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來自別的世界線的我是聖子大人?

第02卷 三瞳的狩獵者(科學的國度) 第03章 三瞳的狩獵者(科學的國度)

書名:來自別的世界線的我是聖子大人? 作者:伊羽。 本章字數:9974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6:32


現在的我,正處在一個十分焦著並且又困擾的狀態。

依照現在的時間來看固然是已經見不著太陽了。

而且是在月亮的光芒十分耀眼的時候,但是那兩個美少女完全沒有蘇醒的痕跡。

這無疑是讓我十分困擾的。

只有一張床,雖然很大而且容下三個人也是綽綽有餘的,但是那兩個人睡的時候隔得非常開。

像是故意而為的一樣在中間留下一個很大的位置,像是故意給我留的一樣,但很確定的是兩個人都沒有醒過來的樣子。

在遊樂園的時候還因為害怕她們醒了之後又會再打架而驚動科學院的人什麼的所以很快地就跑回了“Homtel”。

但是現在看來根本就不需要我的擔心。

抱著她們兩個都不會醒過來還有明天要去科學院的想法,我悻悻地踩上床,躺在了中間的那個位置,為了盡可能地不驚醒她們我把腳步變得很輕,然後默默地蓋上被子,並且把頭埋進被子裡面。

在確定依美和洛可沒有動靜的時候我松了一口氣,閉上眼睛準備睡覺。

這種和平的日子無疑我最喜歡了。

至少是平靜地渡過了二十分鐘左右。

突然間從一邊伸出來一隻腳,踢中我的小腹,然後勾著我的腰往床的一邊挪動,那個人順著這個態勢爬到我的身上,用雙手攬住我的脖子,趴在我的身上。

她的眼睛仍舊是閉著的,在我的耳邊呼著氣。

能做出這種事情來的除了洛可我想不出來還有別的什麼人。

說是一直魔能和行動力果然還是抑制不了潛意識的行動。

不過從這種情況上看來洛可已經習慣了在聞到我的氣味之後便會粘過來的這種潛意識了。

從各種意義上來說都不知道是好事還是壞事。

這樣被美少女壓著很容易讓人陷入高潮之中,尤其是像我這樣的健康的男高中生。

臉上毫無瑕疵,瞳孔中因為反射著月亮的光而在閃閃發光,臉上依舊是保持著紅色的狀態,除非是眼睛是閉著的,並且還看到了像那樣的事情,不然真的很難以令人相信,她是暈厥著的狀態。

在這種極度艱難的情況下我轉過身,至少是為了減輕洛可這個禁錮術的一點點傷害。

我再起來的時候看到依美正睜大著雙眼看著我,臉紅紅的,一臉羡慕的表情,以至於我也分辨不清楚依美是多久的時候睜開眼睛的了。

“依美,你醒了?什麼時候••••••”

看著她那只有點泛紅的右眼,心中不免有些傷感,但這也讓我重新認識了“狩獵者”這個含義。

“呀!對不起,依美,又讓你看到了這種情況。”

突然間我意識到自己的處境之後尷尬地說道。

“雙熾,可以稍微和你談一下嗎?”依美坐起來,語氣沉重地和我說道。

“嗯,

我正好也想問依美一些問題。”

在依美的幫助下,我成功逃出了洛可的禁錮術,然後和依美走到陽臺坐下。

“依美是什麼時候變成狩獵者的呢,我啊,稍微對依美的事情有些介意。”

“雙熾真的是很喜歡去關心別人的事情呢,明明自己更值得關心。”

依美轉動著藍色的瞳孔看著我說道。

“啊,不好意思,如果依美不想說的話就算了,我並不是有意要問這些問題的。”

“我可沒說過不說啊,不過作為替換,等一下我也有些問題想問雙熾,雙熾可要好好地回答我啊?結果我也是對雙熾的事情比較介意呢。”

“嗯,好啊,雖然只是認識不久但是我和依美也算是朋友,我並沒有什麼可以隱瞞的。”

在依美已經發現並且確認洛可就是聖靈國人的情況下。

“那就和雙熾說說吧。”

“我是三年之前才變成這個樣子的,三年之前我只是一個普通的國中生罷了。”

依美依舊是把音調放得很低。

“這個紫色的變異是因為常年在太陽之下的原因,因為家裡太窮了,所以我從國中開始就打工,三年前我才發現自己已經是狩獵者的實質,是從那個時候開始就關注科學院的,加入的話已經是後來的事了。”

“在聽到了那樣的話之後嗎?”

我試著問了她一下,可是答案卻是顯而易見的。

“嗯。”

依美點了點頭說道。

“不僅如此,我每日都要打工並且還要完成科學院所下達的人物,在那之後我又發現自己有了微妙的變化。”

“首先是在任務的時候開啟Model A的話視線會有些朦朧,而且不時會有其他形式的魔能出現。”

依美繼續說著。

“在一次金屬場的調查考證任務中,我的Model A僅僅持續了三十分鐘便暈倒在地。”

“在那之後我的上司才告訴我關於這種奇異的現象的原因,我受到了金屬場和日光的影響,進行了二次變異,也就是雙熾所知道的變異。”

“那是我第一次被警告不允許再使用Model A,但是在任務的時候又不得不使用。”

所以現在依美的瞳孔中才會由藍色泛出了一些微紅色。

“不僅僅是第一次,現在我要第二次提醒你,除非是生命受到威脅,不然的話不允許使用那種能力。”

“啊~我知道了,我已經有好好地控制自己了,並且科學院也有少派人物給我了,專心打工的話不會有事的啦。”

她用很輕鬆的語氣和我說道,像是為了讓我好好放下心來一樣。“依美知道就好了,不要每次都像個笨蛋一樣在擔心這個擔心那個,哪有那麼多可以擔心的啊,先管好自己再說啊。”

“••••••”

“誰是笨蛋啊,雙熾真過分,一給點甜頭就開始欺負人了。”

這麼說著她用雙手捏了捏我的臉,弄得我發出“啊”“哈~”的奇怪的聲音,也惹得依美大笑起來。

至於我,連笑自己的表情都做不出來。

“痛•••••痛啊,依美。”

即使是我這麼說著她也仍是不願意鬆手。

“白川依美。”

當她意識到我說的痛是真的痛的時候她便微笑著鬆開了手,咧著嘴裝作什麼都不知道。

“說實話我還是覺得有些奇怪。”

“什麼?”

“依美是狩獵者對吧。”

“嗯,是啊。”

“那為什麼叫依美呢。”

“誒?什麼意思。”

“為什麼依美的姓氏不是像其他狩獵者的一樣一串長而是白川,然後在加上依美的呢,畢竟依美也是一個狩獵者不是嗎?”

“啊!誰知道那種事情啊,大概是我來卡昂之前是住在沒有領主的地方吧,所以就有了這個嗎名字,具體是什麼我也記不清了。”

依美摸著後腦說道。

“誒?是這樣的嗎?不過雖然說是那樣,在讀和寫的方面都是比較方便的呢,白川依美。”

不知道氣氛莫名地變得曖昧起來,依美別著臉望著另外一個方向,然後我尷尬地說:

“好,我的問題問完了。”

“那樣的話就輪到我了對吧?”

在我話音剛落下的時候依美突然間把頭伸得離我很近說道。

她的臉依舊是紅色的不知道為何讓人反倒覺得還有些可愛,不由心跳開始加速起來。

不知道依美會問出什麼奇怪的問題的我只好“嗯,啊”地回答著。

“我儘量回答你的問題吧,如果我知道的話。”

從各種意義上來說這也是在為自己留一條後路啊,畢竟讓依美知道太多事情也是挺麻煩的。

比如說聖靈國還有聖母神堂鈴子的後裔什麼的,如果在地陸被發現就糟糕了,尤其是我這個沒有魔能的聖子大人。

“什麼是儘量啊,稍微給我認真一點啊。”

依美小聲嘀咕道。

“誒?依美在說什麼來著?”

為了確認我是否聽到了她的問題我試著再問了一次。

“好了啦,我剛才什麼都沒說。”

依美又將頭擰過去另一邊。

無論是在哪一邊女孩子的心思從各種程度上來說都很難懂啊。

“那麼接下來就是問題了。”

依美接著說道:

“第一,雙熾和洛可究竟是什麼關係,這麼曖昧的話很可疑啊!!”

我不知道她指的是哪個方面的事情,所以這個問題我完全沒有可回答的方向。於是我只好保持著沉默,不好意思地看著依美。

“是夫婦嗎?”

見我不說話,依美又一次追問道。

“不,不是這樣的。”

我左右搖著手和她解釋道。

“太慢了,雙熾,那樣的話是戀人嗎?”

像是審問犯人一樣依美審問著我,連回答的速度過慢也要被批評。

“不,也不是這樣的,我和洛可只是普通的朋友罷了,只不過認識的稍

微奇妙了一點。”

如果是洛可的話在這個問題上她的答案一定是“夫婦”了,並且沒有一點遲疑。

“那麼問題二來了,雙熾是怎麼認識洛可的呢,洛可是聖靈國的人,而雙熾不是地陸人嗎?難道說••••••”

我有很強的預感要是再讓依美推敲下去的話自己身上的謎始終都要被說出來。

與其由依美說,不如由我自己說,抱著這樣的想法:

“是啊,真沒辦法呢,我是別的世界線的人,既不是地陸人,也不是聖靈國人。”

依美用著難以置信的眼神看著我,看來她已經相信了,不過如果這個是事實的話也不會怕別人質疑什麼的。

依美笑著舉起了雙手——表示認可。

然後我便吃了依美的一記手刀。

“誰會相信你啊,別的世界線什麼的,稍微認真一點啊,別敷衍!!”

我摸了摸頭部受到手刀的地方委屈地說道:

“誰在敷衍了啊,我真的是從別的世界線來的啊。”

“誒???”

她好像有點相信了,用食指抵住下巴像是如有所思。

“誒!誒!都說了雙熾不要敷衍啦。”

她又敲了我兩下。

“所以說沒有在敷衍啦。”

我捂著被依美敲的地方有些淚眼朦朧地說道。

“但是很奇怪啊,別的世界線什麼的,那種東西存在嗎?”

“我一開始也以為不存在啊。”

“但是如果這個是事實並且已經發生在你的身上了的話這就一點都不奇怪了吧,沒有錯,這就是事實。”

“我就是——”

“從別的世界線來的。”

也許是看到我堅定的眼神依美有些動搖了,躲開了我的視線。

“這次就先相信雙熾這一次,如果我發現雙熾是在騙我的話•••••”

她以奇怪的聲音結尾,然後伸出雙手又捏著我的臉。

“所以說••••••”

“唔是玩笑啦。”

導致我連正常地說出一句話的能力都喪失了。

“要怎麼樣都可以啦。”

我盡著我的最大的能力發出依美能夠聽得清楚的誰呢勾引,反正如果是真的的話就不怕被拆穿。

“但是還是很難令人相信啊,雙熾~~別的世界線什麼的。”

依美也像這個世界線的所有人一樣,不敢相信這難以置信的穿越。不過他們的不敢相信也是有道理的,因為既然分開了是兩個世界線的話就不會有再相通的地方,可是事實確實令人感到遺憾。

“就算是我現在也覺得很不可思議啊••••••”

其實心裡多少也對那個中二病大叔神月世治有一些抱怨。

“嗯,算了,像這樣的問題就暫且先放下吧,那接下來是第三個問題。”

“•••••••”

“雙熾喜歡什麼樣的女孩子呢。”

“別只是單純地問這些問題啊,我還以為是關於明天作戰的問題呢。”

“作戰的話沒問題的啦,雙熾才

是,明明說好要好好回答我的問題的。”

“我的話沒有什麼要求啊,喜歡的女孩子就好了。”

對於各種事情都做不好的我無論是在這個世界線還是那個世界線都不會對可愛的女孩子抱有奢望,雖然說我個人感覺是良好的,但是那樣只會遭到其她女孩子的厭惡。

“誒?那雙熾喜歡誰呢?”

依美又一次將她那紅透的臉貼近我的臉。

我感覺自己對未來似乎做下了些什麼不好的鋪墊,在對於這件事情上面。

在看到依美詭異的笑容之後我好像突然間明白了一切。

“依美,你啊••••••”

我也伸出手不斷地捏著她的臉,試圖把那個詭異的笑容給捏走。

結果依美淚眼朦朧地發出“啊”“哈”“嗯”的高潮一般的聲音,不論是我還是她都是臉紅心跳地。

“雙熾,住手,不要•••••不要。”

在發出令人高潮的叫聲之後依美又用渾濁不清的音色發出了類似的聲音。

在適可而止之後我也停下來,看著依美被我捏紅的臉在那裡傻笑。

大概是看到了我被她捏紅的臉,依美也在和我一起傻笑。

“雙熾真的很可愛呢。”

把我捉弄地體無完膚之後依美這麼說道。

“誰知道啊!依美竟然趁著這個時間問這種問題,本來氣氛還是很正經的的說,都是依美的錯。”

“我只是想看看雙熾為難的樣子啦。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說著依美笑得更大聲了。

我稍微回頭看了一看房間裡,發現洛可沒有被這陣笑聲給驚醒之後才安心了下來。

“不過真虧雙熾能夠這麼快就發現呢,果然雙熾很厲害啊。”

在笑完之後也許是為了安撫我的內心依美這麼說道。

“哈哈哈哈••••”

在知道真相之後也許我只能發出類似的笑聲了,像聽了一個冷笑話。

“好的,這樣的話我的問題也就問完了,已經輕鬆一點了嗎?雙熾?”

依美轉動這藍色的瞳孔看著我說道。

原來她問這些問題只是為了讓我對於明天的作戰放下心來。

“我並沒有在緊張或者是害怕什麼的。”我大聲說道,唯恐依美聽不見。

“是!是,雙熾怎麼可能有緊張或者是害怕的時候呢,從別的世界線來的嘛。”

依美仍是不依不撓地在嘲笑我的弱點。

也就是對於身為異世界線人和普通人這兩件事情。

“這是真的啊••••••”

其實我倒不是很介意這件事情,無論是身為普通人,或者是聖子大人,不知為何像這樣的意外就算是遇到了也不會讓人覺得有多麼驚訝,反倒是讓人很容易地就接受了這個事實。

比如說我從來沒有問過為什麼從別的世界線穿越過來的我會是聖子大人什麼的。

正常人的反應都是會抵觸的,但不會抵觸的話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我也的確不是正常人。

和那群聖靈的國度的傢伙們一樣。

氣氛突然間變得很奇怪,我和依美都沉默著,就算是面對面在這種環境之下也難以說出一句話來。

依美有藍色到肩的頭髮,瞳孔是一邊藍色,一邊藍色泛著紅色。這種接近於雙色瞳的東西。

她的臉幾乎每次見到都是有紅色光暈的,但在轉化模式之後這種感覺又會完全消失——也就是那種紫色和紅色的姿態。

如果不像現在這樣仔細觀察的話是察覺不到的,她的眼睛在藍色的狀態下會因為反射的原因而閃閃發光,像是哭泣時含著的淚光一樣。

“雙熾?”

“誒?!”

在這時候依美突然間轉過身來看著我。

“怎麼了嗎?”

“不,沒什麼。”

“說是沒什麼自己卻在一直看著我。”

“誒——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話說回來雙熾還要好好地給我負起責任來啊。”

在我正在躲避著依美的視線想著一些別的東西的時候依美突然間說道。

“誒?”

我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責任??”

“難道說雙熾已經忘掉了嗎?責任!!”

依美一步一步地逼近我,把我逼退到陽臺的角落裡面。

“•••••••”

但無論我多仔細想也想不出什麼時候對依美做了那種事情或者是有冒犯的事情。

“真的已經忘了啊————”

依美用手大力地捏著我的臉說道。

“稍微想仔細一點啊,還只是今天早上的事情。”

“是,是我知道了,依美你的力氣稍微再小一點。”

“痛•••••痛啊。”

我試著用手去保護我的臉但已經晚了。

雖然依美的臉也是被我捏紅的,但是我感覺到我的臉在發熱,在被依美捏了兩次之後。早上•••••••早上•••••貌似的確有過這麼一回事,在依美和洛可戰鬥結束之後,的確和依美吻過,但那個吻完全就是依美吻過來的,我完全沒有做任何反應甚至是反應的時間都沒有而現在卻因為這個而陷入了事件當中。

“想起來了想起來了,依美。”

以為是被捏著的原因,其實連我自己實質上發出的是什麼聲音我也不知道。

但是依美並沒有要停下來的想法,而是展現給我看另一副更加猙獰的表情。

“雙熾~~~~”

“對於忘記了依美吻了我這件事情,的確是我的不好。”

在幾分鐘之後依美像是捏累了一樣又像剛才一樣把視線背對著我。

“雙熾的記性是有多差才會忘記這件事情啊,明明當時我還特意咬了一下。”

依美又回過頭來看著我,眼中不知道是反射了光芒還是什麼的竟然在閃閃發光。

她的臉依舊是通紅的,只是現在多了一副委屈的表情。

“這種事情就不要再說出來了吧。”

“算了,如果雙熾能夠想起來的話還是可以原諒的。”

這次感覺依美又和往日的有很大不同,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

依美在向我撒嬌!!!!!

“但是為什麼依美會吻過來呢,那是時候我都沒有反應過來。”

“誰想要你反應過來啊!”

依美小聲地嘀咕道,聲音小到我都聽不清楚她在說什麼。

“反應過來的話雙熾不就會躲開了嗎?”

“誒?剛剛依美說了什麼來著。”

對於這件事情我十分有必要弄清楚真相。

“雙熾是笨蛋嗎?我剛才什麼都沒有說啦什麼都沒有說,剛才只是雙熾的錯覺罷了。”

依美的視線稍微有些望向別的方向了。

“那麼,雙熾要想好怎麼負責任了嗎?對我做了那種事情之後。”

依美這種詭異的笑容一出現就代表不會有好事情發生,至少是對於洛可來說。

“這裡可是沒有別人的哦,那個礙事的洛可小姐也在睡覺,雙熾想做什麼都可以。”

聲音有些震顫的依美接著說道。

“不是依美吻我的嗎?為什麼要我負責任。”

我摸了摸後腦勺說道。

“我不管!笨蛋雙熾,雙熾要負責任,負責任啊!”

依美好像有些著急了,直接往我的身上撲過來。

從各種意義上來說這個世界線的女孩子還真的是很奇怪呢。

至少給我的感覺是這樣子的,既奇怪又可愛。

“是,是,我會負起責任,那麼依美究竟想讓我怎麼做。”

我抬起雙手以阻止住依美的進攻趨勢說道。

依美稍微楞了一下,然後才把身體縮回去,可就算是如此,我也逃不掉我仍是被依美堵在牆角這個事實。然後也沒又將臉貼近我,閉著眼睛,紅著臉小聲地說道:

“把吻還給我,要雙熾主動的。”

“哈,kiss??”

“嗯。”

“什麼意思。”

“雙熾!”

依美突然間睜開眼睛看著我。

“是?”

“就相當於把我的kiss還給我而已啦,雙熾你不要誤會了。”

在說了這句話之後依美再一次閉上眼睛。

“雙熾,快一點啊。”

依美皺了皺眉眉頭,用顫抖的聲音和我說道。

就是這樣的,月色下才會讓依美的樣子變得更加可愛,本身就是純白的皮膚變得更加白皙而且還有著這樣可愛的表情。

不僅如此,依美的頭髮被反射成白色,在空氣中顫抖著,她的眉峰時上時下,長長的眼睫毛也是在顫抖著。

畢竟一直讓她白癡著這樣的姿勢太久的話也不好,身體會酸疼的。

可是此時的我還在糾結著。

對於一個女孩子來說這究竟是一件好事還是一件壞事。

想了許多種可能性之後我撥開依美額前的頭髮,貼近她額頭的地方輕輕地用嘴唇碰了一下。

“好,這個樣就可以了。”

我將身體縮回的時候看見依美已經睜開了眼睛,藍色和泛紅的雙色瞳是很美麗,我們還離得很

近,可是她並沒有急著推開我。

“反正以後還有機會,雙熾是不可能逃過兩回的。”

依美嘟著嘴說道。

“誒?依美可沒有說一定要吻哪裡啊,所以額頭也是可以的吧。”

“不可以!kiss就是嘴唇貼近嘴唇才能稱之為kiss。”

依美仍是在一本正經地解釋道,雖然說是毫無依據可言。

根本就沒有人規定過kiss就是嘴唇碰嘴唇,就是抱著這種想法我才能逃過這一劫。

“誒?是這個樣子的嗎?”

“正是如此••••••”

就在依美打算接下去說的時候突然間身體往後一仰:

“啊啾。”

他準備再繼續說下去的時候又“啊啾”地被打斷了。

依美稍微揉了一下太陽穴的位置,又捋了捋自己的頭髮,眨了一下眼睛。

“所以說,雙熾要好好地——遵守這個規則才行啊。”

“不能夠像剛才那樣子逃避,要好好地把那個kiss還給我才行啊 ,也就是嘴唇對嘴唇。”

這次依美卻是流利地說出了一大堆單詞。

“哈,是誰在想我了嗎?怎麼連續打了這麼多個——啊啾。”

這個噴嚏十分應景地表現了依美接下來想要表達的話。

“不是這種原因啦,如果半夜坐在這裡的話的確會著涼呢。如果為此感冒就不好了。”

我摸著依美的頭說道。

“進去睡覺吧,明天還要繼續努力呢。”

“但是我今天曠了一天的工,工資一定會扣很多的。”依美淚眼朦朧地說道,不知道我是因為剛才的噴嚏還是因為心疼工資就這麼被扣了而心疼。

“哈~啊,在這之後也得好好工作才行啊。”

依美稍微打了一個哈欠,又伸了伸懶腰,根本就沒有聽進去我的話要好好地注意身體不要感冒。

“喂!依美,稍微把我的話聽進去一些啊,該進去睡覺了。”

我再次提醒她說道。

“誒,睡了一天了,很無聊的,我還想在這裡多待一會兒呀。”

依美看了我一眼說道,但是身體並沒有轉過來。

“和雙熾一起。”

在愣了一會兒之後依美又補充道,然後她又往這邊擠了一擠,讓我們的手互相接觸著。

突然間鼻間有一陣很強大的刺激感流過,毫無預兆的一聲“啊——啾”打破了我對依美的思緒。

“哼哼,雙熾還在說我,自己明明都要著涼了。”

“而且雙熾從今天早上開始就不知道去哪裡了也沒有好好休息過,該回房間好好休息的是雙熾才對而不是依美。”

依美將下巴靠在折起來的雙腿的膝蓋上,用嘲諷的語氣訓斥著我。

“我的話肯定是因為有人在想我了所以才會這樣,並不是著涼的原因。”

“在這種時候有誰會關心雙熾啊,雙熾認識的人也不多,到過的地方更少。”

依美不客氣地反駁著我,卻讓我無言以對,她說的的確沒錯。

“話說回來晚上的風還真的是冷啊。”

可以感覺到天氣已經是秋天接近冬天了。

畢竟從那個世界線過來的時候已經是七月份了,過了幾個月之後的話是冬天也不會覺得有什麼異常,只是不知道這個世界線有沒有那種一到冬天就可以見到的雪一樣的東西呢。

順帶一提,聖靈國的紀年是按照聖靈xxxx年x月x日來計算的,從聖靈國創立的那天開始創立紀年,到這一年已經是一千零二十六年了,而地陸的紀年則是按照科學紀年來命名的,從第一個變異者出現科學院創立來計算,今年地陸的紀年已經是三千一百一十年了,而月份則是一致地分為十二個月份,一個月份三十一天,一天二十四個小時,和那個世界線一樣的計算方法。

看來這也是那個世界線和這個世界線原本是一個世界線的證明呢。

“進去睡吧,依美。看看你的話真的會著涼的啊,著涼了的話不僅僅要話費醫療費用,還會因為曠工而扣工資,這樣的話不適變得更加糟糕了嗎?”

也許只有牽扯到錢和生活的方面的問題才會牽動依美的心了,抱著這樣的想法。

“嗯,聽雙熾的這麼說也的確是正確的呢。而且明天還要去科學院去,真麻煩又要曠工。”

“嗯,這也是為了洛可嘛。”現在的我只是不希望有太多的意外發生就好了。

“那樣的話就先進去睡覺吧,雙熾。”

“?!”

“依美不去別的房間嗎?”

“在這裡的話就可以了啊,雙熾也快一點進來。”

說著依美把我拉起來朝這房子裡走去。

“嗯•••••哦”

對於不明覺悟的我只能像這樣被拉著走。

進入房間之後我和依美像是石化了一樣,看著洛可把兩床被子卷成一層,然後用雙手捆住被頭,用腳鎖住被尾,呈倒立的形狀。

我想是看到了如果自己不和依美走出陽臺的話自己的下場。

不僅如此,洛可還用牙齒緊緊地咬著被子,身體在蠕動著。

“誒?雙熾••••••”

依美像是想起了什麼不得了的東西一樣僵硬地轉過身來看著我。

她的眼神像是在說:

“難道說雙熾以前也是這麼被洛可對待的嗎?在地陸的這幾天也是嗎?”

“呀,依美你可不要往別的方向去想,我和洛可並不是那樣的關係的。”

我左右搖晃著雙手以向依美表達我的意思。

而在這個十分不應景的時候洛可突然間抱著那個被子轉了轉神,用含糊不清的音色說道:

“為什麼不讓我叫雙熾Darling啊,為什麼啊!!”

在最後那句“為什麼”洛可把音調加的很大,並且在這之後還說了一些我根本聽不懂的話。

“這個是?這個是?••••••”

依美咧著嘴看著我,一臉不敢相信的樣子。

“這個是••••••”

沒想到洛可還在念叨著我不讓她叫我雙熾Darling的事情,從各種意義上來說真的是很麻煩呢。

我該說什麼好呢,感覺說什麼也不合適。

於是為了不讓我受到洛可的干擾,這次輪到依美誰在中間,而我則睡在旁邊,雖然說不知道為什麼會三個人擠在一張床。

今晚明明可以多開兩間房間然後一人睡一間的,如果依美在的話。

洛可的動作想想就有些後怕,想起在聖靈國她晚上跑過來我身邊的時候也是這種下場就覺得很幸運自己是睡著的並不知道那種感覺。

受到那樣的對待的話可不可以算是虐待呢。

不過這個世界線怎麼看來都是沒有法律的吧,連盜賊都沒有。

怎麼看都是一個奇怪透頂的世界呢。

在夢中我又隱約聽到了洛可的磨牙的聲音。

洛可•克爾涅爾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女孩子呢。

聖子大人這麼想著。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