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來自別的世界線的我是聖子大人?

第03卷 三靈之聖女(世番尼斯) 第03章 雜魚?笨蛋?聖子?(世番尼斯)

書名:來自別的世界線的我是聖子大人? 作者:伊羽。 本章字數:12073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6:32


雖然說身為多重身份的我的處境在聖靈國的確十分尷尬,並且從各種意義上來說都會引起不必要的麻煩,再加上雙重變異者依美加入聖靈國和世番尼斯的管理問題,但也完全不缺反開心的氣氛。

就是這樣的日子,讓我逐漸喜歡上了異世界線這個地方。

“雙熾,一個人也要好好照顧自己哦,天氣冷了要多穿衣服,不能再用冷水洗澡了,在睡覺的時候一定要想到我們。”

“並且在出門之前要好好地檢查好世番尼斯的門窗有沒有關好,至於掃除什麼的不用雙熾勞心了,倉庫也最好不要去,在我回來之後在處理是最好的選擇,還有那個千那的商店街記住去的路了嗎?還有那個井原光紀,我看她的居心不好啊,所以最好少去那個地方!!儘量不要去奇怪的地方,這次我去特斯拉可能要比較久的時間才能回來。一切都務必要小心,等到依美和洛可和澪回來就可以了。”

這種話克拉爾至少強調了十次有餘,原因只是單純地去特斯拉調查一下那裡的變異者人數和地陸的軍隊的情況,僅此而已。

在那之前的前一天就已經從依美和洛可和澪的口中聽過類似的話了。

由聖學園組織的一年一度的修學旅行就在這個十一月末進行,以魔能的熟練度鍛煉為主,主要是進行魔法的練習,我就自然地被排除在修學旅行的顧及範疇之外。

“雙熾,你一個人要好好地小心哦,不要和克拉爾接觸太多了這個是第一點也是最重要的一點!!還有如果克拉爾借著料理的契機來了世番尼斯的話也完全不需要,因為我已經學會了克拉爾的那種醬料的製作方法,並且用它給雙熾做了很多份愛心便當。”

“••••••”

“並且用Ice給儲存起來了,在我們回來之前最好哪裡都不要去,因為就算是在聖靈國也不是完全安全的,另外就是天氣冷了要好好地穿好衣服,那個浴室的管口不久之後就要換細管口了所以雙熾要好好地注意這一點,不要再出現像一個月之前的那種情況了,知道了嗎?雙熾。”

那個一個月之前的情況是依美的錯吧•••••

“哈~依美姐快點說完啊,都把我們的時間給浪費完了,我們也有話要說的。”

“啊,啊對不起,澪妹妹,好了,現在輪到你說了。”

說著依美離開我的面前,下一瞬間在我面前出現的是一個楓發紅瞳的孩子。

“雙熾哥哥!!”

澪眯著眼睛笑了起來。

此時澪正在二年級的教室,身為一年級。

“誒?澪•••••”

面對這樣的澪我臉紅地在視線中避開了澪。“雙熾哥哥一個人會不會寂寞啊,如果雙熾哥寂寞的話我就留下來陪哥哥,我也是可以和學園長申請不用去的,因為我是和雙熾哥哥一樣的。”

澪皺著眉頭看著我說道,並且身體有些稍微向我這邊傾著。

“不會寂寞的啦不會寂寞的,澪,你就安安心心地去修學旅行吧,回來之後也要向我彙報學習成果哦。”

我摸了摸澪的頭,看著她笑著。

“真的嗎?雙熾哥哥,不要勉強哦!”

澪睜大著眼睛看著我,紅色的瞳孔轉動著,似乎能夠看穿我的心。

這也許只有在同胞的並且相差一秒出生的兄妹身上有這種功能吧。

“這是真的啦,所以說澪不用擔心的啦!好好地學習能力來保護哥哥吧?呐,澪也是這樣想的,對吧?”

在那一瞬間澪的眼睛劃過了一道光芒,然後她微笑地看著我,點了點頭說道:

“嗯,我知道了,雙熾哥哥,絕對會讓你刮目相看的!!”

“••••••”

“澪,不要和雙熾在那裡眉來眼去的啊,在臨行之前好不容易抽到時間來和雙熾道別,所以說不要和雙熾說一些奇怪的話啊。”

在我準備說出下一句話的時候。

突然間洛可從遠處跑來把我從澪的面前拽開,然後一撲撲在我的懷裡,用臉在我的懷裡蹭來蹭去的,像是一個孩子在撒嬌一樣。

“雙熾雙熾雙熾雙熾•••••雙熾。”

“喂,洛可••••••我說你啊。”

“洛可才是不要對雙熾做一些奇怪的事情來讓雙熾感到很困擾啊!!”

看到洛可撲到我的懷裡的依美馬上跑過來想把洛可從我的懷裡拉開。

剛才的和諧的氣氛完全就是因為洛可稍微比依美和澪來得慢了些。

“白川同學,已經集合了哦,等一下就出發了你要去哪裡?”

麥克斯威爾•羅傑斯老師一臉狐疑地看著要離隊的依美。

“廁所。”

“偏偏是這種時間,稍微忍耐一下不行嗎?”

“我是女孩子啦因為,所以才忍不了,拜託了,麥克斯威爾老師。”

依美像是眼中含著淚光一樣看著老師。

“要快點啊,稍微。”

“嗯,嗯,我知道了我知道。”

似乎澪也是用這種方法過來這裡的。

但是洛可好像就不一樣了。

在猜到了依美的想法之後洛可如出一轍。

“洛可同學,你要去哪裡啊?”

在偷偷地蹲著離開隊伍五米的時候洛可被麥克斯威爾老師叫住了。

“廁所啦廁所•••••”

洛可咧著嘴無奈地笑道。

“不行。”

“為什麼依美可以我就不可以啊,不公平啊,老師!!”

“一下子太多人去了也不好的吧?馬上就要出發了。”

“不公平啊!!老師。”洛可有意地抬高了音調說道。

“再怎麼說也是•••••”

“不公平啊!!!!!老師!!!”

“洛可同學••••”

“不•••••••”

“好了好了,洛可同學也要快點回來哦。”

在洛可下一句更大聲的話說出來之前麥克斯威爾老師無奈地歎了口氣說道。

“是的,謝謝老師。”

洛可眨了眼睛看了一下麥克斯威爾老師然後便追尋著依美的移動軌跡來到了這裡。

“我才不要呢,雙熾是我的。”

洛可則是死死地粘著我根本就是無視了依美的警告。

而澪則是站在一邊無奈地笑著:

“哈哈哈哈哈••••••”

“洛可•克爾涅爾。”

“白川依美,誰允許你碰我了。”

“快點給我放開啊,話說回來為什麼連你也會回來啊。”

“我才不要!!!我才不會允許依美和雙熾獨處。”

但是事實並不是這樣的,澪也是抱著一樣的想法來到了二年級。

“快點!!”

“我拒絕。”

到最後依美拉著洛可,而洛可死死地拉著我不動的這種情況維持了大概一分鐘左右,依美和洛可突然間同時站住了,洛可也放開了我的手。

並且她們漲紅著臉看著我說道:

“雙熾,你究竟要站在誰那邊!!!”

“是她?”

“還是她?”

兩人都伸出了右手用食指指了一下對方的位置。

“啊哈哈哈••••••依美和洛可都先冷靜下來。”

“這個不行,尤其是在雙熾的份上,可是現在雙熾卻被這個白川依美給纏上了。”

“哈?什麼叫纏上啊,而且雙熾現在根本就不屬於任何人,也就是說誰都有和雙熾一起的權利,倒是洛可,老是對雙熾做一些犯規的事情,按照約定的話洛可早就應該被排除在約定之外了!!”

“啊嗯?在卡昂的時候依美不是認可也雙熾是我的丈夫這一點嗎?”

“這個只是那個時候的罷了,現在不同了,而且如果不是那天你突然間闖進來的話我就和雙熾在聖帝陛下的見證下結婚了,這究竟是誰的錯啊!!!”

“那當然是依美自己的錯了,沒有認准自己的定位究竟是什麼樣的情況。”

“什麼叫沒有認准自己的定位是什麼情況啊,洛可•克爾涅爾小姐,我可是和雙熾kiss過的K-I-S-S!!”

突然間依美大聲地叫道,洛可低著頭沉默著不再像之前那樣依美說一句她就接一句的,而是低著頭向我走來。

有一種不良的風氣縈繞在教室之中,究竟是怎麼樣風氣呢,雖然說是很常見,但是此時又有些微妙的變化而讓人感覺有些陌生。依美也好像意識到了自己說出了不該說的話跑到了我身後,而澪則是意識到了在世番尼斯見到過的情形會再次發生一樣站在我身邊。

“kiss?kiss?kiss。對啊,是kiss對吧。”

洛可不斷地重複著這句話並且向我走來,身旁卻像是有一種黑色的不明煙霧圍繞著洛可。

“依美為什麼要再在洛可面前提起這件事情啊,後果會很嚴重的,在世番尼斯不是已經見過了嗎?”

上次依美說過這句話的時候洛可差點把整個浴池給毀掉了。

“對不起啦對不起,因為一看到雙熾我就忍不住想起這件事情,並且還有一些別的•••••”

這就是依美臉一直保持著紅色的原因啊。

“別的??”

“啊,雙熾不要追問啦,看啊,洛可已經來了。”

“••••••”

“那這種情況從各種意義上來說還真的是糟糕至極啊!”

我看著洛可的眼睛像是失去了色彩一般,黑色的煙霧一昧地朝著我們這邊擴散著。

這種令人窒息的感覺,沒有錯,就是憤怒狀態下的洛可,一提起我的初吻被依美奪走之後的洛可。

“竟然kiss了?雙熾明明是我的丈夫,第一次kiss竟然被你奪走了,白川依美!!!!”

洛可用模糊不清的音色說著,說的是什麼單詞都讓人難以分辨。

依美似乎也知道此時的洛可不是她用Model Change就可以打敗的,所以一直躲在我的身後以避開洛可的視線。

但就算是如此洛可那沒有色彩的瞳孔依舊是直直地盯著依美。

而此時此刻洛可•克爾涅爾正站在我的面前,看著我的眼睛,身旁依舊散發著不詳的黑色煙霧,整個天空籠罩在灰雲的下面,顯得灰濛濛的。

“雙熾~”

洛可用手摸了摸我的臉,不由得讓我背上的脊椎都直了起來,像是沒有脊柱一樣,全身的毛孔都緊繃著。

“是?”

“雙熾,我也想要,kiss什麼的,我也想要!!”

洛可竟然說出了這樣的話。

在下一刻之後洛可便把頭埋入我的胸前安靜地貼著我的身體。

剛才的那種灰濛濛和在洛可身旁的黑色煙霧全部消失,眼前一片明朗。

這讓我不得不松了一口氣。

“我也想要雙熾的kiss,雙熾!!我要雙熾主動的。”

她稍微抬起頭眼中像是含有眼淚一樣地對我說道:

“雙熾。”

“呐,雙熾!!”

我稍微回頭看了看身旁的澪和身後的依美好像都被這突變的情況而感覺驚訝而僵硬在原地不動。

洛可像是趴在我的身上一樣嘟著嘴,剛剛沒有色彩的瞳孔此時卻是閃閃發光。洛可•克爾涅爾在這個世界線乃至那個世界線的男生認為毫無疑問是一位十分漂亮的美少女,金黃色的頭髮上面系著藍色的絲帶,眼中總是閃閃發光的,雖然有時也會像剛才那樣••••••

當然臉也是圓的,並且總是有一團紅暈圍繞在臉頰的周圍,胸部看起來也不算很小,倒不說正是男生喜歡的大小。

並且穿著白色的裙子,裙子裡面若隱若現的這種情況絕對是十分令人好奇的,從身體上來說身高和身體正好合成了完美的比例。

像是黃金分割比那樣有規律地分佈著。

見到我沒有回答,洛可倒是直接離開了我的身體,站在我的面前,閉上眼睛等待著我的動作。

如果我沒有回答的話她就默認是答應了,正是抱著這樣的想法。

比起數個月前的洛可的強制行為這次貌似的確是情況好轉了許多。

但在這個學園內,也許已經有人被剛才的尖叫給吸引了注意力過來了,或者麥克斯威爾老師覺得依美和洛可情況不對叫人來尋找他們什麼的。

如果我真的這麼吻下去的話從今往後我的生活也許就和婚論永遠地連接在一起了。

這是我的第一想法。

我稍微四周看了一下,發現除了我們四個人之外,在附近基本上已經找不到一個學生了。

看樣子麥克斯威爾老師還沒有因為覺得洛可和依美晚回來而叫人來找。

並且所有學生都很依照規矩地在集合準備出發。

我咽了一口口水,周圍的時間像是靜止了一樣,我的臉正在向著洛可的臉的方向緩緩移動著。

在這個途中,我閉上了眼睛。

已經是阻止不了洛可了,除了這個做法。

但是依美好像也並沒有阻止的意思。

雖然說這樣子是很好,可是也太奇怪了吧。

誰看都像是戀人的樣子啊。

到最後,當我的嘴唇觸碰到洛可的時候從門外突然間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聲音在顫抖著,並且用著模糊不清的音色說道:

“雙雙雙雙••••••雙熾,你你你你••••你和洛可在幹什麼呢。”

我睜開了眼睛,發現自己吻的是洛可的額頭的時候馬上鬆開了抱著洛可的雙手,然後朝著聲音來源的方向望去,看到克拉爾正僵硬在教室的門口。(←本來雙熾就沒有打算吻嘴唇的沒錯吧。 by洛可)

沒等我反應過來,洛可便再次撲進我的懷裡,小聲說道:

“只要是雙熾想要的這樣就可以了。”

那個擁有著我熟悉音色的人在看到這一幕之後更是受不了,直接用跳的方式越過課桌到教室的後面也就是我們現在所在的位置來。“剛才西姆學園長還在清點人數,還說怎麼少了三個人,白川依美,洛可•克爾涅爾,渡部澪,你們在幹什麼呢?好好地解釋一下吧?”

“那個•••••那個••••••我們在••••”

依美有些心不在焉不知所措地回答著克拉爾。

“我只是去廁所然後偶然經過這裡就來看看雙熾的,就是這樣。”

洛可倒像是早有準備。

“我們在和雙熾哥哥道別啦,克拉爾哥,畢竟要去一周這麼久,不和雙熾哥哥好好地道別怎麼可以呢?依美姐和洛可姐一定都是這麼想的。”

這時就展現出洛可和澪和依美極強的配合力。

依據這也是策略之一,先將強敵排除出競爭名單之外,再由弱敵相互競爭。

所以就形成了強敵不在,弱敵競爭,強敵一在,弱敵聯合的場景。

真的是很難想像這是以我為中心的競爭啊,克拉爾竟被三個人公認為強敵什麼的。

“那樣的話洛可你還賴在雙熾的懷裡幹什麼呢,我就說怎麼依美和洛可同時不見了,稍微快一點呢啊,西姆學園長已經在催了,還有麥克斯威爾老師也在等著你們啊。雙熾也是,也差不多回世番尼斯了。”

果然克拉爾是因為發現這個所以才猜到他們的位置然後才在這裡的。

克拉爾一邊推著洛可望著門口的方向走去。

“快點,快點,不要再拖時間了,依美和澪也是。”

“克拉爾哥你又不用去休學旅行,當然不用擔心這些啦。”

澪似乎對於克拉爾的做法有些不滿意。

“就是因為我不用去修學旅行所以才不用擔心雙熾的啦,我會好好照顧雙熾的。”

“哈~看來真的是一個很強大的敵人呢啊。”

三個人又歎了口氣幾乎是同時說道。

“雙熾,記住啊,我的囑託,還有要好好地待在世番尼斯等我們回來啊。”

在臨被克拉爾推出門前洛可還是好好地道了別。

“好了啦好了啦。”

克拉爾拍了拍洛可的頭說道。

“雙熾哥哥。”

就算是澪說的很小聲,但她在臨走出我的視線的時候還是稍微停頓了一下看著我,瞳孔在不強的陽光反射下澪的眼睛仍是在發出著迷人的光芒,正好傳入我的視線之中。

我點了點頭,微笑地回應了澪的愁容:

“加油啊!澪,好好表現。”

在確定了我的笑容之後澪也點了點頭,眉頭在那一瞬間舒展了開來,微笑著離開我的視線。

說是要好好照顧我,在洛可,依美和澪去修學旅行之後的第二天也就是今天克拉爾接到聖帝的任務去巡查特斯拉邊境的地陸軍隊了。

於是就變得像是這個樣子,我一個人住在二階的世番尼斯,吃著依美在離開之前用Ice儲存的料理,過著和平的生活。不過如果說實話真的是這種生活的話我也並不討厭。

吃飽就睡,睡飽就出去散步的悠閒的生活。

值得一提的是作為

地陸的總管理官並且身為雙重變異者的依美的料理,加上了克拉爾的特製醬汁和依美卡昂打工這麼就所研製出來的加厘醬(←其實就是咖喱醬啦。 by澪),在剛把Ice放到盤上熱的時候便可以聞到香味了,在冰封著的牛肉和野豬肉由冰融化的水滋潤著,不會顯得太乾癟,也不會顯得太油膩。

倒是可以在油的襯托下反射出金光閃閃的光芒,在冰完全融化牛肉和野豬肉掉到盤上的時候發出“哧哧”的聲音,然後從上面冒出一層白煙,在完全熱好之後肉的香味,飯的香味和醬料的香味混在一起,充斥著整個世番尼斯。

在我面前的是像這樣的美味,熱氣從飯的表面溢出來,再次撒上醬料的時候還有“哧哧”的聲音從料理的內部發出來。

香味又一次彌漫進了我的心中。

這樣的生活,無疑是我十分喜歡的生活。

“我要開動了!”

面對著這樣的料理,即使是周圍一個人都沒有,我還是忍不住合起手掌自言自語地說道。

但是在我抬起手準備將這一美味送入我的口中的時候,突然間感覺到有一滴水滴入我的頭髮之中。

我朝著世番尼斯的屋頂看了看以為是漏雨什麼的。

在確定世番尼斯各個方面都是沒有什麼別的大事的時候我又坐回到那個座位上準備吃飯。

因為料理的香味已經化成煙霧出現在我的面前了。

再回到那個位置的時候突然間又感覺到了有幾滴水滴滴入我的頭髮裡面,不僅僅是頭髮,在接下來的瞬間整個位置都被從莫名的方向而來的水滴給包圍了。

雖然說外面是下著雨,但是世番尼斯應該是不會有漏雨這種情況出現的。

唯一奇怪的就是從空氣中我能感覺到魔能的存在。

當我意識到的時候不僅僅是那個位置,似乎是整個世番尼斯都出現了這種情況。

抱著如果出去的話也許就不會再有這種令人困擾的事情發生的想法,我用密閉的鐵盒子把料理蓋了起來。

如果是鐵盒子的話應該是會保溫的。

“等一下我再回來哦,一定要好好地等著我哦。”

我合著手掌對著已經封閉了的但卻是仍在散發著香味的料理說道,朝著世番尼斯的大門走去。

再打開門的那一瞬間我被某種東西嚇得連續後退了好幾步。

也在那個瞬間我發現世番尼斯外的雨已經下得很大了。

應該可以用密集這種詞語來形容。

也許世番尼斯的水滴就是這個密集的雨。雖然說我很想這麼說,但是在我眼前站著的是一個女人,準確地來說應該是一個女孩子,還沒有成年的樣子,而且比我矮半個頭。

她的臉上可以用毫無瑕疵這一點來形容,皮膚像白色的陶瓷一樣顯得病態一般地白,棕色偏金的頭髮上分別別著兩個白色的發帶,額頭前梳著整齊的前陰,身上穿著帶有各式各樣的花邊的女僕裝,表情凝重地盯著打開門的我,周圍的水滴在她身邊顫抖著。

雨下的還真的是很大啊。

在我的印象之中絕對沒有見過像她這樣的女孩子。

至少這點是可以確定的。

“那個•••••請問你有什麼事情嗎?”

我摸著後腦勺咧著嘴笑著問她。

她應該是要避雨什麼的吧•••••我是抱著這樣的想法。

“誒?”

她有些驚訝地往後退了一步。

“你終於出來了啊,雜••••雜••••雜魚笨蛋聖子。”

在那之後她又像是期待已久一般,即使她基本上已經被外面的雨給淋濕了。

“哈?雜魚?笨蛋?聖子?”

我對她和我第一次見面所說的話有些難以理解。

應該是根本就理解不了。

“我有說錯嗎?不僅僅什麼魔能都沒有,還淨是給聖靈

國的人添麻煩,帶回雙重變異者的事情先暫且不說,竟然還住進了世番尼斯。”

她抱著雙手有些不滿地看著我說道,我完全不知所由。

“說是神堂氏的末裔,但實際上卻是一點都不可信呢。”

“那個••••••請問你真的有什麼事情嗎?”

我是指她究竟是不是要借世番尼斯避雨什麼的。

“真的是雜魚笨蛋聖子呢。”

她冷笑了一聲。

“那個••••••”

“和我決鬥吧!!!”

在我再打算重複那個問題之後她突然間搶過我的話音說道。

但是在她一鼓作氣地拿著食指 指著我然後有幹勁地說出那句話之後我退回世番尼斯,關上了世番尼斯的大門,並且用鐵棒堵住。

“喂!雜魚笨蛋聖子,你在裡面幹什麼呢?別以為這樣就可以逃過一劫。”

“喂!雜魚笨蛋聖子!!”

“渡部雙熾!!!”

在我關上世番尼斯的大門的瞬間從門外傳來了諸如此類的話,還有連續不斷的敲門聲。

“突然間女僕 決鬥這究竟算什麼啊••••”

我再次歎了一口氣朝著吃飯的房間走去。

還是安心地吃我的飯吧,相信那個女僕少女很快就會放棄並且離開的。

她究竟是怎麼知道我來聖靈國之後經歷過的這麼多事情的呢,不僅如此,還知道我是聖子。抱著她一定是道聼塗説或者是瞎說一通的想法我開始坐下吃午飯,雖然說因為雨的原因冷了許多,但是還好的是香味和美味還在,剛吃入嘴中是一種甜的令人汗顏的感覺,並且還有加厘的中和的味道,不會太甜也不會太鹹。

“喂!雜魚笨蛋聖子你竟然敢這麼對我!!”

門外的叫喊聲依舊在繼續著,不過因為聲音要透過玻璃才能傳入我的耳朵的原因聲音小了很多。

根本就不用擔心她是怎麼知道的,也不用去回答她。

在基因開始產生魔能之前不能對其他任何人說關於聖子大人的事情,這個是約定好的。

直到現在也只是只有隱師,依美,洛可,澪,克拉爾和聖帝知道。

如果說還有其他的人的話就是只有靈使新原氏知道了。

但是他們如果在遙遠的奧斯迪亞的話就根本不用擔心他們,從奧斯迪亞到皇城來至少要一周的時間,而在這之前,我並沒有從聖帝那裡聽說過有任何新原氏的人來皇城這種消息。

“喂!雜魚笨蛋聖子,也差不多該出來了啊!!”

在門外傳來的聲音音調也越來越弱了,但雨水還在從門外流進來這個是事實。

“我吃飽了。”

在吃完最後一口之後我又一次合起手掌閉上眼睛向空氣報告。

“真的是很美味呢,多謝款待了。”

我似乎已經習慣於無視掉了門外的叫喊聲並且在收拾餐具。

“啊••••”

在收拾完餐具準備拿去廚房放好的時候卻在突然間鞋

底一滑,害的我差點摔在浸著水的地面上。

“雜魚聖子,笨蛋聖子。”

突然間門外的聲音稍微大了起來,但那只是拖著長長的尾音罷了。

“有本事就出來和我光明正大地決鬥啊,喂!你在嗎?雜魚笨蛋聖子?還是已經被淹死在裡面啦?哈?雜魚笨蛋聖子?”

仍舊是拖得長長地的聲音,但這次的音色和音調並不比上一次更加清晰,有幾個單詞都是基本上辨別不出來的。

“雜魚笨蛋聖子啊~~~~”

她仍舊是在不依不撓地叫著我:

“你不會是死了吧?喂!”

從各種意義上來說這個人真的是顛覆了我對女僕的看法呢。無論是從這個世界線來看還是從那個世界線來看。

“啊~啊”

很小的叫聲以至於我都不能確定是不是由門外發出來的。

“放棄吧,世番尼斯的大門是敲不爛的啊,而且,在接下來我要去睡覺了。”

我邊走上樓梯邊回答著她說道。

“你這個混蛋,只會躲避算什麼男人啊!果然只是一個雜魚笨蛋聖子嗎?呐?我沒有說錯吧?雜魚笨蛋聖子?”在確定了我仍是好好地待在世番尼斯裡面並且能聽得見我的聲音的時候她好像變得興奮了起來,更加大力地敲打著世番尼斯的門。

好歹也是世番尼斯的門啊,那個聖帝陛下聖使神月氏的房子啊。

就算它的主人現在變成渡部雙熾了,它的本質還是不會有任何變化的,就算是用火燒,也燒不開的神奇的世番尼斯的大門。

隨著敲擊聲的變大可是門絲毫沒有動搖一下,連鐵棒滾動發出的“咣啷咣啷”的聲音都沒有。

雖然一階有溢入少許的水,但是由於有一個十幾階的樓梯的原因,而且屋頂也沒有漏水,二階還是十分完整的。

我不由得變得奇怪了起來,果然剛才被水滴的感覺是環境變化而引起的幻覺嗎?也許是察覺到了外面下雨的原因潛意識所做出的反應也說不定。

不過一切都結束了,再睡完覺之後雨過天晴,門外煩人的聲音也會隨著煩人的雨聲而消失。

下午一定又會是一個十分美好的時光,正在我這麼想著的時候門外的聲音和敲門聲突然間消失了。

像是戛然而止一般,當我也停下腳步的時候除了雨聲和雨拍打玻璃的聲音之外,世番尼斯的一切寂靜得令人感覺可怕。

現在正是秋冬交季的時候,所以雨多也是在人的預料之中的,但是今天的雨好像特別多,已經快連成一條線一樣了。

在進去一間掛著依美用手寫的“雙熾”的房間之前我稍微望瞭望玻璃窗之外,煙和雨交錯在一起什麼景象也看不到。

雨的密度已經是超乎了人的想像了。

在整個世番尼斯的附近仍舊是充斥著一股神秘的魔能,並且這種魔能是我從未見過的,甚至是從未聽說過的魔能。

並且這種魔能在住入世番尼斯的一個多月之中也會偶然地出現。

此時在我腦海之中閃過一個奇怪的念頭,會不會是剛才那個女僕,她還沒有離開。

因為如果在這種時候有路人路過世番尼斯的話是不太可能的。

再想到了一些剛才沒有想到的事情過後,我的心臟開始加速跳動起來,並且頻率還在不斷地加快。

完全只是為了現在可能還在門外的那個穿著女僕服的奇怪的女孩子。

在打開一號房間的把手之前我愣住了,並且想到了這些。

再想了一會兒之後我朝著一階鋪著紅席子的方向跑去。

在想著那個女僕會不會還在外面等著我出去決鬥什麼的,只是為了確認她是否真的有這麼執著。

還有關於門外的已經幾乎連成線的雨。

但是從門外一點聲音也沒有傳進來不免得這麼想會不會只是我自作多情罷了,但是如果她仍舊是在門外的話雨是會將她淹沒的。也許是她在外面發生了什麼大事什麼的這種想法正充斥在我的腦海中,直到我再次打開世番尼斯的大門。

門外仍是讓周圍都變得模糊不清的大雨,密度依舊是高的令人覺得恐怖,但是除此之外,什麼都沒有。

在我準備轉身離開感歎自己的自作多情的時候,突然間從腳下傳來了一陣拉扯的感覺。

“雜魚笨蛋聖子,你終於出來了•••••••”

從下方傳來一陣微弱的聲音,那個穿著女僕服的少女全身濕透一樣地躺在地下,用手拉住我的腳。

像是注意到了我的視線,她稍微抬了抬頭看著我笑了笑,然後又趴在地上雙手抱住我的腳。

“不會再讓你離開的了。”

她說著幾個模糊不清的單詞,聲音十分虛弱的樣子。

“你究竟在幹什麼啊。”

我把她從地上抱起來,,準備將她送到房間裡面去休息。

“你才是,想對我幹什麼啊。”

在拉住她的手準備抱起她的 那個瞬間她用手掐住了我的脖子,眼睛仍舊是閉著的。

“我才沒有想對你做什麼奇怪的事情呢。”

在我這麼說著的時候,她的手指稍微松了一松,抵著我的喉嚨。

“喂!喂!放開我啊,至少不要掐著脖子啊。”

“是因為你自己太失禮的原因啊,雜魚笨蛋聖子。”

“喂!都說了不要了啦。”

“那樣的話就和我決鬥吧,雜魚聖子。”

說著她加大了掐著我的脖子的力度。

看來並不是完全沒有力氣了啊。

但此時她在空中吊著我的脖子這種情況是十分糟糕的。

“我知道了啦我知道,你先放開啊,看吧,快點放開啊。”

一隻手抱著她,我用另一隻手準備拉開她掐在我脖子上的手。

“那樣的話就好了。”

她的手突然間沒有了任何力氣一般鬆開了我的脖子,並且身體在朝著前傾。

我那只拉著她的手也朝著前傾,使我和她的真個系統向著前面傾斜,由於只有一隻手抱著她的原因,她在我的身體上的重心開始往前傾,正從我的懷中朝著前面甩出去。

也許是人類的本能,本來我又十分大的信心可以接住她的,可是她在空中的那一瞬間又一次拉住了我的脖子,我的重心也不由得和她同步一起向前傾,因為地面上有水十分光滑的原因,摩擦力根本不足以支撐著我繼續站在地上,然後我的鞋子一滑,朝著她倒的方向倒了過去。

在我下次睜開眼睛的時候不妙的事情就已經發生了,毫無疑問我和她已經摔倒在浸著水的世番尼斯的地上了。

“雜魚笨蛋聖子?呐?雜魚笨蛋聖子?”

她抽泣地叫著我,即使是音色已經很弱了。

“果然是雜魚笨蛋聖子呢,什麼事情都做不好。”

“誒?”我下意識地朝著她的方向看了一看,才發現自己正壓在她的身上,並且雙手還放在她的胸前。

不僅因為用下落的重力的原因拍了拍她的胸部,並且在這之後還因為好奇自己怎麼沒有落到地面上卻落到了一片十分柔軟的區域而用手捏了捏那片柔軟的區域。

“你竟然還敢把手放在哪個地方。”

她又抽泣了一下,之後大聲地叫道。

沉浸在剛才的驚嚇之中的我再一次被驚醒,急忙地收回了雙手並且撐著地板站了起來看著她說道:

“呀啊!真的是十分對不起,我也不是故意的。”

我摸著後腦勺說道,頭上不斷地冒出冷汗。

“雜魚笨蛋聖子,神堂氏的名字都被你給毀了。”

她緩緩地也撐著地板站了起來,本來就是濕透了的衣服顯得更加露骨,透過她的女僕服更是可以看得見衣服裡面的東西。

在她站起來的過程之中發尾貼著地面又逐漸地遠離地面,整齊的前陰因為是沾濕了的原因在她站起來的時候向兩邊傾斜,知道頭髮傾斜到二胖的時候,在她的額頭中間出現了一個顯眼的印記。

我認識那個印記。

哪個是聖靈國三靈之一的靈使和神堂氏的結晶,聖女的標誌,她就是那個聖女新原雨。

從真正的意義上來說她就是神堂氏的後裔之一,只是因為父親處在新原氏的範疇之下所以被稱之為新原氏。

他的血液之中的卻是流著神堂氏的血,即使是旁裔。

這樣的話也能理解為什麼在這雨中會有魔能的存在和為什麼這雨的密度比普通的雨還要大上好幾倍的原因。

全都是因為這個新原雨,被稱之為聖女的女孩子。

新原氏的魔能只中擁有召喚雨的能力,只要一釋放魔能,就會有像雨一般的水從天空中降落,因為是魔能所引起的雨,所以量十分大,也就是世番尼斯之外的雨呈線狀下落的原因。

不僅僅是她知道我的一切,關於新原氏的一切我也基本上都知道,只是對

于新原雨這個新任聖女有點陌生罷了。

畢竟新原氏在奧斯迪亞。

而且聖帝陛下也並沒有說新原雨會來皇城,因為新原氏在上百年前已經宣佈退隱了主張管理奧斯迪亞了。

那裡是安靜和平的森林之地。

“新原雨?”

在聽到我說出的這幾個單次之後,她又抱著雙手笑著說道:

“看來終究也瞞不住。”

雖然說聲音依舊是十分微弱。

從她那病態一樣的陶瓷白的皮膚之中和這身充滿各種各樣的花邊並且濕身之後還會顯得十分透明的女僕服之中也完全看不出來,她會是那個古老的家族新原氏的聖女。

“為什麼你會在這裡的啊,新原雨,從來沒有聽說過啊,聖女什麼的來了皇城。”在我這麼說著的時候她突然間朝著我這邊傾斜。

“喂!!”

在這句話話音落下的時候她便倒在了我的身上。

究竟是又要發生什麼事情啊,接下來?

看著倒在聖子大人肩膀上並且閉著眼睛的聖女新原雨,聖子大人無奈地摸了摸後腦勺。

這個突然間出現的聖女來到世番尼斯是想做什麼呢?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