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來自別的世界線的我是聖子大人?

第02卷 三瞳的狩獵者(科學的國度) 第05章 Aboto γ的決意(科學院)

書名:來自別的世界線的我是聖子大人? 作者:伊羽。 本章字數:12981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6:32


“喂!依美,稍微醒醒啊!”

在我說這話的同時腦海中也重複著會議室裡嘈雜的聲音:

“怎麼了?怎麼了?有入侵者?”

我拍了一下依美的手過後依美像是終於清醒過來,轉動著晶瑩的紫色瞳孔看著我說道:

“雙熾!”

在她說這句話的時候天空中的紫色空氣已經消失了。

“現在快點走吧,我們被發現了。”

“對不起,我錯了。”

從她的瞳孔中留下兩行無色的眼淚,眼神委屈地看著我。

“現在先離開吧。”

我戴上頭盔然後抱起雙腿顫抖著的依美拼了命似的朝著門外跑去。

但是在我推開門的那一瞬間,便看到有兩個人站在我的面前,將我們圍在門口。

他們就是依美所說的比依美的官階更加高的總指揮官和總檢察官,比依美的能力更強。

我和依美,已經沒有退路了。

“你這傢伙是誰?是用什麼能力,把依美給打倒的。”

那兩個人其中之一用食指指著我說到,他似乎以為是我把依美打倒了,然後偷聽會議的內容的。

他的鐳射劍發著藍色的光,不僅僅如此,劍尖還反射著來自窗外的藍光。

依美掙脫我的懷抱站起來,稍微眨了一下眼睛之後瞳孔便變為紫色,看著他們說道:

“你們讓開,格羅克和克萊門特。”

語氣十分深沉,並不像是之前在卡昂所見到的依美所發出的聲音。

在那時,從他們兩個人身後又走過來八個人,其中一個人坐在輪椅上,用手推著輪椅在移動著。

他們應該就是那些領主們。

“剛才的魔能,從感覺上看是依美你釋放的對吧?”

那個坐在輪椅上的人閉著眼睛說道。

“是又如何,奧西爾。”

“依美可不像原來那樣乖巧可愛了啊,連奧西爾閣下都不說了,為什麼依美會突然間做出這種事情呢?”

“因為沒有意義了。”

“是依美用魔能來竊聽奧西爾閣下的會議嗎?”

狩獵者其中之一說道。

“不然的話不會發現卡昂原來是這樣一種地方,領主原來是這樣一種人呢,克萊門特哥。”

“我是怎樣的人,依美,如果你不來的話,我是打算留你到最後才使用的。”

奧西爾笑著說道。

“那個Aboto計畫你打算解剖多少人,或者你已經害死了多少人?”

“我可是支隊你的變異感興趣而已啊,對於他們的變異我並不想要,而且對於這件事情,也只是常年在平民區的依美你不知道而已哦,我並沒有欺騙每一個狩獵者,都是他們自願的。”

在他說完這句話的時候依美突然間將模式轉換到了A級,在奧西爾的面前瞬間出現了呈子彈狀的火焰和冰晶圍繞著他。“我可是沒有說謊哦,他們都是知道的,不信你問問他們。”

奧西爾仍舊是冷靜地指著站在一旁的格羅克和克萊門特。

“真的嗎?格羅克哥和克萊門特哥。”

“依美•••••••”

格羅克看著依美,稍微低了低頭。

這就意味著這的確是真的,整個卡昂的狩獵者基本都知道這一點,唯獨常年顧著打工而少接觸科學院的依美不知道。

“奧西爾•克裡塞斯•卡昂!!!”

突然間冰晶和火焰一起爆炸開來,但好像有一道光閃過,把爆炸都抵消了。

是格羅克和克萊門特的魔能障壁圍住了爆炸所能波及到的範圍,不僅僅讓那八個人毫髮無傷,連身邊的建築物也是。

“為什麼你們還要幫助他們啊,他們可是會把你們解剖然後提取基因的啊。”

依美對著格羅克和克萊門特大聲說道。

但是那兩個人並沒有說話,代替他們兩個說話的是奧西爾。

“我說過我對他們的基因並不感興趣,並且能為地陸做出他們最大的貢獻就是他們一生的追求,這才是地陸人,這才是卡昂人,只是你這個從別地來的人的雙重變異實在是吸引人。”

依美的雙目已經是全部變成紅色了,但是身邊紅色的魔能並沒有一絲要減少的趨勢。

對於現在這種情況我一點事情也做不了,就像依美和洛可戰鬥的時候一樣,我只能站在依美的身後被她的紅色的魔能包圍著保護著不受格羅克和克萊門特的魔能的影響,別的一點作用都沒有。

要硬碰硬的話我和依美只會是死路一條,因為格羅克和克萊門特一個是總指揮官,一個是總檢察官,都是超強魔能變異者,儘管只是狩獵者的一員。

“雙熾,對不起。”

依美抽泣著往我這邊看了一眼說道。

“今天,我們兩個人•••••••”

她轉過身來看著我說道。

“誒,沒事的,依美,我知道的。”

我摸了摸她的頭說道。

看來這也就是我來到這個世界線最終的結局了啊,越是探索這個世界線的規則,越是把自己的生命推向死亡的邊緣。

“雙熾是我喜歡的人,至少要把雙熾給•••••”

依美小聲地說道,又轉過身去看著八個領主和那兩個狩獵者。

“Model S”

在我的意料之外的,在那一瞬間依美的身邊發出了刺眼的白色的光芒。

我用手遮住了眼睛以躲開這陣強光的輻射,在下一秒睜開眼睛的時候看到依美正在回頭看著我,她的眼中含著淚光,瞳孔是深紅色的,比Model A的橙紅還要紅的一種深紅。

“這是什麼!!依美!!!”我試圖用手去抓住依美,可是在我伸出手的那一瞬間便被深紅色的魔能所包圍,把我給圈在了原地。

“雙熾,謝謝你,這以後也是。”

像是最後的遺言一樣依美沒有轉過頭來看著我說這句話,而是一邊吟唱著一邊說這句話,對著那八個人和超強能力者格羅克和克萊門特。

“空間系魔法 Resword。”

在天空中突然間出現一把深紅色大劍,深紅色的劍被深紅色的魔能所包圍著。

不僅僅是如此,整個六十九層也包圍在這種深紅色的魔能下,但是因為那個障壁的原因在障壁內的十個人並未受到這陣深紅色魔能的波及。

“終於再一次出現了啊,依美,你那種隱藏著的能力,會有多強呢?這就是我的Aboto計畫定格在你的身上的重要的一點原因之一。”

依美沒有說話,用手指揮著深紅色的Resword正在緩緩地朝著六十九層的地面下落,下落點的正中心就是格羅克和克萊門特的的魔法障壁的中央位置,也就是那八個領主所在的地方。

“那樣的話只好提前Aboto γ計畫了呢,專門為你所設計的計畫。”

奧西爾見到Resword完全不慌,反而是冷靜地看著依美說道。

明明是這麼強的魔法,可站在對面的十個人一個人都沒有移動,像是在等待著什麼一樣。

在依美的劍落至一定的高度的時候,深紅色的魔能已經包圍了整個六十九層。

在那個瞬間升降梯中突然間傳來了“叮咚”的聲音,從裡面走出來一個個子很小的人,和狩獵者一樣全副武裝著,也戴著和我一樣的頭盔。

她跑到奧西爾的輪椅旁邊,把奧西爾的手從輪椅的輪子上移開,然後跑到後面去握著輪椅的推手。

在Resword落下的那一刻,她笑了一笑然後突然間舉起手,一道白光從我的眼前閃過。

再一次睜開眼睛的時候,不僅僅是那把劍,連同圍在我身邊的並且充斥著整個六十九層的深紅色魔能都全部消失了,一點深紅色的痕跡都沒有。

在六十九層上方有一些白色的煙霧飄著,雖然依美的瞳孔依舊是深紅色的,但是除此之外在六十九層已經沒有深紅色的痕跡了。

依美回頭看了我一眼,突然間就倒在地上移動不懂,只是眼皮還在抖動著。

“Queens。”

除了奧西爾之外的人在這陣白光之後全部都半蹲式地跪在地上齊聲說道。

格羅克和克萊門特一臉狐疑的樣子看著Queens和剛才發生的這一切,像是從未見過然後突然間看見一樣。那個名為Queens的女孩子僅僅用一個我和依美所不知道的魔法就將這一切全部消失了,不僅僅是如此,還有如此盈滿溢出的深紅色的魔能,全都消失得一乾二淨。

“這是什麼?”

在一旁看呆了的我只能說出像這種話,在這種時候。

她就是Queens,竟然只有這麼小的個子。

“下個月開始,Aboto γ計畫,請各位閣下務必做好準備來卡昂。”

奧西爾像是預料到了一切的發生一樣平靜地坐在輪椅上看著倒在地上的依美。

“還有,那邊的那個人是誰呢?”

奧西爾又指向了站在原地帶著一臉驚恐的表情的我。

“感覺不到他的魔能。”

Queens俯下身子在奧西爾耳邊說道。

而此時的我正在陷入一種無盡的自責之中。

一定是我把依美給害死了!一定是我的錯。

那個所謂的Aboto γ計畫。

我的雙腳不斷地顫抖著,看著躺在地下的依美心中想著如果我不救她的話她就會,就會•••••••

被拿去解剖取本的!!

抑或是做那些對洛可做過的實驗。

她可是白川依美啊,拼了命所想要保護我的白川依美,為了我和洛可即將搭上性命的三瞳的狩獵者,地陸的總管理官。

我走過去將依美扶起來,卻在觸碰到了她的雙手的時候她緩緩睜開了眼睛看了看我,瞳孔已經是變成藍色的了。

“雙熾••••••”

“依美。”

她的嘴角稍微上揚了一下。

連我也好奇為什麼毒素已經遍佈全身的依美會再度睜開雙眼並且開口說話。

“雙熾的手,真的是很溫暖呢。”

依美笑著看著我說道。

“那樣的話真的是太好了呢。”

我扶著依美,她竟然依著我的手再度站了起來。

“同伴。”

Queens用著很低的音調在說道,像是沒有感情的人所發出的聲音一樣。

“竟然還能讓白川依美站起來?”

單純地從聲音上聽應該就是塔奧巴,冠美利加的領主。

“不同於其他人呢。”

“不過從他身上的感覺來說是完全沒有見過這個人的。”

“變異者。”

Queens突然間說道,用食指指著我的方向。

“怎麼回事?Queens,不是從他身上感覺不到魔能的存在嗎?”

“奇怪的變異者。”

“?!”

“Aboto的感覺。”

Queens再度提及這個單詞——Aboto。

“真是有趣的兩個人呢,不過在這裡的話就代表對於我來說不一定是優秀的人,雖然可以提供優良的樣本••••••”

“你這傢伙!話這麼多不煩嗎?”

我看著他大聲地叫道。“誒?難道說你也是依美的什麼人嗎?”

“也?”

“和我一樣?現在她還有什麼值得利用的價值嗎?魔能也沒有,毒素也很快會擴散到全身。”

“我和你不同,我心裡是愛著依美的,她是我很重要的朋友!!!”

我一隻手握著依美的手,另一隻手指著他說道。

“誒?真正的朋友?事情稍微變得有趣了一些呢。”

奧西爾看著我們訕笑著說道。

“這有用嗎?你們兩個人,都將作為地陸人而為地陸提供重要的基因樣本。”

發出這聲音的人是英迪蘭的領主喬安。

“別開玩笑了!!”

“真的很礙事呢,這傢伙,有Queens的話就快點結束戰鬥吧。”

“也是呢,我也想快點和芙裡

回去準備研究Aboto γ計畫呢,奧西爾閣下?。”

這個人是可羅亞迪的領主利爾。

“利爾也不要著急啦,說實話雖然說是聽說過Aboto γ計畫會進行,但是這麼快的話還真的是會措手不及啊。”

利爾的妻子,芙裡。

“控制?”

Queens指著我提高了音調說道。

“嗯。”

奧西爾點了點頭。

“感覺魔能正在逐漸恢復過來。”

在Queens向前走一步的之前依美靠過來小聲地和我說道。

“該不會是我的魔能恢復了吧?”

“誒?雙熾果然是••••••••”

“噓————還只是如果而已啦。”

“雙熾果然是聖靈國的人嗎?”

“可以說是,也可以說不是啦,因為是從別的世界線來的。”

“騙子!!”

依美瞪了我一眼說道。

“•••••••”

“雙熾這個時間段還在說謊。”

“這個以後在和依美解釋啦。”

“這個以後在和雙熾慢慢地算,先暫時相信你吧。”

“哈哈哈哈•••••”

說是不相信也是正常的,這時候只能無奈地笑著了。

但是依美終究是再度站起來了,雖然說沒有在轉換模式釋放魔能,但是至少是身體似乎已經沒有問題了。

至於這是什麼情況我也不知道,或者說基因的自愈功能可以共用或者是說我的魔能恢復了?說的太絕對了到後來只能是失望。

Queens離開那個魔法障壁向前走了一步,就在我們面前。

她向我們伸出了一隻手,白色的光芒便從指尖朝著我們飛來。

我的左手和依美的右手握著,然後我伸出了右手,依美伸出了左手。

白色的光芒和深紅色的光芒碰撞在一起,在一束更加刺眼的光芒之後,不僅僅是深紅色的光芒,連白色的光芒也消失在空氣中。

氣氛一片寂靜,空氣再一次恢復了無色的狀態,之前的深紅色和白色都消失得蕩然無存。“Queens?”

突然間奧西爾看了一眼Queens,瞳孔縮得極小。

“雙重變異者竟然還保留著這種實力?”

雖然說這種能力他們都見到了,但是首先說出這句話的是塔奧巴。

“沒關係呀,但是剛才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Queens像是在自言自語一般地說道。

“你究竟是誰?依美,看來你真的是認識了一些有趣的人呢。”

奧西爾看到的好像不是依美的能力的強弱,而是剛才我握著依美讓依美恢復這件事情。

奧西爾的瞳孔變得極小,用猙獰的表情看著依美說道。

並沒有親口問我。

“告訴你也是無用的。”

依美沒有回答,代替依美回答的是我,對著他大聲地叫道。

這是一次真正的翻臉大戰,真正的一次與地陸人相接觸,並且還是各地的領主,就算是如此我仍是沒有百分

之一百的把握逃走,因為在這個科學院六十九層的下方已經已經圍滿了各種各樣的狩獵者。

“他是雙熾哦,渡部雙熾。”

突然間依美笑著說道。

“誰?完全沒有聽說過的人。”

奧西爾一臉狐疑並且猙獰的樣子。

“我喜歡的人。”

在這種時候依美紅著臉看著奧西爾說道。

“這就是我作為卡昂的總管理官對上屬的最後一次報告了。”

“他是喜歡著我的人,也是我愛著的人。”

在依美的這句話說出來之後,奧西爾的表情又平靜下來了。

“看來依美在平民區做出了不錯的成績呢。”

“嗯,是奧西爾閣下的功勞。”

“?!”

這種對話是在一旁聽著的我完全聽不懂的話,隱藏著微妙的玄機。

“這樣一來,我就只是白川依美而已了。”

依美眨了一眼看著我說道。

“嗯,依美。”

她只是在和地陸斷絕關係罷了。

突然間有一股空氣從窗外直射過來,像是一道空氣射線,射穿了卡昂科學院六十九層特製的窗戶。

像是一道光芒一樣發出刺眼的光芒,即使是戴著頭盔的我也不禁用手來抵住那道光芒的直接照射。

在我再度睜開眼睛的時候,眼前有一種金黃色閃過,金黃色的頭髮在我眼前閃閃發光,並且是熟悉的金黃色,這樣一來的話就能輕易地判斷出這個人是誰了。

————洛可•克爾涅爾。

伴隨著這一陣刺眼的光芒而來的還有“白—川——依——美!!!!”

“你竟然把雙熾帶來這種地方!!!!”

“?!”

“•••••”

“誒啊?!!!”

“洛可!!”

正在依美因為驚訝而叫起來的時候洛可把我給拽離了依美的手。

“雙熾!”

洛可抬起頭看了看我說道。“誒?!洛可,你醒了嗎?什麼時候••••••”

在我說出這句話之後洛可立刻給了我的頭部一個手刀,然後笑著說:

“雙熾真的不懂人情呢,我並沒有昏厥,一直都沒有昏厥啊!!”

“誒??!!”

像我這種不知道內情的人只能發出這樣的聲音。

“那種東西只是剝奪了我的行動力而已,並沒有剝奪我的感覺啊。”

“正是這樣的激素。”

依美低著頭說道。

“那也就是說洛可是知道一切了嗎?”

“那是當然,依美和雙熾所說的話我全部都聽見了,只是沒有想到依美你竟然真的會帶雙熾來科學院,實在是再過分了!”

說著洛可也給了依美一記重重的手刀。

“哈?那也是為了洛可好嘛•••••”

依美摸著頭淚眼朦朧地說道。

“對啊,我和依美也是為了洛可好而已啦。”

我笑著看著依美和洛可說道。

“但是現在好像是很麻煩呢。”

像是終於意識到了對面的十個人一樣,洛可轉身面對著那些人,但仍舊是抓著我的手。

“洛可有把握離開嗎?”

我小聲地問著洛可說道。

“別急著離開啊,先和故

人說說話。”

這麼一說洛可是已經有離開的方法了,所以才會來到這個地方。

“只要飛回結界就可以了啊。”

在湊過我的耳朵來和我說了一句話之後洛可又一次正式地望著那十個人。

也就是她口中所說的故人。

“呀!格羅克哥,克萊門特哥,父親,母親,奧西爾閣下,還有那邊那麼多只見過幾次叫不出名字來的各位你們好啊。”

洛可舉起一隻手對他們笑著說道。

父親?母親?

誰是洛可的父親母親?

“希洛•艾普琳•可羅亞迪!!!”

那十個人都很驚訝地回復了一樣的話。

“呀!你們還記得我嘛。”

“希洛。”

“希洛。”

然後是芙裡和利爾向前一步站出來說道。

“呀,父親,母親。”

洛可看著他們笑著說道。

她的父親是利爾,母親是可羅亞迪,就是那個夫婦領主。

記得洛可以前也和我說過她的父母就是因為她才得到了在地陸的無上地位,就是指領主的位置,從現在看來一點錯也沒有。

“哼,連希洛也來了嗎?自從上次被聖靈國的人救走之後就不見你回來過了呢,希洛,我以為你已經死了。”

奧西爾坐在輪椅上平靜地說道。

“不過作為Aboto β你的價值也就只是那樣罷了。”

洛可•克爾涅爾就是那個會議中所說的希洛。

那個Aboto計畫的第一個受害者,Aboto β。

停頓了幾秒鐘之後他有補充說道。“難道說這次回來是來見我們的嗎?還是去聖靈國後悔了,還是父親這邊的懷抱比較溫暖。”

利爾依舊是以挑釁的姿態說話,即使是面對她的親生女兒。

“利爾!!”

芙裡用胳膊頂了頂利爾的手臂說道。

“呀!父親真的是過分呢,看到自己的女兒也不會說些好聽的話。”

“是要說:‘可愛的女兒啊!快點回到父親的懷抱裡吧’這樣的話嗎?”

“如果你非要這麼說的話我也十分樂意。”

洛可笑著說道。

“但是這次敘舊的時間稍微有點短呢,連好好地和格羅克哥和克萊門特哥說話的機會都沒有,還有奧西爾閣下也是,你們我都有好好地記得。”

“希洛•••••那個變異者••••”

克萊門特突然間說出了第一句話。

“他沒有來哦。”

像是馬上明白了一樣洛可毫不猶豫地回答他。

“是嗎•••••”

像是有點遺憾一樣克萊門特低著頭說道。

“希洛,為什麼要背叛卡昂。”

在克萊門特的話音剛落下的時候格羅克馬上就接上了話。

“因為沒有辦法啦。”

“難道說為卡昂和地陸的未來做出犧牲也是那麼困難的事情嗎?”

“格羅克哥說的是犧

牲小我完成大我?”

“不好意思啊,我做不到,因為從嚴格的定義上來說,我是聖靈國那邊的人。”

“頑固!!”

“彼此彼此。”

“這是怎麼回事?洛可,我怎麼聽不懂你們說的話。”

“對啊,這是怎麼回事?他們洛可都認識?”

“等一會兒再和依美和雙熾解釋啦,現在依美和雙熾就先上車吧。”

說著,洛可劃了劃手指打了一個響指,便從天而降下來一輛和來的時候一模一樣的魔法車。

而在我心裡想著的是那個利爾和芙裡,把自己的女兒做成那個樣子的那種雙親,為了可羅亞迪的領主而把自己的女兒當成活體樣本的那兩個人。

也許是在洛可心中他們已經早已不是父母了,所以才能平靜地當著他們的面說出那樣的話。

自從從可羅亞迪來到卡昂接受了奧西爾十年的實驗之後。

“看來你在聖靈國也過得很好呢,希洛。”

利爾依舊是沒有放下挑釁的姿態。

“敘舊時間到此結束了哦,父親大人。”

洛可就是Aboto β如果我和依美今天沒有來科學院的話依美也在不久的將來成為下一個洛可變成Aboto γ計畫的第二個受害者。

“果然那個時候不應該因為年齡太小的原因而不解剖取本呢,明明已經是十年的Aboto計畫。”

“是我們的錯,奧西爾閣下。”

利爾低著頭說道。“但是現在Aboto β和Aboto γ都在的話也好,還有那個無之變異者,如果全部拿下的話接下來就有一段時間很忙了呢,不過你們也逃不出卡昂的包圍圈。”

“是嗎?奧西爾閣下?”

“如果可以的話就敬請試一試。”

奧西爾抬起雙手指著那個被洛可沖碎的窗戶說道。

“命令?”

Queens在聽了這些話之後像是十分躁動一般。

奧西爾點了點頭,命令她說道:

“把他們留下來,一個都不允許離開。”

然後有一道白光從我眼前閃過,但很快又消失了。

“空間系。”

Queens揮舞著雙手指著我們,在天空中不時飄過一些白色的煙霧。

洛可依舊是站在我和依美的面前看著他們十個人,我和依美的身後就是那輛魔法車。

“依美上去吧。”

洛可轉過身來指著魔法車說道。

“為什麼要我先上去啊。”

此時Queens在吟唱著。

“因為我要和雙熾一起上去啦。”

“為什麼非得!”

“要不你就別上去,這樣裡面只有我和雙熾兩個人。”

“我才不要!!”

這麼說著依美跑進了魔法車裡面。

“嗯嗯哈,雙熾我們一起走吧。”

洛可抱著我的手臂朝著魔法車裡面走去,沒有再回頭看那群人。

“Edead————”

Queens的手朝著我們這邊揮過來。

“神隱!”

有一束白色的光芒切割著空氣朝著我們這邊飛過來。

但是這束白色的光芒在我的面前切割著空氣的時候突然間空氣又一次恢復平穩。

空氣流動恢復了正常。

對於我來說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Queens??”

奧西爾驚訝地看著Queens,但是Queens仍舊是一言不發。

“奧西爾閣下?”

“Queens?怎麼回事?”

儘管這麼多人叫著Queens,但是仍是聽不到從她的嘴裡面有什麼聲音發出來。

“再見啦,父親,母親,奧西爾閣下,格羅克哥和克萊門特哥,還有記不得名字的各位。”

洛可揮著手向他們說再見。

Queens站在原地低著頭,嘴巴似乎在動著。

在登上魔法車的時候洛可去下了我的頭盔,丟到六十九層的地面。

為了假裝狩獵者所佩戴的劍也被我丟在了第六十九層的地面。

在那一瞬間Queens突然間抬起了頭看著我,但是因為戴著頭盔的原因看不到她是怎麼樣的表情。

只是見到奧西爾試圖站了起來,但很快又倒下,他跪在地上,目送著我們離開,格羅克和克萊門特並沒有追上來,Queens也是。相反地,在飛在空中的時候我看到了科學院的下面那條河流下面至少圍了上千名狩獵者,正在待命把我們一舉殲滅。

而現在我們正坐著魔法車離開科學院。

沒有一個人來追我們。

我們的卡昂之旅,就在這裡踏上歸程。

本來以為要死亡的我和依美,現在正在和洛可坐在魔法車之中,朝著結界的方向飛去。

“為什麼洛可會知道我和雙熾在科學院?”

在魔法車之中我和依美有千萬個問題要問洛可。

“依美真的是的,要不是我有感知魔能的能力並且認准了雙熾身上的白色的話,你和雙熾大概就會死在那裡了,依美死了還無所謂,如果是雙熾發生什麼事情的話,我就•••••”

“哈啊,還不是為了洛可我才和雙熾去冒險的啊。”

依美委屈地說道。

自從剛才和依美的手接觸了之後依美使用Resword所產生的毒素好像全都消失了。

“•••••••••”

洛可一副十分氣憤但是又什麼都說不出的表情。

“比起這個,洛可,能詳細說一下剛才發生的事情嗎?兩親?希洛?Aboto β?”

“對啊對啊,重點是這個。”

“啊啊,好了啦,這就和你們解釋啦。”

洛可不耐煩地說道,在抓住了我的手之後她又開始說話了。

“如你們所知,我的本名是希洛•艾普琳•可羅亞迪,也就是被稱為‘地陸最後一個變異者’的人啦,我的兩親在十五年前生下了我,也就是現在的利爾•艾普琳•可羅亞迪和芙裡•迪裡斯•可羅亞迪而成為了可羅亞迪的領主。

在那之後我便被送到卡昂來做實驗,實驗代號就是‘Abotoβ’,但是至於奧西爾口中的Aboto計畫是一個什麼計畫我也不知道,總之就是做了很多實驗,雙熾都知道的了。”

“Aboto計畫就是以狩獵者和聖靈國人為主的人造人細胞計畫啊,就是為了鍛造更加強大的基因武器來進攻聖靈國。”

“嗯嗯,原來是這樣子的啊。怪不得他們在之前的時候老是對我做一些能力測試和身體檢測之類的東西呢。”

“那然後呢。”

“然後我就認識了格羅克哥和克萊門特哥,那個時候他們是負責看守我的守衛,但是在五年前他們兩個被一個聖靈國人所打敗,然後我就被帶到聖靈國了,之後的事情雙熾都知道了,就是在聖靈國生活直到現在。”

“誒?原來是這樣的啊。”

“所以說只有像依美這樣的人才會被科學院用那樣的話所欺騙,摘除魔能基因什麼的,這種事情不可能做到的。”

“是,是我的錯。”

依美低著頭看著洛可道歉。“嗯啊,現在反正我和雙熾和依美都平安無事,而且好像卡昂的狩獵者也不敢貿然追過來的樣子,要是雙熾出了什麼事情的話我可非得拆了科學院不可。”

洛可對著依美做了一個十分恐怖的表情說道。

“•••••••洛可稍微冷靜一點啦。”

我摸著洛可的頭笑著說道。

“而且依美也是為了洛可好。”

“嗯,雖然說話是這麼說的,但是雙熾和依美有到那裡發現什麼重要的情報嗎?”

“嗯,關於Aboto γ•••••”

我看著依美小聲說道。

“?!”

“我就是Aboto γ的原計劃人,因為我是雙重變異者的原因。”

“誒?!是這樣的嗎?”

“嗯,的確是這樣子的。” 我點了點頭說道。

“嗯,反正我也並不覺得奇怪,如果依美是雙重變異者的話。”

洛可倒是一副很平常的表情。

“還有呢?”

“還有就是地陸的狩獵者人數啦,其他的什麼都沒有。”

“誒——只是這種程度而已嗎?”

“這種程度?”

“好了好了,也不能怪你們,倒不如說弄清楚Aboto計畫已經是最大的成功了。”

“話說洛可以前在卡昂的時候有聽說過一個叫Queens的變異者嗎?”

“沒有啊,我一直在六十五層以上都沒有聽說過這個人,大概只是一個普通的狩獵者吧,明明那麼弱。”

對於Queens的攻擊洛可表示十分看不起。

“誒?是這樣子的嗎。”

“••••••”

“那樣的話稍微有些麻煩了呢。”

“別理這些事情了,雙熾,反正我們現在都還活著就對了。”

洛可摸了摸我的頭說道。

“那麼依美接下來會去哪裡呢?還要回地陸的話想到那裡去我可以送你。”

“誰知道呢,那種事情。”

依美低著頭小聲地說道,也許她還沒有從Aboto γ的陰影之中逃出來。

“依美要來聖靈國嗎?如果來聖靈國的話會十分歡迎依美的。”

“誒?雙熾?”

“雙熾別說那些奇怪的話啊。”

洛可像是感覺自己的地位被侵犯了一樣用手頂著我的手臂。

“我可以進聖靈國嗎?”

“嗯,如果有洛可在的話就可以啊。”

“盯————”

“無論是誰雙熾還真的是很善良啊。”

“洛可,我可以嗎?”

“感覺這樣下去我的競爭力會很大,明明已經有一個澪了。”

洛可小聲嘀咕道。

“誒?你說什麼?洛可。”

依美似乎因為風速的原因沒有聽到洛可的話,而坐在洛可旁邊的我卻聽得清清楚楚。

“••••••沒•••沒什麼。”

“可以的吧?洛可。”我低下頭看著正在思考著的洛可。

“就看在你那麼努力地保護雙熾的情況下,我就勉強接受你的請求吧,雙重變異者。”

洛可夾緊了我的手臂說道。

“謝謝!!!洛可。”

“但是依美和雙熾之間的氣氛稍微有些曖昧呢。”

“誒?有嗎?”

“對啊,有嗎?”

“盯——————”

洛可十分不信任的樣子。

此時已經到了不得不轉移話題的時候了。

“啊,對了,洛可,我的魔能基因似乎已經能分泌魔能了。”

“誒?這是真的嗎?”

洛可一臉不相信的樣子,但是成功被我轉移話題了。

“真的啊,我都已經看到雙熾使用魔法了,並且還把我體內的毒素給清除了,而且還給了我一部分魔能。”

依美像是瞭解到了我的意圖一樣流利地說道。

“那就用最簡單的XFire魔法給我檢測一下。”

洛可放開我的手臂抱著雙手說道。

“那就看好了,洛可。”

“看好了!!!”

依美也隨著我說道。

我努力地溢出魔能,把魔能集中到手指尖,想著火的形態,在我感覺手指發熱的瞬間突然間心臟像是刀絞之後停止了心跳一樣難受。

然後什麼都沒有發生。

“誒?是怎麼一回事?”

“雙熾不用勉強的。”

洛可依舊是抱著雙手閉著一支眼看著我和依美說道,像是不忍心看一樣。

“但是在科學院的時候真的使用出來了魔能!!!”

“我也看到了白色的很漂亮啊!!”

依美的藍色瞳孔中閃過一道光芒。

“那樣的話就真的是很奇怪呢。”

我對我體內的基因已經徹底絕望了。

“我就知道是這個結局。”

在確定我徹底使用不出魔法的時候洛可又一次抱緊了我的手臂。

“話說回來雙熾究竟是誰啊,說是別的世界線的人但是又能使用魔法,實在是太奇怪了。”

“我就是別的世界線的人啊,只是不知道莫名其妙地自己身上有基因罷了。”

“嗯,雙熾就是別的世界線的人啊。”

洛可也點點頭說道。

“誒?是這樣的嗎?”

“但是同時又是聖靈國的聖子大人,聖靈國最強的魔能基因持有者啊。”

感覺洛可這麼說僅僅就是為了讓我在依美面前難堪,完全就是誇下海口。

沒有魔能不會使用魔法的聖子大人算是什麼聖子大人啊。

還是神堂氏的正屬末裔。

“誒?聖子大人什麼的?”

果然依美就有些不相信。

“有啊,那個人就在你面前。”

“有吧•••••大概。”

我抱著不確定的語氣說道。

“誒?雙熾原來還有這樣的身份的嗎?”

依美拉長這聲音說道。“哈哈哈•••••的確是這個樣子的,不過基因抑制魔能的原因而導致不能使用魔法罷了。”

我無奈地說道。

“雙熾一直都瞞著我呢。”

依美盯著我說道。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啦,對不起啦,依美。”

“沒事的啦,倒不如說雙熾是這種身份我更加喜歡了。”

依美和洛可都帶著詭異的笑容微笑地看著我說道。

“啊,也出來這麼久了,先回聖靈國報告聖帝再說吧,澪也在擔心著。”

依美似乎是知道有關聖靈國內部的知識一樣並不對聖帝感興趣,而是對洛可口中的另外一個人名感興趣。

“澪是誰?”

依美把臉貼近著我問道。

“雙熾的妹妹啦,很快依美就會認識她的。”

洛可也貼近著依美的臉詭異地笑道。

總感覺有一種十分不詳的預感。

並且會有大事情發生,就算是現在已經遠離了卡昂科學院和狩獵者。

“那樣的話就沒有事情啦。”

像是安心了一樣的依美又把臉收了回去,臉紅地笑著看著我。

在此時洛可也是一副讓人難以理解的表情臉紅地看著我。

她們的笑容實在是太詭異了,以致我都猜不透他們究竟在想些什麼。

也許兩個人的想法各有不同,尤其是對於依美來到聖靈國之後的想法。

但此時的笑容無疑不在科學院和卡昂的時候的笑更加讓人心動,是一種十分輕鬆並且發自內心的開心的笑。

就像依美下決心與地陸脫離關係的那一瞬間一樣。

希望依美能和洛可一樣忘記在科學院和卡昂發生的事情,好好地在聖靈國生活,這是我此時的唯一想法。

“那句話是雙熾發自真心的吧?”

突然間依美附過我的耳邊小聲地說道:

“還有那個kiss。”

在提到這兩件事情的時候,我的臉突然間就紅了起來,在這之後的生活我感覺到更加不妙了。

況且現在還有依美在。

“好!!!現在讓我們朝著結界飛去!!”

在看到了依美附過我的耳旁說話的時候,洛可突然間把我往後一拉把我拉離依美的嘴巴附近。

與之前不一樣的全新的生活正在等待著聖子大人。

在聖子大人從卡昂的總科學院回來並且經歷過那樣的事情之後。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