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來自別的世界線的我是聖子大人?

第03卷 三靈之聖女(世番尼斯) 第06章 兩個人的心(世番尼斯)

書名:來自別的世界線的我是聖子大人? 作者:伊羽。 本章字數:11408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6:32


雖然光紀說是要陪我一起回來世番尼斯,畢竟想到還有那麼多食材,但是我還是拒絕了,為了不引起必要或者非需要的麻煩。

但這種想法和做法付諸於實踐的時候路途卻是遠得令人難以置信。

千那和世番尼斯在地圖上看來只是一個水滴的長度,在現實中加上哪些是菜之後卻又是另外一番新的定義,要想真正地走完那段路也真的是不容易。

但是在這段路上我也有仔細認真地想過,我那樣做是不是真的有錯,但想了想好像又沒有錯。

只是雨一個人在生悶氣罷了,至於惹到她生氣的緣由我更是一頭霧水,因為不知道從何想起,也不知道她為什麼生氣,所以從各種意義上來說雨真的是一個奇怪的女人。

如果仔細想想的話倒也是,她是莫名其妙地要和我決鬥而作為聖女的身份借住世番尼斯三天,而且知道我的全部的事情的她還稱我為雜魚笨蛋聖子,僅僅只是來找我決鬥而已。

但是至於原因我也是不明覺悟的,就和強制性的一樣。

接受這個決鬥雖然是在無意之間的,可是抱著和與神堂氏有學園的聖女決鬥也許會促進自己的魔能基因分泌魔能,然後變得很強的想法也是不斷地在我的腦海中浮現,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我才回去接納這樣的一個不坦率的聖女。

一切都是不明覺悟地發生著,自從來到這個世界線之後。

但我卻很平靜地接受著,因為我始終相信著這一切的一切一定有一條內在的鎖鏈在牽連著,只是我尚未發現。

也許發現這個線索之後我的魔能就會產生或者就能夠回到那個世界線,我就是為著這個而努力地接受著這個世界線之中陌生的部分。

在這個世界線神秘的地方不僅僅有著地陸和聖靈國的微妙聯繫,還有一群讓人猜不透心思的美少女圍著我這個無用的聖子大人。

即是那個三靈的聖女口中的“雜魚笨蛋聖子”和“笨蛋雙熾”和“嘴上的聖子”,就像是這樣的微妙的聯繫。

這種情況究竟是什麼回事啊。

世番尼斯已經很明顯有人回來過的痕跡了,但是世番尼斯的門並沒有鎖上,也許是雨忘記了鎖門什麼的。

我正想著推開大門之後究竟要和雨說些什麼才好,但是又感覺說什麼都不合適,因為不知道她生氣的緣由也就無從說起。

“我回來了。”

在踏進世番尼斯之前我先把頭伸了進去四周環繞了一下並且試探性地問道。

但是在這句“我回來了”的話說出來之後除了在空氣中的回音之外並沒有別的什麼聲音發出來,與其說安靜倒不如說是世番尼斯沉浸在一片死寂之中。

像是最初來世番尼斯的時候推開大門時的感覺一樣,似乎是已經十幾年沒有人住過了一樣。雖然知道雨已經回來了,但是世番尼斯裡面根本就沒

有任何有人的痕跡,在我的腦海中閃過了遭賊了的想法,但是很快就排除了,因為這個世界線沒有這一類職業成稱為這類職業的需要。

“雨?!”

我再次試探性地發出了聲音,並且在推開大門之後就走了進去。

“雨,你在的吧?”

——依舊是沒有回音。

也許是因為一階的聲音傳不到二階的原因而雨沒有回答或者是她在二階所以發出的聲音我聽不到,但是走在世番尼斯的紅毯上的時候我稍微注意到了世番尼斯的地面上有一些水滴,在懸空的設施之中也懸著一些水珠,但是大部分還是幹的。

依據現在的時間來看已經是接近中午十二點了,雖然說從時間上來看並沒有到吃午飯的時間,但是廚房裡真的是什麼動靜也沒有啊。

即使是雨在昨天已經答應了今天的料理由她負責,可是到現在用Ice儲存的食材仍沒有被移動過的痕跡,也就是說雨並沒有來過廚房。

像是雨在世番尼斯的痕跡全部都沒消除了一樣。

將包括白菜,鱈魚,番茄,蘿蔔等食材放入廚房的那個洗碗盆之中之後,我在走出那個料理的房間的門之後看到有一個人坐在一階和二階的最後一級階梯上,但是由於距離過遠而且視線太縹緲的原因,所以根本看不清她在注視著什麼方向,但她的確是十分不常見地安靜地一個人坐在那裡一句話也不說,而且從大體上看她好像也沒有注意到我。

這時候該說是心酸好呢,還是同情或者是可憐什麼的,在腦海中有種她很可愛的想法閃過。

當然是建立在她安靜的時候的想法。

“雨?怎麼了嗎?”

我走過去坐在他的身邊,看著她說道,但是看她的樣子完全沒有想要回答我的想法。

在現實生活之中女孩子對於男孩子來說就是這麼一種生物,完全猜不透她的想法,無論怎麼想,也想不透的女生就是這麼一種生物。

“沒什麼,只是剛才看到你回來了,所以•••••”

從這句話之中看來她果然是沒有聽見我剛進世番尼斯的時候叫她的聲音。

並且那個門應該也是雨開的,只是忘記鎖罷了。

“雨還在生氣嗎?”

“我才沒有生氣!作為你的主人,而且還是聖靈國的聖女,我擁有身為聖女的責任和氣魄,這種只顧著你自己的事情,我怎麼會介意呢。”

“對於你們是主人和女僕的關係也好,戀人的關係也好!都和我沒關係,反正你和我就是這樣的存在,這些只是你自己的問題。”

“雨果然是在生氣呢。”

我笑著看著她說道。

“誰在生氣了,對於你這個雜魚笨蛋聖子。”她漲紅著臉看著我說道,眼中泛著光芒。

“根本就沒有必要和你生氣••••••你就是這樣的一個人罷了。”

我還是第一次看到她露出這種表情。

“哈哈哈哈哈•••••果然這才是我昨天認識的雨呢。”

至少是這種表情我能夠分辨出,因為在洛可和依美的臉上並不少見。

她果然是在生氣,但是此時我應該讓她安靜下來。

最低最低限度也要讓她承認我的的確確不是雜魚笨蛋。

“你笑什麼啊,雜魚笨蛋聖子!!”

她的音調稍微提高了一點點。

從她說的話來看這種想法果然還是很遙遠很縹緲啊。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沒有笑什麼,沒有笑什麼•••••只是雨的錯覺罷了,”

在奇怪的氣氛出現之前我搖著手看著雨解釋道。

“比起那個,那個叫你主人大人的女生是誰•••••隨便就把別人的僕人給拉走的話也太失禮了吧,而且還是我這個聖靈國的聖女的僕人!!”

她漲紅著臉躲避著我的視線。

果然她就是在介意這件事情。

“那個是井原咖啡店的女僕長井原光紀啦,因為以前經常去的原因,所以她只是請我去喝一杯咖啡罷了,就是這樣。”

“然後你就選擇拋棄我這個主人去了嗎?真的是一點自覺心都沒有。”

她抱著雙手往階梯的後面一仰。

“所以才說不好意思了嘛••••”

“而且我是你的主人,暫且告訴你就算是只有一天我也是你的主人,身為一個下僕把主人給拋下去和別的女人喝咖啡什麼的,這樣子很沒有安全的感覺的,你知道嗎?”

她完全無視了我說的話自言自語一般說著。

“但是我不是有很好地一個人把食材從千那拿了回來嗎?”

“可是現在已經晚了!!!”

“怎麼能這樣••••”

“要好好地想著主人才行啊,不稍微想想主人的心情而去做自己的事情什麼的•••••”

她小聲地嘀咕道,幾乎是和我的話是同時說出來的。

“誒?”

這時兩個人同時露出一樣的驚訝的表情看著對方。

“啊啊——我什麼都沒有說,我的意思是••••是•••••”

“我也是•••••”

在我想解釋的時候話剛說出口就又和雨的話重複了。

在這一瞬間之後我和雨都像是僵硬了一樣,坐在最高層的階梯上沉默著,是十分曖昧的氣氛。

“果然這才是雜魚笨蛋聖子的風格呢。”

在沉默許久之後她突然間說道。

“誒!什麼?”

我被這突如其來的話震驚到了,在出於本能的條件下說出了這樣的話。

“明明是這樣一個不令人喜歡的人•••••”她的視線並不在我的身上,像是自言自語一般。

“雨還在生氣嗎?”

雖然說是是這麼問,但是答案早就已經是顯而易見的了,所以她繼續保持著沉默心不在焉地坐著。

不好好地解釋這樣下去的話可不好啊。

“的確讓雨一個人是我的錯,而且身為下僕的我扔下食材讓雨一個人拿也是我的錯,但是光紀是我的朋友,雨也是我的主人,就算只是在今天,但是如果讓我重新選擇的話我還是會選擇讓光紀帶著我去井原咖啡休息一下,而且我還會把光紀介紹給雨並且邀請雨一起去,在關於這一點上,處理得不當的確是我的錯,但就算是這樣子,我也不希望雨還在生我的氣,實在是十分對不起!!”

“只是介意她叫你主人大人這一點而已啦•••••”

雨的嘴唇在動,卻發出著令人聽不清楚的模糊的聲音。

“誒?雨剛才說什麼來著?”

“嗯,我剛才沒有說什麼,只是要是按照你這樣說的話我當然應該生氣啦,無論是對那個女僕還是對於雜魚聖子你!”

她漲紅著臉搖了搖頭。

通常來說,女生的難懂經常表現在,之一就是女生總是喜歡藏著心事,就算是說出來也說得很小聲,讓人有種朦朧的十分不坦率的感覺,而女生的奇怪之二就是會莫名其妙地生氣,然後不理你很久又突然間變得很粘人,甚至是對於“性”方面的問題。

因為這兩點,讓我這個從別的世界線來的聖子十分困擾,而且常常會因為難以理解而引發事故。

像依美來聖靈國的這一個月之中就發生過不少令人難為情的事情,首先是關於婚約的問題,其次是關於洛可很喜歡我經常粘著我的問題。

其實就像這樣在異世界線莫名其妙地訂下婚約的話是不是會有些許不好,我曾經不止一次這麼想過,就像是接受雨的決鬥一樣,但在經過仔細的思考之後這些想法又會消失,因為兩個世界線是不相通的,至於能不能找到回去的方法也不知道。

所以只能努力地去適應這個世界線。

也許到頭來真的會和她們之中的一個人在異世界線結婚也說不定,但也僅僅是停留在也許和如果的層面上。

最後我會喜歡上這個世界線嗎?

在這個問題我還沒有找到答案之前就先好好地接受這一切吧。

“所以說••••對不起啦,雨。”

我無奈地看著她笑著說道,遇到這樣的情況,就算是我也是束手無策。

“對不起已經晚了!!而且事情已經發生了,並且雜魚笨蛋聖子竟然要我拿了那些食材這麼長的一端距離,我可是你的主人大人啊!主人大人!一個下僕的雜魚笨蛋聖子,竟然敢這麼做,當然生氣啦,嗯!”在說完之後她又再一次點了點頭確定這句話說出來是沒有問題的。

之前她還說過的不生氣。

從這個看來她果然是在記恨我拋下她讓她拎食材的事情,尤其是那兩條鱈魚,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十見送的這兩條鱈魚真的是只會讓雨更加生氣了。

肯定只是單純地因為這個原因。

不然以雨的性格是不會忽變得這麼快的。

“可是從哪個‘井原咖啡’出來之後到

世番尼斯都是我一個人拿的啊,我也很難受的。”

我點了點頭說道。

“那那•••那為什麼不叫那個井原光紀的女僕幫你一起拿啊?哈?雜魚笨蛋聖子大人?主人大人?不是和她很熟的嗎?”

我再一次陷入危機。

“光紀也有要忙的事情啦,所以我還是拒絕了她。”

“啊呀!她不是叫你主人大人的嗎?在主人需要的時候不是應該義不容辭的嗎?無論是在這方面還是其他方面。”

“這只是因為在‘井原咖啡’都是這麼叫的原因啦,話說回來雨不要用那種奇怪的語氣說出那些奇怪的言辭啊,什麼叫‘無論是這方面還是那方面’。”

“我可沒有說是哪方面啊•••••”

“唔•••••••”

“啊——主人大人——主人大人——啊,主人大人,這樣叫的話雜魚笨蛋聖子最喜歡了我沒有說錯吧。”

“說錯了啊,我不是那種人!!”

看著雨現在這副意味深長的表情意味著絕對不會有好的事情發生,並且我也不希望有什麼事情發生。

“哈哈~嗯!算了,反正你記住,我新原雨在這個十二月二十五號一整天都將是你的主人就是了,別的什麼樣都行。”

“當然,作為下僕必須得在主人需要的時候幫忙這個是必要的,還有,等一下我要去料理,這個時候你就別幫了,靜靜地等著就可以了。”

“啊~對了,料理,食材在•••••”

食材在廚房的那個洗碗盆裡。

本來是應該這麼說的。

“主人在說話的時候要好好地聽著!!”

她突然間貼近我的臉說道,阻止了本來應該從我的口中說出的話。

“嗯,啊!”

“而且現在最重要的一點當然就是你這個雜魚笨蛋聖子,要好好地叫我一聲‘主人大人’才行,不然一會兒你可能又忘了,這個也是作為剛才的懲罰。”

“懲罰?!主人大人!”

聽著雨的話我完全就是雲裡霧裡,突然間說出來的一堆超乎我的理解能力範圍之外的莫名其妙的話。

“嗯,不是說過的嗎?是你的錯,那樣的話雜魚笨蛋聖子當然要接受懲罰了啊。”

“叫‘主—人—大—人’,好了,快一點。”

“這個•••••那個••••這樣的話也太羞恥了吧。”“這個算是意見還是建議?”

她每次說出的話都是在我的意料之外的,像是突然間說出來的一樣,會把人嚇一跳。

有種不祥的預感縈繞在我的心頭。

但是就算是如此,我有一陣很強烈的感覺如果拒絕了這個的話,下一個懲罰會更加可怕。

“我知道了啊!我知道。”

“那是意見還是建議?”

“不是••••••”

“嗯?”

“沒有•••••”

“那樣的話就好好地說出來啊,我的時間也是很寶貴的。”

“說‘主—人—大—人’!”

她一個單詞一個單詞地說著,是為了讓我聽得更加清楚而特意加強的音調。

“主•••主••••主••••”

雖說是這樣,可是到了要說出口的時候還是感覺十分害羞而難以說出口。

“主人大人!”

她又一個單詞一個單詞地重複了一次,並且還在不斷地逼近我的身體。

“主•••••主人••••主人大人!!!”

我閉著眼睛迅速地說出這個短語,在說完之後我感覺我整個人都在莫名地發熱,不僅僅是臉部。

“嗯!主人大人。”

在確認我能好好地說出這個單詞之後我又一次睜開眼睛看著雨說道。

“嗯哼哼••••••不是能好好地說出來的嘛,就算是雜魚笨蛋聖子。”

她微笑著看了看我說道。

在她的眼中這樣紅著臉的我會是怎樣的一種姿態呢。

但是一定沒有討到她的喜歡這個是可以確定的。

話說回來想起來現在還是第一次和雨靠得這麼近, 雖然是在這種環境氣氛之下。

這也是身體這麼熱的原因嗎?

“嗯,好了。”

此時我正雙手撐著鋪著紅

毯處在被雨逼退著的境界,如果臉紅的話一定很糟糕。

但是我並不能確定我是不是真的有臉紅,只是臉和耳朵都在發熱。

“喂!雜魚笨蛋聖子,你在臉紅什麼呢。”

像是注意到了我的變化之後,雨退了回去繼續坐在她原來坐著的那層階梯上。

“不會是對自己叫出來的‘主人大人’發情了吧?果然啊!你這個雜魚笨蛋聖子,果然喜歡‘主人大人’。”

她又用一種嫌棄的眼神瞄著我。

“才不是這個呢!而且剛才雨的臉也紅了吧?只會說我,真的是一個不坦率的人。”

我指著她的臉頰說道。

“誒?我?是嗎?”

“話說回來別指著我的臉啊。”

像是沒有察覺到自己的感情的變化一樣,她先是擺出了一副驚訝的表情,然後用雙手撐著臉不斷地重複著:

“這是真的嗎?我?”

在我看來她的面部表情的變化是顯而易見的,可是對於這個不坦率的聖女來說在她的心目中就不一定了。平穩地摸了一下自己的臉之後也許是感覺不到了熱量,所以她也平靜了下來,看著我說道:

“現在的時間也差不多夠了,雜魚笨蛋聖子,食材呢?”

這個是本來在很久之前就應該告訴你的啊。

“食材在廚房的洗碗盆裡面,為了保持食材的新鮮我已經事先把它們放在水裡面泡著的了。”

在這個世界線的人有著一種特殊的飲食習慣,就是早上不吃早餐,下午一點吃飯,四點喝下午茶(對於我們經常會被井原咖啡店的咖啡和草莓巧克力夾心蛋糕所替代),而晚上九點之後才是晚飯。

據說這樣能夠是全身的能量平均化,既不會過多,也不會過少。

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從別的世界線來的的原因,雖然說是努力習慣了,但是還是有些吃不消在下午一時和晚上九時沒到就到處找東西吃。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嘛。

“這不是對這些東西挺懂的嘛,就算是雜魚笨蛋的雙熾。”

她扶著類女僕服的裙邊站了起來。

“能得到你的變樣實在是多虧了。”

這的的確確是她第一次當著我的面表揚我。

“這個能算是表揚嗎?不要太得寸進尺了。”

她躲開了我的視線。

“等一下你就等著品嘗屬於我的料理就可以了,也算是對你作為我的下僕的獎勵。”

她邊往下走邊回頭向我強調說道。

“我會好好地期待好的。”

說實話那個擁有著傳說級別的新原家的長女新原雨的料理實在是令人期待。

也許會可以吃到不錯的東西。

一想到這個就覺得今天就算是再累也值得了。

“那個,還要稍微提醒一下你的就是明天的決鬥,我不會因為你是聖子的原因就害怕或者是下手輕的,因為我也是聖女,所以我會全力以赴的。”

“我知道啊,我知道。”

這句話把我對於料理的期待給消除了一半。

唯獨在這件事情上我永遠也鬥不過她,更加是無話可說。

畢竟的的確確我的身上不僅僅沒有一絲魔能,並且說不定到時候連劍術也拼不過雨,因為她是那個新原次郎的女兒。

雖然說對於決鬥的事情一點獲勝的辦法都沒有,但是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如果沒有能力和體力的話,說不定用智力就可以取勝。

我就是抱著這樣的想法在準備著和雨的決鬥的,或許到明天就會有魔能分泌出並且可以使用魔法之類的想法也不時浮上心頭。

雨是邊揮著手邊遠離了我的視線,並且進入廚房,完全消失在我的視線之中。

到現在我還是弄不明白她究竟是一個怎樣的女生。雖然說從外貌來看是一個美少女,可是十五歲的她卻一點也不坦率,反倒是和一個小孩子一樣的,會在受不到別人的關懷的時候撒嬌什麼的,在著裝上卻是彆扭地穿著十分不適合她的行為的女僕服。

還要在那個決鬥之後一天澪和洛可和依美才能夠從修學旅行之中回到世番尼斯,就連克拉爾關於特斯拉的調查也至少需要三天。

這也許是第一次那麼心切地想要見到他們吧。

他們都在通過著各種方式磨練自己,而我不能只是坐在這裡停滯不前呢。

這樣的人還算什麼聖子大人。

也許現在到真的是像雨口中的“雜魚笨蛋聖子”一樣了吧?

這樣子可不行啊,明明都見過了那樣的卡昂。

但是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明明只是一個普通的千崎原的私立學園的高中生,只有十六歲卻要想著這些事情。

說是抱著這種不切實際的想法也沒有用,於是我也撐著紅毯站起來,回到那個掛著雙熾的牌子的一號房間內。

到現在我還是弄不明白她究竟是一個怎樣的女生。

雖然說從外貌來看是一個美少女,可是十五歲的她卻一點也不坦率,反倒是和一個小孩子一樣的,會在受不到別人的關懷的時候撒嬌什麼的,在著裝上卻是彆扭地穿著十分不適合她的行為的女僕服。

還要在那個決鬥之後一天澪和洛可和依美才能夠從修學旅行之中回到世番尼斯,就連克拉爾關於特斯拉的調查也至少需要三天。

這也許是第一次那麼心切地想要見到他們吧。

他們都在通過著各種方式磨練自己,而我不能只是坐在這裡停滯不前呢。

    

在空中飛過一個尖形的飛鏢直射向掛在門口的靶子,在一陣空氣流動過後正好刺在靶的中央那個紅點的位置。

視線隨著飛鏢的飛行而最終停留在靶心,在一陣嘴角上揚之後又從遠處飛出一個飛鏢,刺在紅點的外環。

“聖子!”

突然間從房間外傳來一陣聲音,那個人依舊是在用魔能叫著:

“聖子,午飯啊!!”

聽到這陣聲音之後我將手中剩餘的三支飛鏢放回到桌面上,拉開門朝著樓下的方向跑去。

如果不迅速的話都不知道一階究竟要發生什麼事情了。

跑到吃飯的那個房間之後看到雨已經是解下圍裙坐在椅子上等待著我過來吃飯了。

桌面上放著兩碟飯,上面澆著淺黃色的棕黑色的醬料,白菜和番茄和牛肉和豬肉有序地鋪在飯上做成了很精緻的半圓狀像是蓋在上面的碟子一樣,不僅如此,因為過於新鮮,碟子的上空還縈繞著一卷煙霧。

在見到我之後雨抱著雙手冷笑著說道:

“怎麼樣,即使是在看起來的這方面也是完全比你這個雜魚笨蛋聖子強。”從表面上看新原雨的料理的卻是十分美味,棕黑色和淺黃色的醬料在光的反射下還在閃閃發光,像是金色的一樣十分美麗。

但對於這種東西我並不覺得驚訝,因為雨畢竟是那個新原家的後裔,倒不如說,能做出這種料理正是我所期待並且在預料之中的。

“是不是真的好吃還要品嘗過才知道呢。”

我拉開椅子坐在那碟飯的面前。

“什什什什••••••什麼意思。你這個雜魚笨蛋聖子是在看不起我們新原家的料理是嗎?實在是太失禮了吧?”

她漲紅著臉強行解釋著,說的話因為她說的十分急促並且是吞吞吐吐的原因,所以也難以完整地聽明白她所講的究竟是什麼。

“嗯,我知道了,總之先試試吧。”

“我開動了!”

出於習慣我合起雙手手掌看著她說道,但總感覺有些奇怪。

“你怎麼試都可以啊。”

雖然說她是這麼說著,可是她完全沒有動她面前的那碟飯的意思。

在用勺子堯了一口飯之後我用筷子夾了一些鱈魚和牛肉放在上面,然後閉著眼睛把勺子往嘴巴裡送。

在這個飯沒有碰到我的舌頭的時候一切都是極好的。

但是在那個飯的熱度傳到舌頭的時候突然間有一股極其不祥的感覺從舌頭傳到大腦皮層之中,像是喝了鹽酸和糖的混合物一樣腐蝕著我的舌頭。

有一股十分強大的黑氣正在我的嘴中。

因為停不住的原因,勺子裡面的飯完全地落到了我的手頭上,在那一瞬間我的瞳孔就變得極小,正打著眼睛望著眼前這個紅著臉的新原家的長女新原雨和她面前此時褪去了金黃色正在散發著黑氣的料理。

為了不讓她發現我的異常我強行地將這個料理給咽下去,在它接觸到喉嚨的時候像是身體拒絕這團黑氣一樣始終都咽不下去,它就這樣卡在喉嚨之中持續地腐蝕著喉嚨。

此時我正抱著喉嚨張大著嘴巴仰著頭企圖讓它給強行咽下去。

“怎麼了嗎?怎麼了嗎?”

她一臉難以置信的樣子看這次是正在處於生死線的我,

突然間我後悔了,這是我在掙扎著的時候大腦之中想著的唯一的事情。

“咳咳咳咳••••••”

在咳了幾下之後我又往胸口捶了幾下,終於把那團飯給咽下去了。

這種又酸不酸,又甜不甜,又辣不辣,又鹹不鹹的味道毫無疑問我是第一次吃。

這簡直就可以稱得上是謀殺。

但在看到雨擔心而且期待著的表情之後我稍微上揚了一下嘴角,勉強地擠出一個微笑看著她說道:

“不••••沒有什麼事情。”

這就是那個傳說之中的新原氏的料理嗎?為什麼看起來這麼華麗而吃起來的感覺卻像是吃鹽酸和糖的混合物一樣的感覺啊。雖然我想這麼說,但是理智還是阻止了我,這毫無疑問是在常識和我的理解能力之外的事情。

“誒哦?真的沒有事情嗎?為什麼雜魚聖子會露出那樣的表情?果然是因為太好吃了嗎?”

她的眼睛散發著光芒看著我。

“啊••••啊•••••對啊!太好吃了。”

我勉強擠出微笑摸著後腦勺說道。

但是在我的內心之中並不是這麼想的。

“第一次啊!”

她突然間拍了拍桌子用著十分不清晰的音色和音調說道,情緒十分激動。

“是?”

我一臉狐疑地看著她不解地說道,也許是注意到了我的詫異,她馬上又搖著雙手看著我說道:

“不•••••不是這樣的。”

在平復了自己激動的心情之後雨又看著我說道:

“那樣的話我也試一試。”

她抬起手,拿起勺子伸向那團不知名的黑氣。

絕對是危險的毒氣!!!

這時候在我眼中的不僅僅只有那碟料理冒著黑氣,那個準備觸碰到料理的勺子也被黑氣縈繞著,在耳邊隱約地響起了一聲惡魔的笑聲。

不要開這種玩笑啊!!

“等一下!”

在感覺到讓她知道真相之後也許她會崩潰的想法,我握住了即將往她嘴邊移動的手。

“怎麼了啊,別做些失禮的事情啊。”

她拿著勺子甩開了我的手,這毫無疑問更加讓我感覺到難辦。

要怎麼辦?

要怎麼辦啊?!

像這樣的想法不斷地在我的腦海中浮現,但是相對地在腦中並沒有產生應對這件事情的想法。

看著雨的表情,滿是對我剛才的動作的不滿和抱怨,而此時剛才的料理上面反射著的金黃色已經被黑色給籠罩了。

從外表上來看雨的料理的確不算很差,倒不如說還會讓別人產生十分美味的想法。

除了像鹽酸和糖的混合物的那種味道之外。

“我•••••”

由此看來也只能用最簡單但是又有些無禮的做法了。

幸好還有自愈的能力在,這種程度的黑氣的話一個晚上應該是可以的。

“怎麼了啊?”

現在再看到雨的這種表情真的是一點違和感也沒有,但也許是我對雨的信任度過高了,根本就不該由她來料理。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也是我的錯。

自己的錯要用自己的行動來彌補。

這句話應該是這麼說的。

“因為太好吃了,所以請允許我把兩碟料理都吃飯然後作為補償我會為雨熱一熱依美所留下的用‘Ice’儲存的料理。”

在下定決心之後我閉著眼睛合起雙手低著頭向雨請求道,這毫無疑問是要十分大的勇氣才敢這麼說。

但此時我覺得這份勇氣的代價是死亡。

“誒?”

所以雨露出了一臉驚訝的表情。“拜託了!!!!”

我睜開眼睛再次向她請求道。

也只有這個辦法了。

“我倒是沒有什麼別的意見的說,只是你真的有這麼喜歡我的料理嗎?”

說著她放下了手中的勺子並且把她面前的料理推到我的面前。

“嗯,是的,畢竟是新原氏的料理嘛!”

“你真的能吃這麼多嗎?”

“可以的!!!”

在我回答這句話的時候我已經以極快的速度在往嘴裡輸送著眼前的兩團黑氣。

酸甜苦辣鹹的味道不斷地腐蝕著我的喉嚨和舌頭,在大腦皮層之中不斷地感覺到從舌頭處傳來的刺激,並且身體的各項系統已經在叫我不要再進食這個料理了。

但是我的身體卻是不自覺地行動著,在不久之後我似乎感覺不到了料理的味道,也許是味覺已經被刺激得出了問題了。

我不禁好奇?

這種吃起來像是鹽酸和糖和其他無機物的混合物的料理,雨是究竟用了什麼方法製作出來的。

或許雨也明白這一點,才不讓我去廚房幫她的忙,但是此時雨正是合著雙手像是祈禱一樣笑著看著我。

這樣的笑容看起來並不像是惡作劇的樣子。

在最後一團黑氣腐蝕了我的舌頭和喉嚨的時候我稍微往後仰了一仰。

“啊哈!!!”

然後用手捶了捶胸口,把卡在喉嚨中的飯全部擠下去。

對於身邊各種事物的感覺,感覺已經像是被剝奪了一仰,我的靈魂已經是浮在空中。

而雨則是以燦爛的微笑看著我,眼神十分欣慰的樣子。

此時的我已經是趴在桌子上,為了不讓雨感覺到有一絲奇怪,所以我已經把料理給吃得一乾二淨了。

關於黑氣已經在碟子上消失了。

我能忍耐下來實在是太好了。

我撐著桌子的邊緣稍微抬了抬頭看著雨說道:

“好•••••好吃!!”

“誒嘿?真的嗎?”

她的眼睛散發著光芒看著我,臉上有種十分詭異的微笑。

“真•••••真的!”

雖然我又一次倒在了桌面上,但是我盡著最大的力氣把每一個單詞的音都發的很准。

“等••••等一下再給你熱那個•••••那個料理,雨先稍微忍耐一下•••••”

我仍是用這虛弱的語氣和她說話,對於她是否能聽清楚我還不是很確定,但是我已經用最大的音調在發出音節了,因為自愈的基因還沒有完全地與那兩團黑氣展開戰鬥。

“我的話隨時都可以的啦••••而且我也不是很餓。”

在她這麼說著的時候突然間從腹部傳來一陣異常,刺激著大腦皮層。

那團黑氣正在我的腹部翻滾著我的肚子,該說是和基因在戰鬥呢還是只有它在肆意妄為呢我也不明白。總之,現在必須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在為她熱料理之前。

“稍微等一下。”

我捂著肚子從椅子上撐起桌子的邊緣吃力地站起來,從一開始額頭上的冷汗就一直沒有停止流動過。

“你去哪裡?”

雨一臉狐疑地問道,似乎真的絲毫都不瞭解其中的緣由。

“廁所•••••”

在留下這麼一句話之後我朝著二階跑去。

留下一臉驚訝和不解的聖女大人,不理解做這一切的聖子大人。

聖子大人,正朝著生的邊緣移動著,從死的邊緣,那團黑氣的手中。(這可不關我的事啊。——by雨)

“啊啊——”

從廁所之中傳來了聖子大人這樣的號叫。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