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來自別的世界線的我是聖子大人?

第03卷 三靈之聖女(世番尼斯) 第05章 不明所悟的隔閡(千那)

書名:來自別的世界線的我是聖子大人? 作者:伊羽。 本章字數:14902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6:32


“渡—部—雙——熾!!!!!”

在模糊的意識之中想起了這樣的一陣聲音,像是在做夢,又像是幻覺。

在意識到了某些不良的因素之後我睜開了眼睛,卻在睜開眼睛的那一瞬間被刺眼的強光給照射到了,在勉強地伸出手放在眼睛的前面遮住那陣強光之後,才能再看清楚周圍的事物。

在真正意義上的睜開眼睛之後我發現自己的身體上空正懸浮著一個巨大的水泡,在幾乎整個房間都布著一些水珠,沾在窗上和一些能夠明顯見得到的地方。

我知道如果我一坐起來有可能就會被那個水泡給圍在裡面然後就會窒息身亡,所以我只是朝著門的方向把頭側了過去,看著站在門口的那個女生,她又一次換上了她的類女僕服毫不避諱地站在我的門口,還在不斷地釋放著魔能。

雖然說是少見,但是這種魔能是昨天才感覺到過的,而且這種性質的魔能已經在暗示著釋放出它的術者是誰了。

她的魔能對於我來說不僅僅可以從空氣的流動變化上感覺得到,並且還有莫名其妙地出現的水滴已經表明了那個人就是聖女。

在看到我的視線已經注意到了她的時候她的嘴角稍微上揚了一下,但並沒有要解除魔法和停止溢出魔能的意思。

從陽光的強度上來看已經不只是早上六七點這麼簡單了,而且她能出現在我的房間門口也是能在我的預料之中的。

因為昨天還被強迫答應了要和她一起去千那的商店街去購買食材。

從這種情況上來看,她會來我的房間並且用這種方式叫醒我的話就證明時間真的已經不早了,而且她好像等了很久到極限才來找我的樣子。

就算是如此,寧願浪費時間和我糾纏,她還是不願意解除魔法。

“雨••••••雨小姐?”

再鼓起了巨大的勇氣之後我卻還是幾乎顫抖著聲音看著她說道:

“現在是什麼時間了•••••來著?”

“竟然還敢問現在是什麼時間,話說你還真的是夠膽啊,雙熾聖子大人?”

她用奇怪的語氣問著我。

這樣的感覺可不妙啊。

“竟然讓我等了一個小時有餘還要讓我過來叫才能醒過來,果然是聖子大人呢。”

這樣的邏輯的話貌似是說得通的。

“呀啊!雨,對不起,稍微讓我先起來好嗎?這個魔法和魔能,難道你想把世番尼斯給淹沒嗎?”

“我知道的啊,反倒是這種魔能才不會讓世番尼斯就這樣簡單地就給淹沒的。”

她抱著雙手依舊站在門口,並且用著一種奇怪的笑容看著我。

“這樣的話不是花更多時間了嗎?我說啊••••••我已經醒了就沒有事的了,對吧?”

“但是我還是想稍微懲罰一下晚起的聖子大人呢。”越是這樣使用敬語,我對她的那種不詳的預感就越來越深。

“我們不是要去千那去購買食材嗎?對吧?這樣下去指揮浪費更多的時間的啦,而且現在也不晚了,不是嗎。”

“你也知道時間已經不晚了啊。”

“所以說•••••••”

“呀啊!結果今天我的任務只是監視雜魚聖子大人而已,所以不用擔心這些。”

她搖了搖頭說道。

從空氣中滴落的水逐漸形成一條線,順著空氣滴落到地面,不僅僅如此,我的身體上空還懸浮著專屬於新原氏的魔法“Watering”。

雖然說世番尼斯之外是陽光明媚,但是屋內卻是下著雨,並且有著令人窒息的空氣。

“誰能來救救我啊。”

在這種時候既不可以移動也沒有人可以幫助我,雖然說是帶著希望她會因為時間的緣故放過我一馬,但是這完完全全只是幻想。

我也只能像現在這樣發出著她聽不見的聲音。

“怎麼了?想好了嗎?雜魚笨蛋聖子,接受我的懲罰,不過雖然說是懲罰我也只是打算讓你一天而已哦,我並不是像你那樣無禮的人。”

她是這麼說著,但是這陣魔能和她這副癡女一般的看著我的表情完全就出賣了她。

這種話根本就不可相信。

如果是對於那個新原氏的聖女新原雨來說的話。

“這就是對你這個雜魚笨蛋的最大的恩惠了哦。”

她越是這樣說越是讓我感到困擾。

“為什麼非得做這些事情啊••••••”

“有意見嗎?”

“我知道了啊我知道,那麼,你的要求是什麼?”

我將頭埋進了被窩裡面,在抱怨了一番之後又將頭伸出來看著她。

“早點這樣說不就好了嗎?真是的•••••”

說著她揮了揮手,能明顯感覺到空氣的流動又趨向于平衡了,並且在我身體上空的水泡也化成了水霧消失在了空氣中,莫名其妙地出現在世番尼斯懸浮著的水滴也消失了。

“那麼,我的懲罰是:作為雜魚笨蛋的你,要好好地叫我主—人—大—人,並且在這一天之內我就是你的主—人—大—人。”

她一個單詞一個單詞地說出這段話,在重要的地方故意加大的說話的語氣,為了讓我更加聽得清楚那幾個最重要的單詞“主人大人”。

“噗!!”

在好不容易可以起床的我坐起來準備呼吸一下新鮮的空氣的時候她也說出一段像這樣的話,對於這種突然的話毫無疑問已經是嚇到我了,並且讓我的呼吸道再一次堵塞起來,連續地咳嗽了好幾次。

“咳咳咳咳•••••”

“主人大人是什麼意思啊!!”歷史上是神堂氏是聖使神月氏和靈使新原氏的主人,而現在她所說的話之中卻多了一些出乎我的知識和意料之外的因素,對於這個突然間從她口中說出來的請求,我完全不明覺悟,因為這還在我的知識範圍之外。

“意思

就是在今天也就是十一月二十五日的時間範圍之內,我都是你的主人。渡部雙熾,就是我的僕人,無條件地服從我的要求。”

她走到我的床邊,依舊是抱著雙手以居高臨下的姿勢看著坐在床上的我,帶著十分狂妄傲慢的語氣。

“可是歷史以上是•••••”

“你也不是說過嗎?歷史是歷史,而且就是因為這個才能被稱得上是懲罰•••••”

對於一個曾經是僕人的家族的後裔現在卻在要求曾經是主人的家族的末裔當僕人這種事情,我是從未聽說過的,但是之前自己又做過那樣的事情而且還說過那樣的話,我也只能閉著眼睛無奈地說道:

“是,是我知道了。”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樣的我作為雜魚笨蛋聖子真的是一點也沒有身為神堂氏的自信呢。

而在此時此刻耷拉著頭坐在床上看著站在我面前的新原雨也是一點辦法也沒有,倒不如說在她的面前我唯一作為聖子生活在這個世界線被尊敬的身份也和普通人沒有什麼兩樣,對於她的身份來說。

所以作為靈使的後裔的她才能若無其事地要求成為神堂氏的主人。

“知道了的話就快點給我起來穿好衣服啊,不要拖拖拉拉的。”

在不經意間她的手重重地劈在了我的頭上。

“好了啦,不要再催我了啦,我知道的。”

我摸著頭上被她劈過的地方淚眼朦朧地說道。

這樣的突變的情景實在是令人難以接受,尤其是在想到了明天的決鬥的這一方面,也是十分突然地。

“唔嗯•••••”

我盯著她,她仍舊是站在我的面前。

“怎麼了啊?快點換衣服啊。”

“哈嗯•••••”

我仍舊是盯著她。

“你是在挑釁我的意思嗎?就算是現在我也可以奉陪。”

“你要看著我換衣服嗎?”

“哈啊!!”

突然間她的臉就紅了起來。

“你你你你•••你突然那件說什麼呢。”

“你的想法不是這樣的嗎?”

“才不是呢!!”

“那樣的話你還站在這裡!”

“呀啊!”

她躲避著我的視線。

“我在世番尼斯的門口等你。”

在遲緩了一會兒之後她這麼說著,她轉身朝著門的外面走去,在臨關門之前,還留下了“既然是個僕人的話就不要讓主人等太久哦”的話。

“我知道了啦。”

這算什麼嘛!在心中這樣地暗暗抱怨著生活的不如人意之後我便從床上站起來,換下睡衣穿上自己平常穿的衣服之後也循著她的軌跡朝著世番尼斯的門口走去。

在抽起那根鐵制的棍子並且連阿凱世番尼斯的大門的時候看到一個穿著帶有很多花邊的棕色偏金的頭髮的女孩子正站在那塊寫著“世番尼斯”的牌匾之下。

在聽到開門的聲音之後她轉過身來稍微看了我一眼,然後紅著臉說道:

“真慢啊,走吧。”

雖說是在抱怨著但是她說完這句話之後就沒有繼續說下去的說辭了,而且是沉默著走在我的身旁。

尤其是這樣的氣氛更是讓人覺得奇怪。

也許是因為有聖帝的命令她不敢公然地說出我是聖子的這件事情,所以自然關於對於我的全部聖子的稱呼也全部都替換了,但是作為聖靈國的聖女她也好像並沒有想要向他人透露自己的身份,用梳的十分整齊的前陰遮住了自己額頭錢的那個顯眼的標記。

在昨天夜裡她好像也有十分努力著練習著改變稱呼叫我的名字,不斷地在房間裡自言自語著:

“叫雙熾好呢,還是•••••”

“果然叫雙熾的話容易讓他得意忘形嗎?”

在遲疑了一會兒之後她又駁回了自己的意見。

“那樣的話還是叫雜魚笨蛋聖子比較順口一點嗎?”

在幾秒鐘之後她又提出了新的看法。

“啊,不,聖使說過不能向他人透露他的身份的。”

“要不叫笨蛋雙熾吧•••••”

“啊,嗯,這個好像可以有,稍微試一下。”

“笨蛋雙熾••••你!!”

像是編不下去了的樣子她又停下了聲音。

“聽起來好曖昧的樣子呢,我才不要這麼早就••••••”

“這個也不行嗎?好麻煩啊!!”

“明明是雜魚笨蛋聖子更加順口的的說,要不去詢問一下他的意見。”

“問他我該叫你什麼來著。”

“啊啊啊啊啊,不行,我可是聖女,那種事情我才不要做呢,啊,明天隨口叫什麼就是什麼了吧。”

像是崩潰了的一樣聲音消失了。

從各種程度上來說一個人如果莫名其妙地自言自語這麼久的話還真的是稍微有些令人詫異呢。(←那裡是對著布偶說的 by雨)

說實話結果今天還是挺期待在出了世番尼斯之外她會稱呼我為什麼的,可是她也好像是意識到了這一點或者是分明還沒有想好稱呼我為什麼,一直在我身邊沉默著走著,一句話也不說,讓氣氛變得有些奇怪了起來。

雖然很想問她一些關於料理和食材方面的問題,畢竟是出於料理世家的雨也會稍微知道每個人的不同口味而選擇不同的料理什麼的。但是今天早上發生了那種事情,如果身為下僕主動和主人搭話並且還是十分不和時宜的話可是會挨駡的。

而且還是對於雨來說的。

這種時候的確是十分考驗語言能力和表達能力的時候,但是很遺憾這兩種能力在我和雨的身上都沒有。

一句話也說不出來,總令人有種奇怪的感覺,如果在世番尼斯內的話一定不會出現這種情況。

可是現在在外面就算是偶然遇見一個路人也會用詫異的眼光看著我們,也許在失去了“雜魚笨蛋聖子”這一個稱呼之後,雨的心中就真的再也想不出任何再可以來形容我的詞

語了,連“雙熾”兩個單詞都說不出。

她究竟是有多討厭我才會這樣啊•••••

“呐,雙熾,你今天中午的午餐要吃什麼?我等一下會去買的。”

正在我那麼想著的時候雨突然間轉過頭來看著我說道。

她穿的是很正式並且漂亮的衣服,而我只是穿著和那個世界線差不多的便衣,完全不一樣的著裝風格從各種程度上也會引起不一樣的目光,因為這種穿衣的風格倒是看起來很配合的樣子。

在許久之後雨終於憋出一句這樣的話,她能正常地叫我“雙熾”是要付出多大的努力啊。

真的是難為了她了。

“我的話吃什麼都行,因為我不挑食的,只要雨喜歡吃的就可以了。”

我躲避著她的視線吞吞吐吐地說道。

還是有種無法直視雨的感覺。

“是•••••是這樣子的嗎?”

在抱著一種極其失望的語氣說了這句話之後,氣氛終歸又回到最初的那種沉默之中。

步行了大概十分鐘左右,我和雨便站在那個掛著大大的“千那”的石牌旁邊。

在那個石牌的裡面延伸出一條街道,又通過這條街道分理處許許多多大大小小的巷子。

千那的大多數住宅都是以白色的色調為主而其他色調為輔的樣式,從總體上來說還是挺好看的。

在那個街道開始延伸的地方也就是石牌所在的地方就是千那的主人所住的住宅,和世番尼斯差不多,但是從設備的先進和華麗程度上來說又比不上世番尼斯。

從各種意義上來說今日千那的繁榮和聞名於皇城的千那商店街都是世番尼斯的替代物——世番尼斯作為聖帝的領地本來是十分繁榮的,可是因為聖帝的搬移而導致世番尼斯的荒棄,以致在世番尼斯的住宅附近的幾乎所有宅子都荒廢了,只是保留有以前的痕跡,從世番尼斯移走的人們正是順著我來千那的那條道路大多數都搬到了千那,導致了千那和世番尼斯今時今日的差距懸殊。

這種對比倒是像以前的世番尼斯和千那的對比。

“雙熾要吃白菜嗎?今天。”突然間她停在一個攤口面前指著眼前的蔬菜說道。

“可以啊,都說雨喜歡就好了。”

正在我這麼說著的時候攤口的主人像是剛看到我們一樣從那邊跑了過來。

“歡迎光臨,先生小姐。我們這裡的白菜可是今天早上剛剛從地裡面挖出來的,不僅僅新鮮而且還是很好吃的哦。”

他微笑著看著我和雨說道。

“那拜託我要一百元的這個。”

“稍微等一下,這位小姐。”

在那之後攤口的主人十分熟練地拿起了一紮白菜,然後裝進袋子裡面稍微是試著拎了一下袋子,然後又看著我們從那堆白菜之中拿出一些來,再試著拎了拎之後他將袋子遞給雨,笑著說道:

“稍微有些多了,不過現在就可以了。”

“嗯。”

“多謝下一次再次光臨。”

在接過了雨的一百元硬幣之後他揮著手望著已經離開的我和雨說道。

在這之後她又買了土豆,番茄,蘿蔔,雖然說和那個世界線的叫法不同,但是形狀大致是一樣的。

即使是買了這麼多,但是毫無例外的是,這些食材全部都在她付完錢之後丟到了我的手上。

我正猜想她是不是要做蔬菜沙拉之類的東西呢還是什麼的,她完全沒有要去買肉的意思。

但是按照她的意思是我作為一個下僕只要是負責幫主人拎東西就可以了,別的什麼都不用做,關於料理也是,全權交給她就行了,因為是答應好的。

雖然說她能這麼想我的確很慶倖,但是總有種奇怪的說不出來的感覺。

“雙熾——喂!雙熾!!”

在走著走著的時候突然間從遠方傳來一陣聲音,朝著那個聲音的來源望去原來是那個“吉原SAKANA”的店主吉原十見,正在那個店門口揮著手叫著我。

“雨,稍微去買一些魚吧。”

雨似乎也被那個叫聲吸引了注意力,在她未來得及對我的這句話做出任何反應的時候我拉著她的手朝著那個店的方向跑去。

“喂!雙熾,你稍微看著一點啊。”

雖然她是這麼說著,卻是老老實實地被我拉著,我仍是未有減慢速度而是拉著她的手穿梭在人群之中。

如果再讓她在擅自做決定下去的話我就要營養不良了。

吉原十見試一次我們在千那的聚會之中偶然認識的,當然這種聚會是在遇到雨之前的事情了。

關於依美的料理之中就又那間“吉原SAKANA”的鱈魚。

值得一提的是在那次之後每一次去千那買食材的時候都會經過那個“吉原SAKANA”,並且他也在熟悉了我們之後幾乎每次去他都會給我們打個友情折,或者是免費送我們一條新鮮的鱈魚什麼的。在從這裡買回世番尼斯之後它總能在兩個料理高手的手中發揮它的全部美味。

“究竟在幹什麼啊你,明明只是一個笨蛋•••••”

在意識到了什麼之後雨突然間哽咽住了,看著眼前這個拉著我並且用著奇怪的眼神看著她的十見,雖然說是已經開始做生意了,但是十見結果也只是一個二十歲的人。

“雙熾,她是誰。”

十見一臉狐疑地把我拉到一邊用奇怪的眼神看著雨說道,並且發出的聲音非常小為了不讓雨聽到。

“竟然讓你自己一個人拎這麼多東西,自己卻兩手空空,而且雙熾你竟然不是和那個聖相那群人一起來而是和她單獨兩個人出來,難道說•••••”

十見總是喜歡在這種方面做一些無聊的推理。

“不要用奇怪的語氣說這種話啊,十見,關於她的事情我也是沒有辦法的啦。”

“沒有否定!!!雙熾果然還

在私底裡藏著女朋友,難道說那個澪和洛可和依美雙熾都不要了嗎?明明都那麼優秀。”

他無視了我的話抱著雙手在那裡自言自語地推理。

完全都是錯誤的推理。

“都說不是女朋友啦!!!!”

“那難道是夫婦嗎?雙熾!!沒想到你十六歲就竟然!!!我都已經二十歲了呢•••••”

他有些心酸地說道。

“所以不要往那種奇怪的方向去想我和她的關係啦。”

“哈哈哈哈•••••”

“所以說••••••”

在我準備說出下一句話教訓十見的時候雨突然間走了過來把我從十見的身邊拉開了。

“從剛才開始你們就在呼哧呼哧地說些什麼呢!不是要買魚嗎?快點啊。”

她紅著臉看著我說道。

“果然是這種關係嗎?哈哈哈••••••雙熾,暴露了哦,等到她們回來我會告狀的哦。”

十見笑著眨了眨眼睛說道。

請你務必不要這樣做。

“不,並不是這樣的。”

十見走過來看了看雨。

“是這樣的,我是這個店的店主,因為和雙熾稍微有些熟悉,所以就打了聲招呼。”

“是嗎?”

“嗯嗯!他是吉原十見,吉原SAKANA的店主啦。”

“嗯,雙熾,既然你們來到了這個吉原SAKANA的話,今天恰好有特別服務呢,是對於雙熾和這位小姐的。”

“哈?”

有種不祥的預感。

“什麼特別服務?”

“也就是說!除了友情的打折之外,這個吉原SAKANA還會為今天的第一對情侶送出兩條魚,簡單點來說就是這麼回事。”

他一邊抱著手一邊指著店內說道。

不僅僅如此,完全沒有顧及我的反應,他直接從水中撈出了兩條魚,用紅色的繩子系上,然後遞給我和雨。“這是雙熾最喜歡的鱈魚哦。”

這種事情我還是知道的,但是•••••

“誰和她是情侶啊!!!十見!!”

“我還沒開口說話呢。”

在聽到我這麼大聲地叫道雨直接一手重重地敲了敲我的頭。

“••••••”

“啊!”

在她準備說出話的時候鱈魚稍微在繩子上稍微抖了一下,把水濺到了雨的身上,以致她紅著臉,呆呆地看著我。

如果收下了這兩條鱈魚的話說不定到洛可她們回來之前都不用再出來千那購買食材了,蔬菜也足夠,肉也足夠。

“雙熾!!!!”

她看著我。

看來是她並不好意思收下。

而是把這個責任完美地推到了我的身上。

“你就收下吧,雙熾。”

為什麼我非得收下啊,而且雨好像也有像收下這兩條鱈魚的意思。

不知道是不是鱈魚一直在十見的手中待得不安穩一直在向她濺著水的原因。

沒有等我回答十見就把掛著魚的繩子扣扣到了我的手指上,然後推著我離開“吉原SAKANA”。

“好了好了,如果不再需要什麼了的話就請快點離開吧,別在這裡打擾了別的客

人。”

只是嘴上這麼說的而已吧,十見。

結果又是被十見做了一些奇怪的事情。

“喂,十見!!”

“那樣的話就再見啦。”

他站在店的門口向我和雨揮著手說道。

“話說剛才那個人是誰啊。”

雨皺著眉頭帶著不滿的語氣說道。

“吉原十見啊,他不是說過了嗎?就是那個“吉原SAKANA”的店長,給我們這兩條鱈魚的人。”

說著,我提了提手中的魚。

“這個我知道啦,我並不是指這個••••••”

“啊!”

突然間雨跳了起來。

“不要拿這個東西對著我啊,笨蛋雙熾。”

她拍了拍我的手帶著抱怨的語氣說道。

她果然實在介意那兩條魚因為還沒有完全死去而抽搐將水濺到她的身上這件事情。

“別這樣說嘛,其實十見還是一個很好的人。”

“如果是好的人的話就不會誤以為我們是情侶了,難道說我們一起走在街上有那麼像是情侶嗎?”

她一臉不解的樣子。

但是我並沒有想回答這個問題的意思。

因為這個問題給我的第一感覺是無論怎麼回答都回答不好。

“哈哈哈哈哈••••••誰知道呢,這個。”

我無奈地笑著說道。

“話說回來剛才你還在和他瞎說什麼話呢,還特意避開了我,不會是在說我的壞話什麼的吧?”

雨有些故意抬高了音調提醒我,從某種程度上也是在提醒我不要忘記今天之內我還是她的專屬僕人,她還是我的主人的這件事情。“沒有啦,沒有,只是在說一些普通的話而已啦。”

我左右擺著手看著雨說道。

要是讓她知道又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了。

“哈?有多普通啊,那個人笑得那麼詭異,絕對不會是什麼好事情,也許是男人之間的話題也說不定呢。”

“畢竟雙熾是那樣的雜魚雙熾,還是個笨蛋。”

她像是那樣的描述完全不能夠完全說夠我的缺點一樣又補充說道。

難道在她的眼中我已經完完全全是逃不開這種形象了嗎?

但是至於她對我造成這種印象的緣由我也是不明覺悟,突然間見到她的時候就是這樣了。

“那只是雨單方面的見解啦,並不是每個人都是這麼想的。”

我小聲嘀咕道,目的就是為了讓她產生似有似無的感覺,這樣一來她既不能再找藉口說我,而且還能向她抱怨,對於我想的這個兩全其美的辦法我感到很滿意。

“稍微注意一點啊,明明我才是雙熾的主人,下僕的話和主人說話就夠了啊。”

能說出這樣的話的人果然是那個新原家的人。

“主人大人!!!!!!”

走著走著突然間在人群之中響起了這樣的聲音,對於雨來說可能是因為聲音過於特殊並且十

分吻合剛才我和她說話的氣氛,所以她一臉詫異地轉過身子往人群之中看了一看。

但是對於我來說這陣聲音卻是十分熟悉,不僅僅是搬入世番尼斯之前住在皇城的時候,搬入世番尼斯之後幾乎是天天都聽見這陣聲音。

因為經常和洛可光顧“井原咖啡”的原因。

那種叫法就是“井原咖啡”裡的特殊叫法。

但是那個音源又是特殊的存在。

那個人就是“井原咖啡”的店長井原三的女兒井原光紀,對於光紀這個名字,第一次聽的時候以為是一個男孩子,但是在那一次相遇並且和她認識了之後才知道她是一位女生,不僅如此,她還是“井原咖啡”的女僕長,一個十分可愛的女生。

用女僕形容好像更好一些吧。

就是這樣把我之前對於井原光紀是一個男生的想法全部消除了,因為和井原店長比較熟悉而且幾乎天天都和洛可她們去喝咖啡的關係,結果我和店裡的工作人員都挺熟悉的。

但是在依美來了聖靈國,我搬入世番尼斯之後,“主人大人”這個稱呼是稍微有些爭議的。

那次雖然說不是第一次去“井原咖啡”,卻是第一次見到店長的女兒。

我和洛可,依美,澪,克拉爾坐在中間的那張大桌子上。

平時都是井原店長親自給我們泡咖啡的,可是一句那天值班的女僕小姐也就是安妮斯蒂的說辭是井原店長去東方的伊東去採集購買新的咖啡豆了。其實店長是對咖啡十分熱衷的一個人,聽說以前是和井原太太一起經營咖啡店的,但是因為年華老去的原因只剩下井原店長和他們唯一的女兒,也就是井原光紀。

正是抱著這種對於太太的懷念和對咖啡的執著,每次進的咖啡豆都是自己親手種或者是親自採集和購買的,這也是“井原咖啡”的咖啡為何如此吸引人的原因。

實際上井原咖啡店門口的那一塊地就種著一些植物,不過不知道是不是咖啡,但是看起來挺像的樣子。

說實話雖然說和井原店長很熟悉,但是我在來“井原咖啡”的時間段內都沒有見過她的女兒。

只是停留在聽說的方面上。

既然是井原店長的女兒的話就表示她們也不好意思再多說什麼話。“主人大人,請用。”

突然間從身後發出來一陣這樣的聲音,在那陣聲音出現之後依美,洛可,澪和克拉爾同時用詫異的眼神朝著我的方向望過來,而在這種奇怪的氣氛之後那個發出聲音的人伸出一個盤子上面放著一個被子和一個草莓巧克力夾心蛋糕在我的面前。

像是注意到了他們異樣的眼神,站在我身後的人再次發出聲音:

“呀!剛才的女僕安妮斯蒂因為臨時有些事情所以拜託我幫她代一下班。”

為什麼會突然間叫主人大人?

也許此時此刻每個人的心裡都是抱著這樣

的想法。

雖然說在這家咖啡店中的女僕的風格的確是將客人叫為“主人大人”,但是由於我們是熟客,並且在之前有告訴過,在我們這群人之中,叫我“主人大人”這種稱呼是絕對禁止的。

“你是新人嗎?難道說安妮斯蒂沒有和你說過不能稱呼雙熾為‘主人大人’的嗎?因為他可是我的丈夫。”

首先開始向她發難的是洛可。

“這不是她的錯啦,洛可!”

這樣子看來她真的是新的女僕了,因為這裡的女僕一般都是知道這一點的。

因為都有被好好地喋喋不休過。

“真的是太失禮了呢,竟然稱雙熾為丈夫什麼的。”

然後依美對洛可的言辭很不滿意,卻沒有在意她的對話。

“難道說不是這樣的嗎?依美。”

“洛可姐!”

連與洛可同盟的澪也看不下去了。

“那當然不是這樣子的啦。”

就在她們互相邊喝著咖啡便爭吵著的時候我轉過身和那個女僕說:

“我的名字是渡部雙熾,叫我雙熾就可以的哦,我基本是天天來這裡的,所以很好認,如果實在記不住的話就認住這個白髮就可以了。”

我指了指頭部看著她笑著說道。

“這次的話就當是一個教訓吧,而且我和店長比較熟,所以不用擔心你的工作的問題,我不會和店長說什麼的,啊,還有,初次見面,你好。”在看到她此時的不安的表情之後,也許是還在擔心我們是否會向店長投訴她導致她失去工作什麼的還是和她解釋清楚吧。

“我是光紀!井原光紀,初次見面,請多多指教。”

她低下頭說道,並在那之後握住了我的手。

反倒是這邊直接無視了依美和洛可的對話在好好地道歉著。

“實在是對不起,因為下午很少來的緣故,所以不是很瞭解,懈怠了!!”

在爭吵著的三個人終於安靜了下來。

“井原光紀?”

“誒?”

“哈啊!原來是井原店長的女兒啊,嗯,平時都很少看見你呢。”

洛可有些不服氣地說道。

既然是井原店長的女兒的話就表示她們也不好意思再多說什麼話。

相反地,在喝了一口她泡的咖啡之後覺得十分美味,而且也是一個十分可愛的女孩子。

“因為平時都是上午值班的緣故,而今天恰好是安妮斯蒂有些別的事情所以拜託我的•••••”

“所以不知道就冒犯了你們的關係實在是對不起啦。”

她仍舊是低著頭向我們道歉。

“嗯,給你一個特例叫主人大人我們也不是很介意的啦•••••如果你是井原店長的女兒的話。”

在說出這句話之後的那一瞬間也許洛可就已經後悔說出了這句話。

“對吧?依美。”

她這麼問著依美。

“嗯•••••當•••當然啦,當然是不會介意的啦。”

依美也在咧著嘴無奈地笑著用著

彆扭的語氣說話。

雖然說是如此,可是兩個人的表情都表現出了極大的不情願,因為她們兩個人之一的丈夫就是我,這已經是約定好了的。

“那樣的話就先謝過啦,主人大人。”

再次將視線回到她的身上的會後他已經是帶著微笑離開了。

“這算什麼啊。”

只有克拉爾一個人靜靜地坐在一旁喝著咖啡說道。

因為至今為此,只聽到過光紀叫我一個人主人大人, 而對於其他的客人要不就是不接見,要不就是什麼都不說。

只是單獨地對於我們這群人她接見,並且單獨地對五個人之中的我一個人叫“主人大人”。

直到現在,這個稱呼在依美和洛可和澪和克拉爾的眼中還是有爭議的。

那次大概就算是第一次見到井原光紀。

在這家咖啡店本來就是稱呼客人為“主人大人”的店,就算是女僕稱我為主人大人也不會有些奇怪,但在奇怪的人身上訂下奇怪的規矩之後所有的女僕都很識時務地稱我為“雙熾”,至少是在一次被提醒之後。這個在一次被提醒之後介於井原店長的份上被允許叫我主人大人的女僕也就是井原店長的女兒,和我本來說是經過那樣偶然的交集之後就不應該有更多的交集,相信當時依美和洛可都是這麼想的,所以才會允許她叫我“主人大人”。

可是在那之後事實證明並不是像依美和洛可所想像的那個樣子,在井原店長回來之後,幾乎每天都能見到光紀。

據光紀的解釋說是為了幫助父親管理所以把值班給調到下午去了,因為父親一直都是在下午外出採購。

所以她幾乎每天都能夠被我們看到,即使是有值班女僕她也是坐在櫃檯前面等著我們來,奇怪的是,有時候連早上碰巧經過“井原咖啡”都能夠見到她。

對此依美和洛可暗暗地後悔了很久,但是自己說過的話在場的人都聽到了,所以她們也就不好再說什麼,只是還在嘴上和行動上爭奪關於我的結婚權的這件事情,但克拉爾卻是很淡定地說早就預料到會有這樣的展開。

“因為這就是雙熾呢。”

所以說,從我聽到的這個音色來看,那個大聲地叫著我“主人大人”的人應該就是井原光紀,因為在回去的路上經過了井原咖啡,也許就是在那個時候被看到了。

“雙熾,那個人是在叫你嗎?”

雨指著站在人群之中向我跑來的光紀說道,並且狠狠地瞪了我一眼。

“誒•••••大概是的吧,我也不清楚。”

我摸了摸後腦勺不好意思地看著雨說道。

“竟然叫你這個雜魚笨蛋作主人大人,真是新鮮的稱呼。”

雨的嘴角輕輕上揚冷笑道。

“因為她是‘井原咖啡’的女僕啦,所以才會有這樣的稱呼的。”

“這很有趣,但是不用管她,我們現在先回

去世番尼斯吧,等一會兒我得花上一段時間來料理。”

她又悻悻地轉過身,兩手空空。

比起兩隻手都拎滿了食材的我來說她實在是太輕鬆了。

“不要忘記你在今天這有效期限之內都還是我的僕人,我還是你的主人。”

正在雨這麼說著的時候。

“啊啊啊 ,光紀,你稍微小心一點啊,東西都掉了。”

也許是在身後感覺到異常之後雨又轉過身來看了看我,然後她的臉瞬間紅了起來,用食指指著我說道:

“笨笨笨••••笨蛋雙熾,你究竟在幹什麼啊!!還有你。”

她又將手指移動了一些指著光紀的位置。

“東東••••東西都掉了啊,笨蛋雙熾。”

也許是因為過於驚訝的原因,從雨口中說出來的單詞都是斷斷續續的。

在雨說著這句話的時候我正被光紀拖著朝著與世番尼斯相反的方向走去,因為是拖著我的兩隻手的原因導致剛才買的食材都掉在了地上。雨一臉不知道發貨誰能了什麼事情的樣子,連我什麼時候被這樣子的都不知道。

但是她還是站在原地。

“主人大人真的是的,路過井原咖啡也不進來坐一坐,真的是太見外了啦,尤其是她們不在的時候,我更要負起照顧雙熾大人的責任才行。”

“等等•••••光紀,等等!還有東西要拿•••••等••••”

儘管是我這麼說著但是光紀還是無視了我的話繼續拉著我朝著井原咖啡的方向走。

穿著女僕服邀請我去井原咖啡喝杯咖啡的光紀絕對想不到接下來將會有一場災難發生在井原咖啡點,因為已經感覺到雨的身邊縈繞著一團莫名的黑氣了。

“後面不是有一個女僕小姐是和雙熾大人一起的嗎?所以沒有問題啦沒有問題!”

她指的是我身後那位穿著類女僕服的雨。

“那個是••••那個是•••••”

我吞吞吐吐地說著,但是並不能改變什麼。

在頃刻鐘之後我便被拉著來到了井原咖啡的門口,也許是因為修學旅行的原因店裡的顧客少了很多,但是還有人在。

如果是見到光紀在這種時間段在的話就說明又是有誰有事拜託光紀了什麼的,不過光紀自從那次之後每天都能看到,說是店長和光紀很少在一起的也許只是我的錯覺罷了。

在光紀拉著我推進門的時候響起一陣鈴鐺“叮噹”的聲音,於是那個坐在吧臺上的那位值班女僕就站起來向著客人呈半鞠躬的姿勢說道:

“歡迎光臨,主人大人。”

然後再把我安定在一個位置之後她豎起食指貼近我說道:

“雙熾大人稍微等一下,我馬上就去泡出比父親還要好的咖啡來。”

這麼說著她便走進去那個神秘的咖啡泡制的特殊的房間內。

再怎麼說我覺得井原店長的咖啡還是最好的,但是如果光紀這麼說的話也只能期待會不會是真的了。

在停下來之後好不容易喘了一口氣,可以確定的是內心有一種不詳的預感,但是順著玻璃窗往外面望去的時候並沒有看到雨有追過來。

拎著這麼多的東西再走過來的話也許要累得半死吧。

如果是雨的話應該不會那樣做,抱著這樣的想法也許可以好好地喝一杯美味的咖啡,在勞累了這麼久之後說不定也是一件不錯的事情。

在再次往外望了一下確定雨沒有拎著東西追上來的時候。

她應該在距離原地不遠的地方在等我吧。

“久等了,主人大人!!”

在不久之後光紀端著一杯咖啡從哪個地方走出來,坐在我的面前用雙手抵著下巴,並且將咖啡推到我的面前,在這之後她又給了我一個燦爛的微笑:

“嘗一嘗吧,說不定會比父親的還要好。”

“嗯,我知道了。”說實話自從進來井原咖啡的時候就聞到了一陣很濃的咖啡的香味,並且此時的我正是被這陣味道所深深地吸引著。

雖然說我不是專業的品嘗咖啡的人,像是井原店長一樣,但單純地從味道上來看的確是十分美味的。

在這被咖啡的上面縈繞著一圈煙霧,在棕色的液體上面繞著一層一層的波紋,還能在上面看到咖啡粉的痕跡。

我準備將咖啡送到嘴邊並且已經可以感覺到咖啡的熱氣的時候突然間從外面傳來一種震動把咖啡給震得濺出了幾滴。

門口掛著的鈴鐺隨著門被很大力地推開並且打到了牆上而在持續地發出著“叮噹叮噹”的聲音。

在門外的是一個女孩子拎著許多東西,其中還有兩條魚。

在環繞了一下整個咖啡店之後她徑直朝著我的方向走來,看到這一幕的我的咖啡正停在我的嘴邊。

已經沒有在喝下去的可能性了。

“笨蛋!!雜魚!!!!雙熾!!!!!”

她拎著東西站在我的面前,在我冷笑著並且額頭正在冒著冷汗的時候。

這是我正想眼前的這個人真的是那個新原雨嗎?她竟然真的拎著東西跟著跑來井原咖啡店了。

“請問,你要喝點什麼嗎?一杯咖啡可以嗎?”

光紀也像是呆滯了一樣,無奈地咧著嘴看著正站在我的眼前的這個人。

“砰”的一聲她吧全部東西都扔到地上,然後用憤怒的眼神看著我,一手奪過我手上的咖啡杯,直接把裡面的咖啡往自己的最裡面灌,沒有經過品嘗,像是在喝水一般,在確定杯中已經沒有咖啡的時候她用力地把被子往桌子上一放,然後漲紅著臉看著我,卻沒有說一句話。

“那個••••雨?”

我吞吞吐吐地說道,總覺得接下來要發生一些不得了的事情。

但是那件始終要發生的事情久久都沒有發生,整個店裡的氣氛好像是凝固了一般,也沒有人在說話。

雨的眼中像是含著淚水一般在閃閃發光,但是到底是光反射眼睛產生的還是她的眼淚,我也不清楚。

在那之後雨將身體轉過去,在我的視線之中朝著門外的方向走去,逐漸遠去,然後消失在我的視線之中。

門關上的那一瞬間鈴鐺的聲音“叮噹叮噹”地響著,久久地縈繞在這個井原咖啡店之中。

“主人大人,那個人是誰?不是主人大人的女僕嗎?怎麼?”

在一旁看得傻了眼的光紀看著我心不在焉地說道。

“那個••••那個•••••”

在此時我也不知道該怎麼樣去回答光紀,因為這種情況我從來沒有遇到過,的確十分令人不知所措。但從事實上來說的話她的確不是我的女僕,而且光紀認為她是我的女僕也只是從那件不是女僕服卻像是女僕服的服裝之中看出來的。

這樣的話從各種程度上來說真的是糟糕了呢。

而且對於我是聖子而她是聖女以及昨天發生的事情也是必須要對光紀隱瞞下去的,所以我此時正處於十分焦著的狀態。

像是看到了此時的我的不安的表情,光紀突然間合起手掌笑著看著我說道:

“主人大人,要不要再來一杯咖啡呢,今天是光紀請客的哦。”

不僅僅是如此,我更加擔心雨的行蹤,突然間跑過來把食材丟給我,然後自己又突然間離開,沒有做任何說辭,對此我也是十分不明覺悟。

心中抱有著究竟是發火說呢過什麼大事了的想法所以久久都不能平靜下來,只是仍舊在一旁不知所措地看著地下的食材。

“主人大人?”

我的視線基本上都凝結了。

“誒?!嗯,是!”

“可以嗎?再來一杯咖啡吧?”

我僵硬地轉過頭看著光紀說道,然後光紀像是受到了井下一樣突然間站起來,鞠了一個躬之後她又一次走進了那個泡制咖啡的房間。

也不知道接下來怎麼面對這個食材如何一個人走回世番尼斯,那樣的話手至少要酸痛上好久。

但是現在的話也許可以坐下來好好地喝一杯咖啡然後再去處理這些蔬菜,還有在地上已經失去了動靜的吉原SAKANA的鱈魚。

也只能沉浸在帶有這樣濃的咖啡的香味之中了。

雨一個人委屈地朝著世番尼斯的方向走著,嘴中不斷地重複著:

“雜魚雙熾!”

“笨蛋雙熾!”

“為什麼你就是不明白啊!”

“笨蛋雙熾!!!!”

這種話。

她稍微抬起手擦了擦眼角,然後又繼續前行著,再走了許久之後她下意識地往後面望了一望,在人群之中,沒有一人是自己熟悉的人。

她對此十分不滿意,所以她又一次轉過身說了一句:

“笨蛋雙熾!”

然後揉了揉自己剛才因為拎食材而起了褶皺的手。

聖子大人,在井原咖啡點喝著井原三的女兒井原光紀的咖啡,但心中卻是充滿了不安的情緒。

聖女大人,一邊跺著腳一邊往後面望著朝著世番尼斯的方向走去,並且逐漸地從臉頰劃下地面一些透明的液體。

未來之所向,聖子和聖女都不知道。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