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來自別的世界線的我是聖子大人?

第02卷 三瞳的狩獵者(科學的國度) 第02章 白髮的蒂爾婭(科學的國度)

書名:來自別的世界線的我是聖子大人? 作者:伊羽。 本章字數:12066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6:32


像現在這種情況我已經不少見了,所以根本就算不上是什麼挑戰,在不驚醒她們的情況下把她們移上床。

尤其是見證了洛可和依美的戰鬥之後我的內心更是不能平靜下來。

心裡不斷重複著戰爭到來的時候我只能像現在這樣看著洛可和克拉爾他們戰鬥的畫面。

實在想不到自己作為一個聖子從那個世界線來到這個世界線有什麼意義,什麼忙都幫不上只是單獨地增加累贅。

有時甚至懷疑聖帝是不是認錯人了,我只是一個從別的世界線來的高中生,並沒有什麼特殊的身份,聖子是別人什麼的。

我怎麼可能會是聖子?

早上一起床就鬧出了這麼大的動靜啊。

畢竟從各種意義上來說這個世界線還是挺麻煩的呢。

可以確定的是依美和洛可是暫時不會醒過來了。

洛可的魔能基因要將激素完全排除而依美則是靠身體機制來消除使用紅色的魔能所產生的毒素。

但就算她們醒過來了的話也一定不會好好地交流,明明在前幾天她們兩個還聯合在一起捉弄我纏著我呢。

一個狩獵者,一個聖靈國人,明明是同一種人類,卻為著不同的目標,也許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她們都沒有錯。

在像這樣的時間裡,我也只能去科學院周圍調查為明天的潛入做好充足的準備。

地陸的空氣依舊是沒有任何違和感,整個卡昂佈滿了公路和橋,街上也會有很多店鋪什麼的,和那個世界線根本就沒有什麼大的差別。

只是這裡還有機器人,而那個世界線沒有,那個世界線有垃圾箱,這個世界線沒有罷了。

雖然說也有在書上瞭解過地陸的現狀,但事實上還是和書上的描寫有很大區別的。

科學院的周圍有一群和依美的Model Change一般著裝的人圍著,幾十層樓高的科學院被藍色的光芒所包圍,由於高層機構的會議,所以狩獵者們的後動也逐漸活躍起來。

實在難以想像從何處來的這麼多的環境變異者,雖說是集中了幾乎全地陸的狩獵者,但人數卻是多得可以比得上聖靈國的人數的。

在這國土面積比聖靈國大上數倍的地陸。

科學院被一條河流所包圍,進入全靠飛在空中的升降梯和一座小橋。

說得更加準確一點的話就是科學院是建在河流上的一座人工島嶼上,雖然是歷史悠久,但是絲毫顯示不出有任何落後於其他地方的跡象。

普通人的話只能站在岸上觀摩科學院的光景,要過那座橋和那個升降梯需要通過認證。

也有人想通過河流遊過去的,但是那樣完全沒有用。

我就見到過一個人,在遊的過程中還溺水了。所謂的認證就是每名通過卡昂的相關系統認證過的科學家身上會有特別的標記,能用

某種儀器檢測出來的,只有通過驗證的具有一定權威的科學家或是狩獵者才有資格進入科學院總部。

值得注意的是卡昂似乎還沒有像是宮殿一樣的東西的存在,也就證明了地陸並沒有王。

也許科學院就掌管這一切,對一些認證了的科學家進行封地賞爵什麼的。

在這個自認為是超文明的國度似乎偷盜這種東西不會存在,也從未聽說過地陸有什麼內戰什麼的,也不會有人想要製造武器來稱霸地陸的想法。

全部人的注意力都不在他們的世界上,而是在那個被稱為“聖靈的國度”的那一塊結界裡。

但事實證明沒有基因的人是不能進出結界的,結界也像一個認證系統,只是識別記錄了的有魔能基因的人,而且結界比所謂的認證系統還要強大,想打開或是破壞或是解除,都沒有辦法。

在裡面的人和在外面的人完全隔開了,擁有強能力的人和普通人隔開了。

也有聽說隔開之後地陸又產生過變異者的,但通常拿來做活體樣本聽說也是無濟於事。

因為能力這種東西與科學實在是太曖昧了,所以也說不準會發生什麼。

再說在隔離之後再出現的變異者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之後要不就死亡,要不就逃到聖靈國,要不就永遠躲起來不使用能力,而且地陸這麼大,再出現這樣的人也難以探尋的到,加上他們的刻意躲避。

直到科學家發現一種名叫“狩獵者”的一種特殊的環境變異者。

他們身上的魔能根本就不值得一提,對於聖靈國人來說,而且也沒有可以遺傳的魔能基因。

雖然說是可以使用能力,並且可以控制能力,但在他們眼中仍舊是毫無價值,因為他們沒有那一瞬間的爆發能力。

但是科學院想到了一種更加好的方法就是交易,起初是金錢交易,是短期交易,最後變成了契約交易,一種永久交易。

然後狩獵者就變成了可以幫助地陸和聖靈國一戰的資本和武器,被賦予了不一樣的使命和定義。

而狩獵者真正活躍是在近百年,在聖靈國的記載上是在五百年前才真正地正式地有狩獵者的介紹。

再配合上地陸這麼久做的實驗所得的成品,像那樣的抑制魔能和行動力的子彈,也就成為了真正的狩獵者——狩獵變異者。

像這樣的知識都是先輩像克拉爾冒著生命危險去地陸調查記錄下來的。

但直到洛可被從地陸帶回來之前地陸的活動基本上都是靜止的,也就是沒有任何的情報和消息放出來。

過了近百年才出現一個變異者的話也就證明洛可就是最後一個地陸變異者了。這也是結合了史書上的記載和自己近幾天在地陸的所見所聞所得到的知識,也就是這個世界線的規則。

再站在這個地方只會讓人心生懷疑罷了,抱著這樣的想法便打算轉身離開。

“啊”

在轉身離開的時候不小心撞到了一個人。

“誒?!雙熾Darling”

耳邊響起了熟悉而又特殊的聲音,音調很高,音色也很清脆,很容易認出來她是誰。

“不是雙熾Darling而是雙熾哥啊,蒂爾婭。”

“那樣的話雙熾Darling叫我小原就可以不要叫蒂爾婭,這樣的話我也會好好地叫雙熾Darling做雙熾哥的。”

蒂爾婭是我在地陸偶然遇到的女孩子,在前天就是她掉進我面前的這條河然後溺水了,在我經過的時候恰好救了她。

值得注意的是她的那一頭和我一樣的白髮,還有的是體型年齡和性格十分不適合的存在。

“那樣太失禮了啊,我還是覺得叫蒂爾婭比較好,比起這個,蒂爾婭怎麼看都只有十歲的樣子吧,要好好地叫雙熾哥才行啊!!”

我摸著蒂爾婭的頭說道,她的身高整整比我矮了一個頭。

“我才不是十歲呢,雙熾Darling不要誤會了,我已經十三歲了,啊,不,我已經十四歲了,因為上次已經過了誕生日了。”

上次見到她的時候她就是這樣的。

“但是完全沒有十四歲的樣子呢,蒂爾婭。”

“雙熾Darling!!”

“••••••”

“?!”

“雙熾Darling又欺負我•••••又欺負我。”

說著她一跳便抓住了我的脖子,吊著我的脖子懸在空中亂晃,然後又一溜溜到我的身後去,趴在我的背上,雙手依舊是攬著我的脖子。

“蒂爾婭在幹什麼啊,快點停下來啊。”

她依舊在我的背後亂蹭,弄得我全身都癢癢地。

“這是懲罰啊懲罰,懲罰雙熾Darling竟然欺負我!!”

她平靜地說出這句話,背後的動靜也隨之消失。

我笑著說道:

“呀!真的是對不起啊蒂爾婭,因為太開心了,又見到了蒂爾婭。”

今天早上還真是擔心了蒂爾婭一通啊,再知道會牽扯到身邊的人的時候。

但看到她還這麼有活力就證明沒有問題。

“我也是很開心的,又見到了雙熾Darling。”

“難道說雙熾Darling是在等我嗎?是為了想見我才來這裡的嗎?”

說著,蒂爾婭從我的背上跳下來,又跑到我的面前笑著說道。

話說回來這裡的確是我和蒂爾婭第一次見面的地方呢,雖然說就在前天。

“嗯,不是,我是偶然來到這裡的。難道說蒂爾婭才是在這裡等我嗎?”“差不多吧,我的話的確很想再見到雙熾Darling,在那次分別之後。”

“誒?是嗎?”

“是雙熾Darling的錯,叫你留下來陪我一個晚上都不行。”

“呀,這怎麼說都是••••••”

“雙—熾Darling的錯!!”

“••••••”

“都說了是雙熾哥不是雙熾Darling啊。”

“難道說雙熾Darling喜歡我叫別的稱呼嗎?”

“雙熾Darling什麼的算了吧,蒂爾婭還是叫別的吧。”

“嗯,是!是。”

雖然說她就這麼答應了,可是在我心中仍舊是有種不祥的預感。

但只是出於前天對她的第一瞭解。

“那麼就••••••”

“嗯?”

“雙熾哥Darling”

在蒂爾婭這個稱呼叫出口的時候我差點沒有倒在地上。

“嗯,就這樣叫,雙熾哥Darling。”

看到我沉默的時候她再次確定了。

“雙熾哥Darling”

“雙熾哥Darling”

“雙熾哥Darling”

不僅僅在蒂爾婭的嘴中重複著,在我的腦海中也不斷重複著這句話——雙熾哥Darling。

如果是在那個世界線的話我siscon的稱號也許會因為這句話永遠也摘出不了了。

“蒂爾婭不要開玩笑啊。”

這是我對她一生的請求。

“那樣的話為什麼不叫小原,一開始明明就一直叫的。”

“蒂爾婭不是才是蒂爾婭的本名嗎?小原只是我臨時起的,蒂爾婭不用介意的啦,反倒我覺得蒂爾婭更加好聽。”

“雙熾哥Darling。”

蒂爾婭仍舊是義正言辭地說道。

“好了啦,好了啦,那樣的話•••••”

感覺被人抓住把柄從各種意義上來說都是一件令人難過的事情。

“那樣的話?”

“小原。”

“我還要聽。”

“小原。”

“嗯嗯!這才是雙熾哥嘛!”

她踮起腳尖摸著我的頭說道。

像是又找到了前天的感覺一樣,我的心情也變輕鬆了很多。

“小原已經不會再像之前一樣又掉到河裡去了吧?”

“怎麼會!那種小孩子才會做的事情我怎麼會做啊,我已經是大人了啊。”

“是!是!小原已經不是一個小孩子了,是一個大人了呢。”

我故意用著奇怪的語氣說道。

“這算什麼啊,雙熾哥。”

突然間蒂爾婭跑過來挽住我的手說道:

“我—已—經—十—四—歲—了再過兩年,我—就—十—六—歲—了,雙熾哥是十八歲,我們甚至可以結婚了。”也許是為了讓我聽得更加清楚,她一個單詞一個單詞地把整句話說出來,並且故意在重要的音節上加了重音,但聽起來都只是在年齡上加了重音。

這的確也讓我意識到了原來蒂爾婭也已經十四歲了,雖然說她的個子這麼小,但從各種意義上來說真的也可以算得上是大人。

畢竟距離我只是晚兩年出生而已,再過兩年之後我們也是一起成年的。

突然間我為自己的年輕而感到心酸,如果是像克拉爾那樣十九歲的話已經不會發生這麼多奇怪的事情,更不會遇到那麼多奇怪的人。

“為什麼小原會想到和我結婚的事情呢?不害怕錯過更好的人嗎?”

“哪有比雙熾哥還好的人在啊,我掉進去了這麼久都沒有人發現。”

她紅著臉笑著對我說道。

“呀,我也只是偶然路過才發現的。”

“看吧,雙熾哥偶然路過都能發現那些經常路過的人卻沒有發現。”

這真讓人無言以對。

“其實我是一個壞人哦,最喜歡像小原這樣的女孩子,小原不害怕嗎?”

我用這張臉扮了一個我認為最醜的鬼臉給她看,因為自己看不到所以不會害怕,這的確是一個很完美的辦法呢。

在氣氛沉寂了幾秒鐘之後蒂爾婭突然間笑起來甩著白色的馬尾對我說道:

“很可愛啊!雙熾哥。”

無論是從表情還是從聲音來看蒂爾婭完全不像是在說謊的樣子。

“可愛的雙熾哥,可愛的渡部雙熾。”

“可愛的雙熾哥,可愛的雙熾Darling。”

邊說著蒂爾婭還邊踮起腳尖在捏著我的臉,再對我的臉進行肆虐地蹂躪之後,她笑著對我說:

“這樣更加可怕哦,這樣也是••••••”

她在用我的臉擺出她覺得可愛的表情然後當著我的面說可怕。

銀白色的頭髮飄揚在空中的蒂爾婭不得不說的確是十分可愛,我是第一次覺得別人的白色頭髮好看,雖然說也是第一次看見別人擁有白色的頭髮,但和在鏡子裡的自己不一樣,蒂爾婭的白髮真的很耀眼,很迷人。

在這個時候我連一個表情都做不出來,甚至連一個“誒?”“啊?”“嗯?”之類的擬聲詞都說不出來。

“呀!和雙熾哥在一起真好玩啊。”

蒂爾婭似乎是累了,終於停下來她那雙罪惡的雙手。

在她的眼裡也許是幸運之手或者幸福之手之類的,但在我眼中毫無疑問是十分可惡的雙手。

但我很快就找到了反駁點。

“誒?小原不是大人嗎?大人的話是不會做出這種事情的啊。”

“那是當•••••當當然的了,我當當當•••當然是大人啦,這樣的事情,只是會發生一次罷了,雙熾哥不要誤會。”蒂爾婭假裝正經地擺正了臉認真地看著我說道。

“真的再也不會發生了?”

我繼續追問她,她還不知道自己已經掉進我所設計的陷阱中來了。

“那是當然啦,大人就要有大人的樣子,做些大人應該做的事情嘛,呐?對吧雙熾哥。”

“這樣才對嘛!這樣才是小原!”

我正為我接下來的時間會過得稍微和平一點而歡呼,畢竟上次見到蒂爾婭的時候還被拉去陪了蒂爾婭整整一天都沒有好好地調查情報,從各種意義上來說也是有喜有憂。

“那樣的話就做些大人應該做的事情吧!雙熾哥。”

突然間蒂爾婭這麼說道。

在蒂爾婭這麼開口說的那個瞬間,突然間有種不祥的預感

在我的腦中閃過,說實話蒂爾婭弄出什麼大事件來的本領並不比洛可和依美和澪弱。

在我來到這個世界線的前後就已經是深切地體會到了。

“雙熾,我們去約會吧!!!”

蒂爾婭突然間叫我的名字讓人覺得很驚訝,不過這也的確是她的性格。

“是?”

對於這個約會我感覺很迷茫,因為只是想為明天的行動做一下準備的沒想到卻被捲入這樣的事件當中。

“約會!”

“••••••”

“當一次普通的情侶,雙熾和我,去約會可以嗎?”

這種天真無邪的可愛的表情在我面前簡直就是作弊。

“蒂爾婭•••••”

“嗯,在這期間叫我蒂爾婭也沒關係。”

“因為是情侶的原因,叫什麼都可以。”

她低著頭紅著臉站在我面前說道。

“可以嗎?雙熾。”

她抬起頭來雙眼閃著光芒。

“這也是大人才會做的事情啊。”

我無奈地說道。

但是蒂爾婭好像在我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就已經猜到了我的意思了於是在我下句話準備說出來之前她突然間跑過來抓住我的手對我說道:

“雙熾Darling,謝謝,還有,要抓緊了哦。”

就這樣,她拉著我的手跑離了那座最高的藍色的塔,像之前一樣。

在我那句“嗯好,走吧”說出之前。

我也不知道我有什麼美麗,僅僅是把掉入河的蒂爾婭給救了,因為不知道她的名字她也不說話在給了他一個“小原”的名字之後竟會讓她如此介意,這個為一個白髮的女孩子。

“我自己會走路的啊,蒂爾婭。”

我對於被一個十四歲的矮個子拉著會有一些介意。

但是她好像沒有聽進去,仍舊是拉著我跑著,速度絲毫沒有減慢的意思,朝著我不知道的地方跑著。

“在這之上不能再浪費時間了,雙熾哥。”

“因為我們是情侶啊!”

此時的我抱著那個地方也許會是一個很美麗的地方的想法。她的白

髮在我面前的時候讓人覺得很漂亮,看起來十分舒服。

兩個這種頭髮的人卻會給人以不同的感覺,一定會被當成是奇怪的兄妹吧。

雖然說兩個這樣的人站在一起的確會讓人感覺十分奇怪,至少在其他地陸人的眼中是這樣的,這也難怪會惹來異樣的目光,不過我和蒂爾婭都好像習慣了一樣,絲毫沒有在意那些人的目光。

用蒂爾婭的話來說就是:“因為我們是情侶嘛。”

而目前我還在想著如果依美醒了的話會不會偷偷地把洛可帶去科學院或者是兩個人都醒了的話又在打架之類的。

但是現在我的情況似乎更加糟糕,因為蒂爾婭正拉著我的手站在依美所工作的遊樂園門口。

雖然現在依美正躺在床上而沒有來這裡工作,但此時我更加希望依美是在裡面工作的。

這個曾經讓我感到十分羞恥的遊樂園,雖然說這次只是第二次來,但是我的內心對這個遊樂園卻是十分討厭的,甚至是害怕程度和幽靈小姐有得一比。

到這裡的時候我的腳就真的像是不聽我的指揮一樣任著蒂爾婭到處拉著亂跑,只能從心裡希望她不會去坐觀覽車了。

至於要不要告訴她關於觀覽車這一方面我的毛病的話我想了想還是算了,不然會被她嘲笑地說:

“誒?大人會害怕這些東西嗎?蒂爾婭完全不害怕呢。”

抱著這樣的想法無論蒂爾婭想去哪裡我都很識趣地跟著,並且快要接近觀覽車的時候就會和她提議去玩別的項目。

只要再撐幾個小時就可以找個藉口和蒂爾婭吃飯什麼的離開這個可惡的遊樂園這個討厭的地方。

果然遊樂園什麼的人多的地方就是不適合我呢(不要再找藉口了!!!←by蒂爾婭)。

“遊樂園什麼的不是只有小孩子才會去嗎?為什麼蒂爾婭要來這裡啊。”

我帶著抱怨的口氣說道。

“雙熾不覺得很浪漫嗎?情侶一起來遊樂園什麼的••••••”

蒂爾婭一邊拉著我一邊回答我說道。

這時我才意識到原來蒂爾婭是真正地把我們之間的關係當成情侶來看所以才會來這裡的。

也許從各種意義上來說我才是小孩子吧。

蒂爾婭站在我的面前,銀白色的頭髮被風吹起來,微笑著,從這個角度看到的蒂爾婭的確十分完美。

看著她,又不自覺地將視線移動到她的身高身上,雖然說她只是十四歲,想要說是大人或者是小孩子的話都還是有些勉強。

但從我和她相處的這三天來看她的確是一個非常活潑可愛的女孩子,而且她給我的印象也不差。

“說的也是啊,和蒂爾婭在一起從各種意義上來說也不是一件壞事呢,到頭來我還是挺喜歡的。”“雙熾Darling••••••”

“?!怎麼了嗎?蒂爾婭。”

“嗯,不,沒什麼,只是突然間覺得我真的沒有看錯雙熾Darling,是一個十分溫柔的好人。”

“誒?突然間蒂爾婭幹什麼呢。”

突然間有種臉紅心跳加速的感覺。

其實我對蒂爾婭的理解也只是停留在知道她的名字為蒂爾婭的程度上罷了,甚至是連她的姓氏到現在都還沒有知道的我真的是已經無藥可救了。

“沒有啊!我剛才什麼都沒有說。”

蒂爾婭還是紅著臉和我對話。

“雙熾在發什麼呆呢,走吧。”

在我楞了一下的時候蒂爾婭又拉著我的手繼續朝著我不知道的方向走去。

不知不覺就走到了一個特別的地方,因為一直在和蒂爾婭說話的原因所以都沒有注意到。

和上次一樣的遊樂園,甚至是連地方都沒有變,我竟然有當著那麼多人的面說過:“我,渡部雙熾有觀覽車恐懼症”這種話,現在想起來真的是太羞恥了。

至少不要讓蒂爾婭知道我有這種毛病。

雖然說是抱著這種想法來的但是最終還是逃不開。

“這是什麼啊?雙熾?”

蒂爾婭指著那個恐怖的環形鐵架說道。

“好像很好玩的樣子?一起去試試吧?怎麼樣?”

“•••••”

“雙熾Darling?”

在看到那輛車從高處迅速地飛下來的時候蒂爾婭突然間大叫起來然後笑著看著我,並且拉著我朝著那個方向走去。

“呀!蒂爾婭,比起玩這個,不如我們去看看還有別的什麼好玩的吧?”

“這個不好玩嗎?雙熾?”

“嗯,這個不好玩的哦。”

在確認了蒂爾婭沒有做過觀覽車之後我更加有勝算可以逃過這一劫了。

“誒?雙熾Darling玩過這個嗎?”

“玩過哦,可是感覺一般。”

“雙熾Darling玩過的我也想試試呢。”

她一臉迷茫地看著我說道。

“這種東西很危險的啊,為了蒂爾婭還是不要玩這個吧。”

“雙熾實在擔心我嗎?”

“嗯,是為了蒂爾婭好才不讓蒂爾婭玩的哦。”

“可是我的第一次想跟雙熾一起。”

“別說那些奇怪的話啊!!!”

“奇怪?”

“現在蒂爾婭的年齡還不足以玩這個遊戲,等到蒂爾婭真正成長了之後我們再一起來玩好嗎?”

“那個時候雙熾Darling還會在嗎?呐?以後我們還會見面嗎?”

“蒂爾婭不相信的話我們就來做一個約定吧,下次,也許是很久之後,但是一定會有的,下次我再來卡昂一定回來見蒂爾婭的。到那個時候我一定會再和蒂爾婭來這裡的。”

“雙熾Darling要離開卡昂嗎?”“嗯,差不多吧,過幾天就要離開了。”

“雙熾Darling。”

蒂爾婭突然間淚眼朦朧地看著我。

“所以蒂爾婭要好好等我下次再來和蒂爾婭一起玩哦。”

“雙熾Darling還會回來的對吧。”

“嗯,不久之後一定。”

“那樣的話就約定好了,到那個時候我要雙熾Darling和我一起,第一次一定要和雙熾Darling一起。”

如果旁人聽到我和蒂爾婭的這番對話的話絕對會臉紅心跳覺得羞恥的。

也只有我和蒂爾婭還有那三個美少女才能這麼正常地說出像這樣的曖昧的話。

從各種意義上來說都是令人難以理解的一群人,不知道說是羞恥好還是坦率好。

但是就算是如此我也在心中決定了到以後戰勝地陸之後一定要回來再看蒂爾婭。

“約定好的了啊?雙熾一定要回來。”

“嗯,約定好了。”

我摸了摸蒂爾婭的頭說道。

“那樣的話••••”

突然間她伸出小指。

“遵守約定才能上天堂!”

“嗯,遵守約定才能上天堂。”

我的小指繞

在蒂爾婭的小指上說道。

這在那個世界線應該就算是那個拉鉤鉤不許違約的意思吧,在這個世界卻被賦予了不一樣的定義。

“嗯,記住哦,雙熾Darling。”

蒂爾婭笑著看著我說道。

但是從她的表情中似乎有流露出一絲不安的情緒,這是令人十分介意的。

“我知道的我知道,那樣的話我們再去別的地方看看吧。”

“嗯!”

很快蒂爾婭的臉上又恢復了笑容,又是和剛才一樣,拉著我的手跑到這裡那裡,玩的東西和那個世界線的遊樂園差不多就是了,只是有個別是新的沒見過的設施。

雖說是這樣,可是依著現在這種情況來看,我還是遠遠地低估了蒂爾婭的實力,畢竟她也是一個十四歲的人了。

現在的我和蒂爾婭,正站在一家名叫“SHOUT”的房子面前。

其實說白了也就是鬼屋罷了。

超文明地陸的鬼屋。

為了使場景更加逼真,它在房子的前面採用了3D投影的技術,站在我和蒂爾婭旁邊的是一個名副其實的幽靈——真正意義上的懸空和不存在,而且完全看不出她是一個幻想。

這就是新設施之一,在日本乃至那個世界線都沒有的超逼真模擬技術。

剛見到的時候我以為只是一個幻象或者是一個會使用魔能懸空起來的狩獵者,但是知道真相之後的我眼淚掉下來了——

在我試探性地用手指戳一下她的胸部然後她發出似乎高潮的尖叫之後,我還以為她是真的人然後一直在道歉。後來聽了蒂爾婭的解釋之後,才完全明白這並不是真的人,而是一個模擬人,也是卡昂科學院的成果之一。

不僅如此,我還落下了蒂爾婭“哈哈,雙熾Darling真好色”的這種話。

不過我這樣做完全只是好奇心的錯罷了。

但是蒂爾婭好像是注意到了我的不安什麼的。

“雙熾Darling在擔心什麼呢?”

幽靈和觀覽車。

“呀,並沒有在擔心別的什麼事情,蒂爾婭不要介意。”

然而我只是為了掩飾內心對幽靈小姐的懼怕罷了。

從那之後我連那個模擬的幽靈小姐的五米之內都不敢靠近。

“雙熾Darling不用擔心的,我的話以後也會發育起來的••••”

“誒?”

“說不定我的話比那個幽靈小姐還要大呢,所以雙熾不用擔心的。”

蒂爾婭完全理解錯了方向,以為我是在擔心她的胸部大小的原因而嫌棄她什麼的。

“誰在擔心這個啊?”

“誒?不是這個嗎?”

“不是啦。”

“十六歲的男生不是最介意女生的這一點嗎?”

“呀!雖然是介意但是這個時候並不是說這個時候啦。”

結果我看到在一旁的幽靈小姐也因此而臉紅起來,但是浮在空中的性質完全沒有改變,能做到這種地步說實話我對

地陸的技術還是挺佩服的。

“原來是這樣子啊。”

說著蒂爾婭一跳跳到我的身上抱著我,在我的身上來回蹭動,完全忽略了排在我們後面的那些遊客。

如果連售票的服務員都是這種程度的話我實在難以想像裡面會是什麼一種情況。

抱著這種想法我都不敢再往前邁一步,即使那個幽靈小姐已經在“怎麼了?要進去嗎?先生?”地在催促我和蒂爾婭了。

果然不能適應它還是我的錯呢。

“要!要!我和雙熾Darling這就進去。”

聽到她的催促聲之後蒂爾婭從我的身上跳下來,拉著我的手朝著那扇神秘的門的方向走去。

在靠近那扇門的時候突然間響起一陣聲音,蒂爾婭從裙子的口袋中掏出一個很奇怪的東西,像是手機一樣的模型。

“雙熾Darling稍微等我一會兒。”

“嗯啊。”

突然間蒂爾婭的表情變得有些凝重起來,放下我的手朝著門外的方向跑開。

這樣看來的話在地陸還是有通訊工具的,只是他們少用罷了,原來只有聖靈國內部是沒有手機而已的呢。

不一會兒蒂爾婭又一次出現在我的視線中,突然間就在門前撲倒我的懷裡,我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

沒有聽到她的哭聲,也沒有在抽泣的感覺,突然間的一個電話似乎讓蒂爾婭平靜了下來,我感覺到她的身體的只有心跳,急速地跳。“怎麼了?蒂爾婭,我們還要進去嗎?”

我摸著她的頭說道,也是詫異剛才如此活潑的蒂爾婭突然間變得這麼安靜。

她還是一直沉默不語。

“是誰欺負蒂爾婭了嗎?說出來我去找她的麻煩。”

“為什麼要去找他麻煩,雙熾Darling一個人的話是不行的。”

她稍微抬了抬頭看著我。

“你看,我們現在不是情侶嗎?對吧?蒂爾婭。”

“嗯?”

“有人敢欺負我的蒂爾婭的話我一定不會饒過他。”

“誒?雙熾Darling,真好。”

從這個角度可以看到蒂爾婭的眼睛在發著白光。

“那麼,究竟是誰欺負了蒂爾婭呢?”

“那種人沒有的啦,沒有能夠欺負我的人,因為有雙熾Darling在。”

蒂爾婭又重新笑了起來。

“呐,雙熾Darling,我們之間的約定還有效嗎?以後也會在見到雙熾Darling的對吧?”

“嗯,以後一定還會見到的,並且剛才的約定,我會一直記得的哦。”

“以後也記得?”

“那是當然的啦。”

“究竟怎麼了?蒂爾婭,突然間就•••••”

“我沒事的,雙熾Darling,只是稍微有點急事要離開了。”

突然間她這麼說,又撲到了我的懷裡把頭埋在我的胸前。

“嗯,哦,我知道了。”

對於蒂爾婭突然間這麼一說說實話我還是感覺挺意

外的。

“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有一個會議要開。”

她說得很小聲,而且聲音很模糊,以致我連確認自己是否聽到了的決心都做不了。

“今天本來想一直和雙熾Darling在一起的••••”

“嗯,我知道。”

“雙熾Darling以後也會記得我的對吧,不會忘掉我的對吧?”

突然間聲音又變得清晰起來,但又有些不愉快。

“不敢說全部事情一輩子不會忘記吧,至少蒂爾婭這個人我是會好好地記在腦中的,如果我忘記了和蒂爾婭在這幾天的回憶,至少還會記得有一個銀白色頭髮的女孩子,曾經和她在一起很開心,這樣想著就會再來找蒂爾婭了。”

“那樣的話就足夠了,雙熾Darling。”

她的眼中閃過一絲淚光。

“別哭啊,又不是以後見不著。”

“嗯,說的也是呢。”

隨後蒂爾婭又恢復了原來的笑顏。

“時間不多了,我差不多該走了,雙熾Darling。”

她又一次離開我的胸口站在我的面前,踮起腳尖伸長手摸了摸我的頭。

結果到了分別的時候還是會很捨不得,雖然我和蒂爾婭今天只是相處了幾個小時。

“和雙熾Darling當情侶,很開心。”“我也是,雖然只有短短的幾個小時,但是很開心。”

“我希望以後能早點見到雙熾Darling,為了避免雙熾Darling以後忘記我,也是為了讓雙熾Darling以後能一直記著我,這個••••”

說著,她用手指在我的鎖骨上劃了一道劃痕,然後我看到自己的鎖骨上出現了一個“D”字,蒂爾婭也解開裙子前的絲帶,在她的胸前也劃了一道劃痕,出現了一個“S”字

並沒有痛的感覺。

“這個‘D’是蒂爾婭,這個‘S’是雙熾Darling。”

“結果我還是挺喜歡雙熾Darling的呢。”

“嗯,我也是,我也挺喜歡蒂爾婭的。”

“記得要遵守約定哦,遵守約定的人才能上天堂!!”

即使是走遠了,她也不忘囑咐我關於約定的事情。

看著蒂爾婭離去的背影,白色的頭髮並沒有因為夕陽的金色而被染成金色的,而是借助著這份金色在閃閃發光。

也許這就是蒂爾婭的白髮的魅力,與我的不同的,有著吸引著他人對她心動的力量,這是我的白髮所不能給予的。

我摸了摸鎖骨的“D”印記,並沒有因為治癒功能的原因而消失。

對於蒂爾婭是拿什麼東西劃出來的“D”我也不知道,也沒有痛覺。

感覺還有很多問題沒有問那個白髮的蒂爾婭,她走得這麼早的確十分令人遺憾。

回頭看到那扇“SHOUT”的門還尚未開啟也不會再由我開啟就覺得十分幸運。

對於幽靈和觀覽車我實在是沒有免疫力。

不過這種時候的話依美應該也差不多醒了吧。

如果那種子彈的效果要維持一天的話洛可只能躺在床上說不定也是一件十分好的事情,想著今晚終於能睡一個好覺了到明天的潛入也自然勝算高了許多。

但雖然說是這樣想到那個行動的話心裡還是很緊張的,畢竟在那種地方集合了那麼多優秀的狩獵者和認證了的科學家們,雖然說沒有能力卻有著令變異者們聞風喪膽的頭腦。

實在難以想像那些人的實力有多強,尤其是在見證了依美的Model A之後。

而且洛可明天不能出席的話也是讓我十分難過的,因為這增加了人物的難度,但一想起自己是聖靈國的聖子又是非去不可。

這也是為了依美能夠擺脫科學院的束縛,讓她知道真相。

說不定對自己的魔能基因覺醒還會有幫助。

聖子大人,揣懷著心事離開了“SHOUT”,朝著“Homtel”的方向走去。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