回去。呐?雙熾。”

“真的沒事嗎?洛可,這裡可是很危險的。如果全城的狩獵者都出動的話我們可是會死的啊。”

“如果全城都出動的話我們還能站在這裡好好的嗎?”

“誒?”

“這關係到聖靈國以後的安危,就算是危險,也只能去試一試,相信我,雙熾。”

“嘛,洛可,我們先離開這個Homtel吧。接下來的事情以後再說。”

“可是依美怎麼辦?”

洛可突然間問道,眼神中帶有一些迷茫和懦弱,對於她的家鄉。

“依美是地陸人,所以她應該是沒事的。”

在我的頭腦裡雖然瘦也閃過這個念頭,但依美畢竟不是什麼特殊的人,也不知道我和洛可的真實身份,所以抱著地陸人不會對依美輕舉妄動的想法。

“我們先走吧。”

“不行,一定要等依美來了告訴她我們要離開才行,地陸的人會把依美抓起來的,如果確認了我們的存在的話,而且與我們接觸過的人都不會逃過一劫。”

蒂爾婭也是。

也許比起我,更加瞭解地陸這個地方和這個世界線的規則的人才是應該說出這些話。

“嘛,這也許是意外也說不定嘛,或者地陸的狩獵者還沒有發現我們也說不定嗎!對吧,洛可。”

我仍舊是微笑著看著洛可。

在這種不確定的情況下,相信狩獵者也不敢貿然出手,必須等到DNA確定加上上級命令之後他們才能出動。

前提是在他們已經懷疑我們的身份並且已經鎖定是我們的情況下。

“嗯,謝謝,雙熾。”

雖說是發生了這樣的事情,洛可也能很冷靜地處理,這就是洛可與我的差別,自己什麼都決定不了。

就是這麼一個懦弱的我,怎麼保護大家。

甚至想著要離開逃避。

抱著這種想法在心裡也就決定了要等依美過來之後再離開。

至少不讓依美陷入兩難的狀態,她是地陸人,我們是聖靈國人。

就在洛可這麼說著,在門外傳來開了動靜,隨著一陣開門聲之後,出現在我們面前的是一個短發藍瞳的少女。

但此時看到的依美又有些微妙的不同,但大體和以前一樣,還是微笑著的。

她端著盤子,上面裝著兩杯牛奶,和兩個三明治。

“誒?第一次見到雙熾和洛可這麼早就起來了啊。”

見到我和洛可之後依美又是一副高潮的臉紅的樣子。

因為每晚都要被洛可鬧騰很久才能入睡的原因,每天晚起床自然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那個啊,依美,稍微和你說一件事情。”

洛可走過去將依美手中的餐盤接過放在桌子上,然後又拉著依美坐下,用低沉的語氣說道:

“我和雙熾可能要因為某種原因要離開卡昂了。”

“誒?在這裡不是住得挺好的嗎?為什麼要離開?”

“不好意思,依美,我和洛可有要事要到其他封地去,有可能是馬西亞。”

“是這樣的嗎?我還以為能和雙熾和洛可一起在卡昂的呢。那樣的話我就不打擾了,我的話還是在卡昂打工哦。這裡的待遇很好,薪水也很高,工作很簡單,結果我還是挺喜歡這裡的呢,而且還會遇到像雙熾和洛可這樣的人。”

依美轉動著她藍色的瞳孔說道。

“那樣的話至少要離開Homtel,要好好躲起來知道嗎?”

“誒?洛可在說什麼奇怪的事情,為什麼要躲起來?”

“並咩有發生什麼事情啊,依美,我只是和洛可有些重要的事情罷了。”

“並且我們不想把依美給牽扯上,依美是我們很重要的朋友。”

“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依美••••••”

似乎有種不愉快的風氣圍繞在我們的身旁,在這句話之後更是久久的沉默。

已經到了不得不坦白我們的身份的時候了,但是依美是地陸人。

在這幾天所結下的感情也許會把我們三個都置於死地。

“因為是很重要的人。”

依美似乎被洛可的話嚇到了一樣,坐在那裡沉默不語,也許是她不明白這一切的緣由是什麼。

但我們的確是為了依美,為了不讓她捲入聖靈國和地陸的紛爭之中,她只是地陸的小民眾罷了。

但的確她也是我們十分喜歡的人。

“洛可也是我的朋友哦,很重要的朋友。”

依美在自言自語著。

突然間有一道亮光閃過,在整個房間的氣場頓時充斥著紫色的光芒,而這種紫色的光芒卻意外地有種特殊的味道。

在那束光和一陣風之後,我才反應過來,這並不是自然的光,而是由魔能引起的光。

在此時佈滿了整個房間,像個結界一樣。

“洛可,你在幹什麼。”

正當我好奇洛可為什麼會釋放出如此奇怪的魔能的時候。

一陣風把紫色的光吹向空中,在那個結界的中心正是坐在洛可身邊的那個人。

白川依美。

在洛可的面前發生的這些事情實在是太奇妙了。

相信洛可一定也一樣被嚇到了。

沒有錯,白川依美是狩獵者,地陸的所謂的武器之一。

職責是狩獵聖靈國人。

“Model B。”

站在我面前的女人面對著我,握緊了手中的鐳射劍,用紫色的瞳孔盯著我說道。

兩隻瞳孔已經褪去了原本的藍色,變成了純正的紫色,像是和這種淺紫色的魔能附和著的一樣。

她的身上武裝這一把手槍,還有陪在腰間的鐳射劍柄,這應該也是地陸的狩獵者的武裝之一,在街上看到的狩獵者都是這般武裝,再看見也不足為奇。

從眼前的這個人來看,唯一像依美的地方,也就只有一頭藍色的頭髮了。

不僅僅是這些,她的武器還有從身體中湧出的魔能,充斥著空氣的紫色。

“依美,你是?”

也許洛可是被依美的這個陣勢給嚇到了。

“狩獵者嗎?”

“執令,現在逮捕聖靈國人,洛可•克爾涅爾。”

依美無視了洛可的話說道。

“依美究竟是怎麼回事?你究竟是誰•••••”

“不好意思,雙熾,現在的我必須先執行公事,雙熾你先離開這裡,等我將她送到科學院之後再回來和你解釋。”

看來依美並不知道我也是聖靈國人,而是把我當做一個普通的地陸人來看。

畢竟我的身體內也沒有可檢測出的魔能,除了知道內情的人之外,我最多只能充當一個地陸的高中生身份罷了,並不會有什麼特別的地方。

“為什麼要將洛可送去科學院,那樣的話她會死的。”

“雙熾你無需管這麼多,我是為了洛可能正常地生活才將她送去科學院的。”

突然間從我的腦海中閃過科學院為了籠絡狩獵者而放出的那樣的謠言。

“真的是沒有想到呢,依美竟然是狩獵者什麼的。”

洛可有些嘲諷地說道:

“那樣的話不戰鬥就不行了呢。”

突然間洛可和依美之中有一個人會死的想法從我的腦海中閃過,我的頭腦開始趨向於害怕和恐懼。

“洛可,你有這個覺悟就好。”

說著,依美拔出了腰間的鐳射劍,面對著洛可。

可以從空氣中感覺有兩股強大的魔能在空氣中旋轉

著,紫色的魔能是可以看見的。

雖然那個洛可的魔能是不可以看見的,但也是足量的。

“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啊?難道說剛才的槍也是依美開的?”

“是,是

我開的槍,為了進一步確認她的身份。”

依美指著洛可說道。

“但是現在的話已經確認了對吧?我,洛可•克爾涅爾就是聖靈國人。”

“不確認的話我就不會在平民區開啟Model B了。”

“難道說依美的Model A會更厲害嗎?聽依美這麼一說。”

“如果對手是你的話就不需要開啟Model A,我對自己的變異還是很喜歡的哦。”

“真沒想到依美竟然是狩獵者什麼的,說實話還真的是稍微嚇到我了,但是依美一個人真的可以贏我嗎?不用幫手嗎?”

“我又必勝的決心,但是為什麼洛可不乖乖地和我去科學院呢?捏著這麼重要且危險的能力對自身是沒有好處的。”

依美指的是洛可體內的魔能基因。

因為地陸放出了抓聖靈國人是因為要幫他們去除魔能基因的話。

“還虧我這麼為依美著想呢,沒想到依美竟讓忍心要殺掉我。”

兩個人的對話與其說是敵人之間的對話,倒不如說是朋友吵架之後的對話更加合適。

雖然是沒有感覺到兩個人的對話之中有什麼敵意。

“這是對你的救贖,洛可。”

突然間依美的加你上溢出一層紫色的光繞在劍的周圍,朝著洛可的那邊砍去。

也許依美也知道變異者的身體能力並不好,並且對方還是洛可,在能量用盡之後就會暈厥的洛可。

這些依美都是知道的,也許她指的必勝的決心就是這個。

現在我們正處於依美用魔能所創建的結界之中,魔能的波動只會影響到結界的維持,對外界的壞境沒有破壞性。

洛可輕輕一揮手,在地上便出現了一柱冰牆阻擋住了依美的劍。

但莫名而降的火焰又將洛可的冰給融化。

洛可的身邊又出現了許多火球,再出現的那一瞬間迅速地飛撲向依美。

依美抬起劍擋住了火球,可在劍與火球接觸的那一瞬間火球突然間爆炸開來,一枚被這個爆炸擊倒在地。

但很快依美又站起來,閉上眼睛像是在吟唱咒語之類的東西,隨後周圍就出現了許多白色的可見的小粒子。

依美的一隻手握著劍便躲避著洛可的火球邊用另一隻手指揮著凝聚了的白色小粒子躲過火球的軌跡向洛可攻擊過去。

白色的小粒子和火球觸碰之後就會發出巨大的爆炸然後粒子和火球都消失。

但洛可用了Askcut將粒子擺脫依美的控制而落在地上,化成了水蒸氣消失在空中。

依美突然間站起來,把劍插回劍鞘裡,然後雙手結了一個印結,空氣中就出現了一個漩渦之類的東西,不時還有一陣冷風吹過,讓人感覺冷酥酥地。

伴隨著颶風而來的還有不大不小的冰晶和雪花,在朝著洛可的方向移動。

突然間洛可抬高雙手,空氣中出現了一種像是煙霧之類的東西,隨後便成長為一個火球,絲毫不比在聖靈國的時候見到的那個一般小。

在凝聚了足夠大的火球之後洛可朝著那個漩渦的方向一揮手,火球便朝著那個方向加速地移動過去。

不僅如此,火球的表面還在燃燒著,漩渦和火球結合在一起,發出耀眼的光芒,把這個空間稍微擠出了一些裂縫,朝著依美的方向飛去。

毫無疑問這兩個人都是認真的。

火球把漩渦給吞噬了,並且還在繼續前進著,甚至把整個紫色給吞噬。

在下一秒之後,依美製造出來的結界破碎,地上是雪的殘渣,還有倒著的依美,雙瞳紫色。

紫色的魔能依舊是飄在空中,不過量已經十分少了。

“什麼啊,原來依美只有這一點分量而已啊,太弱了。”

洛可看著依美笑出了聲音。

然後又看著我說道:

“差不多該走了,雙熾。”

“•••••啊•••我知道。”

看著倒在地上的依美我完全就是看傻了這場戰鬥。

這就是魔能者之間的戰鬥,像我這樣的零魔能者只能站在一邊。

“真的是很強的敵人呢。”

在洛可準備走過來我這邊而經過依美的身邊的時候依美說道。

“Model B根本就打不贏洛可啊,果然。”

“誒??意思是說Model A可以嗎?也是不可以的哦。”

因為實驗的原因,科學院似乎把洛可的能力增強的不止一點點。

“我只是想救洛可而已,為什麼,連雙熾也是。”

只是抱著這樣的想法而已。

“這是什麼拯救啊,我已經受夠了,科學院的那個地方,為什麼替科學院辦事,逮捕聖靈國人。”

“是我自己想這麼做的。”

依美大聲地對著洛可叫道。

“你全然被科學院的那些人給矇騙了,他們拿到了珍貴的活體樣本之後只會做實驗,解剖存本,並不是會像他們說的那樣摘除魔能基因,如果基因被摘除的話我們可是會死的啊。”

“難道依美相信科學家比我們還瞭解我們的身體嗎?為什麼依美不聽我們解釋啊。”

洛可似乎也有點著急。

只有我,夾在變異者和狩獵者之間什麼事情都做不出來。

在洛可說完這麼大一段話之後,依美稍微楞了一下,但很快又反應過來了。

“Model A ”

突然間房間裡又一次充斥滿了一種新的魔能,紅色的魔能。

“這有我自己來確定。”

而隨之變化的,還有依美的瞳色,由紫色,變成了紅色。

“我說過的了吧?我有必勝過洛可的決心。”

“果然我們和你們地陸人是無法溝通的呢。”

洛可似乎也忘了自己曾經也是一個地陸人。

一個被稱之為實驗品的地陸人。

而且被稱為“最後一個變異者”的金髮碧眼的女孩子。

這次洛可似乎並不想再放依美移動。

“De Ku Ji Ma Ha Le So——Icing Ex”

在吟唱了許久之後突然間洛可往後一跳跳到我的面前,從依美所在的地下突然間出現無數冰柱,將依美封在這些巨大的冰塊之中,最後從空中落下一塊冰塊,形成了一個密室,連同那個紅色的溢出的魔能和那個狩獵者一起關在裡面。

“雙熾,再稍微等一下,逐漸變得有些麻煩了。”

洛可也似乎注意到了那個紅色的魔能的異樣性。

“嗯,我知道的。”

“哈!”

在依美的一聲叫聲下紅色的魔能噴湧而出,將冰塊震碎,冰晶在空中飄零著。

“啊啦,依美不是挺厲害的嗎?這樣的話早點開Model A不是更好嗎?就不會像剛才那樣那麼慘了。”

洛可以完勝的姿態看著依美,即使是在那個Model A的狀態下的依美。

看著她紅色的瞳孔。

“我說過我有必勝的決心,並且時間也差不多了。”

“誒?真的是這樣的嗎?那樣的話我也用全力吧。”

洛可這麼說著,念起了“De Ku Ji Ma Ha Le So”這樣的大魔法。

在下一秒洛可準備再使用魔法的時候突然間向地上倒過來,依美的魔能圍繞過來把我和洛可圍住。

在洛可準備倒下的那一瞬間我接住了她,她的眼睛裡沒有了往日的光貴,只是微睜著眼睛笑著看著我說:

“雙熾。”

“怎麼了?洛可?”

在我這句話沒有說完的時候洛可就倒在了我的懷裡。

但是還能感覺到洛可的呼吸聲和心跳聲,想要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最好的辦法就是問眼前這個紅瞳的狩獵者。

“依美,洛可發生什麼事情了。”

“洛可她沒事的,放心吧,我只是稍微封住她的行動罷了,很快洛可就會變成像你一樣的正常人。”

說著依美跑過來捏了捏我的臉,紅色的瞳孔轉動著看著洛可和我,很可愛的感覺,這也是毫無疑問的,她就是白川依美。

“是剛才那一槍嗎?抑制魔能和行動力的激素。”

我試著用在書塔和那個世界線學到的知識問道。

“嗯,差不多是這樣的吧,雖然會起短暫的作用,但很快就會被魔能基因給分解掉的,所以雙熾趕緊把洛可給我送去科學院才行。”

依美的微笑看起來毫無瑕疵。

她完全沒有說謊。

那就證明了一個問題:她就是被科學院用那樣的謠言給欺騙的。

能移除魔能基因讓他們的能力消失並且回到地陸生活的那樣的話。

“為什麼依美相信呢?科學院的話。”

“這當然是可以相信的啊,不是因為有這個才會有讓洛可變回普通人的機會嗎?”

看依美的樣子還沒有發現我的真實身份,雖然這也在我的預料之中。

“那種話是不可以相信的啊,依美。”

“誒?雙熾?”

“稍微想一下啊,如果魔能基因可以完全被摘除的話那為什麼洛可和聖靈國人要反抗啊。”

“誰知道那種事情••••”

“而且洛可出生在地陸,如果能移除的話,早就應該移除了啊,那她為什麼要離開地陸去聖靈國呢。稍微想想啊,依美。”

“洛可是地陸最後一個變異者?”

依美似乎並不知道這一點。

“嗯,那種事情,能做到的話早就做了啊。”

“如果依美想要帶走洛可的話就請在這裡先把我殺掉,不然我會盡全力阻止的。”

從依美的那種武裝和紅色的瞳孔之中,我完全看不到有任何生存的希望,即使她仍舊認為我是地陸人。

洛可死的話我也不想平安無事地回去了,單純地抱著這種想法。

“我並不是為了什麼目的,只是•••••”

“只是?”

“想讓洛可過和我們一樣的生活罷了。”

“那樣就聽我們說啊。”

“話說回來,為什麼雙熾會這麼拼命地想保護洛可啊。”

“••••••”

“難道說真的因為是夫婦嗎?真的是這樣子的嗎?”

依美貼近我說道,紅色的瞳孔就在我的面前。

“不,並不是夫婦什麼的,只是這麼可愛,美麗,而且令人心動的朋友我從來沒有見過啊,雖然平時會弄得我忙手忙腳,也不會讓我有和平的事情過,總是纏著我做H的事情什麼的,但是就是有種想保護她的感覺,不想讓她離開我的身邊。”

在說完這段話之後突然間洛可好像動一動,但是很快又平息了。

“明明因為是洛可才會想去幫助她的••••”

“依美••••••”

“依美可以稍微相信我一次嗎?以渡部雙熾的名義。” “雙熾是我的朋友對吧,結果我還是挺喜歡雙熾的。”

“嗯••••”

“我可以相信雙熾是不會騙我的。”

“••••••”

“那樣的話就可以相信。”

她的語氣變得很溫柔,並且很輕。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依美以為我是地陸人的原因,她十分地相信我,至少不會是像和洛可對話一樣直接就戰鬥。

“那樣的話要去科學院確認一番才行呢,有什麼辦法嗎?”

“後天,領主會議,七大封地的領主會在科學院。”

“一起去吧!”

“嗯,我知道的,雙熾•••••”

在“雙熾”這兩個字的話音剛落下的時候突然間依美就倒在了我的懷裡。

隨後圍繞著房間的紅色的魔能也隨之消失,窗外的白光再次射入這間房間裡,把剛才打鬥的痕跡一掃而光,變得像是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的確,如果今天不發生那麼多事情的話還是可以和洛可和依美好好地玩上一天的。

還可以品嘗依美特製的依美醬所做的飯。

但此時兩個人都倒在我的懷裡也還真是有些不妙呢。

“依美,怎麼連你也•••••沒事吧?”

“我嗎?我的話沒事。”

依美睜開眼睛笑著和我說,語氣依舊是很虛弱,但瞳孔的顏色是藍色的,只是另一隻瞳孔已經有些泛著些紅色。

“究竟怎麼了?我聽說狩獵者是完美變異者,可以控制魔能的溢出多少稱之為‘Model Change’的確是有三種模式A B C,但是三種模式所釋放的能力應該是一樣的,為什麼依美的三個階段完全不相同?”

在這種時候,在聖靈國看到的前輩們對地陸的瞭解而著成的書就會幫上大忙了。

“我嗎?”

依美稍微停頓了一下。

“嗯,和雙熾說受也沒有問題的。”

“我是雙重變異者,也就是經過了兩種環境變異,第一次的時候得到了紫色的魔能,第二次得到了紅色的魔能。”

“那樣不是更好嗎?變得更加強大了。”

“嗯,並不是這樣的,在得到了紅色的魔能之後我的瞳色也發生了相應的變化,每次使用的時候虹膜都會發生奇妙的變化,雖然說紫色的能力並沒有影響,但是在使用紅色的魔能的時候會分泌毒素,使虹膜受損。”

“如果使用過多的紅色的魔能的話,毒素就會擴散至全身。”

“但是就算是這樣依美也是依然使用者紅色的魔能,只是為了抓走洛可嗎?”

“我想幫助洛可罷了。這不是沒辦法的嗎?紫色的魔能根本就打不贏洛可。”

“依美真的是辛苦你了。但是那樣做是錯的哦,地陸不會放過任何一個活體樣本的。”

“沒關係的,我還沒有通報科學院,所以安心吧,雙熾。”

她稍微眨了一下眼睛看著我說道。

“嗯,我知道的,依美。”

“但是話說回來雙熾知道的東西還真多呢,明明只是一個普通的高中生,說實話稍微出乎我的預料之外了。”

“哈哈哈••••也並不是。”

“那麼雙熾真實身份究竟是誰呢?說實話我還是真的有些好奇呢。”

“我?”

“嗯。”

“我只是一個哥哥還有很多人的朋友罷了,最多最多也只是一個高中生。”

“誒?是那樣子的嗎?”

“嗯。”

“倒是依美,是什麼時候發現洛可是聖靈國人的啊。”

“第一次是在觀覽車上發現的,因為感覺到了洛可身上的魔能溢出,但是還不是很確定。”

“誒?果然是那個時候啊。”

就是那個壞事的Askcut。

“而且雙熾和洛可太引人注意了啦,我早就覺得奇怪了。因為地陸的人的話就算是夫婦也不會在街上做這些事情,而雙熾和洛可卻毫不避諱地做這些事情。”

“真的是狩獵者啊,感覺真是

靈敏,明明有很好地掩飾了呢。”

說是失職也是我和洛可的失職,明明身邊有一個狩獵者還和敵人相處得這麼親密。

但是就算是到了現在抱怨也沒有辦法了,洛可在短時間內無法蘇醒,而依美則是因為紅色的魔能使用過度而導致身體的毒素積累。

從各種意義上來說會麻煩上一陣子呢。

“但是我和雙熾和洛可在一起真的是很開心呢,雙熾那麼溫柔,洛可那麼可愛。”

“我和依美在一起也是很開心的哦,相信洛可也是這麼想的,這麼漂亮的女孩子。”

依美的臉突然間紅了起來。

“我我我我我我要回去了。雙熾。”

說著,依美雙手撐著我的肩膀企圖站起來,但她在站起來準備離開我的肩膀的時候她突然間顫抖了一下,用一隻手捂著眼睛,另一之手又撐到了我的肩膀上。

“沒事吧?依美?”

我看著她說道,結果和洛可戰鬥對於依美的創傷還是挺大的。

“沒事。”

在依美說出這三個單詞的時候我的心突然間震顫了一下,隨後是不止地迅速地跳。

“依美,能答應我嗎?”

我帶著沉重的心情說道。

“嗯?怎麼了嗎?雙熾。”

依美把頭低到我的面前,用她那兩隻藍色的瞳孔看著我說道。

“不要再使用Model A了,除非是在自己生命危險的時候。”

還沒等我說完,她便笑著用額頭抵住我的額頭,能清除地感覺到她的喘息和她瞳孔的泛紅程度。

“不行的啊,我還有任務要完成,不僅如此,還有雙熾和洛可不是嗎?沒有力量是不可以的。”

“這種事情就讓我來做吧。連同依美,還有依美想要保護的人和完成的任務。”

“不然的話依美會因為毒素積累而失明並且死去的啊。”

“什麼啊,原來雙熾在擔心這個啊,我知道的,我知道的。”

依美依舊是保持著微笑,整個身體由抵著我額頭的反作用力支撐著。

也許她也差不多到極限了。

她稍微將臉龐移近我,她的嘴唇貼在我的嘴唇上,閉著眼睛。

“拜託了,雙熾。”

在她說完這句話的時候整個人倒在我的身上,眼睛不再睜開,像洛可一樣趴在我的身上。

簡直比洛可還要狼狽。

我還沒有反應過來,那是我的第一個吻,我的唇印印在了依美的嘴唇上。

面對這件事情我久久地呆佇了很久,想著幸好洛可還沒有蘇醒,澪還在聖靈國,不然的話後果可以想像。

剛才的那番話再次從口中說出來也只是會臉紅心跳,也只是在那樣的氣氛和那樣的心情之下才能說出那樣的話。

既然說出來了就要負責任,雖然自己沒有魔能,但是抱著死的決心也得負保護她們的責任,而不是像這樣站在一旁看著狩獵者和變異者的戰鬥。

不過這也是我心中所想要達成的目標。

從我出生開始從未像現在這般身邊圍著一群美少女。

她們都很可愛,我並不想失去她們。

所以先是以哥哥的名義,在是以聖子的名義,現在是以雙熾的名義。

去保護這個三瞳的狩獵者和她所想要保護的所有人。

抱著這樣的想法的聖子大人更加困擾。

(這章修改了之後應該好了許多吧......還是一樣厚顏無恥地求收藏和輕石Zz)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