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來自別的世界線的我是聖子大人?

第03卷 三靈之聖女(世番尼斯) 第04章 不坦率的聖女(世番尼斯)

書名:來自別的世界線的我是聖子大人? 作者:伊羽。 本章字數:13961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6:32


“你你你你你•••••你究竟在幹什麼啊。”

突然間從床上伸出來的一隻手把我的手甩開了一邊,躺在床上的那個人在一瞬間跳起來,然後扯著被子表情僵硬地移動到床的角落,離我的位置最遠的那個床邊。

“你這個雜雜雜•••••雜魚笨蛋聖子。”

“啊咻。”

在沒說完的時候就被這個噴嚏給打斷了。

“只是想幫你把被子給蓋好而已啊。”

在倒下之後她的魔能不再釋放,所以很快天氣又恢復了原來的大晴天。

“剛剛••••剛才發生什麼事情了,我怎麼會在這裡。”

也許是覺得有些奇怪她一臉狐疑地望著周圍。

“肯定是你這個雜魚笨蛋聖子!”

“啊咻!”

“肯定是你對我做了什麼陰險的事情,用魔能堂堂正正地和我決鬥,打不過我我就知道你會使用手段。”

她又紅著臉將視線轉移到了我的身上。

“我可告訴你啊,我的父親可是新原次郎,我可是新原氏的聖女新原雨,你可別做什麼奇怪的事情啊,小心我殺了你。”

她吞吞吐吐地說著,十分沒有底氣的樣子。

又像是怕我不相信一樣,她伸出手撥開了額頭前的前陰,指著中間那個明顯的綠色的印記說道。

“那種事情我知道的啊,你先冷靜下來,你感冒了你知道嗎?淋在雨裡那麼久還想著決鬥!!”

“哼哼,肯定是你為了虛張聲勢而便的謊言罷了,我怎麼可能會感冒,我可是身為聖女的•••••”

“啊咻!”

依舊是沒有說完的時候她又重重地打了一個噴嚏。

“誒?”

似乎是她自己都對這個噴嚏而感到驚訝一樣。

“看吧我說過了的吧,好了,快點過來給我看一看燒退了沒有,然後你就趕緊離開世番尼斯會奧斯迪亞去。”

我揮著手示意她過來。

“我才不要呢,而且我來這裡的目的本來就是和你這個雜魚笨蛋聖子決鬥的,話說你是在和誰套關係啊?現在好不容易進了世番尼斯,怎麼會輕易就走。”

“喂!我說啊,什麼決鬥啊,不要總是給我說那些奇怪的話。”

“你剛才不是已經答應了我的嗎?這件事情。”

“剛才?!什麼時候?”

“在某個聖子要抱著我說是要送我回房間的時候啊。”

她紅著臉說道,雖然那副表情還是沒有變化。

“為什麼從你口中說出來的事情就變得那麼奇怪了呢。”

“反正你就是答應我了,並且有證據。”

她指著我說道,絲毫沒有要從世番尼斯離開的想法。

“明明只是一個雜魚笨蛋聖子卻住在世番尼斯。”

這種話我聽得到的啊。

“僅僅是因為這個所以想來和我決鬥?這種事情•••••”“你哪來的這麼多問題,三天之後,就在世番尼斯,在這期間我得好好地監視你以免你害怕了然後逃走。”

“我再怎麼說也不會離開世番尼斯吧,這裡可是我的家。”

“誰知道呢。”

“我不要,等一下你就可以離開世番尼斯了,本來就是看到你的情況不好才讓你進來的啊,無條件的決鬥什麼的不適合我啦不適合我。”

“誰說無條件的啊•••••”

“誒?你說什麼?”

“沒有啊,沒有說什麼。”

“有吧•••••”

“沒有啊。”

“嗯?”

我盯著她看。

“我是說,你這個雜魚笨蛋聖子果然是因為是雜魚笨蛋聖子的原因而害怕了嗎?”

“沒有害怕啊•••••哪有害怕,誰在害怕了。”

“誒?”

她也模仿著我剛才的眼神盯著我。

“明明就有害怕。”

“是你的錯覺啦你的錯覺。”

“心虛了才代表就是有的。”

她閉著眼睛說著:

“果然又在自欺欺人,沒有了那四個人之後單打獨鬥果然就不行了嗎?哈?雜魚笨蛋聖子。”

“你不是一直因為自己沒有魔能基因而在懷疑著自己的身份和害怕著的嗎?對於戰爭和聖靈國。”

“我這樣說沒有錯吧。因為是雜魚笨蛋聖子所以才會有這樣的想法。”

她說的一點都沒有錯。

“•••••••”

“如果你想證明自己的話就和我決鬥吧,畢竟我是這個聖靈國的聖女,如果你贏了我的話我就承認你並沒有害怕,並且有能力保護這個我的先祖創造的聖靈國,從此不會出現在你的面前。”

“本來就是這樣的的話就不用證明了吧?”

“但是遺憾的是現在的渡部雙熾並不是這樣的人呢。”

她的眼神中帶有深深地懷疑和不安。

“新原雨。”

“怎麼了嗎?”

“遲早有一天我會讓你知道我並不是那種人,我有在為了聖靈國而努力著的,最終我會讓你承認我就是聖子的,神堂氏的末裔,所以說••••••”

“所以說就來和我決鬥吧,和我這個新原氏的聖女,不然的話這樣下去還會有無數人來質疑你這個雜魚聖子。”

“決鬥就決鬥吧,我是不會放棄一絲贏的機會的。”

在我意識到我說出這句話之前這句話就已經從我的口中說出來了。

“那樣的話就約定好了。”

她笑著看了看我,眉峰上揚而將頭髮帶向額頭兩邊,從中間的縫隙仍是可以看到那個在發著光的綠色。

“三天后哦。”

“三天后就三天后,但是現在你必須要離開世番尼斯。”

“為什麼?”

“這應該是我這邊問的話吧。”“我可是聖女啊,就算是雜魚笨蛋聖子也沒有辦法命令我,而且我要監視你究竟有沒有使用手段或者作弊什麼的。”

“那種事情怎麼可能作弊啊。”

“反正就是這樣,而且決鬥的場地就決定好在世番尼斯的外面。”

究竟為什麼會有這種事情啊。

“為什麼啊。”

“沒有什麼為什麼的,就是這樣,還有你可不要想做什麼奇怪的事情啊。”

她用蔑視的眼神看著我。

“誰會想做什麼奇怪的事情啊。”

“那是當然會的啊,如果是像我這種美少女的聖女被某個雜魚笨蛋聖子像之前那樣做了奇怪的事情的話不僅僅是新原氏,還有神堂氏的名聲也不保。”

她將臉別過另一邊理直氣壯地說著。

“哈啊,你總是在想那些不切實際的事情。”

“怎麼會不切實際呢,這正是為了以後的實際而做好的最萬全的準備。”

“那樣的話值得你冒著雨還和我決鬥什麼的嗎?而且你自己還感冒了。”

“誒?”

她有些驚訝地看著我。

“這這••••這種感冒的事情就快點給我忘掉吧。”

不得不說雨真的是一個十分不坦率的人呢。

“雨真的是••••••”

“誒?雨?”

“怎麼了嗎?”

“嗯,不,沒有。”

她搖了搖頭說道。

“還不都是你的錯,叫了這麼久都不開門。”

“那是因為雨在最開始的時候說了那麼多奇怪的話啦,而且我也不知道你的真實身份,我還以為是惡作劇。”

“奇怪?”

“不奇怪嗎?”

“那當然不奇怪啦,比起一個沒有能力的聖子,而且還是長著白頭發,又從卡昂帶回來一個雙重變異者什麼的。”

聖帝真的就什麼都和新原氏的人說了啊。

三靈之間真的是有著一種奇怪的聯繫呢。

“所以就值得你從奧斯迪亞跑這麼遠過來就只是為了找我決鬥嗎?”

“誒?你在說什麼呢,雜魚笨蛋聖子,什麼叫只是為了•••••”

在意識到不對之後雨又低下了頭不再說下去。

“新原家不是在奧斯迪亞嗎?為什麼雨會特意地花一周時間跑來皇城啊。”

“哈?你在說什麼啊,新原家早就在一百年前搬進皇城和奧斯迪亞的後定線裡面住了啊,不是在皇城城區附近嗎?離這裡只有幾個消失的路程而已啊。”

“••••••”

“果然是雜魚笨蛋聖子,連這個基本常識都不知道。”

“後定線是指奧斯迪亞和皇城的便捷重新劃分的那條線嗎?一百年前,應該是這樣的吧?”

雖然聽說過後定線的事情,但是並沒有聽說過新原家搬到哪裡了。

我還以為新原家一直在奧斯迪亞的都城奧斯迪亞呢。“哈,真的是對你這個從異世界線來的聖子大人感到十分失望啊,作為聖女來說。”

雨深深滴歎了一口氣。

“哈哈哈哈哈••••••”

在這種時候也就只能摸著後腦在那裡傻笑著了。

“話說這還真的是真的呢,天然的白髮。”

說著她往我這邊蹭了過來,用手捏著我的頭髮。

“一開始聽到的時候我還不相信••••••”

在看到她仔細地盯著我看的時候的神情我的臉不禁紅起來。

如果認真起來的話她從各種意義上來說還是挺可愛的嘛,這個新原氏的聖女。

“那當然是真的了,但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嘛,生下來就是這樣的了。”

在我這麼說著的時候她用手在我的頭上扯了一根頭髮。

“啊疼疼疼•••••雨,你突然間幹什麼呢。”

“連這點痛都忍受不了的雜魚笨蛋聖子。”

她白了我一眼之後低著頭仔細觀察起這根頭髮起來。

“變黑了啊•••••雙熾•••啊,不,雜魚笨蛋聖子!!”

她大聲地叫道,然後伸出拿著頭髮的那只手。

“我聽得到的啊聽得到所以不用叫這麼大聲。”

我不耐煩地將頭也附近過去觀察頭髮的顏色。

“誒?真是很奇怪啊,可能是視角誤差的原因吧•••••”

這樣一看的確是黑色的頭髮。

“誰知道呢。”

在她準備再次更加靠近那根頭髮的時候突然間的一陣風把她手上的頭髮吹到不知道什麼地方去了。

“大概是吧••••嗯,應該。”

她正準備抬起頭的時候視線正好撞在我低著頭看那根頭髮的視線上。

突然間她紅著臉把頭轉過另一邊,十分不坦率地說:

“你你你,像你這種人啊,真的是一點神堂氏的氣勢都沒有。”

“我說啊,究竟是什麼讓你對我這個聖子這麼不滿意的啊,雜魚笨蛋聖子什麼的不能亂說啊,就算是你知道,聖帝不是說過了這件事情要保密的嗎?”

“這裡有沒有別人,而且自己無能難道還會害怕別人說嘛?不然的話就稍微有點作為啊,雜魚笨蛋聖子~”

她小聲地嘀咕道,並且朝著我這邊做了一個鬼臉,但我全部都聽見了。

“我有名字的啊,渡部雙熾,叫我雙熾就可以了啊,雜魚笨蛋聖子什麼的。”

“誒?雙雙雙•••••雙熾?”

她重複叫了好幾遍,最後艱難地說出了這兩個單詞。

“是啊,是啊,雙熾。我的名字叫就是叫渡部——雙熾!!”

我特意在最後的兩個字上加重了語氣。

“雙熾••••••雙熾•••••真的是很奇怪的名字啊。”

她仍舊是卷著被子坐在我的面前。

“嗯嗯!!”

似乎她能夠習慣叫我雙熾了。“啊,對了!雜魚笨蛋聖子,幫我摸一下。”

她說的這句話差點沒有讓我摔倒在地上。

又是叫了雜魚笨蛋聖子•••••

她又轉身看著我說道,離的我很近,閉著眼睛。

“誒?幹什麼?!摸哪裡•••••”

“你在想什麼呢。”

她又睜開眼睛紅著臉看著我說著:

“只是幫我摸一下額頭確認一下感冒消退了沒有而已啊,剛才你不是也說過了嗎?我的燒還不知道有沒有退。”

如果不幫她的話她又將她的感冒歸罪於我沒有為她開門了。

“嗯••••啊,我知道了。”

我把手移動到她的額頭上,比起在一階的時候她的額頭的溫度更加低了,也就代表她已經完全沒有事了。

“已經沒有事情了嗎?”

她睜大著眼睛望著我。

“嗯,已經沒有事情了。”

“那樣的話真的是太好了,這樣決鬥的時候就可以好好地把你這個雜魚笨蛋的聖子給打倒了。”

她突然間露出詭異的笑容。

明明剛才已經可以很好地說出雙熾的她還在叫著我雜魚笨蛋聖子。

“誒?”

不知道我這樣做是不是從某種程度上為自己立下了什麼重要的預言呢。

“哼嗯哼嗯!”

她仍舊是保持著那個神秘而又詭異的笑容,但就在此時,有一陣更為詭異的聲音想起來了“咕~~~”。

在空氣中迴響著這樣的聲音。

“誒?”

突然間雨的表情愣了一下之後臉又開始紅起來,一跳跳起來用食指指著我說道:

“你!渡部雙熾。”

“是?”

我一臉僵硬地表情看著他,眼神中充滿了不理解。

“我餓了。”

“然後呢?”

“作為一個雜魚笨蛋聖子,啊,不,應該是就算是一個雜魚笨蛋聖子。”

她像是自言自語地說道。

“料理什麼的還是會的吧••••••”

難道說•••••

“那又怎麼樣。”

“作為一個雜魚笨蛋聖子,雖然是雜魚加笨蛋,但也是神堂氏的後裔,也就是說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我們說不定在上千年前是一家人,而且我現在十五歲,而從邏輯上看你是十六歲,也算得上你是我的哥哥了,這個沒有錯吧。”

為什麼雨你在要求我的時候沒有這麼說啊。

“哈?這是什麼•••••”

雖然說知道新原氏和神堂氏在以前的確是一個氏族的。

“這就是套關係嗎?”

我冷笑地看著她。

“誰在和你套關係啊,我只是在抬高你的身份罷了,一個笨蛋聖子能夠為我這種正統的聖女料理。”

“這種事情的話交給最擅長料理的新原氏不就可以了嗎?”新原氏是聖靈國歷史上有名的料理家族,因為是負責神堂氏的內務的原因,並且積累了上千年的料理經驗,所以這種稱號也是理所應當。

“我要洗澡啊,剛才我的身體全都濕了,結果到現在還是挺難受的。”

“那樣的話我要提條件。”

“竟然還要說條件,那好吧,說來聽聽吧。”

“明天的料理就由身為新原氏聖女的雨來解決,而且依美用Ice儲存的食物也不多了,又多了一個人••••••”

“依美是指那個白川依美嗎?”

“嗯,怎麼了?”

“那種人不危險嗎?地陸的總管理官,而且還是雙重變異者,能力可不在我們之下啊。”

“依美是十分優秀的人,而且現在她也是聖靈國的人了哦。”

“你還真的是沒有敵我意識啊,雜魚笨蛋的聖子••••”

她歎了一口氣說道。

這究竟算是表揚還是批評呢?

“哈哈哈哈•••••”

“但是這也就是雜魚笨蛋聖子呢。”

“誒?”

“不,沒事。”

“那樣的話雨答應這件事情嗎?”

“嗯,我倒是沒有意見,而且依照我的經驗來看,我的料理還是可以的,嗯,就是這樣。”

她自言自語一般地說著點了點頭。

“那樣的話明天的料理就交給你了,新原雨小姐。”

“嗯,我知道了。”

“咕~~~”

在這麼說著的那一瞬間在空中又響起了類似的神秘而且詭異的聲音。

“誒?那個•••••”

雨在那一瞬間漲紅了臉。

“好了,快點去吧,雜魚笨蛋聖子。”

她指著門外站在我面前說道。

“是,是,我知道了。”

“浴室在七號房間的旁邊,啊,還有,你的衣服我已經幫你晾在浴室裡面了哦。”

我站起來準備離開。

雨低下頭看了看自己的身體,然後臉變得比之前任何時候都紅。

在我等著她的回答的時候突然間從緹娜空中飛過來一隻腳狠狠地打到我的臉上,毫無疑問在我的臉上已經印上了一個印子,並且在發熱。

在這一腳之後我突然間想起了在把她送來四號房間之前為了讓她退燒所做的事情和剛才說的話的失禮性。

她又趕緊坐下把被子卷著圍在身邊走回角落,看著準備站起來下樓去的我,眼中還泛有一些淚光。

“變態雜魚笨蛋聖子。”

“••••••”

“什麼都看到了吧?”

從各種意義上說,無論是做好事,還是做什麼別的事情,在雨的心中我已經不會再有好的印象了呢。

“真的是失禮了,對不起!”

我摸著發熱發紅的腳印在離開四號房間之前向她鞠了一下躬。但她完全不領情的樣子無視了我的道歉,而且卷著被子面對著牆背對著我睡覺。

“白髮的笨蛋聖子,渡部雙熾。”

雨摸著發熱的臉躲在被窩裡小聲地說道。

不知道從各種意義上來說在和平的時候突然間住進來一個新原氏的聖女是一件好事還是壞事。

突然間從奧斯迪亞的後定線闖進來世番尼斯的聖女,不僅僅說我是雜魚笨蛋聖子,還要和我這樣的聖子決鬥什麼的。

這個女人從各種意義上來說真的不亞於依美和洛可她們,尤其是在活力和奇怪這兩方面。

“哈~新原氏的聖女小姐。”

在歎了這樣一口氣之後我把全部心思都房間煎盤上。

上面放著一塊切割得十分整齊的冰塊,冰塊裡面是依美之前用克拉爾醬製作好的食物。

這份食物在我的評價之中絕對是最好的,依美和克拉爾兩個料理大師的合作食品。

而此時的冰塊在煎盤上受著火的加熱而逐漸熔化成水,熔化而成的水也隨著時間的推移變成了加在上面的醬料的一部分,散發出令人口饞的香味。

因為有加入油的緣故所以在煎的時候會發出“哧哧”的聲響。

不過依美在教我熱這個的時候有說過如果這種聲響越大聲就證明肉和飯會更加香,浴室現在就是整個世番尼斯又充斥著濃郁的香味,至少在我的嗅覺範圍之內是這樣的。

在“哧哧”的聲音越變越大的時候我就知道自己的料理水準又上了好幾個等級,雖然依然不及那兩個料理大師。

“啊————”

突然間從二階傳來一陣巨大的聲響,而此時我正坐在椅子上等待著聖女的降臨。

我正好奇這聲音怎麼可以從二階傳到這裡的時候又傳來了震耳欲聾的聲音:

“雜魚——笨蛋~雙熾~~~”

就連這個時候也是帶著這種稱呼。

在蓋上封閉的蓋子以保證料理不會因為散熱而變冷並且不香不好吃之後,我跑著上了二階的浴室門前。

她用的不是房間裡的浴室而是那個在七號房間旁邊的超大浴室,當然雖然說很大,但還是分男女間的。

我記得之前提醒她的就是那個浴室,忘記和她說房間裡也有浴室了。

在途中她仍是不斷地在尖叫著:

“雙熾!!”

“雜魚雙熾!!!”

“你一定在的吧?”

“你竟然敢偷襲我。”

之類的話。

稍微有些感覺到周圍的風氣的異常我上到二

階之後才發現她是用魔能在加大聲音的音調,以加快空氣震動的方式。

在我剛打開門把手準備進去浴室的前房的時候突然間有一個人從女浴池的方向跑了出來,撲到我的身上,不僅僅是如此,連衣服都沒有穿,浴巾也沒有裹,從裡面跑出來一看到我就跳到了我的身上來。“怎麼了啊?”

在我不明覺悟的情況下就捲入了紛爭。

“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你你你你••••你這個雜魚笨蛋聖子,竟然在這裡安裝了陷阱想偷襲我。”

這完全不像是現在正躲在我的身後的人應該說的話。

“我哪有•••••”

我正想轉身為自己的清白作辯解的時候,但是在我轉身的一瞬間就被一個巴掌給拍了回去。

“你想幹嘛?”

突然間我想起來剛才她從浴室裡跑出來的時候是赤身裸體的。

“對不起啦還不行嗎,而且打得很痛啊,又不是我故意要設什麼陷阱的,話說世番尼斯是沒有陷阱的這一點雨你也知道吧。”

我捂著另一邊紅了的臉說道。

“剛才全部看到了嗎?”

她小聲地問道。

“看到••••了吧,大概。”

在說完這句話之後背後突然間就出現了一股濃厚的殺氣。

但是很快又消失了。

“嗯,算了,這次就暫且再信你一次,接下來不允許你再對我做什麼奇怪的事情。”

“怎麼會啊,話說回來剛才發生什麼事情了啊。”

我習慣性地再次準備轉身去看著她的時候她又是一個巴掌把我的頭給扇回來了。

“明明是剛剛才說好了的,你這個雜魚笨蛋聖子,真的是不長記性啊。”

“怪不得叫做雜魚笨蛋聖子呢。”

她又毫不留情地補了一句。

“真的對不起!!!!”

我再次淚眼朦朧地捂著臉頰說道:

“因為是習慣性的動作所以失禮了,下次我會注意好的。”

“還有下次?”

“不不不••••••”

“不允許再有第三次了啊,再次警告你這個笨蛋的雜魚聖子。”

“我知道了啊,雨。”

“那麼,接下來就是裡面究竟發生什麼事情了。”

“那裡••••••”

她指著浴室裡面。

“嗯?”

“就是那個水管啦,要不然就不出水,要不然就一大團水從裡面噴湧出來,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啊。”

從這裡還可以聽得見裡面的水流聲。

“那個可能稍微有些麻煩呢,不過我們先進去看看吧。”

說著我緩緩地朝著女子浴室的方向走去,雨一直貼得我很近朝著同一個方向走。

也許是為了盡可能少受水的清洗,或者是為了不然我一不小心就回頭看到了她的身體之類的。

但是現在她的胸部就是緊緊地貼著我的背,這樣這種情況更加糟糕。

結果在一打開門的時候那個水管就正好對著門口,還沒有邁出第一步的時候我就已經被那個水管噴出來的水所弄得全身都濕透了。

而躲在我身後的裸著身體的雨則是安全無事地在我的身後站著。

“哈哈哈哈哈•••••”在我準備轉過頭去盯著她的時候她的笑聲突然間停止了,於是我又轉過頭去看著浴室裡面。

“果然是雜魚笨蛋聖子呢。”

在這種時候也只能用手擋著從水管處噴出來的水才能繼續往那個方向前進了。

“真的是很麻煩呢。”

但走到那個水管面前的時候所看到的第一眼我便明白了究竟是發生什麼事情了。

那個誰管接在了細管口上面,就在剛剛下了那樣高密度的雨之後。

“你看你看,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她探出頭來用手指著水管,並且另一隻手拉著我的衣服躲在我身後以免水觸碰到她的身體。

“哈~果然又是發生了這種事情呢。”

“誒?這種事情?!”

“在這個世番尼斯的水管介面分為粗管口和細管口,而且用的是水井水,剛剛下了這種雨,水井的水位比較高,水量也比較充足,而在這種時候就應該用粗管口了,以減少水的流量,但是剛才雨接的是細管口,水流量自然會像這個樣子。”

“誒?還有這種東西嗎?在奧斯迪亞可沒有這種結構複雜的水管呢。”

但是這裡並不是奧斯迪亞。

“聖女大人也會有這種時候呢,哈哈哈••••”

在我這麼說著的同時也蹲下來準備將水管接回粗管口。

但在我剛剛蹲下的時候突然間從我身後傳來“啊啊啊~~”“哈嗯~”之類的聲音。

在聽到這陣聲音之後我轉身往後看了一看,在我蹲下之後從水管中噴出來的水恰好就噴在了雨的身上。

她正是一副高潮的表情。

“不許看•••••”

就算是被那樣的水柱攻擊著她還是努力地用手去擋住了水,淚眼朦朧地看著我說道。

也許是因為要顧及水管裡的水的原因,在我轉過身去看到她的那一瞬間她並沒有像之前那樣直接就一巴掌扇了過來。

“快點修理啊,雜魚笨蛋聖子,我快受不了了。”

“哈啊。”

在注意到我的轉身之後她更是有些抽泣地看著我說道。

意識到自己剛才的行為的危險性之後我臉紅著轉過身。

“我知道了我知道。”

我輕輕地把接管處的水管拔出來,然後接進另一個接管口之後像瀑布一般的流水聲也隨之消失,反倒是變成流水順暢地流入浴池裡面。

與此同時我擦了擦額頭的冷汗之後,從身後傳來了一陣哭聲,像是嬰兒一般的哭聲。

實在難以置信這是那個新原雨發出來的聲音。

我準備轉過身去看身後究竟是變成什麼樣的狼藉狀的時候突然間身後的人從後面摟住了我的腰。

不僅是阻止了我的轉身,並且靠著我的肩膀,小聲地抽泣著。也許她只是想讓我不再轉身看到她哭或者是赤身裸體的樣子罷了,畢竟她是那樣的聖女新原雨。

“你這個雜魚笨蛋聖子,怎麼不早告訴我這種構造的啊。”

這種話果然是比較適合第一次進來世番尼斯的人應該說的話。

但此時我的狀態應該是十分糟糕的,一個赤身裸體的美少女正貼著我的背在小聲抽泣著。

不僅是如此,那個女生還擁有綠色的印記,是聖靈國的聖女新原雨。

我正努力地屏住呼吸並且控制著自己不斷加快的心跳,連臉紅身體發熱的感覺也必須好好地控制著以免再受到雨那樣子的待遇。

“不好意思啊,剛才嚇到你了嗎?”

“唔,也不是太害怕,只是在第一瞬間被嚇到了而已。”

“現在沒事了嗎?這個水管的話應該已經沒有問題了。”

“嗯,我倒是沒事了,只是雙熾,你的身體也因此變濕了。”

“我的話等一會兒回一號房間換一件衣服就可以了的,雨的話才是,快點換上原來的衣服吧,就在前房的那個衣箱裡面,在這種天氣很容易感染的而且雨剛剛才退了燒。”

“但是•••••”

她仍舊是趴在我的身上,說話的時候下巴的動作和胸部朝著我的後背一擠,不禁讓人臉紅心跳起來。

“但是?”

“雙熾先在我之前出去,我會跟在雙熾的身後,作為條件,你不能往後看,就算是瞄也不可以。”

“我並不是那種人啦,所以說雨的話還是安心吧,我會好好地

走出去,然後你在慢慢使用這個浴室的。”

在這之後沒有聽到她的回答,浴室我舉起手豎起中間三個手指。

“以神堂氏的名義。”

她好像稍微有了些反應,然後她一隻手拉著我的衣服,另一隻手則抓著我的肩膀。

“閉上眼睛,我來指示你離開浴室。”

“是,我知道了。”

在閉上眼睛之後能感覺到衣服和肩膀的抓力消失了,並且能夠聽到細微的腳步聲。

我的雙手被雨的一隻手拉住,她拉著我的手讓我站起來,然後帶著我旋轉了一百八十度,在準備邁開步伐之前她再一次提醒我說道:

“不要睜開眼睛啊。”

這句話的話音剛落的時候沒有等到我的回答,手連著身體便被一種很溫柔的拉力帶著往一個方向移動著。

讓我感到很意外的是她竟然完全相信我不會睜開眼睛去看眼前赤身裸體的她。

在走著的時候腦子裡突然間閃過剛進浴室的前房的時候雨從浴室裡跑出來到我身後的整個過程。

雖然說就算現在睜開眼睛就可以再次目睹那種情況,並且不會被雨發現,但在途中我還是沒有睜開眼睛,老老實實地跟著雨的步伐走著。在一陣開門聲之後我睜開眼睛,雨一推把我從房間內推出去,然後把門關上。

被推力推出門外並且差點因此而摔倒在地的我正在感概她的不坦率。

但是在這個瞬間從門的那邊傳來了很小的聲音。

“謝••••謝謝你了,雜魚笨蛋聖子。”

她靠著門說道。

她能夠說出這種話無疑是讓我十分詫異的,畢竟從某種程度上說她雖然說只是神堂氏的旁裔,但是她的地位也並不比我低。

她至少也是有神堂氏的血脈的,也是真正的聖女,那個綠色的印記和會引起雨的事實也恰恰證明了這一點。

不過她如果能真正地說出這種話,也是十分令人欣慰的。

“等下記得下來吃飯啊,我先回去換衣服。”

“嗯,我知道了啊。”

在這種時候她又流露出十分不坦率並且不耐煩的語氣。

在這種時候也只能發自內心地感歎這個聖女新原雨真的是一個十分奇怪的人了。

回到一號房間之後我隨手換了一件衣服然後把濕的衣服晾在竹竿上,然後再次走下樓梯等待和雨的談判。

再稍微等了一會兒之後便看到她散落著頭髮踏著紅席從二階的樓梯上走了下來,整齊的前陰因為頭髮還是濕的的原因向兩邊散開,綠色的印記就在額頭中央。

除去她不坦率的這一點,在剛才又在腦海中閃過很可愛的這一點想法。

“這是什麼,好香!!!”

在靠近著特醬製作而成的料理深深地呼了一口氣之後,她雙眼發著光看著我說道。

因為剛才有用密閉的盒子蓋住的原因,在煎盤裡的飯並沒有因為十一月的天氣而變得冷而失去了它原有

的魅力。

“那是當然的啦,結果我對自己的料理還是挺滿意的。”

在我正說著這句話的時候感覺到了雨滿滿的惡意。

“那樣的話我就有疑問了。”

她突然間一本正經地抱著雙手白了我一眼說道。

“雨還真的是很不坦率啊。”

我對她懷疑我的料理的這件事情說實話還是挺介意的。

因為我真的有認真地在處理這個料理。

“不,這並不是什麼坦率不坦率的問題,問題是你這個雜魚笨蛋聖子的料理,因為在之前神堂氏的料理本來就是由新原氏負責的,當然也有契約聯姻的現象,而身為雜魚笨蛋的雙熾你,更不用說超越前輩們了,恐怕這個料理是有毒的,為了封住我這個聖女的嘴,可是就算是這樣也騙不了我。”

我根本就不知道她在說些什麼東西。

但是她還是一邊說著一邊坐了下來,拿起了勺子看著我。

不得不說靈使在歷史上的確是有名的,尤其是在料理方面,直到現在還是十分出名。反倒是魔法天才的神堂氏,除了魔法天才和擁有兩大旁系僕人家族之外,貌似就什麼能力也沒有傳說遺留下來了。

相傳神堂氏的幾乎每個人都是料理白癡。

“歷史是歷史,並不能說明現在所發生的任何問題,而且我想你保證,這裡面沒有任何含毒的物質。”

其實在我做出這個保證之前雨就已經是在拿著勺子的了,但是就算是如此她還是看了我一眼,用狐疑的眼神看了看這個料理之後才說:

“嗯,算了,就暫且再相信你一次吧。”

然後她又暗暗地合起手掌說道:

“我開動了。”

像是故意控制著音量以表示並不想讓我聽到的一樣。

我不禁感歎她就是已經討厭我到了何種程度啊。

“你啊,究竟要到何種程度才肯•••••”

雖然是這麼說,但是她早就在無視著我的話吃著料理了。

再不過五分鐘之內,我就這樣看著她把整個煎盤裡的東西吃得乾乾淨淨,一粒米飯也米有留在盤子上。

這也會給我產生疑惑,雖說她是奇怪的人,並且第一次見面就說要和我決鬥什麼的,可是把她關在密度極高的雨和世番尼斯的門外是不是稍微做的有點過頭了。

雖然她不是像依美和洛可那樣坦率的人,但是心中始終對她抱有意思愧疚感。

新原家的聖女見到了神堂氏的聖子稱為雜魚笨蛋並且還要決鬥什麼的,不僅突然而且荒唐,還是在這個曾經是聖使的住宅之內。

“好吃嗎?”

但是我對她的料理的看法卻是十分介意的。

“這個料理。”

“嗯,在我們家也只能算勉強下肚的程度罷了,根本就算不上什麼。”

算不上什麼你怎麼把它給吃得一粒不剩了啊。

“可是我看到雨吃的樣子好像並不是這樣子的呢。”

我故意提高著音調看著她說道。

“那還真的是差死了。”

說著她朝我吐了吐舌頭,表示不想再吃到第二次。

“誒?難道說雨也是繼承了新原家的料理傳統難道也是一個料理高手嗎?”

“那那那那••••那個是當然的了,我們新原家的料理可是全聖靈國最好的料理啊,還還還•••還用得著說嗎?”

“明天就由我來料理,讓你這個看不起新原家的料理的雜魚笨蛋聖子雙熾好好地看一下。”

她吞吞吐吐地說著,語氣倒是十分堅定。

“那樣的話還真的是拜託新原雨聖女小姐了呢。”

“你你你你••••你煩不煩,如果是雜魚的話就不要說那麼多無用的要求啦。”

她坐著抱著雙手,雖然說臉是紅色的,卻像是被氣紅的一樣用著十分不友好的語氣和態度在和我這個比她大一歲的神堂氏前輩說話。

之前還在向我套關係來著呢。“明天,雜魚笨蛋聖子和我一起,去千那那邊的商店街去買明天料理用的食材,有意見嗎?”

“我的話明天還想去聖學園的書塔去學習••••”

“不行,因為是監視的緣故你只能待在我的身旁,而明天我要為你這個雜魚笨蛋聖子料理而準備食材,所以你更加不能離開,明白嗎?”

所以說是監視的話不是你應該要待在我的身旁的嗎?

“所以我說啊••••”

“所以不僅僅是今天,明天和後天也是一樣的,你哪裡都不能去,尤其是離開我的監視範圍之外的地方,如果非要去的話,像是廁所那樣的地方啊,要向我彙報才行,明白了嗎?”

去廁所這種事情也太尷尬了吧。

“好吧,好吧,我知道了。”

再想到也許拒絕她她會有更加麻煩的事情發生的時候我點了點頭表示同意,抱著也許書塔里面的書本除了歷史之外其他的書我也看不懂的想法。

也許以後的時間還久著呢。

“沒有意見了吧?”

“嗯,沒有。”

在不經意間視線飄到窗外的時候我才發現原來外面的天空早就已經是黑色的了,也怪不得常常有冷風吹過。

“啊咻!”

突然間在寂靜的房間之中響起了巨大的聲響。

“那樣的話我先回去睡覺了。”

在這之間她已經擅自地在四號房間的門正中央學著其他房間的樣子掛上了一個牌子了。

右上角用小字寫著類似是“NO ENTRY”,而正中央大部分的位置則是寫上了“新原雨”,在左上角還依稀可以看見畫了一個和她的額頭的印記一樣的符號。

也許她已經把這個世番尼斯當成是她自己的家了。

但是據我的瞭解新原氏的家遠遠比世番尼斯還要大上好幾倍。

“等一下••••雨。”

在她擦過我的肩膀朝著房間外的方向走過去的時候。

“幹什麼啊,雜魚笨蛋聖子。”

她回過頭來半睜著眼

睛看著我。

“我的名字是渡部雙熾啦。”

“僅僅是為了說這個??”

“誒?!”

“幹什麼啊,雜魚笨蛋雙熾。”

可以看到她正在忍耐著不笑出來,努力堅持著自己嚴肅的面容。

我感覺在她的潛意識裡面已經把我和雜魚,笨蛋這兩個詞完全連在一起了,一看到我,就是雜魚和笨蛋。

“頭•••••”

我伸出手示意讓她把頭靠過來。

“幹什麼啊。”

她不明覺悟地把頭伸到了我的手心處。

“感冒沒問題了嗎?”

在感覺到她的額頭處的熱量已經明顯減退的時候我挪開了手,與之相同的她把頭給縮回去了。

“今夜有頭疼的情況的話記得告訴我啊,我就在那個掛著‘雙熾’的房間。”“我知道了啦,這種事情我自己會解決。”

像是對我的做法很驚訝一樣她的臉瞬間紅了起來。

“不行,這種事情要先通知我!!”

“我知道了啦,明明更應該擔心自己才是卻在自以為是地擔心別人,真的是一點都•••••”

她小聲地嘀咕著說道。

“誒?你說什麼來著?雨?”

“才沒有說什麼呢,我是叫你快點回去睡覺還有不要半夜跑來我的房間裡對我做一些奇怪的事情,不然的話我可是會殺掉你的,就算你是雜魚笨蛋聖子。”

“誰會去做那種事情啊,我又不是那種人。”

“誰知道呢,明明是這樣的聖子,好了,我要回去睡了,如果你真的那樣做的話我可真的是會殺了你的哦。”

她說著朝著我的方向跺了一下腳作為恐嚇,然後轉身朝著二階的方向走去。

真的是誰會在半夜三更做那種奇怪的事情啊,那種事情只有變態才會做吧。

“我知道了!!”

我故意說得很大聲以表明自己的決心。

“雙熾記得把盤子給收拾好哦,不然明天會發臭。”

即使是從樓體之間傳來的聲音我還是能聽得很清楚。

我回頭看了看她的作為上的那盤真的被吃得一乾二淨的盤子,內心說實話還是有些興奮的,仔細想想她也只是不坦率而已,除此之外各種都是很好的女生,雖然有時會懷疑她什麼都交給我做會不會真的是哪個能幹的靈使和神堂氏的後裔。

除了那個象徵性的印記之外,絲毫看不出她究竟會和那個強調能力的新原氏有什麼重要的親緣關係。

說是可愛,卻也不坦率,還不知道從各種意義上來說讓她暫時住在世番尼斯是不是真的做錯了選擇了。

抱著這樣的感歎,再將雨吃過的盤子洗乾淨放進櫥櫃裡面之後,聖子大人走到門口關掉世番尼斯大廳的燈,然後回到那個掛著“雙熾”的牌子的房間蓋上被子睡覺。

在臨睡之前,聖子大人還稍微感歎了一下也許明天又會變得不和平了。

正在聖子大人這麼想著的時候他感覺到不時有些

水滴從天空中滴落下來滴到聖子大人的臉上。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