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來自別的世界線的我是聖子大人?

第03卷 三靈之聖女(世番尼斯) 第08章 終章 神堂氏與新原氏的契約(世番尼斯

書名:來自別的世界線的我是聖子大人? 作者:伊羽。 本章字數:14018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14日 23:56


現在是聖靈紀年一千零二十六年十一月二十八日,聖子大人,聖女大人和靈使又一次坐回到了飯桌前,但是桌子上並沒有擺放著料理。

“父親突然間叫我和雙熾過來有什麼別的事情嗎?等一會兒我還要和雙熾去千那呢,而且也沒有到午飯時間。”

雨抱著雙手不滿地看著靈使。

我和雨是突然間被告知要來這裡集中的。

不然的話等一會兒我和雨要去千那的那個“井原咖啡”好好地坐下喝一杯咖啡,但是依據雨的意思是要我去和光紀好好地解釋一下她的身份。

當然並不是告訴光紀她就是聖女而不是我的女僕的意思。

但是如果我是神堂氏的話說她是我的女僕也倒是不為過。

除此之外,還有一些讓我十分不能理解的事情就是在我和雨決鬥之後雨和靈使似乎並沒有要在今天或者某個時間回去後定線的意思,而是一直住在了世番尼斯。

新原先生住的是克拉爾平時用的六號房間,而雨則是睡在最初的四號房間,但是總覺得世番尼斯有種不良的風氣,這種風氣是靈使和雨在一起的時候會莫名地產生的。

在洛可和依美和澪和克拉爾都不在的時候便有這種感覺的話,也就是證明了在修學旅行和克拉爾的巡迴任務結束之後在這個世番尼斯又要發生些什麼不一樣的事情了。

雖然是這樣想,介於靈使新原次郎的存在我也不好多說,至少我覺得他們是終有一天會離開的所以也並不是十分介意,只是有些好奇。

從昨天開始雨便是拉著我去千那買衣服啊或者是買一些玩偶和裝飾房間的飾品深們的,堆在房間裡也是讓人難以理解。

倒像是真的吧世番尼斯當成了後定線的自己的家一樣,雨在這裡生活得十分開心,並且是十分滿足的樣子,至少是在和我一起的時候比起以前不坦率的態度也是在臉上多了一些笑容,這是我在剛和她接觸的幾天想不到的。

我是真的和聖女拉上關係了啊。

不止一次有發出過這樣的感歎。

在這個世界線的生活越來越複雜,也不知道該從那裡開始整理記憶的時候就已經變得淩亂不堪了。

但是從我的角度來說這種感覺就是這一切都十分奇怪,像現在靈使在未到午飯時間不是在料理而是將我和雨集中在這裡一樣奇怪。

“咳!咳!”

他稍微清了清嗓子停頓了一會兒又說道:

“稍微有些重要的事情想和雙熾大人和雨說,而且我這次就是為了這個目的。”

他帶著沉重的語氣說道。

話說你不是偶然經過世番尼斯的嗎。

在靈使的心中仍舊是放不下我身為神堂氏的直屬末裔的身份,叫著我“雙熾大人”,這是作為父親和女兒不一樣的地方,從本質上的不一樣。

“新原先生如果有什麼重要的事情的話直說也無妨。”

對於這種突然之間發生或者知道的事情我也已經習慣於去很好地接受它了。

所以我表現得並不想雨一樣。

“對啊!父親有什麼重要的事情的話就快點說吧,我還有要事要和雙熾一起去千那一趟呢!”

雨依舊是帶著不滿的語氣,就算是對於自己的父親。

其實去千那和光紀解釋那天發生的事情也不是那麼重要啦,畢竟還有那麼多時間。

“簡單點來說就是關於‘三靈’的事情,但是現在還有一個人沒有到,所以還要請雨和雙熾大人稍微等待一下。”

三靈?

三靈的事情我基本都能夠從古書典籍之中瞭解到,但是實在是想不出來關於我和雨之間會有什麼別的奇怪的地方。

“時間就是這樣子給父親大人給浪費掉的!”

雨嘟起嘴看著新原先生說道,像是在向他撒嬌一樣。

無疑這樣的雨才應該是在後定線那邊的正常的雨。

突然間來到世番尼斯變成那種樣子也是雨的一片心意呢。

“雨稍微等一下吧?你看雙熾大人都沒有著急,而且我保證等一下絕對會有驚喜的,對於雙熾大人也是,抱著期待的心情等的話也許會好一些哦。”

將視線移動到雨身上之後他有眨了眨眼睛看著我。

我覺得又會是有什麼別的奇怪的事情會發生在世番尼斯了。

“是?”

我和雨則是同一副表情一臉狐疑地看著新原先生,並不知道他所要等待的人和要說的事情是什麼。

在我們這麼說著的時候新原先生則是帶著詭異地笑容不間斷地看著我和雨。

“尤其是在這麼看了之後感覺真的很合適呢。”

他小聲地說道。

“唔••••••”

“怎麼了嗎?”

“嗯嗯,沒什麼沒什麼。”

氣氛在新原先生的帶動下越變越奇怪了。

“誒?真的嗎?”

隨著雨的又一次提問也許是害怕雨再接著問下去那個神秘的事情掩藏不住了一樣,新原先生並沒有回答雨的話,反而是在咧著嘴無奈地笑著。

“雨,好了啦,如果是新原先生的話一定是真的有什麼事情才說的,而且稍微等一下的話也不會妨礙我們太多時間的,對吧?”

只能企望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就好了。

“誰知道要等多久啊。”

就在雨的這句話話音剛落下的時候從門外傳來了一陣敲門聲,緩緩地一下一下地敲著。

正是這種敲門聲才是最好的引起別人的反應的方法!!

由於特殊的原因——也就是世番尼斯雖然說只有兩層,可是卻建得接近十米高,所以才二階的上空是鏤空的,只是有一些花雕和裝飾品懸在空中。

所以在世番尼斯的所有聲音都是有回聲的,一階和二階的聲音互相都聽不見除外,在二階住著的人能夠注意到一階的敲門聲其實也是有一個大道理在裡面的。

就是關於世番尼斯的構造,之所以敲門聲能夠從一階傳到二階完全就是靠那個回聲,即是在敲完門之後在鏤空的空氣中會有一陣特殊的響亮的斷斷續續的回聲,因此二階的人能夠聽到這陣回聲而知道有人造訪。

而且那陣門外傳來的特殊的敲門聲一下接著一下正好是回音從出現到消失的時間,只有一秒到兩秒的誤差。

那個人應該是對於這個世番尼斯的構造特別熟悉或者本身就是這種構造的建築者才對,而後者存在的幾率是幾乎為0的,因為就算是我在世番尼斯住了這麼久都無法這麼準確地把握回聲反復的時間。

這個人究竟是什麼人,說實話我還是挺好奇的呢。

看來一會兒也得想那個人好好地請教一下技巧才行呢。

“我想大概是那個人來了吧。”

在氣氛凝固了很久之後,新原先生突然間這麼說著然後站起來朝著門外的方向走去。

我將椅子拖到門口看著新原先生去開門,對於這個新原先生要等待的人抱有著很濃厚的期待。

在打開門之後新原先生微笑地招呼著那個人進入世番尼斯,那個人臉上有我在熟悉不過的面容。

那個人的名字是神月世治,是三靈的聖使,也是聖靈國的聖帝。

這樣的話就能解釋剛才這種奇怪的現象的緣由了,說到底對於世番尼斯瞭解最深的果然是在這裡居住了幾百年的神月氏呢。

“聖帝陛下?!”

我和雨幾乎是同時發出這樣的聲音。

因為是太出乎我們的意料了,所以基本上連聲音的語調都是一樣的。

“嗯啊?雙熾大人?雨大人?”

聖帝也像是根本不知道來這裡的意圖一樣驚訝地看著我和於,依舊是一臉不知所措的樣子。

與此同時也深深地白了我一眼。

這是在責怪我究竟又做了什麼事情才能與雨相遇嗎?

這種時候我一定要狠狠地反駁他,因為這件事情根本就不能怪我!

不過從另一方面來看,我和雨和中二病大叔都像是被靈使給騙到這裡來的一樣。

“•••••次郎?”

在沉默了許久之後聖帝像是突然間醒悟過來一樣轉過身去盯著新原先生。

“難道是那件事情?”

他好像是注意到了什麼,此時剩下無知的群眾就只剩下我和雨了。

“嗯嗯,真是如此,世治你也稍微坐下來,和他們好好地解釋一下吧,這件事情要是由我來解釋的話他們也不一定會相信呢,更不用談接受了。”

新原先生招呼著聖帝坐在我的身邊然後又笑著做回自己的位置上。

明明是兩個中年人,再對我和雨的問題上還是在不斷地賣著管子。

而此時聖帝看著我和雨的眼神比新原先生的眼神更加詭異。

我和雨仍是之前被召集過來的時候一樣的一臉措手不及的表情。

“究竟是什麼啊,這個•••••”

最終雨還是忍不住問了出來。

而現在,也許是在那一千年之間從未發生過的事情,也就是三靈再一次坐回到了同一張桌子前。

“那樣的話就由我來說明一下吧,雙熾大人和雨小姐。”

“嗯,拜託了。”

“也許雙熾大人還不知道,在上古時期,曾經有過一個傳統,是專屬於新原氏和神堂氏所特別有的傳統,也就是新原氏和神堂氏在同一輩出生的人必須擬下一個稱之為‘契約’的東西,這也是從最初神堂氏的氏族裡面就流傳下來的,也就是最終新原氏成為了神堂氏的下僕或者是管家的緣由,而這種契約在男生和男生之間表現為兩血相融,而在男生和女生之間就表現為聯姻,也正是這種傳統,雨大人才是聖靈國獨一無二的聖女,是有聯姻產生的唯一一個有神堂氏旁裔血統的人,當然身為聖子的雙熾大人則是擁有者直系的血緣,而在相隔了千年的現在又一次出現了新原氏和神堂氏出現在同一個時代,而且雙熾大人和雨小姐是同一輩出生的,也就是證明•••••”

“證明什麼啊!!!”

雨有些著急地看著聖帝問道,但是聖帝像是哽咽了一樣,看著我無法繼續說下去。

話說回來雨的確是神堂氏和新原氏的後裔呢。

但是現在的重點不是這個吧?

“神堂氏和新原氏的契約?”

“兩血相融?”

“聯姻?”

“正是因為這個,而且很遺憾的是我只有雨一個女兒•••••”

新原先生不要在這種時候做這些補充啊。

“也就證明雙熾大人和雨能夠結婚,再繼續神堂氏的直系血緣••••”

聖帝邊點著頭便說道。

“誒誒誒?!!!!!!”

在世番尼斯之中由於充滿著回聲的原因我和雨的驚訝聲顯得特別響亮。

“結婚?!”

我幾乎是和雨同時發出這樣的聲音,而且因為太突然了導致我也無法做出除此之外的任何反應。

這就是新原先生之前想要和我和雨說的十分十分重要的事情?

並且還是非要等聖帝來了才能說?

雖然經過了十分詳細的解釋但是我還是難以接受這個突然間的要求。

什麼契約啊?之前根本就沒有聽說過。

(但是他好像說是千年之間未發生過的事情了••••••)

“雙熾大人!”

聖帝陛下拍了拍我的肩膀歎了一口氣說道,像是十分能理解我現在的心情一樣。

“是什麼時候有過這樣的傳統的,我怎麼不知道。”

史書典籍上根本就沒有記載這一點。

“因為在這之前聖靈國的人都以為神堂氏已經滅絕了,所以才不提起這件事情的。”

這樣說倒也像是挺有道理的。

啊,不,這種時候根本就不是這個問題!!

“雙熾大人,這的確是你的使命,也是傳統,本來以為雙熾大人和聖女是不會有交集的,所以我本來是打算隱瞞下去的,可是現在••••••”

在這種時候聖帝陛下根本就是靠不住的存在。

就像那個時候的中二病大叔一樣。

“話說回來你還隱瞞著我多少事情啊!”

我白了他一眼,但是我想了想並沒有如上所說。

“這種事情怎麼說也太突然了吧?聖帝陛下?”

而且雨好像也不知道這件事情的樣子。

“我知道很突然,但是這是非做不可的事情啊!雙熾大人。”

“這種事情要早點和我說才是啊,要和雙熾結婚什麼的!”

雨漲紅著臉說道:

“我還沒有準備好呢。”

雖說雨是很小聲地在嘀咕著,但是好像並沒有聽見這聲私語的樣子。

“誒?我還以為雨已經知道了並且準備在世番尼斯住下來了的說,還買了這麼多平時在後定線那邊使用的日常用品。”

“那是偶然啊,偶然!!”

“是••••是••••我也知道是偶然,但是現在結果並不差,雨也是始終要住在這裡。”

“聖帝陛下忘了一個月之前對依美和澪和克拉爾許下的誓言了嗎?而且雨也不知道婚約的事情吧。”

“雙熾千萬不要說這個啊,聖子和聖女的婚姻契約可是在一千零二十六年前就已經約定好了的啊!!而且順帶一提,雨是知道你的婚約的事情的。”

那為什麼靈使還要提起這件事情啊!!

而且為什麼雨並沒有拒絕的意思。

快點拒絕啊!!!雨!!

抱著這樣的想法,但是從雨和新原先生那邊並沒有傳來那樣的消息。

“那樣的話該怎麼辦啊?”

“要不等她們回來再商量?”

“可是現在這個時候說不定我和雨明天就要進行那種契約了啊!!”

“哈•••••哈,真麻煩呢,我也不知道次郎找我來世番尼斯是要說這件事情。”

“那就不要擅自地赴約啊!在沒問好事情之前•••••”

真是的!!

兩邊的對話幾乎是同時進行著,但在我和雨的視線再一次彙聚在一起的時候氣氛又恢復為對話開始前的樣子。

雨的想法是什麼樣的呢,在此時我迫切地想知道這個答案。

“雙熾大人和雨都做好準備了嗎?”

在沉默了幾秒之後新原次郎再一次開口說道,絲毫感覺不到有任何拒絕的餘地。

單單是拿神堂氏和新原氏的名號來說所有其他的事情都應該讓一邊才對。

但是我倒是覺得雨在下一秒就要開口拒絕了•••••

“我倒是•••••沒有什麼別的意見•••如果是契約的話。”

雨紅著臉一直在躲避著我的時間,我眼中的褪去了不坦率的外殼之後的雨無疑是十分可愛的。

但是為什麼她也會說出這樣的話。

她也喜歡我嗎?

還是••••••••

此時我的心中正在無限地糾結著。

在之前明明已經瞭解了雨的心意,可是到現在又變得不確定。

究竟是不確定什麼呢。

她的心意是確定的,不確定的是我自己罷了吧。

我究竟有沒有能力讓這樣的聖女幸福呢。

如果不想的話,那麼之前所為她想的和做的事情又算什麼呢。

面對著這樣的契約,我遲疑了很久,但是始終沒有得到什麼答案,就算是雨這麼說。

就和與洛可和依美訂下婚約的時候一樣,心裡沒有答案。

以後該怎麼面對她們,又如何做出選擇,作為神堂氏的人,心裡像是空空的一樣,找不到答案。

在找不到答案之前,就暫且先這樣吧,就和洛可和依美一樣。

找不到的話,在未來的時間裡面就試著去尋找吧。

這說不定也是我來到這個世界線的真正目的。

我想遲早有一天,能夠真正地找到答案,問心無愧地面對著這群對我有著特殊的感情的美少女。

僅僅憑藉現在的我是不行的,我要和她們一起去尋找才行。

就是抱著這樣的想法,也許這就是我對雨的真正心意,以後也得好好地告訴她才行,像她們一樣。

“雙熾大人呢?”

幾乎全部人的視線都集中在了我的身上,等待著我的回答。

也許是察覺到了我的處境的尷尬,

“其實雙熾大人在一個月之前就已經和別人訂下婚約了,也就是那個洛可和雙重變異者。”

聖帝說出了這樣話。

“嗯,我知道的,但那畢竟只是婚約而已嘛,雙熾大人最後要和誰結婚是由雙熾大人決定的。”

這麼說來契約的關係也是婚約吧。

“嗯••••••”

“我••••••”

突然間雨站起來看著我說道:

“我不介意的,我想和雙熾在一起!”

真是的,這種催人淚下的畫面怎麼會發生在我的身上呢。

這就是雨對我的感情嗎。

雖然說不奇怪,但是還是很突然呢。

“雙熾是我的契約者,無論是怎麼樣,我都會努力的!!”

“雨•••••••”

現在的情況十分混亂以致我都不知道我究竟要說出些什麼話來才好。

“如果雙熾不喜歡我的話也沒關係,在這之後我會努力讓雙熾喜歡上我的。”

“所以••••••所以我希望雙熾能夠接受我!!!”

她低下了頭。

“不僅僅是作為神堂氏,更是作為‘雙熾’來接受我!”

接受•••••••

與被接受。

這樣的情景讓我想到了這幾天所發生的所有事情。

從一開始的不接受不也變成了接受嗎?

或許這真的是我的使命也說不定。

我將視線移向了聖帝陛下,因為此時此刻我真的是束手無策了。

對於雨和對於洛可和依美一樣的感情。

不斷地在我的胸口糾結著。

“不如就像那個婚約一樣聽聽我的意見吧?雙熾大人,我會保證全

部都公平的情況下處理好的。”

在這種時候幫我解圍也許是聖帝的唯一優點了。

“嗯。”

“雨大人和雙熾大人相處的時間應該也不長,而且雙熾大人現在才十六歲,還未到結婚的年齡,給洛可和雙重變異者的條件是住入世番尼斯,然後盡自己最大的能力討得雙熾大人的喜歡,並且在雙熾大人十八歲的時候會選擇一個人作為結婚的物件,以我的看法,不如讓雨大人也加入這種競爭之中,不僅僅可以培養雨和雙熾大人的感情,也保證了雙熾大人的公平選擇權利,而且雨也可以通過自己的努力來真正爭取雙熾大人的這種感情,而不是依靠契約來維持,相信雨也不詳單單地依靠契約來得到雙熾大人的吧,而且真正打動雙熾大人的心,這樣的才是真正的感情,不知道雨大人意下怎麼樣呢。”

不得不說這種話的確是十分有說服力。

在冷靜地思考了一會兒之後雨看著我說道:

“我接受這一點,只是單純地為了契約的原因並不是為了雙熾什麼的•••••我也不需要。

“但是那樣的話反倒變成了概率而不是必然了不是嗎?雨?”

似乎作為父親的新原次郎更加重視自己的女兒的婚事。

“唔•••••”

“但是那樣單靠契約來維持雙熾在我的身邊的話,我寧願不要那樣的雙熾,我要用我自己的力量得到雙熾,就算他是一個雜魚,又是一個笨蛋,我也想用這種方式去爭取一下,而且是要是和雙熾的心是連著的話我就有取勝的信心,所以放心吧,父親大人,而且我也稍微想認識一下和雙熾訂下婚約的兩個人呢,那個地陸來的變異者和雙重變異者。”

伴隨著嘴角上揚,雨也舒展了眉

毛,無奈地看了看我之後又一次坐了下來。

在這個過程之中我一句話都沒有向雨好好地傳達。

不知道是出於緊張還是出於事情發生的突然。

“那樣的話我也想好好地期待著雨的表現呢。”

在遲疑了很久之後只是憋出了這樣的話。

不得不說我的表達能力實在是差到了極致。

但是實在是想不出來有什麼還能替代這句話的話。

“哈~自從來到世番尼斯之後,雨就不單單是之前的那個雨了呢。”

靈使松了一口氣有些感慨地說道。

“畢竟已經不是屬於我們和哥哥的那個單獨是戰鬥的年代了呢,次郎。”

聽到靈使的感歎之後聖帝也松了一口氣一樣說道。

這樣說的話也就是證明聖帝和靈使都已經接受了這個做法。

“雙熾,好好地給我看好了,兩年之後我一定會讓你選擇我的!”

雨用食指指著我說道。

“嗯,我會的,雨。”

我笑著回答雨,這也許的的確確是最好的結果了。

但是在世番尼斯又莫名其妙地多加了一個住在四號房間的人,也就是聖女。

在之後會不會在整個世番尼斯都住滿了人呢,如果是照著這樣的發展的話。

這也是讓我十分困擾的一點。

想著從和雨的第一次在世番尼斯見面直到現在雨的改變還真的是不小呢,雖說之前是那樣只是為了引起我的不良印象而假裝的。

從各種意義上來說我還是不瞭解女孩子們的心思啊。

我還以為提及契約的事情的時候雨會馬上就拒絕的,因為我是這樣的聖子。

可是她卻做出了出乎我的意料之外的決定,而是很輕鬆地就接受了,雖然說是借著契約的藉口,但我相信一定還有更深層的東西在雨的心裡面而我未察覺出來的。

或者是雨之前和我說過,但是不長記性的我忘記了罷了。

在不知道這種更加深層的東西是什麼之前,我想去尋找它。

這也一定是這個世界線的本質東西。

但是現在也只能和雨和依美和洛可和澪好好地相處在五個人的世番尼斯了。

(誒?是不是忘記了某個人?)

是變得麻煩了呢,還是更加有信心了。

漸漸地我對於這個世界線的事情也越來越困擾了。

就這樣以雨留在世番尼斯作為世番尼斯的女僕也加入了依美和洛可的競爭之中就這樣結束了這次集合。

“雙熾大人,明天我會再度造訪世番尼斯向他們解釋清楚一切的請務必不要擔心,但是從這以後雙熾大人的生活想好要怎麼過了嗎?”

在聖帝和靈使臨走前聖帝向我說了這樣的話。

說實話還沒有想好,至少目前是這樣的。

而且的確不可否認的是生活真的會比原來艱辛很多,在有洛可和依美和澪和克拉爾這四個人的前提上又加上了聖女新原雨,當然這種和自己喜歡的人們生活在一起的感覺並不算差勁到哪裡去就是了。

“我知道了我知道,那樣的話還真的是勞煩聖帝陛下了。”

“不,請雙熾大人務必不要這麼說。”

“雨,我也差不多該離開了,和雙熾大人生活在一起一定要好好地照顧雙熾大人啊,尤其是作為世番尼斯的女僕,更加是應該要有身為這個身份的姿態才行•••••”

對於我的事情他好像更加重視。

“嗯,那可是當然的啦,之前不是因為這個有一起訓練過嗎?”

“噓——雨小聲點,別被雙熾大人給聽到了。”

“是的是的,實在是對不起,父親大人。”

“這也是我理想之中雨應該朝著成長的方向呢!尤其是和雙熾大人在一起之後。”

“我都說了雙熾是一個很好的人啦。”

“哈哈•••••••”

“在這之後也一定是這樣的。”

雨笑了笑說道,眼神之中十分堅定。

“兩年之後一定要將雙熾大人領回後定線哦,當然如果帶上神堂氏的血緣的話是更好的•••••”

“父親大人不要在這種時候說這些奇怪

的話啊•••••而且父親大人也是太著急了。”

“是•••是,雨不僅要照顧雙熾大人,還要適當地照顧好自己的啊!因為在那邊還有很多事務要解決的緣故所以我不能常來世番尼斯看你和雙熾大人。”

“請你務必不要來••••••”

“哈哈哈哈•••••還有還有,劍術和魔法的練習也不能落下哦。”

“我知道啦我知道,父親大人總是在擔心這些,我也是十五歲的人了。”

“好啦,那樣的話我就在此與雨告別了。”

“嗯,再見啦,父親。”

“雙熾大人也是要好好地對待雨哦。”

靈使走到我的面前說道。

“做那些事情的時候要注意一下哦。”

他小聲地說道。

“呀••••••”

我不是那種人啦!!!

“哈哈哈•••••••只是開玩笑而已啦。”

“別開這種玩笑啊。”

“那麼雨就交給雙熾大人了。”

“嗯,是的!新原先生。”

“那樣的話我先和次郎離開了,再見了,雙熾大人和雨大人。”

“嗯,聖帝陛下再見。”

“啊,對了,雙熾大人,在你的房間的桌面上有我寫的一封信,請務必要認真地讀完哦,還有不要讓雨發現!”

在邁出第一步之後靈使又兜轉回來附在我的耳旁小聲地說道,音量控制得十分小並沒有讓雨聽到。

“父親大人走的話就快點離開啦!我還要和雙熾一起去千那呢,真是的,耽誤了那麼多時間,現在都快到午飯時間了。”

雨拉著我的手朝著與聖帝他們相反的方向走去。

“是!是!從各種意義上來說雨真的是一個嚴厲的女兒呢•••••”

“哈哈哈••••••”

而我只能是一邊向靈使揮著手一邊被雨拉著往另一個方向走著。

“我會看的謝謝啦,新原先生。”

靈使也一邊笑著一邊向我揮著手。

三靈的千年一次見面,就是以這樣的方式完全結束了。

“好了好了,快點走啦!!”

在一天之後依美和洛可和澪算是按照約定平安無事地從聖學園的修學旅行中回來了,雖然她們的能力的確是提高了不少,並且還是有很多經驗想和我分享,不過在看著眼前的這個聖女的時候還是有些不坦率地說了我幾句話。

不過還好有聖帝在好好地和她們解釋了事情的起因,經過和結果,並且她們其實也挺擔心那個靈使會用千年契約這個傳統來作為藉口讓我和雨結婚,所以她們也輕易地接受了雨的到來。

但是那個過程可是用了我和聖帝不少功夫的。

在她們聽完整個故事之後還是用著奇怪的眼神看著我。

不知道是對於我能使用魔法了,還是對我和雨的相遇產生了疑惑。

但是就是這個樣子,整件事情就這樣結束了。

在那之後由於新原氏和神堂氏的關係,雨還是以女僕的

身份住入了世番尼斯,並且叫我“主人大人”。

雖然說這只是被強行要求的罷了。

而且這還是一個十分不稱職的女僕,不僅不會料理,而且還只會和洛可和依美在一起添亂。

有時候我也會感歎我來到這個世界線之後真的是變成了這個樣子啊,雖然說是聖子,但是這種變化還真的是讓人措手不及啊。

自然我和雨的這種特殊的關係也會有人覺得十分羡慕,而不斷地製造機會來纏著我,比如說洛可和依美和澪和克拉爾。

但是因為雨畢竟也是聖靈國的聖女的原因,她們也只能在一旁耍一些小手段。

雖然說這些小手段通常讓人一眼就能看出來••••••

的確生活是過得比之前更加令人困擾了,不僅僅是由人數從原來的五個人變成了六個人,並且隨著雨的加入這個世番尼斯變得更加鬧騰。

是喜歡這種生活呢還是不喜歡呢,現在我也說不清楚了。

即使不時會伴有一些矛盾或者是幾位高能的魔法者的怒氣達到了使用魔法來解決的地步,但都不會妨礙我們進行著開心的生活。

這的確實讓人十分嚮往的。

而且證明了自己的體內的確是有著超乎常人的魔能基因之後從各種意義上來說也增加了我在這個世界線上生活下去的信心。

不過說實話這個世界線的謎也越來越多了,為什麼在異世界線的我會擁有魔能基因呢?而且只是我有,和我同胞出生的澪竟然沒有!

這個才是重點,但是就算是聽了整個事件的世番尼斯的她們也找不到該用來回答我的問題的話語。

我想去試著瞭解這個世界線的全部。

——但是總是被人纏著的話想要去瞭解也難啊!

無論是作為聖子還是普通人。

認識了這麼多可靠的(← 是這樣的嗎?——by雙熾)朋友還有那麼多可愛的美少女,這是在那個世界線的時候我我無法理解的有人圍在身邊的快樂。

雖然之前有抱怨過自己是聖子的身份,但是現在又覺得有那麼一絲的慶倖。 漸漸地我與這種生活緊密地練習在一起,並且深深地喜歡著這裡的生活,想著來這個世界線也不差嘛。

於是我連一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線的時候的想法都忘記了。

那個時候是怎麼想的呢••••••

絕對不會想到來到這裡之後的生活會變成現在這樣吧。

哈哈哈哈•••••••有種想笑的感覺。

啊!另外的是在靈使離開一天之後我拆開靈使留下的信件,稍微仔細地看了一眼之後我又笑出聲音來。

不知道是來到世番尼斯之後變成這個樣子的還是之前雨只是都是現在這個樣子的。在決鬥之後那種對待我完全不同的態度,有時甚至會想那究竟是不是夢。

但我很快又否定了自己,並且堅定地確認現在的雨才是真正的新原雨,可愛的十分不坦率的聖女。

信上寫著:雙熾大人,有些事情不能通過親口在雨的面前和你說明實在是十分對不起。所以在這裡用信件的方式和雙熾大人說明,希望能解除雙熾大人對於雨之間的誤會。

其實在雙熾大人和雨決鬥的那天晚上,我和雨都撒了一個謊,在這裡先向雙熾大人說聲抱歉,事實是在雙熾大人昏迷的期間我和雨一起約定好了要演那樣的一齣戲,只是為了雨想要確定雙熾大人究竟是不是她所想像的那樣的人,所以關於雨鬧脾氣什麼的,都是我和雨事先設計好的,但這樣也就證明了雙熾大人的確是一位十分值得託付的人,這自然是十分好的,其實在我的心裡也有一種想法就是:果然不愧是神堂氏的人呢!雙熾大人的確有神堂氏的風範,並且之後我相信雙熾大人一定能帶領聖靈國走向繁榮的。

介於以上所說的原因,我仍舊是覺得瞞著雙熾大人我的內心十分過不去,所以以信件的方式告知雙熾大人,還請雙熾大人不要怪罪雨,或者是對雨產生了不好的想法,其實雨真的是很喜歡雙熾大人的。

另外,關於雨的料理的問題,雖然說雨是世番尼斯的女僕,但是雙熾大人請務必不要將料理一事交給雨,這是為了雙熾大人的生命安全照想,請雙熾大人務必聽進去!!!

怪不得我還覺得那天晚上他們父女的表情有點表現得太過於真實而讓人產生了質疑的感覺呢。

恰恰正好是那天晚上,我才想不到雨竟然會用這種方式來讓我更加瞭解她,並且讓她更加瞭解我,但是結果沒有錯這就對了。

我究竟能不能找到答案,並且將答案傳遞給雨呢。

一定也不能辜負雨的期望才行啊!

就是這樣的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生活,持續了很久很久,唯一一次出過意外的就是十二月八號的那天晚上。

經過了一周的相處之後不僅僅是克拉爾,連依美,洛可和澪也能很好地接受雨在世番尼斯的存在了。

“為什麼人數會越變越多啊,感覺好不習慣的樣子。”

首先是坐在飯桌上的洛可最先抱怨道:

“明明只需要我和雙熾就夠了的•••••”

這種事情你要問他們才行啊。

果不其然其他的三個人都盯著洛可。

“洛可姐真的是很過分啊!連我也不算上。”

就算是澪這麼說洛可也是直接無視了她的話。

“什麼叫只要你和雙熾就夠了啊,最後雙熾肯定會選擇我的。”

依美在聽到了洛可和澪這麼說之後也毫不示弱,以坐在我身邊的地理優勢直接抱住了我的手。

“依美,好了啦••••”

“唔•••••••”

依美搖了搖頭繼續抱著我的手看著洛可和澪。

但是她們只是這樣爭著,克拉爾也是坐在座位上靜靜地看著她們說著一句話也不說,

和我差不多。

在氣氛控制不住的時候我還是得說幾句話來緩和一下氣氛的。

只有雨的位置是空著的,我正好奇著為什麼是空著的時候雨突然間從門外走了進來,端著發出了濃郁的香味的加厘鱈魚飯。

在經過幾次來回之後雨終於端上了屬於自己的泡飯並且坐回了她自己的位置上。

這也是雨作為新原氏當世番尼斯的女僕所必須要盡的義務。

此時無疑每個人的面前都已經放好了料理。

“洛可和依美和澪妹妹也別說了啦,好好地吃飯吧。”

在聞到這陣香味之後克拉爾合起雙手說道。

在相互看了一眼之後她們也安靜下來,拿起桌面的勺子幾乎是同一時間說道:

“我開動了!”

說完這句話之後我想是忽略了什麼一下勺子停留在嘴邊久久發著愣,但是就是想不起來我究竟是忽略了什麼事情,而且依據大腦皮層和身體的本能感覺來看這件事情說到底還是十分重要的事情,但是就是想不起來。

究竟是什麼事情呢。

想不起來的話••••••

也許只是無聊的事情罷了,抱著這樣的想法,我跟隨著依美和洛可和澪和克拉爾一起把勺子含入了嘴巴裡。

在那陣糖和鹽酸的味道湧上來舌尖之後我馬上就想起了那件我忽略了的重要的事情是什麼了。

真是的,那麼重要的事情怎麼就這樣忘記了!

然後我僵硬地轉過頭看著依美和洛可和澪和克拉爾。

“這是和大家見面之後第一次親自為大家料理,大家感覺味道怎麼樣?”

只有雨笑著合著雙手看著我們。

話說回來,剛才雨的確是不見了。

難道說•••••是去料理了而不是端料理?

“我感覺到有一陣甜味!”

“是酸味••••••”

“是辣味啦•••••”

“鹹味!!”

在這一口吃下去之後全部人的反應是馬上皺起眉頭捂著肚子。

這團料理也在我的喉嚨之後腐蝕著我的意識。

這果然是雨的料理啊!既好看,又香,並且還能引起別人的食欲。

只是吃到肚子中的時候有一種糖和鹽酸的混合物的味道一樣。

“我稍微去一下廁所,失禮了。”

“我也是•••••”

“我有事先回去三號房間•••••”

“我還是回皇城去算了•••••”

不僅僅是洛可,依美,澪,連克拉爾都同時對於這個料理做出了反應,只有我也許是曾經吃到過這樣的料理的原因,所以還能勉強地撐一會兒。

“雙熾,他們都怎麼了•••••”

雨指著瞬間變得空空如也的位置說道。

“不,沒什麼別的事情,他們只是突然間有事情要忙罷了。”

我捂著肚子強忍著腐蝕的痛覺看著雨微笑地說道。

“這次的料理比起上一次怎麼樣?雙熾。”

“十分好吃,比上一次做的還要好。”

我勉強地抽搐著臉擠出一個微笑。

“哈啊!那樣的話還真的是太好了呢。”

“畢竟雨是新原家的人呢。”

“嗯,話是這麼說的啦!”

“那個啊•••••雨,我稍微離開一下。”

“誒?雙熾也有什麼事情嗎?”

“嗯,大概是的。”

“去哪裡呢?料理還麼有吃完呢。”

“廁所。”

在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我已經忍不住朝著一號房間飛奔而去了。

“誒?大家都••••怎麼了•••••”

留下聖女大人一個人坐在飯桌前看著六碟料理一臉不知所措的樣子。

“啊~啊~”

在世番尼斯鏤空的天空中久久迴響著聖子大人等人的號叫和哀嚎。

明明是吃過了一次虧還會再吃第二次並且還能兩次都說出好吃的人也許只有聖子大人一個人了吧。

希望不論是聖子大人,還是洛可和依美和澪,還有聖相,都能安全地度過這一個夜晚。

 

【後絮:

關於那個雨的料理啊,這個其實是有一個典故在裡面的(在碼字的時候我絕對沒有笑!絕對沒有),由於十分有趣的原因,想和大家分享一下。

是關於我的一次平安夜的經過。

在學校之中,平安夜通常是十分瘋狂的,我們也不例外。

是在2014年的平安夜。

我們宿舍被稱為“異常人類研究協會”,主要原因是因為在裡面的人都十分搞笑,並且都是古靈精怪,想出點子捉弄人的本領絲毫不比故事中的人物弱。

在那次的平安夜,我們叫了很大的一份外賣。

但是異常人類們覺得這個還是不夠刺激,在平安夜還是要尋求刺激比較好。

於是我們開始玩真心話大冒險。

料理的故事由我抽到大冒險的簽開始。

要喝下一杯他們自製的飲料。

於是他們就開始帶著奸笑看著我了。

之後他們各自拿出未喝完的可樂和雪碧,還有一個同學他竟然捨棄自己明天用來吃早餐的牛奶也拿了出來,還有鹽汽水,總之能拿的都拿出來了。

他們想要幹什麼。

他們呢,就拿出了一個杯子,先是將可樂倒了進去,然後是雪碧,然後那個牛奶哥將他的牛奶一盒直接倒了下去,還加上了鹽汽水。

全部倒完之後那個被子上面只是充斥著氣泡並未有飲料的痕跡,並且氣泡還很無恥地溢了出來。

我的人物就是要將這個東西給喝下去。

這是正常人類嗎!!

我突然間後悔選擇了大冒險。

但是在他們的威逼沒有利誘之下我還是被強行給灌下去了。

那種味道,該怎麼形容,是一種一生都忘記不了的味道,概括起來的話就是糖和鹽酸的混合物的氣味,也就是稱為了雨的料理的來源。

有興趣的朋友呢,可以去自己研製著試一下,反正我呢是已經不想再看到那種東西了,並且到了現在對可樂,雪碧和鹽汽水還有後怕的感覺。

在故事中有許許多多的情節都是由我的個人生活演變過來的,的確處在“異常人類研究協會”裡面是能夠找到很多有趣的事情。

但是我也是和雙熾一樣的感覺,十分喜歡這樣的生活。

另外,下次我再玩真心話大冒險的時候,我一定會選真心話,無論什麼樣的秘密,都隨你們知道吧!!

這是我的真心話。

異常人類研究協會 副會長 伊羽致上(會長擁有超能力,就是控制我們全部人的說•••••••)】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